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心换情深 第三章 扫墓偶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余吟霜想要解释,但关曜掐得愈发用力,她发不出一丝声音。

    关曜看到余吟霜这狼狈的模样,心中没来由生出一股烦躁。

    “离婚吧,余吟霜,你不就是要钱吗?”

    *

    好冷,雨点打在脸上,余吟霜却连遮挡一下的力气都提不起来。

    “余吟霜,你不就是要钱吗?”

    关曜轻而易举,就能给她盖上戳然后推下悬崖。

    墓园漆黑一片,余吟霜跌跌撞撞摔倒又爬起,借着星光找到院长妈妈的墓碑,她跌坐冰冷石台上却像投进母亲的温暖怀抱。

    “院长妈妈,你说人心肉做,可是关曜根本就没心啊。”

    “你说时间会给我答案,可答案就是求不得吗?”

    “院长妈妈,我好累啊。”

    余吟霜浑身发抖,淋透全身的雨越来越大,眼皮越来越重,在墓碑前昏了过去。

    “总裁,夫人昨晚没回来。”

    “知道了。”关曜扯了扯领带,余吟霜一夜没回来?没有他的允许,她凭什么不回来!做出那种事之后一个解释都没有就逃走了吗?

    昨晚余吟霜绝望的眼神在脑中回荡,关曜心里莫名烦躁,文件翻了又翻还是看不下去。

    “送我去墓园。”

    “可是总裁,今天下午家里让您回去一趟。”

    “你老板是我,还是关老先生?”

    关曜眼神冷极了,助理吓得低头,“我这就去安排。”

    “慢着,通知余小姐了吗?”

    “余…余小姐和秦先生出国了。”

    秦知舟!关曜紧握双拳,如果不是余吟霜乘人之危,他怎么会让秦知舟这个伪善小人将尽欢骗了去!思及此,对余吟霜的恨更是涛涛!

    宝山墓园就在近郊,车子停稳新助理匆忙下车准备扶关曜下车。

    “不用,别把我当废人。”

    关曜眼神杀人般狠厉,他果断拒绝助理的帮忙,独自将旁边拆卸好的轮椅一件件拼好扔在车边,自己挪了进去。

    拒绝助理推他上山的请求,关曜一步一步地推着轮椅前行,背影挺拔仍是骄傲的那个他。

    山中长着矮灌木,透过灌木看去似乎有一团什么东西,关曜矮着身子看不清楚,只是依稀一抹白色跪躺墓前。

    是谁已经在那了吗?

    是她!吟霜为什么在这?

    关曜心中大惊,手下摇轮椅的速度不减,很快就到了余吟霜身旁。

    她似乎有些憔悴,嘴唇发白,眼眶发青,还止不住发抖,似乎是察觉到有人靠近,她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

    怎么可能是关曜,她自嘲地笑了笑,是梦吧,才会让他突然出现眼前。

    关曜看着她虚弱的样子心底漾过微不可查的怜意,可一想到昨晚她衣冠不整地雌伏别的男人身下,他那一点点似有似无的怜意也消失殆尽。

    他刻意挖苦道:“我以为你会换个安静的地方,找另外一个和你一样可怜的男人继续做那不知羞耻的事。”

    不知羞耻?余吟霜苦笑,果然哪怕在梦里关曜还是那个关曜,毫不留情,一刀致命。她爱的太用力了,以至于爱直接杀了她一个回马枪,让她每一个呼吸都带着爱而不得的苦楚。

    她盯着关曜,这个她爱了十年的男人此刻却像是一个陌生人。

    “得不到那就毁掉。”这是那个背叛母亲的男人最常说的话,她第一次认识到这句话是多么的正确。

    “怎么了,高贵的关先生也和我一起下地狱了?”她闭着眼,挑自己最狠心的话来破碎这个梦中的假象。

    “原来你也怕死?”关曜嘲笑,“只是这不是你能死的地方,你别脏了这地方。”

    脏了这地方?余吟霜强撑着站起身,“关曜,你知道吗?我好期待知道真相那一天你的表现。”

    “你会痛哭流涕吗?还是像我一样歇斯底里?”

    “不,最好是带着愧疚进坟墓,那样我才会觉得有安慰啊。”

    阴测测的表情让一向冷血的关曜也吓了一跳,轮椅的刹车因为他一松手而松开,毫无征兆的往下倒滑。

    “呼,呼,砰!”

    轮椅砰的坠地,而关曜却被余吟霜一把拉扯住。墓园这面还未修整完,三四层楼的高度,下面全是碎石,摔下去不说血肉模糊肯定也要伤及内脏。

    “为什么救我?我死了不是正得你的心意吗?”

    “对啊,我恨不得你去死!你死了,墓碑上就会刻着你我的名字,十年,五十年,一百年,世人总会忘记余尽欢,只记得你关曜的合法妻子是我!”余吟霜咬牙,嘴上恶毒无比,心里却自我哀怜,原来哪怕是被伤到这种地步她也不舍得关曜受伤啊。

    “可是我更想你活着,最好临死在知道真相,悔不当初再抱憾终身。”

    明明就是这个女人编排出来的话,可不知道为什么,关曜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割走一块,怎么也收不回来。

    “关曜,我累了,我们离婚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