宠冠天下之王的魅惑皇妃 第807章 :一生一世一双人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殿下,太医都已经在路上了,不如把娘娘抱紧寝宫里,寝宫没那么嘈杂。”一个大臣提议道。

    南宫秀已经下令把整个皇宫都包围起来,不让任何人的出入。

    而冰莹冷冷的看着这一切,随后走到公孙嫣红的身边在她的动脉上轻轻的探了一下,才缓缓的舒出一口气道:“棋差一着啊!原来公孙嫣红只不过是个幌子,真正动手的人,却是鬼谷子,我早该的想到,不过……”说到这里,冰莹的洞孔猛一收缩,冷冷道:“不过他也已经和公孙嫣红会面了吧。”

    “月儿,月儿,坚持住!”南宫皓头发凌乱,他正抱着墨弦月往自己的寝宫走去。

    大殿离他的寝宫很近。

    “殿下……”

    “滚开。”一个宫女刚要施礼,就被南宫皓大声一喝,吓得连连后退。

    把墨弦月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之后,南宫皓紧紧的握住她的手紧张的道:“月儿,你听见我说话吗?听见的话,你会答我啊……”

    他的声音颤抖,内心极度焦急。

    他从来没有试过这么害怕……

    “咳咳……”墨弦月突然响起一阵剧烈的咳嗽。

    “月儿,你快醒醒啊!那些该死的太医,怎么还不来,真是活腻了。”南宫皓火大的把身边的凳子踢成粉碎。

    墨弦月就静静的躺在那里,而他却感觉隔离千万丈,那么远,那么无法靠近……

    苍白的小脸,在大红嫁衣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的白,没有血色……

    “月儿……醒……醒啊!”不知什么时候,南宫皓脸上已经布满了泪水。

    “你答应过我的,要和我满世界去游玩,你忘记了吗?”

    “你回答我,回答我啊……”

    南宫皓已经崩溃了,完全的崩溃,看着心爱的人在眼前慢慢死去,那种束手无策的感觉,令他疯狂……

    “太医来了。”太监在门外大喊。

    松开墨弦月的小手,南宫皓如同杀神般站起来,大声喝道:“救活娘娘,就等于救活你们自己的命,如果救不活的话,你们就一起为娘娘陪葬吧。”

    他的声音把刚进门的太医吓得魂飞魄散,但是没有人敢抗命。

    南宫皓让开位置,太监走到他的身边小声道:“殿下,皇后娘娘有事找你。”

    南宫皓用力的抹走脸上的泪水,深深的看着依旧在昏迷中的墨弦月一眼,点头道:“带路。”随后跟着太监走出了寝宫。

    他要牢牢的记住她的容颜!

    如果她死了,他一定会让这次计划的人全部下地狱,他发誓。

    这是男人的誓言!

    “有事?”南宫皓一来到会议室就看到了冰莹坐在里面等着他,为了不让冰莹担心,他假装镇定道。

    “月儿怎么样?”

    果不出所料,冰莹一开口就问了此事。

    “没什么大碍,母后不必担心。”南宫皓笑道。

    冰莹脸色一沉,说道:“你是我儿,没有人比我更加了解你,老实说,月儿怎么样了。”

    南宫皓一时语塞,叹息一声道:“太医正在看,混蛋,要是让我知道这幕后是谁指使的我南宫皓一定会让他痛不欲生。”说完,他握紧拳头,愤怒的打在桌子上,他面前的桌子都被他打出一个大洞。

    “不用了,这件事情母后已经处理完了,只是没想到月儿的这个环节出了问题。”冰莹冷静的说道。

    “出了问题?”南宫皓即使再傻,也知道这句话的意思。

    “你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了是不是?”南宫皓审问道。

    冰莹长叹一声道:“母后知道你很伤心,母后也十分难过……”

    “你一早就知道了公孙嫣红要下毒是不是?”南宫皓大声喝道:“我问你是不是?”

    冰莹一愣,随后说道:“是!”

    “为什么?”听到冰莹的回答,南宫皓痛苦的站起身来,问道:“为什么你不告诉我?”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冰莹尝试解释道。

    “我不要听!”南宫皓大声喝道:“就是因为你的自私,月儿才会变成这样的。”说完,他向外面跑去。

    整个世界已经没有人可以相信了。

    啪!

    一个耳光打在南宫皓的脸上,强大的力道令他跌回会议室。

    “畜生,竟敢这样对你母后说话!”南宫秀负手而立。

    南宫皓被着一耳光打醒了,也知道刚才过于激动,但是他心中还是恨啊。

    如果……如果冰莹把事情告诉他,那么月儿就不会出这样的事情。

    “事情都已经完成了吗?鬼谷子怎么样了?”冰莹向南宫秀问道。

    南宫秀对着角落说道:“影,把鬼谷子的首级带上来。”

    角落慢慢的显出了一个人影,真是失踪了接近很久的影。

    影慢慢的从角落走出来,手中提着一个滴血的包袱。

    “主人,任务完成!”

    影把包袱放在桌子上,然后打开。

    果然是鬼谷子的首级,鬼谷子临死前还不相信,他就这样死了。

    仔细的观察一下,鬼谷子首级的门面上,有一颗深不见底的小洞……

    只有冰莹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南宫秀指着鬼谷子的首级对着南宫皓骂道:“你现在明白了吧,你母后之所以这么做,就是要布下圈套杀这个混蛋,可是你这个畜生却还不明白,月儿那里完全是个意外。”

    南宫皓愣愣的看着这一切,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下去吧。”冰莹向影摆摆手。

    影刚带着鬼谷子的首级消失后,一个太监匆匆赶到:“皇上,太子妃娘娘醒过来了。”

    “什么?”已经完全失去了灵魂的南宫皓从地上跳了起来,捉住太监的衣领问道:“你说什么,再说一扁。”

    “太子妃……娘娘醒过来了。”

    太监还没有说完,南宫皓就像一阵风的往寝宫冲去。

    南宫秀和冰莹也跟在他的身后。

    “让开,让开!”

    南宫皓用力的推开围在床边的太医,自己扑到床边,紧紧的握着墨弦月的手。

    “月儿,月儿……”

    “南宫皓!”墨弦月艰难的提起那沉重的眼皮,看着一脸焦急的南宫皓。

    “我在,我在!”南宫皓已经连说话都说不清楚了。

    墨弦月用力的提起自己的左手,想去抚摸南宫皓的脸颊,南宫皓似乎看出她的想法,紧紧的握着她的两个手放在自己的脸上。

    墨弦月苍白的嘴角划起了一个轻微的弧度,笑道:“坏男人……我要死了吗?”

    南宫皓拼命的摇着头说道:“不,你不会死的,我一定会让你好好的跟我活着,我们还有很多的事情没做,你忘记了吗?”

    墨弦月轻轻的摇摇头,“我怎么会忘记呢,我也想和你一起,但是我很困,我知道我快要死了,所以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问吧,你问吧,不要说一个问题,就算是一百个问题,我也会回答!”

    墨弦月欣慰的笑道:“你爱我吗?”

    “爱,我当然爱你!”南宫皓几乎脱口而出。

    “那就已经足够了。”墨弦月说着,眼睛慢慢的合上……

    “月儿,不要睡啊,不要睡啊,我们还没洞房呢。”南宫皓松开她的手,紧紧的抱着她的身体。

    墨弦月细小的声音传来,“我真的好累,你就让我睡一会好吗?”

    南宫皓看着墨弦月的眼睛慢慢合上,他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对了,墨阳的锦囊。

    南宫皓突然想起这件事情。

    他连忙对着墨弦月说道:“月儿,先别睡,你父亲留了一个锦囊给你。”

    “锦……囊?”果然,墨弦月的眼睛再次缓缓的撑开。

    “嗯,你等等……”南宫皓从怀中掏出那个银色的绣花锦囊,打开一看,只见里面有一封信。

    拿出来之后,南宫皓颤抖的双手递到墨弦月面前。

    “我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不如你念给我听吧。”墨弦月艰难的说道。

    她只感觉越来越困了。

    “好好!”南宫皓看着信上的字,认真的念了起来。

    “月儿,这是为父留给你的最后一份礼物,或许你不会相信为父,不过这已经无所谓了。你如果有一天嫁人了,这一份就是你的嫁妆,为父的心中纵有千言万语,可是却不知道如何开口,为父只是希望,你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真爱!还有一件事情或许你还不知道吧,你身上中了鳌凌天的八股掌。”

    南宫皓读到这里,心中一颤……

    可是他却不敢停止,继续读到:“他的八股掌可是为父传的,你身上的伤又怎么瞒得过为父呢?那天和你见面,偷偷的为你预测过你的命长!才发现比为父想象中的短上很多。还剩下两年半的时间!为父心中一直很愧疚,现在,就让为父补偿你吧,希望你在上面,不要再怨恨为父,为父已经下去陪你的母亲了,墨阳留。”

    信就到了这里已经读完,南宫皓正要扔开手中的信纸,可是他却没有看见,一团小小的绿色光团窜进了墨弦月的体内。

    墨弦月刚刚合上的眼睛突然猛的睁开,直直的看着屋梁。

    南宫皓早已经泣不成声。

    “南宫皓!你哭什么?”

    墨弦月的声音从他的头顶传来。

    南宫皓不敢相信的抬起头,愣愣的看着一脸笑容的墨弦月。

    她脸上的苍白已经被红润代替。

    “你……你好了?”南宫皓欣喜若狂的抱起墨弦月。

    “放开我!这里好多人呢。”墨弦月娇嗔道。

    “我就不要放,我要这辈子都捉住你……”

    五年后,天悦皇朝的某处海边。

    墨弦月站在海岸线上,看着初升的朝阳,照射在她身上的阳光产生微微的暖意,清晨的微风轻抚着她的秀发。

    “母后。”突然,从远处跑来一个小女孩。

    墨弦月微微一笑,转身把她抱起,问道:“又到了哪里淘气?你父皇呢?”

    “我在这呢!”南宫皓突然从一处草丛跳出来,把墨弦月抱起来。

    “哎呀,你干嘛呢?”墨弦月白了他一眼。

    “学你啊!”南宫皓道;“你抱着你的心肝宝贝,我也抱着我的心肝宝贝!”

    “都几岁的人了,还这么幼稚!”墨弦月忍不住嘟囔道。

    “爱着你,几岁都不嫌老!”

    “口花花,我才不相信!”

    “你要怎么样才相信?”

    “除非,你今晚能够陪我看星星!”

    “好啊,但是看星星很无聊,总是要做点别的嘛,比如……”

    “父皇,母后,你们要做什么,可以带上女儿吗?”

    南宫皓和墨弦月默契的对视一眼,同时说道:“当然不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