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气 第十一章 第一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方信趁着天色未黑,就准备赶回住所。

    没想到刚一走出林场,就被四五个外门弟子堵住了去路。

    这个时候陈长老其实还是在旁边的,显然也见到了这一幕。

    方信朝着陈长老投向疑问的眼神,那陈长老反倒转过头去,只给方信留了一个后脑勺,似乎是想要用假装睡觉这一个举动来躲过是非。

    见到陈长老无视此事,拦在路上的弟子中有一个身穿大红衣袍的男子走了出来,嗤笑了一声说到:“新弟子吗?咋们外门弟子间的争斗,长老们是不会理会的,咋们虽然是同一个门派的弟子,却也讲究弱肉强食的道理。”

    另外四人纷纷哈哈大笑起来,显然是有点欺负新弟子的味道。

    这五人当中,穿大红衣袍的那一个修为已经达到了练气期八层,其余四人也都是练气期六层。

    他们五人长期待在林场外勒索其它修为低下的弟子。

    要知道,这些离开的弟子中肯定都是刚拿到了不少的晶石,只要遇上修为没达到练气九层的修为,他们就会挡住去路,进行一番搜刮。

    当然,他们也不敢做的太过分,通常只会要去一半的晶石,也不敢伤害性命。

    往往来伐木的弟子最后都会上缴一半的晶石当中过路费,这五人倒是不会太过为难他们。

    而方信,自然是不可能拿出一半的晶石。

    他知道这五人什么想法之后,默不作声将储物袋牢牢的系在腰带上之后,请吐一口浊气,拿出两张符箓,准备战斗。

    见到方信一言不发直接就准备开战,那大红袍弟子哈哈一笑,朝着自己身后挥了挥手。

    他能够感知到方信身上丝毫都没有灵力的波动,这样新来的弟子需要他亲自动手?

    随着他的挥手,从他身后就站出来一个长相有些猥琐的弟子。

    此人叫做周发,练气期六层,对着方信说到:“小子,若是你现在拿出晶石来还可以免去一顿皮肉之苦,不然师兄我不介意打断你的腿。”

    方信闻言更是微眯眼睛。

    单手一抛,那章符箓迎风而散,取而代之的却是一条大拇指粗细的火蛇。

    这火蛇始一出现,就奔着周发而去,沿途的气温都提高了不少。

    周发见到方信只是放出一只最低级火蛇符箓,心中不屑,取出了一个碗钵模样的法器,瞄准火蛇就罩了下去。

    这碗钵似乎不轻,罩住火蛇之后就将火蛇给压到了地上,那火蛇也慢慢的熄灭掉。

    在防御的同时,周发还不忘了进攻,同样也拿出了一张低级的符箓抛出。

    这符箓则是直接幻化成了一头猛虎,咆哮一声之后就冲着方信跑了去。

    方信在见到这只猛虎的时候就想起了死于虎口的唐勇,心中愤怒难掩。

    手中另一张低级的符箓也不用了,直接双手掐诀,从他的头顶前方,突然下起了漂泊大雨。

    赫然便是他修炼有成的水帘术。

    那只有些透明的猛虎一碰上水帘便消失一空。

    而那个周发的脸色有些难看了,他见识过水帘术的模样,甚至他自己就会水帘术,而方信的水帘术也太夸张了吧?哪里还是水帘,简直就是瀑布啊!

    心生惧意的周发直接捡起地上的碗钵法器,朝着方信狠狠地扔了过来,这个法器也足够硬,要是能够砸到方信身上,也会给方信造成一定的伤害,周发在慌乱之下,似乎也只能用处这一招了。

    而与此同时,一直环抱双臂的大红袍弟子似乎也感觉到了这水帘术的不同,知道自己一行人可能会有麻烦了,当机立断喊到:“一起上!”

    别说这几个弟子感觉到水帘术的不同。

    那些被战斗吸引来看热闹的弟子和一直用精神力关注此地的陈、罗两位长老也都吃惊不已。

    明明手上掐的法诀是水帘术才对呀!怎么施展出来之后却不像了?水帘术才没有这么夸张呢!

    两位长老尚且还能控制自己的表情,那些个围观的弟子却纷纷长大了嘴巴。

    至于,被卷入战斗中的六人才没有时间来吃惊。

    在大红袍弟子的呼喊下,其余几人纷纷出手。

    有拿符箓的,也有拿法器的,那大红袍弟子则是选择了法术。

    在他快速的掐动下,土墙术便施展了出来,此举是想先防御。

    而等他还想再施展出一个攻击法术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方信根本没有给他这么多的时间来施展两个法术。

    就连那个土墙术也是因为他非常熟练,才能在这段时间施展出来。

    其余几人则是因为来不及释放法术,只能用符箓或者法器来代替。

    因为方信施展出来的水帘术并不是挡在自己身前用来防御,而是在他的控制,竟然如同一条汹涌的河流流向五人。

    首先和这条河流撞上的就是周发的碗钵,这碗钵与河流刚一接触,就直接被冲成了碎块。

    这法器虽然是最下品的存在,可好歹也是法器啊,至少是比周发自己的身体坚硬。

    这法器都被冲成了碎片,那要是真的冲到了周发身上,那会有什么结果,怕是都没有人怀疑。

    碗钵被冲碎之后,另外又有两个法器也到了,只是,这些下品法器没有任何的悬念,和那碗钵相同,都被直接冲成了碎片。

    法器都被撞碎了,有一人的低级符箓更是无用。

    河流瞬间就来到了那堵土墙术之前。

    土墙术面对来时汹汹的河流,没能阻挡多少时间便被破开。

    不过土墙术还是给红袍弟子争取到了取出法器的时间。

    只见红袍弟子取出了一展黑色幡旗,在他用力挥动间有滚滚黑烟冒出!

    河流流入黑烟之中后便失去了踪影。

    方信眼前一亮,这黑色幡旗是高级法器,威力倒是不低,他还以为自己一个水帘术就能够结束战斗。

    不过,方信没有露出太过诧异的神色,这些人竟然敢来拦路抢劫,自然是有所仰仗的,看这样子,全是这个高级法器给了他们的信心。

    他手上再度掐出了水帘术的法诀。

    水帘术好用又不是特别消耗法力,多来几次也没问题。

    可是大红袍弟子可就不这么想了,刚才那一波挡住方信的水帘术,他其实已经从幡旗反馈出来的波动来看,已经达到了幡旗的极限了,再来一次,挡不住的可能性倒是很大。

    “等等,等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