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心理学 第5章 第二项基本原理:市场是非理性的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突然间,全社会的注意力都被某个玩意儿吸引过

    查尔斯·麦基去,疯狂地追逐它,亿万人同时被一个梦幻迷住,对此紧追不舍,直到他们的注意力被一个新的、比先前那个更有幻想力的玩意儿吸引过去。

    我们已经注意到市场一般走在经济前面,然而,正如1929 年的这场游戏清晰地演示的,有时候晴雨表里会有水。

    一个小试验

    这里有个小试验,用它来说明市场有时也会飞快地与实际脱节。选择外汇市场进行这项试验,设想某一天欧洲的外汇交易情况。欧洲人当然不希望价格大起大落。花了整整一个上午研究过去24 小时全球金融消息,他们猜测欧洲时间下午四五点钟时,美国人起床后会干什么,他们是卖出美元,还是买入美元?仔细研究所有卖出或买进的理由后,欧洲人必须决定当美国汇市开市时在美元对德国马克上是看空还是看多。我们假设绝大多数理由支持看空,然后你也选择做空。

    午餐后,你开了一个巨大的空头美元头寸,这个头寸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任何反方向的价格变化所产生的后果都将是极其严重的。这确保你尽心尽责。然后你就坐下来紧紧盯住计算机屏幕,观察美元价格一秒一秒地变化(它确实每秒都在变化)。如此大的头寸,再加上如此紧张地盯住屏幕,你将体会到这项试验要达到的目的——非理性感觉。

    当美国人在伦敦时间下午四五点钟开始交易时,第一个随机扰动即将出现。这时你将体会到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一旦价格开始有了第一个微小的变化,它将以奇特的方式影响你经过深思熟虑才做出的整个逻辑推理,而且这些影响将支持价格继续朝前走下去。如果美元如同预期的那样下跌了,你的胜利将是巨大的。你会想,“我早知道它会这样”。一点儿也不奇怪,“任何买进美元的意见都是愚蠢的”。但是,如果美元开始上涨,突然间你脑海中所有的买进理由大大增加分量,“我真傻,它当然会涨”。此时你迫切想改变自己的头寸,即使任何人都知道市场价格的这种小小变化无足轻重。

    通过这项试验,你发现情绪跟着价格走。如果价格上升,感觉是它应该继续上升。如果价格下跌,感觉它也应该继续下跌。这无论对职业人士还是新手都适用,唯一的差异是职业人士能够保持冷静。但是有时候一种特殊的情绪会从少数几个人逐步蔓延到更多的人,演变成群体运动,最终导致集体歇斯底里。上述现象以一种窘迫但非常有教育意义的方式说明了人性的弱点,历史上有许多这样的例子。世界上第一次真正大规模的股票投机交易崩盘发生在1557 年的法国,当时哈布斯堡王朝停止支付政府前些年过量发行的国债的利息,也不再分期付款。自那以后,每个世纪都能看到主要的股票投机冒险,它们无一例外地以崩盘结束(参见附录4)。其中最有教育意义的是1636 年荷兰的郁金香泡沫,1711~1720 年英国的南海公司泡沫,当然还有1929 年华尔街的崩盘。

    荷兰1636年的崩盘

    1636 年发生在荷兰的崩盘故事,虽然距今已有370 多年,但仍然是理解投资者非理性的最好例子。这个故事最有意义的一方面是,虽然它是世界证券交易史上最大的崩盘之一,虽然它让整个国家陷入歇斯底里的状态,虽然其后果也是破产和萧条,但是投资对象既不是股票也不是债券或商品期货,而是郁金香球茎。

    郁金香第一次出现在欧洲是1559 年的事情,当时参议员赫华特特别喜好收集奇花异草,有朋友从君士坦丁堡给他送来一箱郁金香球茎,他把这些郁金香种在德国奥格斯堡的花园里。这些郁金香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随后几年郁金香在上层社会越来越流行,尤其是在德国和荷兰,以极高的价钱从君士坦丁堡订购郁金香已经成为一种时髦。到了1634 年,这种时尚越来越普及,从那年开始,荷兰富裕阶层认为,缺少郁金香是没有品位的象征。

    郁金香价格年年上涨,最后达到天文数字。根据最狂热时的原始记载,对于一种被称为“永远的奥古斯塔斯”的稀少名贵的郁金香,一个球茎的价格相当于:4 600 弗罗林(当时荷兰货币单位)、一辆新马车、两匹母马,以及全套马具。

    那个时代一头肥壮的公牛才值120 弗罗林,4 600 弗罗林是一大笔财富。另外一种被称为“总督”的稀有郁金香,一株的价格是:24 车的粮食、8 头肥猪、4 头奶牛、4 桶啤酒、1 000 磅奶油和几吨的奶酪。

    到了1636 年,对郁金香球茎的需求激增,人们开始在荷兰好几座城市进行交易。不仅仅是富人买郁金香球茎,代理人和投机客也开始介入。价格即使只有最小的一点下跌他们也急着买进,然后卖出获利。为了促进保证金交易,郁金香球茎期权交易也应运而生,保证金可以低至10%~20% 。各行各业的普通百姓也开始卖掉他们自己的资产,投入到这个极有诱惑力的市场。

    荷兰郁金香的繁荣引起了国外的注意,资本开始流入这个市场。这些资本不仅仅托起了郁金香的价格,同时还哄抬了土地、不动产和高档消费品的价格。财富膨胀,一些暴发户也加入到上层社会的行列。这些新贵因投机郁金香而富,并且将挣来的钱又投入到郁金香的买卖中。传说乌得勒支(荷兰城市名)的一个酿酒师,愿意为了三个郁金香球茎而卖掉他的酒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