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心换情深 第十三章 浴血重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余,瓦西里医生说您还不可以出病房。”

    被护士拉住的女人脚步一顿回过身来,整张脸除了眼睛都被绷带包扎住,有些骇人。

    “娜斯嘉,外面花开了吗?”

    被唤作娜斯嘉的护士微笑着扶着绷带脸女人回病房,“亲爱的,寒冬哪有花,不过瓦西里医生说了,下个月的卸肉节会带您出去散散心。”

    “是吗?”余吟霜不停地抚摸着脸上的绷带,眼神波澜不惊。

    外面寒冬腊月,她又何尝不是?过往种种,还在眼前,可是心境已经不一样了。有时候她还会想起关曜,想起余尽欢 ,甚至想起好多年前发生过的事,但更多的时候却是沉浸无尽的丧子之痛。

    娜斯嘉叹了口气退出病房。

    “还在伤感吗?”瓦西里双手插兜,眼里全是担忧。

    “余这么好的人为什么会有人要伤害她。”娜斯嘉频频回头,看到余吟霜对着窗外失神的样子又摇了摇头。

    瓦西里也很头疼,六个月前他在办公室做观察报告的时候突然接到老朋友的电话说余吟霜出了意外,到现场时虽然被抢救过来,可不但孩子没了还落得元气大伤的下场,想着那个不怒而威的男人和惹人厌烦的余家人,他当时突然就冒出要将这个老友的女儿拉出这个泥沼的念头。他发誓,这也是他这辈子做过最疯狂的事,伪造死亡记录再求人偷偷将‘死者’送回自己的国家的事,他是鼓不起勇气再做一次了。

    “您劝劝她吧,瓦西里医生,虽然主收走了给她的礼物,但孩子以后还会有的。”娜斯嘉深深叹了口气,端着盘子离开。

    瓦西里何尝不想叹气,他敲了敲门,得到应允后悄声进门。

    “吟霜,凡事向前看,主自有安排。”瓦西里坐下,担忧地看着余吟霜。

    “可是我放不下。”爱被曲折误解,自己的隐忍退让在手术台上的时候就全都土崩瓦解了。

    “难道你还在想着回去吗?”那样的会把自己也给搭进去的复仇计划真的有必要吗?

    余吟霜点头,抬头看着远方,双眼变得深邃且忧伤。

    “他是不是要做最后一次手术了?”

    她突然间开口,瓦西里一惊,点点头,“最迟就在这个年底吧。”

    “年底吗?以前抽的血都保存起来了吧?”

    “存起来了,可是……”看着保持着远眺姿态的余吟霜,瓦西里叹了口气,“你的身体已经不允许你再次鲜血了。”

    “可是得把这个解决了,我才真的算是和过去再无牵扯啊。”

    是真的无牵扯吗?瓦西里很想问,可他还是忍住了,“不管怎样,我现在是你的主治医师,你有义务遵从我的医嘱。就算是抽血,最多200cc,关曜少了你这200cc也能够痊愈,你不需要担心。”

    余吟霜一点都不担心,很奇怪,明明对关曜爱的那么深切,可现在所有的爱全都被埋在这颗死寂无波的心脏深处,再也没有什么波澜。

    “瓦西里叔叔,我的项链做好了吗?”几乎是每天一问,已经成了她的执念。

    瓦西里展颜微笑,“亲爱的,对方已经送来了。”

    余吟霜总算有了表情,她激动地站起,甚至磕到床沿也没有痛呼,顺着瓦西里的视线看向门外,一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手上拎着一个不大不小的纸袋,“余,您的项链如约而至。”

    接过纸袋,里头放这一个小小的首饰盒,打开,一条璀亮的铂金链子下面坠着一个星星一般的水晶坠子。这是瓦西里替她联系的遗愿公司用她未出世的孩子的骨灰做成的水晶坠子,这是她的孩子,那个不被祝福不被期待,在错误中来到又在错误中失去的孩子!

    余吟霜泪流满面,双手虔诚地捧着这水晶坠子,用脸颊去蹭摸,像是蹭孩子的脸蛋。

    “怡儿,我的怡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