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萌宝无良妃 058 战(大结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天才萌宝无良妃最新章节!

    唐无忧不经意的看了颜萧一眼,可令她意外的却是他根本没有看她,她淡淡垂眸,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回想最开始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单纯到让人头疼的一个小鬼,可是现在看来,他真的是长大了。

    她并不埋怨他做出起兵的决定,只要他能将她放下,即便是恨,她也甘愿。

    一旁,穆连城紧皱着眉心,一脸错愕的看了唐无忧半晌,而后试探开口,“敢问,你是不是妙毒仙?”

    闻言,唐无忧淡淡转眸看向穆连城,“难得连城皇子还认得我,真是荣幸之至。”

    听到唐无忧开口,穆连城顿时愕然,“毒医?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在他们手里,是他们威胁你吗?”

    唐无忧一声轻笑,但却满含讥讽,“连城皇子可真会说笑,这世上哪有哥哥威胁妹妹的道理?你既出兵犯我辽国,我作为辽国公主,自然是要亲自迎战。”

    话落,那鲜红的面纱被她轻轻一扯,迎着清风,展露那含笑淡雅的面容。

    看着她那张脸,穆连城心下猛然一惊,“是你?这怎么可能?”

    粉嫩的唇瓣深深一扯,唐无忧好笑的看着那一脸惊讶的人,“连城皇子为何这般惊讶,是没想到妙毒仙会是我,还是没有想到我还活着?”

    穆连城摇了摇头,“不可能,你不可能是妙毒仙,你以为你穿一身红衣就能蒙骗于我?你还嫩了点。”

    见他这般执迷不悟,唐无忧也不想再解释什么,她撇了撇嘴说:“既然你不相信,那便罢了,不过我还真不知道,原来战场是先聊天再打仗的,当真是有趣。”

    在唐无忧与穆连城闲聊间,唐无辛始终瞪着站错了行列的宫洺,他实在是理解不了这个人,若说他痛恨辽国,他又帮唐无忧一起夺得这辽国皇位,若说他不爱她,他又甘愿在得知唐无忧死讯之后放任求死,可是当一切全都回归到正常之时,他又站到与他们为敌的行列当中,这个人,简直是莫名其妙。

    这时,颜萧二话不说,将手中的剑缓缓举起,而后蓦然落下,见此,唐无辛神色一凝,同样挥手,之后,再无言语的机会,数万大军便展开厮杀。

    混乱中,唐无忧眼眸一缩,倏然从马背上跃起,在那一众将士中捞出一人,拉着他就往回走。

    一身铠甲下,林文茵被压的更显单薄,唐无忧硕大的步伐让她跟的有些吃力,几个踉跄过后,她终于一把将唐无忧拽住,道:“无忧,你要带我去哪?”

    唐无忧猛然回头,恶狠狠的瞪着她,“你简直是疯了,你是怎么混进来的?”

    兵荒马乱之内,苏子辰快速的寻找到那身红衣,然而,当他看到她正站在人群中间时,眉心一紧,驾马而去。

    “我不要一个人留在那等你们的消息,梅兰已经没有消息了,我不想最后连你们的消息也失去,我宁愿跟你们一起上战场,我也不要等。”

    苏子辰走来时刚好听到林文茵的这番话,看着那带着头盔的人,他不由的一怔,“怎么是你?”

    唐无忧恼怒的叹息,但这个时候她哪里还有训斥她的时间,她转头看向苏子辰,交代道:“我把她交给你,给我看好了。”

    话落,转身一跃,鲜红的衣纱如一头赤红的飞鹰,满满都是戾气,直奔穆连城而去。

    这时,一个西楚兵将突然横生而出,拦在穆连城面前,见此,唐无忧眉心一拧,带她看仔细才发现,那人不是别人,而是那个之前从皇宫逃出的念文奇。

    唐无忧所出的掌没有收敛,但却被念文奇手中的长刀所挡,见此,穆连城横插一脚同样袭向唐无忧,唐无忧来不及分身,蓦地,一阵强劲的内息从耳畔扫过,扬散了她的一头墨发,而在此之际,她的一掌也准确的打向了念文奇。

    唐无忧回头看了一眼掌风袭来之处,不出意外,她果然迎上的是宫洺那双略含担忧的双眸,她淡淡一笑,而后冷冷看向念文奇,“你还真不死心啊,辽国不成事就开始转战西楚,本是倒是不小。”

    念文奇捂着胸口,险才站稳,他厌恶的瞪着唐无忧说:“若论本事,谁又比得过你?把每个人都骗的团团转,你才是最厉害的那个人。”

    闻言,唐无忧眉眼一弯,毫不客气的笑了笑说:“过奖过奖,但是你应该还不知道,我说的谎远远不止这些,哦对了,差点忘了告诉你,你杀你娘的手法实在是太残忍了,毕竟你爹是我杀的,让你娘为我顶上一条命,我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所以又将她给救活了,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见一见她。”

    念文奇一脸惊恐的看着她,没等开口,唐无忧又说:“瞧我这脑子,我怎么又忘了,你即便是想见她,也得有命才行。”

    话落,徒手朝着一旁地上的长刀一伸,一股内息直接将长刀吸到了手中,长刀扬起,突然,锵的一声,一股外来之力将她手中的刀挡了一下,唐无忧转头看去,就见颜萧吃力的拿着剑拦下了她手中的刀。

    唐无忧眉心一拧,却见他目光似乎闪了一下,唐无忧不明白他是何意,转而丢掉手中的长刀,回手一甩,数只银针直接飞向念文奇的肩骨和脚踝。

    毒针入骨,唐无忧不相信念文奇还能活着,战乱之内,她任由他跑掉而不去理会。

    颜萧拿着剑的手不由的一抖,惊讶的目光紧了紧,唐无忧提步上前,却再次被他伸手拦下,他抓着她的手腕,小声道:“离开这里。”

    闻言,唐无忧蹙眉看向他,“你说什么?”

    颜萧抓着她的手越来越紧,他抬眸看着她的脸,微微一笑,“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没等唐无忧的疑惑再度出口,蓦地,颜萧将手中的剑再次举起,剑刃一转,就见本是与辽兵交手的东晋兵,将顿时转移攻向西楚。

    唐无忧呼吸一窒,“你……”

    颜萧嘴角一勾,只是还没等勾勒道极致,目光顿时变的惊恐,他一把将唐无忧推开,迎面而来的剑却直直的刺入了他的腹中。

    穆连城死死的抵着那穿透他身体的剑,咬着牙,恶狠狠道:“你居然敢骗我,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是下场。”

    看着眼前的情景,唐无忧愣了,她在来之前想过上百种的结果,包括她自己死在这战场上,但却唯独没预料到这种。

    她愣怔上前,却见穆连城猛地将手中的剑硬生生的从颜萧腹中抽出,她看着那缓缓倒地的人,唐无忧第一次觉得手足无措,她没想过要他死,从始至终都没有,她情愿他恨自己,甚至恨到兵戎相向她都不在意,可是现在却……

    在唐无忧失神之际,穆连城心一横,再次将剑一甩,直接朝她而去,唐无忧紧紧握拳,但却没有心思去理会穆连城,正当那闪着银光的剑朝她袭来的那一刻,蓦地,一道身影闪过,夺过他手中的剑,一掌将他打了出去。

    慌乱中,宫洺回头看了一眼慢慢跪在颜萧身边的唐无忧,不由的皱了皱眉,“照顾他,你也小心。”

    唐无忧点了点头,目光始终看着那面色苍白却始终含笑的人,见此,宫洺头一转,目光顿凛,横握的刀一旋,刀面朝下,提着便追穆连城而去。

    “月儿……”

    唐无忧轻轻捂着他腹上的伤口,不忍的皱眉,喝道:“闭嘴,颜萧,你是傻子吗,为何要做这样的事,你知不知道会没命的?”

    一声轻笑,颜萧的脸上丝毫没有后悔的表情,反而像他们最初认识一样,是那般的明朗,可是,他开口的声音却不再像以前一样具有活力,“月儿,你终于肯再跟我说话了。”

    唐无忧埋怨的瞪了他一眼,而后从身上拿出一个药瓶,拔掉布塞往手心一倒,却发现里面只剩下最后两颗,正准备将药丸给颜萧服下,可谁知,突然被一个士兵手中的长矛扫过,正巧打在她的手上,手中两颗小小的药丸,顿时没入了众军的脚下,一点残留都没有剩下。

    唐无忧眼眸狠狠一缩,愤恨的眼顿时变成了琉璃般的紫色,“混蛋。”

    一声怒喝,唐无忧手上金光一闪,挥手之际,颜萧身边的剑倏然飞起,直中那人吼中。

    看着那人倒下,唐无忧急切起身想要去找那两颗仅剩的药丸,颜萧突然伸手将她拉住,含笑间他轻轻摇了摇头,“不要走。”

    看着那被万人踏过之地,唐无忧忍不住眼眶发红,她再次跪坐在颜萧身旁,伸手便扯去他的盔甲,“我先帮你止血,没事的。”

    褪去盔甲,突然一个黄绸包裹的物件从他的怀里掉了出来,唐无忧没空理会,但却被颜萧制止的抓住了她的手。

    他费力的拿起地掉落在地被自己鲜血染红的黄绸,动了动泛白的唇,“月儿,不必再白费力气了,我既然选择这么做,就没有打算再活着回去,这个,这个是你曾经想要的东西,我不负你所望,拿到了,这次不是偷的,是凭着我自己的能力,实实在在得到的。”

    闻言,唐无忧将目光落向他吃力举着的东西上,她伸手接过,将它打开,一个碧翠的玉玺,微微泛着红色的血渍,见此,唐无忧眼底顿起一层薄雾,转而又将黄稠系好,塞还给他。

    “谁出兵打仗会随身携带这种东西的,你是不是傻的?”

    听着她昂声呵斥,颜萧不由一笑,“我最喜欢听月儿这般教训我了,我还以为在我有生之年再也听不到你的训斥,如今看来,我倒是死得其所。”

    终于,唐无忧再也忍不住,一滴晶莹从悲伤的脸上滑落,没入了颜萧那染满了血的衣袍之内,“你能不能不要再胡说八道了。”

    颜萧无力的勾唇,再次拿起玉玺递到唐无忧的手中,“月儿,你曾说过,只要我得到玉玺,你就肯嫁我,现在,我拿到了,我想把它给你,我知道,这辈子我不可能娶你了,但是你能不能答应我,把你,把你的下辈子留给我。”

    此刻唐无忧的泪就像坏了闸似的不停的流,她摇了摇头,决绝道:“不行,你若敢给我死,不管是下辈子还是下下辈子,我都会不理你,颜萧你给我听着,我曾经身受三十七只长箭,但却仍是活过来了,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伤口,凭什么给我死,你就这么没用吗,你给我挺着。”

    颜萧无力的张了张嘴,伸手抓向唐无忧的衣袖,“好月儿……我真的坚持不住了……我求你答应我……就算你跟皇兄……情已订到来世……也请你给我……给我个机会……”

    见他这般,唐无忧又怎会不知道他真的已经到了极限,她抹去脸上的泪,给了他一个最为极致的笑容,而后低头在他的唇上轻触片刻,再次抬头,本是被抹去的泪再次将她的脸打湿,“我答应你,这个吻就是证明,下辈子,我会爱你。”

    看着那慢慢含笑阖眸的人,她的心好像被人狠狠的捏住,让她难以呼吸,此刻的她竟是后悔自己曾经为什么没有对他再多包容一些,而是对他那般的决绝。

    突然,一个庞然大物砸在了唐无忧的身边,转眸看去,原来是穆连城被宫洺丢了过来。

    紫眸中泛着点点的晶莹,她将颜萧的尸身挪放在地上,而后起身从一个尸体上拔下颜萧的剑,转而走向穆连城。

    她什么都没说,无神的眼底看上去极为阴鸷,手中长剑一紧,猛地刺在了穆连城的腿上,剑柄一转,只听穆连城一声嚎叫。

    “痛吗?这就受不了了,接下来还有更刺激的要怎么办?”

    看着唐无忧脸上淡漠的神情,穆连城忍痛开口,“妙毒仙,我认错你了,枉我一直拿你当朋友,没想到你竟是这样的人。”

    唐无忧紫眸轻轻一摆,眼底的不屑已经满溢,“不是你认错我,而是你从来都没有认识过我,朋友,你也配?”

    话落,手中的剑猛地一拔,鲜血淋漓,直接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原本我只是想要守住辽国便罢了,可是如今我改主意了,你说我若是押着你去西楚,让西楚王退位,你觉得他会不会同意?”

    闻言,穆连城惊愕的看着她,“你妄想。”

    “妄想?”

    一声无情的嘲笑,唐无忧转身看向那战乱的众兵,手上仅在一瞬间便蕴上一道浓重的金色,喧扰之中,她轻轻阖眸,当紫眸再度张开之时,那满含内息的一掌怦然打了出去。

    一阵山崩地裂之势,将三国数万兵将全都震在原地,当轰鸣声慢慢平复落下,唐无忧缓缓将手中玉玺高举,扬声道:“此乃东晋国玺,从今往后,东晋与辽国皆合,从此再无兵事,另,西楚皇子如今再我手中,不怕告诉你们,东晋,我也要定了,你们若是有意归顺,今日的仗便不必再打,眼下已是死伤无数,你们若是想要继续执迷,伤的只会是更多的性命,你们考虑好,是降还是战?”

    看着那些开始纠结的将士,穆连城突然喊道:“不许投降,给我继续杀。”

    唐无忧眼眸轻轻一垂,毫无预兆的将手中的剑一挥,穆连城的一条手臂生生的被砍了下来。

    见此,众人皆是一怔,如今王已被擒,生死皆是别人来定,他们不过是一些冲锋陷阵的战士,没有必要在亡国之后还要献出性命。

    少许的缴械声响起,而唐无忧却没有露出那惯有的笑容,微冷的面色让人惊惧,宫洺站在一旁,任由她指挥着这一切。

    远处,坐在马背上手握染血长枪的唐无辛微微的勾了勾唇角,他就知道,他的妹妹不是等闲之辈,让她做一国之君,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失望。

    随着那些逐渐响起的缴械声,唐无忧耳廓蓦然一动,她转过身,不时,从数万将士之间展开了一条路。

    看着眼前的人,唐无忧不动声色,淡淡道:“还真巧,没想到在这兵荒马乱之中也能遇见凤家的家主。”

    “辽国公主果然不同凡响,竟能将三国凌乱成这般,我们凤家向来不爱理会这样麻烦的事,但因西楚皇子与我曾有交情,我便不好就这样看着他受你凌辱。”

    听着这不阴不阳之声,唐无忧冷声一笑,而后手中的剑轻轻一挽,轻薄的剑刃便从穆连城的喉间划过。

    喷杨的血,瞪大的眼,皆是没有被唐无忧在意一分,她冷眼看着那坐在黑色帐轿的人,说:“现在我不会再凌辱他了,你满意了?一命还一命,东晋萧皇被他所杀,很不巧,我与萧皇也有交情,凤家家主应该不会有什么异议吧!”

    话落,不给凤玉郎任何开口的机会,唐无忧又说:“区区凤家,多年来在江湖上嚣张跋扈,事事凌人,如今三国之乱你也想要插手,你就这么害怕别人不知道你是谁吗……西楚的娇罗公主?”

    话落,黑帐之中忽的甩出隐含内息的一掌,唐无忧不躲不避,直击迎上,两道内息相撞,震的众兵皆是后退数米。

    唐无忧将手一敛,阴冷的紫眸缓缓而抬,“怎么,这就恼了?还是说,我说错了?”

    半晌,黑帐旁的凤家家徒伸手将黑纱撩开,穆娇罗一身黑纱,缓缓走出,艳红的唇深深一扯,道:“居然被你发现了,你还真是不简单啊。”

    “彼此彼此,凤玉郎。”

    突然,穆娇罗脸色一变,高声喝道:“西楚将士听令,我西楚不容他犯,拿起你们的武器,就算是死,也要跟他们拼到底。”

    听着这话,唐无忧无奈的摇了下头,“你还真是好笑,以凤玉郎的身份出现,想要统领西楚众军,你说,他们会不会听你的?”

    穆娇罗眉心一颤,而后拿出一块白色的碧佩高举,“我是西楚公主穆娇罗,皇兄如今已故在辽国人的手中,这场仗便由我带领你们继续打下去。”

    见她拿出了证实自己身份的东西,唐无忧不做在意,缓缓转身看向身后那些将士,红袖轻抬,继而高举,而众人看到的,正是她手中西楚的国印……

    见此,穆娇罗猛然一怔,道:“我们西楚国印为何会在你的手里?”

    唐无忧对穆娇罗的质问妄若未闻,手中的国印仍举,她淡淡开口,但却饱含内息,即便是千里之外的人也全都能听到她那轻柔之调,“我手中的正是西楚国玺,我相信这世上没人喜欢战争,即便你们是将士,也不会愿意每天过着这刀尖上舔血的日子,这场战役并非是我引起,但是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我便决定将三国归一,从此无争无战。”

    “痴心妄想。”

    一声高喝满满都是恼怒,唐无忧转身看向那气愤不平的穆娇罗,“我是不是痴心妄想,似乎并不是由你说了算。”

    穆娇罗冷眸而视,手一摆,无数凤家家徒从后而至,“唐无忧,你太小看我了,你以为这么多年我凤家只是为了在江湖上立名吗?”

    突然,一阵厮杀声从身后的响起,唐无忧愕然看去,紫眸狠狠一缩,“死士?”

    闻言,宫洺低声说道:“看来念文奇早就与凤家勾结,他帮宫楚不过是为了帮穆娇罗达成目的。”

    看着场面再度混乱,穆娇罗得意一笑,“西楚将士听好了,这些死士全都是来帮你们的,只要你们继续为我效力,夺下两国之后,你们各个都是功臣。”

    看着那些不怕伤痛的死士如蛮牛一般略过,西楚将士面面相窥,再次执起刀剑,相互杀伐。

    见此,穆娇罗昂声一笑,道:“哈哈哈,唐无忧,你输了,你想收复三国,我看根本就没这个可能,你还是放弃吧!”

    突然,一阵笛音响起,摄魂只音顿时让那些死士僵硬以至溃散,可是这声音同样也让常人接受不了,数以十万的将士头痛欲裂,就连凤家少有内息的家徒也都难忍不堪。

    穆娇罗愕然的看着这一切,而后惊恐的看向唐无忧,“摄魂笛?是琳琅阁的人?”

    唐无忧淡淡的看着那一脸惊恐之人,虽然她不知道萧音为何会出现,但是她并不觉得他在此刻出现以至帮忙有什么奇怪。

    “现在知道你自己有多么的天真了吗,你手中既然有这些死士,那么你跟念文奇应该也是旧识了吧,难道他没有告诉你,你心心念念想要杀的苏妙一就是我吗?”

    闻言,穆娇罗已经不能用愕然来形容心里的感觉,饶她怎么都想不到,她心中最恨的两个人居然会是同一个人。

    她不否认唐无忧所说,她与念文奇的确是是旧识,但是当念文奇的行动失败之后,她便一直都在凤家,根本没有跟投奔了西楚的念文奇碰过面,所以根本不知道她旧识苏妙一之事。

    人群之后,苏子辰因担心而将林文茵一人安顿在一安全之处,自己走进了兵将之中,随着摄魂笛音的响起,林文茵蜷缩着身子,死死的捂着耳朵,但却仍是感觉自己的头像是要炸开了一样。

    正当她难耐之时,突然一道身影出现在她身边,她反射性的想要地提防,但双手却无法移开。

    感觉到一个宽厚的胸膛,一直大手轻轻覆上她捂着耳朵的手,一阵内力相护,头疼的感觉顿时减少。

    林文茵乏力的喘息,而后抬眸去看那帮了自己的人,当她看到那张令她思念到疯狂的脸时,眼泪早已不知不觉的落下。

    “梅兰,是你吗?”

    看着她微微闪烁的眼,梅兰淡淡一笑,俯首含住她的唇,轻轻辗转,“现在还怀疑自己的眼睛吗?”

    决堤的泪伴随着一声轻笑,林文茵蓦地扑到他的怀中,“你怎么才回来,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多久,我以为你再也不会出现了,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梅兰轻拥着她,嘴角不禁洋溢着得意与满足,“我怎么舍得不要你,你可是我唯一的梅夫人。”

    温情过后,林文茵突然抬起头,“无忧,前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去帮帮她吧!”

    闻言,梅兰扯唇一笑,“放心吧,那里轮不到我,就算我去了,恐怕也要被她一巴掌打回来,让我来守着你。”

    话落,就听一声高昂,虽然林文茵不知道唐无忧的声音为什么会传的这么远,但是她肯定,这就是她的声调。

    “我以武林盟主之名下令,即日起,凤家既是武林公害,从家主到家徒,皆以灭之。”……

    ——两年后——

    那场战役之后,唐无忧本打算亲征西楚,可谁知,西楚王早已在唐雨茗和唐思瑞离开后便被穆连城逼位毒害,之前唐无忧一直奇怪为什么西楚王对穆连城兄妹所做之事始终是不闻不问,后来她才知道,原来并不是他不问,而是已经问不得了。

    如今的天下皆乃辽国,分大辽,东辽和西辽,分别是以前的辽国,东晋和西楚,而在三国合一之后,便在这数百年内出现了第一代女皇,宫无忧。

    她坐上女皇的位子,是为了不负众望,但实际她心里清楚,自己根本没有那耐心来管理这些琐碎到让人抓狂的国事,于是她刻立新章,让宫洺与她同坐这皇位,封之为尊王。

    原本她大可将这皇位直接让于他手,可是‘皇后’这个称呼,自始至终都让她觉得心里不舒服,每每听到这两个之就会让她想到曾经的淑妃和曹琦儿,还有东晋皇宫里那些大大小小的妃嫔,于是索性她就自己称帝,让宫洺与她同坐,这样她不纳夫,他不纳妾,很是公平。

    皇宫

    唐雨茗和唐思瑞匆匆跑进,来到宫洺身边,拉着他问:“父王,南影说苏子辰来信了,是不是真的?信上都说了什么,有没有文茵姐姐和萧音的消息?”

    宫洺含笑将两个孩子抱在怀里,说:“当然有,林姑娘和梅兰西辽做胭脂生意,小小富裕,两人都很满足,至于萧音,虽然没有他们确切的位子,但是他隔几个越就会往琳琅阁书信一封,以报平安。”

    闻言,唐雨茗和唐思瑞点了点头,随后,唐雨茗又问:“那公子苏呢,他都好久没来了,他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来看我们啊?”

    说到苏子辰,宫洺忍不住一笑,“恐怕短时间内他是抽不开身了吧!”

    “为什么?”唐思瑞奇怪的问。

    宫洺含笑许久,但却没有回答,因为苏子辰最近似乎正被颜锦寸步不离的缠着,可是这样的话他却不想让这母子三人知道,最起码在颜锦成功之前,不能让他们去捣乱。

    虽然他现在是尊王,但他仍是不想让他的女皇陛下心出异章,毕竟她不喜颜锦是人人得知之事,为了让苏子辰赶快将他的女皇大人忘了,他也只能将这件事隐瞒了。

    突然,南影从殿外闯进,慌道:“尊王,不好了,刚刚绿绣来找我说,女皇离宫出走了。”

    闻言,两个小家伙蹭的从宫洺的腿上窜了下来,宫洺眉心一紧,蓦然起身,“这是什么话,她现在可是一国之主,岂能开这种玩笑?”

    “属下没有开玩笑,绿绣已经带着宫女找遍了整个皇宫,可就是没有女皇的身影。”

    一声微恼的叹息,宫洺磨了磨牙,“出动所有禁军,就是将大辽翻过来,也要给孤将人找到。”

    “是。”……

    ……

    俊逸山峦,放眼望去便是整个大辽天下,一袭红衣静矗,纤柔的双手叠覆于腹间,看着眼前的壮丽,她不由的回忆着过往的种种,不过几年的时间,她仿若经历了整个世纪,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是这天下之主,可是如今眼前这一切却全都是她的。

    “忧儿。”

    一声温润的轻唤,宫无忧转头看去,见宫无辛从山下走来,她淡淡一笑,“哥,你怎么来了?”

    宫无辛埋怨的叹了口气说:“你呀,现在都已经是女皇了,怎么还这般不知轻重,如今你有了身子,不跟他说也就罢了,居然还一个人走这么远,就不怕出什么意外?”

    闻言,宫无忧垂眸一笑,覆在小腹上的手始终没有移开,“老哥放心好了,这个孩子,我一定会让他安全出生的。”

    “我相信你会保他安全,但是你真的不打算让我们的尊王知道自己马上又要当爹这件事?”

    宫无忧撇了撇嘴,继而转身看着整个大辽河山,“他现在重视这天下已经超过重视于我了,既然如此,我也让他知道知道守着天下过活是什么感觉,我决定了,明天我就启程去西辽找文茵,直到孩子生下来,我再回去。”

    话落半晌,却听不到宫无辛的回应,宫无忧疑惑回头,见到的却是一张阴沉道极致的面容。

    嘴角一抽,她苦笑几声,清眸四处飘散,但却都不见宫无辛的身影。

    “想去西辽是吗?”

    “……”宫无忧不说话。

    “还想自己偷偷生下孩子是吗?”

    “……”宫无忧抿了抿嘴,还是不吱声。

    蓦地,宫洺突然上前,一把将人抱起,咬了咬牙,声音却是那边的宠溺低润,“好,既然你想去西辽,那么从明天起,我便让人在西辽重建皇宫,往后你想去哪,皇宫就搬去哪!”……

    ——完

    ------题外话------

    多少个日日夜夜的陪伴,《萌宝》终于完结了,感谢各位宝贝们的支持,爱你们,么么哒!

    明天开始许多宝贝也许会离我而去,但是我想说,茫茫书海,《萌宝》能遇见你,便是最大的荣幸,希望喜欢心心的宝贝们可以继续关注下一篇文文,宝宝的的新文已经开始筹划,下个月就会开坑发出。

    希望不一样的我还能遇见一样的你们,希望我们之间永不间断,各位宝贝们,再见了,要记得想我知道不?删除书架之前要记得看看本宝宝的名字,下一次遇见我时,记得多多关照,灰灰~木马~!(づ ̄3 ̄)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