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心换情深 第十九章 余吟霜的日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Aly,瓦西里医生发消息过来了吗?”秘书已经换了一个,虽然还是身材姣好的女人,但是鼻梁上架着眼睛,衣服穿得一丝不苟,看起来就很职业。

    “刚刚收到瓦西里医生的电话,他说今晚过来为您做最后一次手术,让您等会就过去。”说完候在一旁不再多话。

    最后一次吗?第一次做手术,是四年前吧?余吟霜不远千里求他来为自己治疗却被他赶出去的那次。

    “去备车,现在过去。”关曜无奈一笑,让Aly退下,原来那句话是真的,失去一个人之后才会发现生活中点点滴滴都是她,他现在就是这样,呼吸都觉得少了余吟霜的味道。

    把玩着那天秦知舟给他的戒指,关曜觉得这戒指像一块巨石,时时刻刻压在他心上让他喘不过气来。

    手术室已经准备好,麻醉剂快生效的时候瓦西里总算匆匆赶到。

    “瓦西里医生,没想到一年了你完全没变。”老当益壮,精气神比自己还好。

    看到关曜眼下的铁青,瓦西里心中叹气,“你变了,生机反倒没有病重时候多了。”

    关曜想点头,但头已经重的没办法去动,眼前景象渐渐模糊,等再醒来,面前的手术灯已经换成了雪白的天花板。

    “关总,您醒了。”Aly立刻关切地为关曜调整病床角度,“瓦西里医生先走了,医嘱已经告知何医生了,对了,他还给您留下了一个木盒子,说如果您没事的话可以翻翻看。”

    木盒子?关曜眉头一皱,瓦西里对他一向是冷言冷语,怎么会临到头还给自己留下东西,“拿过来,我看看。”

    接过木盒,打开一看里头有一个破旧古烂的日记本,一个小玻璃球和一张纸条。

    关曜先打开日记本,扉页是歪七扭八的淼淼二字,小学生写写画画般的内容让他不明所以。

    ——在院长妈妈那遇到一个小男孩,他告诉我,把眼泪藏在玻璃珠里的话,就算没有生日蛋糕,玻璃珠每年都会帮我实现一个愿望。

    ——原来他叫阿曜,阿曜,阿曜,真好听。

    阿曜在这个日记本里存在了整整二十四页,那消失掉的记忆慢慢地浮现,关曜左手死死按住自己的心脏,才让抽痛感减少一丝。日记在十四岁那年戛然而止,再见阿曜这个字眼已经物是人非。

    “淼淼想给阿曜一个拥抱,但他却认错了淼淼。”

    “淼淼吃芒果过敏啊,他怎么能忘记。”

    “玻璃珠这么珍贵,我怎么会丢掉。”

    “阿曜生病了,身边这么多虎视眈眈的人,我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

    “结婚了,他没回来。”

    “好痛,余尽欢说的每句话我都可以装作听不见,但是他说的话让我好痛。心脏上架了一把刀,他说一句,刀就刺我一下。刺到遍体鳞伤,刺到鲜血淋漓,刺到我的心千疮百孔。”

    ……

    关曜已经泪目,心脏像是被谁攥住一样一阵一阵的抽痛,呼吸都会刮嗓子,让他喘不过气来,他紧紧按住自己的心脏才鼓足勇气翻到最后。

    “不是说玻璃珠会实现愿望吗?十七年了,我攒了十七个愿望,能不能全换成一个呢?”

    “下辈子再也不要遇见就好了。”

    “再也不要遇见了。”

    神经轰然崩断,关曜圆睁着眼,这辈子他已经错过了,为什么要许愿下辈子不遇见?为什么!他不允许,他不允许!

    “你听见了吗!我不允许!余吟霜你听见了吗?我不允许!”他伸着手在半空中将日记本撕成两半,像是癫狂了一样。

    “噗。”一口鲜血猛地喷出,端着午饭进来的Aly吓得碗筷全摔在地上。

    关曜伸出手喝住Aly,又打开那折得整齐的纸条——“关先生曾经想知道您的病究竟是什么治疗办法,那我现在诚实地回答您,这种病需要找到特定的适配血来替换全身血液,您很幸运,适配志愿者亲自求我来给您看病。”

    适配志愿者,亲自求上门,关曜联想完又是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整个人向右倾倒,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