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心换情深 第十六章 泼的就是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掌声雷动,比之前更加响亮。

    所有未婚的男人都蠢蠢欲动,为什么?因为开场舞之后就是年轻人自由邀请舞伴的时候!还有什么时候能够比跳舞更靠近对方?

    “这位小姐,不知道能不能请您再来一曲?”像是玩笑一般,秦知舟抢在所有人前面对余吟霜又做出邀请,让一旁准备跑过来的余尽欢恨得直咬牙。

    余吟霜刚准备冷眼拒绝,只是一旁余尽欢却刚巧进入她的视线,她立刻换上一幅欣然的模样笑着接受,上场前向余尽欢投去暧昧不明的微笑。

    什么醋都会吃上一顿的余尽欢,该怎么惹怒她呢?自然是抢走她碗里的男人了。

    余尽欢气得跺脚,什么多年留学在外的女儿!不过就是个私生子也敢占着自己的男人!这么想着,看向余吟霜的眼神中就带上了无比的厌恶和憎恨,只是忘记了自己也不过是小三扶正的私生子。

    余尽欢越是生气,余吟霜就越是爽快,就连舞步也比之前更加欢快,如果没有腰间那双炙热的手的话,她也许能跳的更加欢快。

    “演戏而已,秦先生可以不用揽的这么紧的。”余吟霜终究还是忍不住凑到秦知舟耳旁恶狠狠地提醒他。

    秦知舟也凑近,“我现在是一个新晋妹控,你应该理解并且跟着我入戏。”

    说完呼了口气,揽的更紧。

    余吟霜哪怕是气得咬牙也没办法,虽然现在秦家对她很看重,但是她早知道自己只是用来联姻的棋子,大庭广众之下,要是对秦知舟做出任何出格动作她这颗棋子都会变为一颗废棋子。

    乐曲越来越激烈,大厅里男男女女旋转着开始交换舞伴,余吟霜心里舒了口气,眉眼一挑从秦知舟身边滑开。

    只是下一秒,她却偏离主场,滑到场外,猛地撞到一个熟悉的怀抱里,满身浑厚的男人气息让她身躯更加僵硬!

    她抬头,心中祈祷不是,可一看那祈祷又全破碎!

    横眉冷目,不是关曜还能是谁!想过再见时的场景,只是没想到再见这么突然,余吟霜一下子乱了手脚。

    感受着怀中人瑟瑟发抖的身子,关曜皱起眉头,好像他才是被撞的那个人,为什么这位秦小姐表现得好像是他的错?

    思考无解,他只能绅士地将撞进自己怀里的人扶起,只是这一扶让他眼底也晕上了讶异,这人的感觉好像!好像那个不能提及的人!

    “小姐,我们是不是以前见过?”

    余吟霜骇然,关曜看出了什么!不对,这幅样子已经和以前的她天差地别了,关曜不可能认出来。

    她清了清嗓子,装出少女遇见陌生人般小心翼翼的样子,嗫嚅道,“不好意思,我以前都在国外。”

    这软糯的样子不可能是她,关曜心里失笑,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吗?看见稍有相似的人都会想起她,“那大概是我认错了吧。”

    “关先生居然真的来了,我妹妹见不得生,冲撞了您,我代我妹妹向您道歉了。”秦知舟看到这边的状况,立刻歉意地松开舞伴的手,走了过来。

    面对‘秦余’他可以绅士,但是对秦知舟就没这个必要了,他立刻换上冷淡的脸,“秦先生说有我妻子遗体的下落,能否借步一谈?”

    遗妻?周围的人立刻竖起耳朵,想要听上一二,只可惜秦知舟不会让他们如愿。

    “现在是舍妹的舞会,不如等一周后满殿香?”

    关曜有点讶异,但还是点了点头,在他的认知里秦知舟可不是个友爱家人的角色,这么想,看余吟霜的表情也变了变。

    “知舟!你说了今晚要和我爸谈合作的!”

    突然一个白色倩影闯进三人之间,白色飘然的裙子,不是白莲花余尽欢小姐还能是谁。

    见到她来,三个人的神情都有些不好,想想也是,一个旧爱,一个新欢还有一个死敌,余吟霜站在一旁笑意盈盈,心里却等着看好戏。

    余尽欢被秦知舟的冷落气得两眼昏花,都没看清背对着她和秦知舟聊天的人是关曜就冲了上来,现在可算是看清,只是人已经被吓出了魂。一年前关曜一身血过来要遗体的情形还历历在目,她光是看到这尊杀神就吓得直哆嗦。

    “余小姐,据我所知我已经让秘书回绝了。”在这个大场面下,秦知舟不想掉价,只能微笑示意保镖过来赶人。

    余尽欢一听他这么说,哪里能忍得住!她怒气冲冲地指着秦知舟的鼻子大骂,“你说过会帮我父亲渡过难关的,你还说你会娶……”

    啪!

    一个强劲的水巴掌将余尽欢打得晕头晕脑,也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话。等她从震惊中睁眼,却发现刚刚站在秦知舟旁边唯唯诺诺的女人正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

    “你居然敢泼我!”

    “泼的就是你!”余吟霜气势全开,旁边的秦知舟本来还想说点什么,只是看到余吟霜的样子笑着在一旁观望。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指着我哥的鼻子骂人!据我所知,这位余小姐联合自己母亲谋害了自己的妹妹和侄子,没错吧?可惜了那孩子,据说才刚刚成形,啧啧啧。”听到这话,关曜的背部绷紧,脸上也带着愠怒,余吟霜拿着手帕不紧不慢地擦着手上被溅到的水,像是擦什么污垢。

    在众人以为她要住口的时候,余吟霜又开口,“不然说就算是同一个阶级也有天差地别呢,我母亲待我细致入微,而你母亲却手段百般,真是上不得台面!”

    一番话虽然是假仁义道德,但在这个人人都不真实的上流社会里,演得足够漂亮就能让人欣赏。

    至于余尽欢?余吟霜瞥了眼眼底全是怒火的关曜,这女人不需她他应付,刚刚那番断绝关系的话一出,自然会有人处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