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的诞生[娱乐圈] 71.番外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戏精的诞生[娱乐圈]最新章节!

    购买率不足百分之八十的小天使48小时后可见。啾咪。

    “九弟。你跑什么?”三皇兄背光而立, 眉眼笼罩在阴影中。

    “我什么也没看见!”小皇子猛地往后退,惊恐得簌簌发抖。

    “你很冷么?瞧你这一头汗,又淘气了。宫人也不守好你, 该杀。”高大的身影往前一步,将小皇子完全笼罩其中。

    小皇子再也忍耐不住, 发出幼兽般的悲鸣:“皇兄, 皇兄!我当真什么也没看见!”

    “卡!”导演猛地出声,周围发出一阵叹息。

    苏含瑾的气息一散,下意识向导演看去。导演脸色阴沉,显然是不满意。

    饰演三皇子的是当红的小鲜肉许明安。陪着苏含瑾连卡了十三场, 脸色黑得能滴出水来:“搞什么, 不会演就别耽误事儿。我还有广告要拍呢。”

    他不敢让导演听见, 故意压低了嗓音,恰好让苏含瑾和身边的人都能听到。苏含瑾本就沮丧, 这会儿理亏, 只能任凭他膈应自己。

    “好了, 休息二十分钟。待会儿先拍下一场!”导演吼道。

    众人纷纷散开,只剩下苏含瑾垂头丧气站在原地。许明安哼了一声, 擦着苏含瑾过去了。

    “卫葭, 喝点水。跑这么多回累了吧?”小助理跑过来,给苏含瑾开了瓶水。

    “我到底哪儿不行了?”苏含瑾绝望地坐在栏杆边上。

    助理一脸茫然,爱莫能助。

    这是苏含瑾签约后的第一部戏。玲珑锁被他自己作没了, 黄哥想法子给他安插进《明珠传》, 叶辰演太医, 苏含瑾演九皇子。这是一部大女主宫斗剧,没什么大咖,但导演是曾经执导《从龙》的赵源。黄哥耳提面命,让苏含瑾一定要把握住这个机会。虽然苏含瑾只是演一个戏份少少的九皇子,但只要演得出彩,绝对能在广大观众面前混个脸熟。

    这是苏含瑾第一次正经拍戏,结果上来第一场就是重头戏:九皇子撞破母妃和皇兄奸情,被皇兄吓得几乎精神失常。

    这场戏苏含瑾提前预备了很久,自觉演绎到位,可一连卡了十三场,导演也没有让他通过。而且没有理由,就是一句话:“感觉不对,重来。”

    苏含瑾很想哭。黄哥还没跟来,这会儿徐蔚正在参加《雨天音乐节》,黄哥得顾着他那边。只给苏含瑾安排了个助理,就是上次为他带路的桃子。桃子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实习生,两人在剧组里,指不定谁照顾谁呢。

    休息完了,又开始拍下一场戏。

    叶辰饰演的太医检查出九皇子母妃已有身孕,九皇子怒极,拔剑相向。

    太医不卑不亢:“禀九殿下,婉妃娘娘确确实实怀有三月胎像。”

    “庸医!一派胡言!我母妃怎么可能有孕?!”九皇子拔出墙上装饰的佩剑,直指太医脖颈。

    “卡!重来!”导演大喇叭喊道。

    “啧……”周围发出一片不满的气声。若是当红大咖,众人自然不敢抱怨,可苏含瑾这个小新人刚进组就连卡无数次,怎么能不引人抱怨?

    苏含瑾一阵无力,抬头却对上了一双熟悉眼眸。

    对面的机位旁,接近一米九的人身着戎装,长发高束,英武俊朗。一群人围着他站在导演身边。苏含瑾的耳边嗡地一声,血全冲到了脑子里。

    沈千阳来干什么?!

    “别愣着!再来一遍!各部门各就各位!”副导演接过喇叭。

    苏含瑾努力收敛心神,重新在站回原位。听着叶辰念词,自己却始终忍不住看向对面的沈千阳。他与导演说着话,忽然饶有兴致地盯着自己,似笑非笑。

    他在嘲笑自己么?导演肯定跟他吐槽自己NG十几遍的事了,他肯定会笑死的……

    “我母妃怎么可能有孕?你……你……”苏含瑾越急越错,居然忘词了。

    “卡卡卡!卫葭,你在搞什么?!这才几句词你还能忘?!”副导演脾气比导演还大,对着喇叭破口大骂起来。

    苏含瑾要脸,在沈千阳面前更是格外要脸,深深垂下头,不敢看对面的沈千阳了。

    副导演骂了好一会儿,导演的嗓音才响起:“卫葭的戏明天拍,回去好好琢磨一下。先拍太医的戏。”

    周围那些如芒背在刺的目光这才消失,苏含瑾呼出口气,抬眼一看,沈千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还好沈千阳没有留下来嘲笑自己,他还记得上次的约定吧?苏含瑾甩甩头,让脑子降温,蹲在边上认真看别人拍戏。

    叶辰的演技也一般,但是经验比苏含瑾强多了,跟饰演婉妃的老戏骨演下来,只NG了两遍就通过了。他们今天没有夜戏,拍到傍晚就可以回了。

    苏含瑾跟叶辰关系不错,卸妆的时候跟叶辰说:“叶辰,副导演说我走位不行,你能教教我吗?”

    “啊?可以啊。”叶辰微微笑着,眼睛却盯着手机,“不过我明天的词太多了,我要是背不出来就没法拍了。你看这……”

    苏含瑾一听就不好意思了,忙道:“没事,你先背词吧。”

    “对不起啊,等我这两天把词背熟了,再来陪你练吧。”叶辰犹自道。

    “好。谢谢你。”苏含瑾认真地道了谢。

    叶辰拿了东西就先走了。苏含瑾没走,留下来继续琢磨。桃子要留下来陪他,可影视城地方偏僻,苏含瑾说不安全,让女生先回去了。

    影视城的夜晚灯火通明,处处都是人。苏含瑾不好意思在人前练戏,买了个全家桶,找块偏僻的花园子坐着,头顶上是一片灯光,正好形成个舞台剧的效果。

    苏含瑾捧着剧本絮絮叨叨,时而咬牙切齿,时而怒目圆瞪,“三皇兄,你竟与母妃做出如此苟且之事……你我……”

    他念着念着,伸手去摸鸡腿吃,却摸到一个热乎乎毛茸茸的爪。

    “啊!”苏含瑾寒毛竖起,猛窜起来。

    “喵嗷!”几个毛团应声四散,一根橘色毛尾巴在草丛里一卷而没。

    “我去……”苏含瑾惊魂未定,看眼翻倒的全家桶,石凳上留下一个油乎乎的梅花印。显然是炸鸡的香气引来了这群小毛贼。

    苏含瑾捡出底下没弄脏的一只鸡腿,把剩下的放边上,边啃边继续练台词。

    “咪呜~”小小声的喵叫响起,最小只的奶猫嘴馋喵胆大,偷偷摸摸凑过来,爪爪挂在石凳边上扑腾着上不来,苏含瑾托了它一把。

    “喵!”小猫一头栽进全家桶里,吭哧吭哧啃,只剩个毛屁股露在外头,连苏含瑾摸他的毛毛也不理会了。猫咪们观察一会儿,确定没有危险后也渐渐钻了出来,一群毛团围在苏含瑾身边啃鸡块。

    最开始的奶猫吃得肚皮滚圆,就钻到苏含瑾身上打滚,蹭得他羽绒服上油渍麻花的。苏含瑾一把抄起小猫,眸蕴恨意:“三皇兄,你竟与母妃做出如此苟且之事,我要去禀告父皇!”

    小猫蹬蹬腿,尾巴勾到苏含瑾手腕上,奶声奶气地喵呜一声。

    苏含瑾进一步低吼:“你竟想杀我灭口?三哥……”

    “噗嗤……”一声低笑响起,音质如醇酒,让人未饮先醉。

    “谁?!”苏含瑾猛地抬头。

    暗处走出一道高挺身影,俊美面容随之浮现在眼前。他提着一个纸袋,眼底笑意未及收敛,笑吟吟看着苏含瑾。

    猫儿们喵呜跃下石凳,几个毛团直冲向来人。

    “我……我自己猜的。”苏含瑾心里一惊,胡扯道,“你每次表演课故意表现得普通,可是你瞒不了我的眼睛。”

    徐蔚盯着苏含瑾的眼睛,仿佛要看穿他的内心,揣度他的话是真是假。现在音乐市场遇冷,公司只想进影视圈赚热钱。他一心只喜欢音乐,在表演课上一向表现得平平,就是怕黄哥推他去拍戏。可卫葭居然看出来了。联想到那天卫葭的惊艳演技,莫非他真是个演戏的天才?

    苏含瑾轻咳一声,难道徐蔚的演技是后来磨练的?他跟着妈妈看过不少徐蔚担任主角的影视作品,就算徐蔚现在的演技不好,但这份天赋迟早会被发掘出来的。

    “我知道你只想唱歌。”苏含瑾趁机给徐蔚洗脑:“现在唱片十张九赔钱,你想要做歌手,也得先有名气,才有跟公司提要求的资本吧?与其苦巴巴地熬着,不如先让自己红起来。演而优则唱,你懂不懂?”

    徐蔚轻轻皱起眉头,“你想得未免太乐观了。拍戏不是谁都能红,一部戏压上几年再播也是常有的事。更何况,拍戏会消磨心力。”

    “你怎么不说拍戏可以尝遍世情百态,激发你的创作灵感呢?你要是一直只想唱歌,跟公司对着干,公司会冷藏你的。”苏含瑾认真地道,末了眨眨眼,“我保证,你就算往镜头前一站,当只漂亮花瓶,也一定能红。”

    徐蔚先是听得出神,听到最末一句,忽然欺近了,吓得苏含瑾往椅背上一贴:“干什么?”

    盯得苏含瑾要炸毛的前一秒,徐蔚轻轻笑了,如春水化冻,艳色无匹:“看漂亮花瓶。”

    “小气。”苏含瑾的脸染了霞色,像是红了脸,徐蔚忽然很想伸手触碰,验证一下。

    苏含瑾却忽然正色,眼眸亮晶晶的,“你认真考虑一下我的话,拍戏对你有百利而无一害。”

    “好。我会认真考虑。”徐蔚抬起的手落回吉他上,轻轻应下。

    徐蔚宁可被冷藏也要唱歌,性情固执可见一斑,苏含瑾本来也没妄想一次就能劝动他,但至少撬开了一道口子。徐蔚是这里第一个对自己好的人,他也想帮徐蔚避开未来的那些坎坷。

    深夜,片场里仍然灯火通明。沈千阳束发高冠,身上穿着洁白寝衣,足踏皂靴,坐在专属座椅上等着下一场戏。他带着头套,不能弄乱,肩背挺直地坐着,微微低头看着手里的东西。

    “喝点水吗?”一件外套披在他肩上,翟清文拿了瓶水过来,插着吸管。

    “嗯。”沈千阳接过去叼着吸管喝一口,眼睛仍然盯着手机。那是微博界面,正播放一个小视频。

    翟清文半蹲下来,整理散落的剧本,眼睛有意无意扫过去,正好是个特写:“千阳,不再过一遍剧本吗?”

    沈千阳这回连“嗯”都没有,不耐烦地皱皱眉,翟清文向来乖觉,立刻不吭声了。

    屏幕上,漂亮的少年神色矜傲,独自坐在桌边,兴致寥寥地等人。不知道是在期待对方来,还是期待对方不来。

    从漫不经心,到渐渐不耐,最后怫然而去。这是一场独角戏,完成度却很高。

    沈千阳用自己的眼光看去,这段表演有青涩之处,可角色的把握却是浑然天成。沈千阳注意到他坐下时有个解开西装纽扣的动作,尽管不悦却仍然表现得克制而有修养,可谓是抓住了“贵公子”身份的精髓。

    镜头前的贵公子傲里带娇,那小下巴一抬,杏眼生波,他在自己面前,却总是一副气不忿,一吓唬又怂巴巴的小样儿。沈千阳不自觉两下对比,就忽然觉得嗓子发干,拿过水又喝了两口,往下看评论。

    这段视频截取至一段综艺,是个八卦博主发出来舔颜的,被几个大V转发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有大V貌似专业地点评一番演技,更多的都是路人在舔颜:“这位小哥哥是谁?!”“气场炸裂!一定是出身很好的小少爷来玩票吧?!”“呜呜呜他好可爱!小哥哥有没有微博呀?”

    沈千阳联想到那天被自己揉搓得哭唧唧的小怂包,先是笑,而后渐渐就有点不是滋味。像是自己在片场外投喂的小流浪猫,还没等养出感情拐回家,转天被片场的女孩儿们发现了,成了属于大家的组宠。

    片场一阵骚动,工作人员开始各就各位,沈千阳狠狠地视奸了一下镜头上定格的小脸,关掉手机,化妆师跑上来替他整理头套和妆容。

    翟清文退到一边,凭着刚才看见的关键词搜出一条热门微博,眼神幽暗:“有颜值有演技,这位小哥哥要火,我押十包辣条!”

    有颜值有演技的小哥哥苏含瑾此时也在看自己的视频,感觉无异于公开处刑。好尴尬,看着自己在屏幕上的表演,简直尬到想钻地缝。偏偏黄哥还要举着手机逼他跟自己一起看,红光满面。

    “哈哈哈哈哈这一波可是真粉,昨儿半夜我刷到这个,给我瞌睡都笑醒了。”黄哥拍着大腿,替苏含瑾展望未来:“公司替你开通了微博,你知道一夜涨了多少粉儿吗?”

    “二十八万!”黄哥自问自答,他现在半句也不提解约的事儿了,激动道:“现在就等着有媒体来给你做个访问,再拍几组写真,你也没啥作品,履历上挺愁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