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爱狂夫:老婆大人求复合 大结局终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霸爱狂夫:老婆大人求复合最新章节!

    他们还是从居庸关上去,居庸关陡峭些,有的台阶半米高,爬的特别的费劲,可到底是一群天天把百公里越野当饭吃的人,王小苏三下两下就爬了好几阶,陆梦娇和他有赌约,也是不甘服输,跟在他后面直往上去。

    沈旭尧没参加他们,双手插在裤兜里,慢悠悠的晃到了沈娅妮后面。

    她正拧着眉头站在最底下仰头看着最上头,都说不到长城非好汉,可这好汉也不是谁都能当的,比如她还没开始就准备放弃了。

    “爸爸。”

    念念叭了一嘴的口水,看到沈旭尧笑的咯咯的。

    沈旭尧笑弯了眼睛,不由分说从余妈手中接过了念念。

    “好乖,爸爸带你去做女子汉,好不好?”

    他声音爽朗,拖着念念的小屁股就开始往上爬,爬的一点都不费劲,而且稳的不得了。

    他从头到尾没跟沈娅妮说一句话,沈娅妮也绷着没理他,见他把念念直接抱着就上去了,她立马也跟了上去。

    可爬的实在费劲,余妈走了不到十阶就摆着手要放弃了。

    布彦淮立马说留下来给她拍几张照片,闵子瑜也黏着他,于是就剩下沈娅妮对着沈旭尧奋起直追。

    招招和小伦早就不知道跑去了哪里,他们和布凛荣约好看谁先爬到顶点的,所以他们从开始就没了影子。

    沈娅妮气喘吁吁的撑着双膝,回头一看脚一抖,立马扒住了旁边的铁栏杆害怕摔下去,长城上的游客特别多,摩肩擦踵的,有时候她还要给后面追上来的游客让让路,每次她都哆哆嗦嗦的往旁边挪一点点,然后立马再扒住栏杆稳住自己。

    可前面的沈旭尧好像根本没有累的意思,不过扎眼的功夫就要消失在她眼皮底下了。

    这人真是,居然一次都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离婚了眼里就只有女儿了,完全不把她放在心上了。

    沈娅妮酸了酸鼻尖,站在那想放弃了,浑身哪里都疼,尤其之前受伤的腿,她知道念念跟着他不会受委屈,可是凭什么放他们父女两个潇洒自在的。

    “沈哥,快点,我们在等你。”

    沈娅妮抬头看到陆梦娇挥舞着一面小旗冲着沈旭尧直喊,她突然有了力气扒着栏杆一步步直往上爬。

    她不能认输。

    爬了一段就是烽火台,会有平台让游客稍微休息一下,扎眼陆梦娇又爬到了烽火台上面喊沈旭尧,沈娅妮看她那笑容刺眼的不得了,莫名觉得沈旭尧的步子都加快了。

    等她到了烽火台的时候,他们一行六个人,沈旭尧是刚到没多久的。

    念念已经到了陆梦娇怀里,她搂着她逗的她咯咯直笑,念念认生的时期已经过去了,现在正是好玩的时候,谁逗她她都能笑的很开心。

    他们见沈旭尧抱个孩子上来还挺奇怪的,沈旭尧说孩子的妈妈实在吃不消了,让他捎着把孩子带上来。

    王小苏当时正在喝水全部都喷了出来,大概他脸上写着我是好人,否则人家怎么敢把孩子交给一个这么又高又壮的陌生男人。

    其他人表示不信,尤其陆梦娇。

    然后沈旭尧说昨天在她也见过的,陆梦娇了然。

    “你妈妈来了。”陆梦娇看到沈娅妮扶着栏杆费劲的终于上了最后一层,已经满头的汗,脸上也红彤彤的,笑着捏捏念念的小手

    王小苏回头,那句嫂子硬生生没喊得出来。

    “你还有力气往上爬吗?要不回头吧,我帮你把孩子送下去。”

    沈旭尧靠在城墙上,一双黝黑深邃的眼眸落在脸色不善的沈娅妮身上。

    沈娅妮缓了好一会缓才开口,“不用麻烦你了。”

    她说着就要从陆梦娇手里接过念念,可念念却不要她,扑进了陆梦娇的怀里,头埋在她颈窝里,把玩着她乌黑的马尾,小脚还晃来晃去的,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陆梦娇笑开,“她好像比较喜欢我呀,沈哥是不是?”

    沈娅妮恨不得眼睛都瞪红了,心里翻江倒海,已经是狂风骤雨。

    看他们并肩站在一起,还抱着她的念念,怎么这是已经找好后妈过来培养感情了吗?

    默默的捏起小拳头,沈娅妮转而看向沈旭尧,她绷着嘴角,眼底有一丝水光,快把自己气哭了。

    “好了。”沈旭尧觉得好像闹过头了,把念念接过去递给沈娅妮。

    她抱着就跟抱了什么失而复得的宝贝一样一句话没说转身就走。

    陆梦娇双手环胸呵呵的笑了两声,“沈哥,你认识那位大姐吗?她好像很不喜欢我呀?”

    大姐?

    沈旭尧挑眉,没回答陆梦娇的问题,可周身的气息明显冷淡了下去。

    虽然沈娅妮总有一天会变成大姐大婶阿姨奶奶,可是他希望那是时间使然,是辈分的推动,陆梦娇也就比沈娅妮小了四岁,这声大姐,叫的太有敌意。

    沈娅妮抱着念念站在墙边上,闻到念念身上还有陆梦娇身上的香水味,心里气的不得了。

    念念咿咿呀呀的要下地跑,沈娅妮抱不住她,一个人被留在这半道上,上不上,下不下的,气的抬手轻轻的打了念念一个小屁股。

    念念也是矫情,分明很轻的一下,她却瘪瘪嘴哭了,嚎啕大哭。

    沈娅妮又气又急,突然一双大掌从她怀中接过了念念去哄。

    沈娅妮侧首看到沈旭尧,眼泪不仅没缩回去还越来越多。

    当初她非要和他离婚的时候她都没在他面前哭过,可这会不知道在委屈什么,难过什么,格外的难受。

    “那天在民政局哪怕你就红一下眼眶,我都不会同意离婚,领结婚证的时候是我绑你去的,你以为领离婚证是你说离就能离的?”

    念念是有些闹觉,大概沈旭尧抱着她安心,她趴在他肩膀上没再闹了,长长的眼睫毛搭啊搭的很快就要睡着了。

    沈娅妮擦掉眼泪,没说话。

    她心虚不知道说什么,这么狼狈的自己被他看了个正着,装坚强也装不起来了。

    “你看你,闹也闹了,婚也离过了,气消了吗?”

    他靠近他,用自己粗壮的胳膊撞了撞她。

    她往旁边靠了靠,她本来就是躲在角落里的,再往里头去整个人都笼罩在了黑暗里,旁边就是瞭望口,入目就是连绵不绝的山脉和一片郁郁葱葱,蜿蜒在其中的长城就好像镶嵌在山脉之中的长龙,这么看过去,一眼看不到头,长龙背上乌泱泱的一片黑,全是人头涌动,大家都拼了命的往上爬。

    她觉得人能有个很简单的目标挺好的,可是离开了沈旭尧的她其实每一天都是在得过且过,明天要做什么,她根本不知道。

    她跟他离婚只是为了赌气吗?

    当初她心如死灰铁了心要离婚,是想了很久的,她不觉得自己是赌气。

    可是现在她迷茫了,为自己这翻天的醋意和莫名的恐惧与委屈。

    “你要气消了,我们再去把结婚证领回来。”

    沈旭尧又靠近她一点,这一次头微微低下去,温热的气息都喷洒在了她耳边。

    “妮妮——-”他有些沙哑的声音砸在她心上,她猛然回神,周围还有吵杂的人声,她慌乱的看向沈旭尧,推了下他的胸口。

    “谁跟你赌气了,我是认真的。”

    这话说的很没底气,在沈旭尧看来就是最后的狡辩和挣扎。

    他年轻的时候觉得沈娅妮嘴犟的时候特别的讨嫌,她要么不说话,可犟起来能气死他。

    可那时候他到底年轻也没耐心,现在这会他却发现这样子沈娅妮实在是可爱。

    分明心都动摇了,眼神都出卖了她,她想他,吃醋陆梦娇和他走的近,偏偏憋着口是心非。

    他想如果不是他还算懂她,就她这口是心非,大概他们早就分开几百次了。

    想着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把念念小心翼翼的递给了她。

    “那就算了,妮妮,我们离婚那天你走的急,我也没来记得跟你说句话,虽然隔了五个月,但好歹还算不晚。”

    沈娅妮却放着脸说不要听。

    沈旭尧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这小妮子真的是本事越来越大了,直接把他的后路断了,可他是那种她说不要听就他就不说的人吗?

    他不是。

    所以他直接把她逼到角落里,因为是老旧的城墙,怕她贴上去太脏,他还伸手揽住了她的肩膀没让她再后退。

    她就被他拉近了怀里。

    期间有人跑进里面,看到里头的情景大概心里有数,又默默的退了出去。

    来来回回好几波,沈娅妮低着头窝在沈旭尧的面前不敢抬头。

    那些人不知道以为他们在里面干什么呢估计。

    “我不想听,你放开我。”怕吵醒念念,沈娅妮的挣扎显得绵软又无力。

    沈旭尧一手钳制住她的下巴,往旁边一捏,她被他带着只能看着瞭望台外面的风光。

    “妮妮你看,漂亮吗?”

    她下巴被捏着,现在看什么都不漂亮。

    “对我们来说,这一山一水都要我们去守护,所以在我们眼底,一草一木最是漂亮,他们得以旺盛茂密的生长,是和平赋予的生命力,可自从我们离婚以后,我发现我错了。”

    他突然低下头攫住了她因为生气而翘起的红唇,狠狠的嘬了一口,很快就松开。

    越过念念的小身子他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他薄唇亲启,“妮妮,对不起……我爱你,多过每一颗子弹离开弹夹的使命感,多过没每一次回到国土的归属感,也多过每一个地方每一个因为我们而能够活下去的人对我们感激涕零的荣誉感,多过我三十四年人生之前一切我以为我觉得更重要的感情,如果你说下半辈子就让我陪着你在田埂里种菜养鱼,我二话不说立马跟着你走,妮妮,我真的不能失去你。”

    ……

    回到S市已经一个月了。

    每次沈娅妮想到在长城上沈旭尧的这翻话,心里都激荡的好想第一次谈恋爱一样。

    他们从小相识,很多时候日常相处就好像老夫老妻或者是挚友一样,一切都是顺其自然的,虽然对于他们来说少了一份懵懂感情的悸动也无关紧要,可是如果有,那就是日常生活中的一份调味料。

    念念还是沈旭尧帮她抱下去的,下去的时候陆梦娇他们居然都已经在下面等了,布彦淮带着余妈真的是把每个角落都拍了一遍,可算是等到了他们回来,招招和小伦还有布凛荣累到回头是坐的缆车,已经在停车场等着了。

    她还记得他走之前看她的眼神,炽热又赤裸裸,不管陆梦娇怎么打量他们,他的视线就是没法从她身上挪开。

    而她匆忙回到了车里,当天就离开了。

    她害怕他总是能这样能牵动她的心,她以为她的心已经死了,可没想到因为他的一句话居然就可以死灰复燃。

    心呀心,你也太不争气了。

    沈娅妮拖了很久的直播,回去休息了才两天就继续了。

    网友们看她的精神状态很不错,纷纷问她是不是遇到了桃花运。

    沈娅妮只是笑笑,然后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游轮。

    平时给她刷邮轮的也很多,这人却一口气刷了六十六个,屏幕上一溜的刷屏说土豪。

    沈娅妮知道这礼物刷了很多钱,一时间有些窘迫,她说了声谢谢,这才注意到他的名字,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他只是刷礼物,不说话。

    每个星期天她直播的时候他都会来。

    沈娅妮的直播间有一个默默刷礼物却从来不说话的土豪,网络平台上都传遍了,因为出手实在霸气又没有对主播提出什么无理的要求,所以在一个月之后,他又出现的时候,慕名而来的网友们纷纷评论帮他争取福利。

    他们称呼他为重来兄,他的资料显示他已经三十四岁,虽然不知道真假。

    而这一次沈娅妮终于不再是单纯的说谢谢,而是在他刷礼物的时候跟他说话了。

    她并非是因为他刷了礼物而想要去讨好他,而是她觉得她自己直播只是为打发无聊的时间,他这样子毫无底线的砸钱,只会让她很为难。

    她的网店经营的足够好,她自己两只手早就忙不过来,需要走限量和预定的路线了,可越是限量越是需要预定她的生意反而越来越好,她可以养活自己,用不着套用粉丝的钱去发财。

    她问有多少爱可以重来这位网友,以后能不能别刷礼物了,她很感激他的支持,所以她可以送他一样礼物,虽然不值钱,但是是她的心意。

    结果人回了,说私信。

    简短的两个字让网友们集体炸锅,但是沈娅妮的家世在那边倒不用他们担心她会因为钱去贴上某个粉丝,大家就是好奇呀,超级无敌心里痒痒。

    “我买了一艘帆船,最近在改造,我想带着我心爱的女人和孩子从上海港出发,航行34000海里,探访24个国家,在北极跟她求婚,在南极和她结婚,路线我都已经规划好了,同行的小伙伴我也都招募好了,现在就等她去看看我的成果了,我很喜欢你,你的直播很真实你的人也很好,虽然你话说的不多,贵在精辟,我希望你能祝福我,我爱的她愿意踏上那艘帆船,如果我们能顺利回来,我还想带着她自驾出发,一路西行两万多公里,穿越16个国家,去看到这世界最美丽的景色和最残酷的风景,你说她会跟我走吗?”

    沈娅妮看着这段文字,无比感慨。

    她想了想,回复了他一句话。

    “爱情不是终日彼此对视,爱情是共同瞭望远方。”

    她觉得如果他爱的人也爱他,一定会非常欣然的踏上那艘帆船,前途未知,可眼前风景独好,这世界这么大,余生去看看,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只要身边有他。

    “希望借你吉言。”

    后来他没有再上线。

    沈娅妮觉得他是一个很奇怪的人,除了网友有时候会提到他,否则她基本也不会再想起他了。

    她的日子还是这么过着,沈旭尧录入了她的手机号码过去,可是足足过去了三个月他却连短信都没发过一个。

    或许那天在长城他说的话就是告别吧,是她傻听错了以为他在告白。

    转眼到了春暖花开的时候。

    沈娅妮把家里的被子都抱出去拍拍晒晒,在大扫除,布彦淮给她打了一个电话。

    “小姑姑,晚上陪我去参加一个新闻发布会吧,我是以私人名义投资的,媒体不多,子瑜她在横店拍戏,没空陪我。”

    他声音蔫蔫的,好像感冒了一样。

    他偶尔是会喊她去参加一些酒会的,她有时候还是要给他点面子,他也很自觉喊她去的酒会都很小众,虽然也有一堆过来溜须拍马的,可次数多了她也算能应付。

    少说话,她们尴尬,自然就不会过来用热脸再碰冷屁股了。

    她答应了他,结果天还没黑他就派车过来接了。

    司机一路疾驰,上了高速。

    布彦淮火急火燎的电话打了过来,这才告诉她新闻发布会是在上海开的,S市距离上海开车两个小时的路程,倒也不算远。

    可当车停在上海港的时候,她看到那边乌泱泱的一群人还有入目一搜能看到白帆的帆船,她没来由的心开始剧烈跳动起来。

    她下车一步步走过去,看到就在港口临时搭起了一个舞台,沈旭尧就站在中间拿着话筒回答媒体的问题。

    “我的爱人到了。”

    沈旭尧看到了她,笑眯眯的从台上跳下来朝她走过去。

    在她迷迷糊糊搞不清楚状况的时候牵着她的手走上了舞台,立刻媒体的咔咔拍照,闪光灯把沈娅妮的魂给闪了回来,她的手被沈旭尧攥的紧紧的,怎么都甩不开。

    “希望我们这次的极限冒险之旅可以顺利,谢谢大家的祝福。”

    似乎新闻发布会是到了尾声了,沈旭尧只是带着她说了最后一句话就下了台,记者们再想问什么都不会回答了。

    下去她就甩开了她,她一身精心打扮,从S市跑到上海来干嘛的?

    这个布彦淮,又卖了她一次。

    “是你给我刷的礼物?”她不自在的问他。

    当时她就有点怀疑,可是沈旭尧,她就没再往那方面想,结果他还真的是他。

    沈旭尧又拉住她,港口现在封闭着,没法上船看,他就指着夜幕中的帆船跟她说,“妮妮,你还记得你十五岁时候的生日愿望吗?”

    十五岁,对她来说有点遥远了,她很多生日愿望都埋在了大沟子村他们老家旁边的一颗古树的树底下,她以为永远不会再见天日的。

    她看着他,心里窜上一团火。

    这家伙居然去挖她的心愿瓶。

    “你说想环游世界,想在你人生短暂的几十年里,走遍地球的每个地方。”

    当时这个愿望是可笑的,因为地球这个两个字对当时生活在山窝窝里的沈娅妮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她在支教老师的办公室里看到一个地球仪,她很好奇就多问了几句,那老师很热情就跟她多说了几句。

    恰逢她生日,她许下心愿,要环游地球,那时候她以为只要走出大沟子村就是能实现这个愿望了。

    后来她才知道自己有多天真。

    环游世界,是每个人穷极一生只会把它放在心底当一个梦想看待的事情,现实诸多羁绊,几乎所有的人都没能迈出那一步。

    “我不干了,本来要提拔我做升干,我没答应,妮妮,我愿意倾其所有,历经万难,陪你实现这个梦想,余生一直陪着你,你给我一个机会,我再也不会离开你。”

    沈娅妮的视线从帆船身上挪开,落在他身上,眼底已经一片湿润。

    “可是在海上待一年多,要是有危险怎么办?”

    “危险一定会有,但是我们肯定能克服的,相信我的专业,也相信我招募的四个小伙子的能力,我们会平安的。”

    “那念念呢?”

    “带着,等念念上幼儿园的时候她可以跟小朋友们说,我两岁的时候就去南极看过企鹅,去北极看过北极熊,我的爸爸妈妈是在南极结婚的,妮妮,我给你的婚礼,是冰天雪地,嘉宾是小企鹅小海豹,你会喜欢吗?”

    沈娅妮酸了鼻尖,低下头没说话。

    他按着她的肩膀,有些紧张。

    “你祝福过我,说我爱的人,一定会跟我踏上我的帆船的,这几个月我每天都在改造它,就为了让它能牢固又安全的载着我们去结婚,妮妮,离婚不是我本意,我从来没想过放开你,你可以继续生我的气,没关系,上我的船,让我用下辈子求你原谅。”

    沈娅妮哽咽,却用力推开他的胸口。

    沈旭尧心一沉,却突然又被她扑个满怀。

    她的脸贴在他胸口,鼻音略重,说话都有些不清楚了。

    “好,我上船。”

    沈旭尧笑开,紧紧的抱住了她。

    谢谢你在我的生命里出现过。

    谢谢你爱我疼我懂我如一,世界这么大,不管艰难险阻,我愿意踏出那一步,陪着你,无论在哪里,我都在你身边。

    若干月后。

    蓝天白云,海天一色。

    刚经历过一场暴风雨,他们前方将在港停留几天,沈旭尧会带着沈娅妮和念念下去逛逛。

    船员们在修补被狂风撕裂的船帆,他们的帆船终于和外界恢复了联系。

    沈娅妮坐在甲板上把脚丫子伸了出去,海豚就在她脚边飞跃而过,溅了她一脸的水,念念躺在甲板中间滚来滚去,开心的咯咯直笑。

    念念这小丫头好似天生就是天高任鸟飞的命,沈娅妮刚上船那会,足足晕船晕了一个月才能稍微走出船舱透透气,而念念全程保持高能的嗨点,哭都没哭过一次。

    那时候沈娅妮吐的沈旭尧都想放弃了,她实在太难受了,急促的海浪一打,她就能从床上摔到地上去,吐的昏天暗地,他心疼的勒令回航,还是沈娅妮劝住了她。

    她愿意熬过去,她想去南极。

    “次啦次啦次啦——————”

    电波的声音传来,沈旭尧站在驾驶舱对着对讲机咳嗽了一声。

    “恭喜我们顺利又克服了一个困难,下面让我们一起来听一下在遥远的乡土谁给我们发来了祝福。”

    “沈哥,你们到哪里了?过了亚马逊了吗?会去斯里兰卡吗?哎呀,你真是不够意思噢,这么有趣的事情,招募船员的时候居然瞒着我,就冲着你这路线,我就在甲板当个木头墩子,我也要去呀,等你回来看我们怎么收拾你。”

    喇叭里传来陆梦娇的声音,隐约还有王小苏和其他战友的声音。

    沈旭尧没想到第一个就听到陆梦娇的留言,立马切掉了。

    沈娅妮回头,看着他轻笑,眼底的释然告诉他,她已经一点都不在意了。

    陆梦娇后来自己申请调去了沈旭尧在G市的队,可是沈旭尧却不干了。

    她是冲着他这个人去的,她知道他不可能就为了躲她直接走,她去质问他,沈旭尧告诉她,他结婚了,还有三个孩子。

    陆梦娇一直以为是流言,没想到是真的。

    她问是不是长城遇到的那个。

    他说是的,念念是他的女儿。

    而且他还要谢谢陆梦娇,如果不是她,他倒没法看懂沈娅妮的心,她吃醋起来的那个样子,真的是她最好看的时候第二。

    你问他第一是什么?

    呵呵,你也看不到。

    处理完留言,沈旭尧走到甲板上,抱着念念坐在沈娅妮旁边,揽过她的肩膀吻了上去。

    这狗粮每天洒几波,船员们都免疫了。

    “快看,有鲸鱼。”

    不知道谁叫了一声,沈娅妮分心,却被沈旭尧咬了一口。

    她嗔怒,娇羞的推开了他往鲸鱼那边看过去。

    沈旭尧笑开,搂着念念也亲了一口她的额头。

    前路不管是风平浪静还是波涛汹涌,他都会护她们一辈子平安喜乐。

    再若干月后。

    “你好,这里是南纬62度13分,西经58度55分,欢迎你们驶入南极长城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