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心换情深 第三十九章 一切都会好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睁眼,微风送进花香,带着一点点薄荷味让人心安。

    关曜试着睁开双眼,却发现好像有个什么东西将他的身体,他除了感官之外的东西都死死封住。

    “我怀孕了,关曜,你摸摸看,这是我们的孩子。”

    “第七十天,宝宝已经开始显形了,照下来的B超照片我已经收起来,就等你醒来给你看了。”

    “第七十八天,张医生说宝宝发育的很好,我已经很迫不及待地等他出生了。”

    “第一百天了,对不起我这么久都没来,医生说溶血症还是出现了,我可能不能经常来看你了,但是我们就隔了一点点距离,你就当我在你身边吧。”

    每天都有一个温柔的女声在自己身边絮叨,关曜知道,这是吟霜的声音,他的吟霜和他的孩子。

    “五个月了,宝宝有了胎动,虽然不是很多,但也许他就是个安静的孩子呢?隔壁床的姐姐生了,她先生看到小孩子的时候高兴得晕了过去,你说你到时候会不会也晕过去啊?”

    “七个月了,医生说可能会早产,让我做好准备,让我不要害怕。我不害怕,我就是有点可惜,可惜你错过了这么多我们孩子的点滴。”

    “八个月了,张医生说不能再等下去了,今晚,今晚我就会生下我们的宝宝了,你要是再不醒来就可能见不到宝宝第一面了,宝宝说不定还会生你的气呢。”

    “关曜,你醒来,你醒来好吗?”

    关曜在被桎梏困住的天地里泪流满面,他用力撕扯着无形的枷锁,可怎么也没办法。

    “快快快!快去圣华医院借血!刚刚进去的产妇大出血了!”

    “关家的那位?”

    “问这么多干吗!快去!”

    走廊外脚步声忙乱,关曜听得一清二楚却没有半点力气,他的吟霜和他的孩子还在鬼门关外徘徊,他却像个雕塑一样在这无可奈何。

    放开,放开我啊!

    关曜咬得自己一口都是血,重的像山一样的眼皮总算被他撑开,滴答滴答,手上插着针管挂水,他一把扯开就下地。

    只是将近一年的卧床让他的腿部没有半点力气,他扑通摔在地上,这声巨响也引来了查房的医生。

    “关先生,您醒了!”昏迷这么久居然能够醒来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医生激动地就要给主任打电话,只是关曜冷冷地打断了他的喜悦。

    “送我去产房,现在。”嗓子因为长久不说话而有些嘶哑。

    “可是关先生,我们还得替您做一下会诊。”查房医生说话像机关枪一样,嘟嘟嘟说了一大串。

    关曜不耐烦地说,“待会再说,吟霜,吟霜在哪个产房?”

    医生还想再说,只是看到关曜的眼神立刻不停地从外头取了个轮椅,推着关曜往余吟霜的产房走。

    大出血让现场很混乱,只是看到关曜过来现场的人更加混乱,秦叔立刻迎了过来。

    “情况怎么样?”

    “不好。”

    能让秦叔说出不好这个词,情况一定很严重,关曜一下子慌了神,“让我进去!”

    “不行,无菌手术室不能让你进去。”护士制止。

    关曜冷笑,上次他没有进去让吟霜吃了这么多苦,这次说什么也不会听这些人的话了,“给我一套手术服,我是病人的丈夫,我要求进去。”

    耐不过关曜的要求和身份,医院还是批准了他的要求,只是病房里一片血污让他的心提的更高。

    他推着轮椅过去握住余吟霜的手为她鼓劲加油,他昏迷的时候能听见吟霜的呼唤,那换过来一定也可以!

    整整八个小时,从半夜到凌晨,所有人都不敢松懈,直到一声有力的哭声。

    孩子因为溶血症被送进了重症病房,但关曜一眼都没有看,他收在余吟霜身边,跟着医护人员到了她的病房,握着她的手,泪流满面。

    麻药一过,余吟霜睁眼就看见眼前满眼通红的男人,她不敢置信地摸了摸他的脸颊,“我又做梦了吗?”

    “不是梦,不是梦,你默默看,我的手是热的,我的心脏是跳动的。”关曜哽咽。

    余吟霜虚弱地咧嘴一笑,泪珠滚滚而下,“我就说你肯定不会错过崧儿出生的,我就说,我就说……”

    关曜抱着她的头,泪水也早已布满了整张脸,“没事了,没事了,我们以后都会好好的。”

    晨光熹微,久雨过后的天空澄碧如洗。

    恒温箱里,浑身插满管子的关崧已经不再是满身青紫,医生检查没有大碍之后关曜让护士将他抱了出来。

    孩子很小很小,他一只手就能罩住他的小脑袋,手指蜷缩在一起,眼睛还没有睁开。他一手僵硬地抱着孩子,一手推着轮椅,就这么出现在余吟霜眼前。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孩子,眼泪簌簌地往下掉,关曜却笑着为她抹去,“一切都会好的,第一面就哭给崧儿看多不好。”

    余吟霜边哭边点头,她呆呆地看着怀里的小婴儿,伸出手指慢慢划过他的小脸蛋,他的小胳膊,最终停在他的小手旁,那只握紧的手无意识地握住这根比他小手还大的手指。

    就那么一瞬间,余吟霜感受到了从指间传来的微弱心跳,这是她的孩子,这是她和关曜的孩子。

    她从自己脖子上扯出一根细细的链子,那是她事后在那个仓库找回来的坠子,链子虽然被烧融,可这用怡儿骨灰做的人工钻石却静静地躺在那,完好如初。

    她扯下坠子,小心翼翼地戴在了关崧脖间,他们一家四口在这一刻终于团聚了。

    *

    “爸爸,妈妈,你们快点!”五六岁模样的小男孩提着香烛纸钱一马当先跑在前头,是不是还会催促一下身后的父母。

    “你等着,看我怎么追上你!”

    “唉,你们别跑,这么多人呢!”余吟霜好笑地看着这对嬉闹的父子,虽然嘴上叮嘱,可自己也跟在后面加快了脚步。

    清明时节雨纷纷,苍迦墓园的万级阶梯上满是过来悼念的生者,余吟霜一家人也不例外。

    “妈妈,我们是要去看瓦西里爷爷和姐姐吗?”跑累了的关崧趴在关曜肩头,奶声奶气地问。

    “没错,瓦西里爷爷和怡儿姐姐。”余吟霜耐心解释,不多时就到了最上方。

    当年秦知舟做的事全被查清,只可惜失踪的瓦西里始终找不到踪迹,虽然余吟霜宁愿相信他是失踪了也不愿相信秦知舟的疯言疯语,但五年过去了,她只能痛苦地接受瓦西里的确已经去世的真相。

    没有尸身,余吟霜和关曜两人只得为他和怡儿一块建了一座衣冠冢。

    墓碑被做成花环模样,上头没有照片,没有讯息,只写了一句话——

    “时光只解催人老,不信多情,长恨离亭,泪滴春衫酒易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