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心换情深 第五章 明争又暗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农历八月十五,中秋阖家团圆。

    关家这个大家族最看重这样的场面,他们祖上便是名门望族,如今也自视为书香门第,高门大户,普通商贾巨富在他们眼里只是一群没有家族传承的暴发户。

    余吟霜对这种自以为是嗤之以鼻,姑且按关家的说法称其是条巨龙,那发展到现在,它的五脏六腑早已经坏透了,只剩些金光闪闪的鳞甲苦撑名望场面。

    而如今,这能撑起关家的金鳞甲已经被他们半舍弃了。

    老爷子已经在正屋门口等着,余吟霜推着轮椅上的关曜迎了上去,推到一半却被尖酸怪气的语气叫住。

    “不是说就要好了吗?怎么还要坐轮椅?”说话的是二婶胡蝶,她双手抱在胸前,阴阳怪气的眼神逡巡在关曜和余吟霜身上。

    这眼神实在渗人,可余吟霜心里波澜不惊,对她的尖酸熟视无睹,推着轮椅就继续往里走。

    胡蝶面目扭曲,看着好生生出现自己眼前的关曜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心中立刻怒火腾升,破口大骂,“难道人瘸了之后,连辈分礼貌都不用讲了吗?”

    凭什么她儿子和关曜一起去的检查施工现场,就只有关曜逃了出来!她气,气为什么丈夫和公公要安排儿子去那工作,气为什么关家不及时救人,气为什么施工现场没有做好防火灾措施!气关曜的运气比她的扬儿好!

    她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急火攻心,说完之后才想起现场可不止她一个人。

    关翰文从座位上站起,拄着拐杖走到胡蝶面前,“老二老婆,当年的事还放在心上?”

    “放在心上?”胡蝶笑了笑,今天是她家扬儿的忌日,可看看!这群人全都只记得关心关曜一个人,她的乖扬儿可还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冷冰冰的墓里无人记起!“老爷子,如果我不把扬儿放在心上,你们还会有人记得他?”

    所有人都把关曜这个瘸子捧在心里,就算他瘸了,得了治不了的病,家里还是把他当成继承人一直培养!

    “二婶,当年只是意外。”关曜有些痛心,关扬是他最看重的表弟,也是关家这一辈里除他之外唯一的男人,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当年那场意外让他也很难走出来。

    “意外?对啊,是意外!可为什么就你活下来了!”胡蝶像从日暮的坟墓中爬出那样恐怖,她恶狠狠地盯着关曜,“为什么不是你死!为什么不是你!”

    余吟霜无悲无喜地站在一边看他们的豪门恩怨大戏,瞪圆双眼出声诅咒的胡蝶却突然伸长了手扑了过来。

    下意识地,余吟霜心中大叫不好,一个侧身挡在了关曜身前,冲击力让她跌倒在关曜的怀里,“二婶,关曜他也因为那次火灾受伤了。”

    关曜被这突然的变故弄得有点懵,更没想到的是余吟霜居然会帮自己,第一次在不是被下药的情况下如此接近,他的视线下移,在余吟霜脖子上发现了一个小小的几乎不可查的小火星红点,似乎是个胎记。

    余吟霜也没想到她和关曜已经到了这样地步,她却还牢记着不能让他受伤的本能,她想唾弃自己,想揪着自己的领子问自己究竟是为什么要为爱糟践自己到这种地步!感受着身下人雄厚又熟悉的气息,她内心又开始妥协,真是可悲,爱不得却还是将自己剖心剖肺送到他手里。

    反观胡蝶,听余吟霜这么说完,她反倒更加癫狂,“他只是不能走了!我儿子呢!我儿子死了!再没有意识,没有思想也不能再动弹了!”

    “关曜,你都瘸了!不如死了下去陪我儿子吧!”说的激动了,胡蝶又猛地冲向余吟霜,手指往头上抓去不说,还想在余吟霜脸上使劲抓挠。

    而余吟霜正深陷在对自我的厌弃之中,对胡蝶的动作完全 没有反应过来。

    被压在身下的的关曜立刻反应过来,手用力一揽,将胡蝶挡了下来。

    “来人!来人!”被胡蝶越说越离谱的癫狂震惊到的所有人这才反应过来现在发生了什么,关翰文气得用拐杖在地上使劲锤了又锤,很快就有人进来将胡蝶强拖了出去。

    剩下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将余吟霜从自己身上推开,关曜打破沉默开口,“如果没有别的事,那我就先上去了。”

    沉默,满是沉默,余吟霜一言不发地跟在后面,这段路像是有万里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