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就是要你爱上我最新章节!

    第二天一大早,得到消息的章武,徐若云,甚至席雨佳也都随着徐长风早早地来到实验室里,期待地等着顾南城一声令下,开始模拟。

    “我做了套防御体系的模型,我们今天先来试试这个。如果防御体系模型模拟成功,那过两天就用正式系统试试防御系统,这样相互检验,比较省时间。”顾南城见众人都已经到齐,解释了下今天他要做的模拟实验的性质。

    徐长风问道:“准确性有多高?”

    顾南城在对系统做着最后的检测,他一边操作一边说道:“模拟实验说的是实验,其实模拟的一切都是真实情况。因此,如果成功的话,准确性几乎就是100%。”

    得到顾南城的回答,徐长风与章武对视一眼,满意的笑了。

    “外面已经准备好了,什么时候开始?”徐长风与章武是在场所有人里,对这套系统最为期待的,当即催促着问顾南城。

    顾南城瞥了眼时间说道:“我这边已经检测完毕,可以开始了。”

    他话音一落,徐长风与章武不自觉地跨步上前,站在了他身后,对他这套系统拭目以待。

    徐若云也期待地往前走了一步,她紧张地看着顾南城帅气的背影,心里激动不已。

    因为只要这个实验成功,她就可以带着顾南城离开这里。而万一失败了……

    徐若云一想到挫败的可能,浑身下意识地就激灵了一下。一旦失败,就意味着顾南城还要继续,重头再来……

    “南城,加油!我相信你!”徐若云在顾南城身后低低说道。

    即是给顾南城打气,也是给自己不确定的心里打气!

    顾南城调整了下系统,实验室其它的工作人员也开始忙碌起来,各自调整起自己的工作部份。

    “准备就绪的全部示意。”顾南城话一落,其它工作人员就开始不断地向他打着手势,表示各自手上的准备工作就绪。

    所有准备都到了位,顾南城的手在众人期待中落在了那个按钮上。

    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看着他的手微微一用力,手掌下落,按钮内陷。

    紧随而来的是不远处“嘭”的一声巨响,地动山摇,连带实验室都晃了一晃。

    众人一齐随着那声巨响晃动了下身子,之前紧张的气氛瞬间凝结。

    徐若云的心咚咚咚的都跳到了嗓子眼里,她以为是实验失败了,惊慌失措地尖叫出来:“怎么回事?”

    回答她的是一阵慌乱的脚步声,有一个在外围的实验的助理大惊失色地从实验室外面冲了进来,慌张地指着海岸边上说道:“声音不是模型传来的,而是外面传来的。”

    “外面?外面怎么了?”章武阴冷地瞪着那人,厉声问道。

    他们还在等着看实验结果,却不想,被这巨响声打断。而且弄了半天,还不知道实验有没有成功。

    “外面……”那工作人员还未说完,实验室外面已经传来快速而有序的脚步声。

    脚步声自四面八方传入,迅速地收紧,快速地将实验室团团围了起来。

    “怎么回事?”徐长风脸色一变,觉得不对劲来,眉头紧皱着赶紧往窗口移。

    实验实的窗帘是透气的百叶帘,他扣开百叶窗叶往外一看,当即抽了口冷气。

    “怎么了?”章武也赶紧走了过来,往外一看,同样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实验室外,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冲出了许多的特种兵。

    人人手里都端着把88式狙击步,枪口一至,对向了实验室,做好了随时准备发起冲锋的准备。

    “怎么回事?岛上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多的特种兵?”章武低吼着问徐长风。

    “我哪知道?”徐长风也同样惊慌。

    席雨佳与徐若云闻言,也赶紧冲到窗口,往外看去。

    徐若云当即俏脸一白,席雨佳却踉跄了一下,若有所思的目光倏然落到了顾南城身上。

    实验室里所有人都慌张无措地乱窜起来,唯独顾南城一人慢条斯理的坐回了他的位置,整个人始终淡漠如初,毫无急色。

    “他们一定是趁我们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观注到实验室,外围实验那片沙滩没人,从那里上的岸。”章武说话的时候,手已经下意识就把一直随手携带的枪给拿了出来。

    “快离开这里。”

    徐长风与章武原来都是混社会的,对于当兵的和*都特别排斥。

    一见特警的到来,章武想也不想地拔枪就往门口大步而去。

    而徐长风到底与章武不同,这么些年,他结婚了,还有个已经成人的女儿,早就有了顾忌,无法像章武那样,只要自己能闯得出去,就还有翻身的机会。

    徐长风一见外面的架势,就知道他们插翅难飞,做再多的挣扎都是无用之功。

    此因,他站在原地,并没有随章武去突围。

    章武想趁着特种兵还没有完全合成包围圈的时候,从后门逃出去。

    然而,他想得太天真。

    后门一开,他还来不及跑出去,额头正中就被一把枪眼给逼停在门口。

    “放下武器,举起手来!”整张脸隐藏在头盔里的特种兵冷冷地说。

    章武瞬间一僵,手里的枪还来不及举起,就被人用枪身直接砸向了手腕。他手腕一痛,手枪瞬间落地。

    章武甚至来不及反抗,就被拿下了,带上了手铐。

    前后门几乎同时被破,特种兵一涌而入,不过片刻,就将里面所有的人都控制了起来。

    这一切都发生得很突然,快得跟闪电般,根本没给人反就原时间。

    满满一实验室的人,除了稳坐原地不动如初的顾南城,其余的人尽数被押到角落,双手被反铐在身后,看押起来。

    章武与徐长风被押回了实验室一角,一排的枪口对着俩人。

    看着所有人在他们面前被抓,章武与徐长风这才彻底傻眼。也彻底明白过来,这一切都出自顾南城的手笔。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失忆,而是安排了这么一出大戏,一步一步,将自己这一方诸多的人都引入局里。

    同时,被押在另一角的徐若云麻木地转动着眼睛扫过实验室里的每个人,才哆嗦着反应过来。

    她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眸,盯着顾南城。

    看着他原本温柔如斯的眼神随着这些特种兵的进来,慢慢变得犀利深沉,一如往昔。

    顾南城起身,走到章武与徐长风面前,淡漠地问道:“对于我给你们的这个惊喜,可还满意?”

    “顾南城,没想到,你装得还真像!”章武咬牙切齿地瞪着他。

    顾南城漠然的目光冷得像寒冬腊月的霜,他讥诮地勾唇一笑,“不是装得像,而是你们用的照片太过拙劣。”

    顾南城不再多说,而此时,秦波与部队那方的负责人忙完了外头的事情,过来找顾南城接头。

    “你没事就好。”秦波看到顾南城的第一眼,感触地拍了拍他的肩头,说了一句。

    “谢谢。”顾南城同样回拍了下他的胳膊,两人对视一眼,似乎一切尽在不言中。“外面怎么样了?”

    部队那边的负责人向他敬了个军礼,说道:“我们趁所有人都关注你这里的时候,潜艇已经悄悄的包围了小岛,只等时间一到,一齐行动,快速地拿下了外围的人。之后,其它后援部队也将陆续赶到,悄悄地把整个小岛都包围了起来。不会放过一个落网之鱼!”

    “那就好,让大家注意安全。”顾南城听完,松了口气。

    “是!”

    徐若云此时才不得不承认,自己被顾南城用深情给骗了。

    她即失落,又震惊,瞪得老大的眼眸中泪水徐徐浮出,直接掉落了下来,止不住伤心哭了起来。

    不多久,岛上大大小小的角落便被几万的特种兵全部再次清理了一遍。

    秦波前来找到顾南城,将所抓获的重要人物名单全部列了出来,递给顾南城。

    “你看一下,名单里的那些人是不是都已经在这里了。”

    顾南城接过,却并没有打开看。

    他扫了一眼实验室里的众人说道:“外面的不用管,都是些小鱼小虾。最主要的两个在这里。”

    秦波随着顾南城的目光看去,角落里的章武与徐长风被单独看押在一角。

    他点点头,说道:“行。”

    随后示意跟着一起进来的手下,立即将徐长风与章武给押了出去。

    实验室里的其余人等,也分批次被押走,不知给带到了哪里去了。

    最后,诺大的实验室,就只剩下徐若云与席雨佳。

    顾南城看了眼空阔下来的实验室,对看押着两人的特种兵说道:“给她们两个解了手拷。”

    那些人,早在来之前上级就给了指示,在岛上,一切听从顾南城的安排。

    因此,顾南城的话一出口,立即有人上前,就给徐若云与席雨佳松开了锁。

    “为什么不把我们也一起带走?”徐若云双眸红肿,里面已经一片凄凉,再也没了之前的期待。

    “你们不是主犯,只是徐长风的亲属。事已至此,只要你们如实交代,把自己知道的全都说出来,是不会受到徐长风的牵连的。”顾南城看着两人说到。

    “哎……”席雨佳长长地叹了口气,心里竟然有一种解脱后的轻松。

    她看着顾南城,疲惫地笑笑,“早在你们回岛的时候,我就觉得怪异,当时一直想不通是哪里怪异了。今天事发突然,我却没什么意外。细细想来,其实我心里早就感应到了。你回来了,必定不简单。”

    顾南城面对徐若云毫无心里压力,可面对席雨佳,他却是真有那么点愧疚的。

    自始至终,席雨佳都是在帮他和季子瑶。

    毫无条件怨言的帮!

    “这段时间,真的很感谢你对我和子瑶的照顾。如果没有你,估计我和子瑶,会不会活到今天都很难说。”顾南城说着,他顿了顿,而后抬眸,真挚地看着席雨佳,坚定的说道:“还有,对不起。我不能因为个人因素,而放过任徐长风做出危害国家利益的事来。”

    席雨佳长长地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点头。

    “这事,不怪你。只是大家的立场不同罢了。我早劝过他,让他收手,我们找个地方就这么平淡的守着彼此过完下半辈子。等若云以后结婚生子,我们给她带带孩子,四处走走,多好。可他的野心太大,他不听我的。弄成现在这样,也是迟早的事。”

    “法律是公正的,不会枉判,也不会轻饶。”顾南在不知怎么安慰她,只能如实说到。

    席雨佳可有可无地点点头,说道:“无所谓了。”

    她看了眼徐若云,知道这死心眼的女儿定然还有话对顾南城说,于是说道:“这里面太逼闷,我先出去透透气。”

    说完,她拾步往外走去,押着她的人也亦步亦驱地跟了出去。

    徐若云听着母亲与顾南城的对话,心里已经死灰一片。

    她难过落泪,哭得鼻头眼睛都红通通的。她愤愤地瞪着顾南城,朝他吼道:“我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要利用我?”

    “对不起。”顾南城看着她,目光清明,虽然说着对不起,但眼里却没有之前看席雨佳时的那种歉意。

    “对于这段时间的一切,我只能说感谢。”

    “呵……感谢……”徐若云哭着哭着,又笑了起来。

    她笑得可悲,“我真心的付出,到头来,成全了你正义爱国,亲手把我父亲送进了监狱,最后竟只得到你的一句感谢。”

    顾南城沉默。

    徐若云哭着低吼道:“顾南城,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是个人,面对这些,最少也会心软,会愧疚,可你什么都没有,你怎么能无动于衷呢?”

    “这和我心不心软没关系。”顾南城蹙着眉头说到。

    “那是为什么你说啊?”

    顾南城看着她,回道:“不过是因为你不是季子瑶而已。”

    他一句话,却像一记闷锤,重重地敲在徐若云心上。

    徐若云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她瞪大了泪水充盈的眼,愣愣地瞪着顾南城。

    顾南城见她这模样,有些不忍,但还是毫不犹豫地说道:“因为自始至终,我的眼里心里,除了子瑶外再容不下任何人。哪怕真的失忆,也只能记住子瑶。”

    顾南城冷冷地说出足够徐若云死一万遍心的话来。

    然而,他的话却是事实,哪怕失忆,他的眼里心里,也依旧只会有季子瑶,别无它人!

    徐若云被顾南城打击得已经流不出泪来了。此刻,也彻底明白过来,无论自己怎么努力,都没有用,因为她不是季子瑶。

    想通这些,她一把抹掉脸上的泪痕,苦涩又倔强地问顾南城:“以后,我们还能做朋友吗?”

    顾南城对她的转换毫不吃惊,他盯着徐若云郑重地说道:“只要我老婆同意,我没意见。”

    徐若云:“……”

    顾南城最后看了她一眼,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你好自为之。”

    徐若云苦笑着看他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愣忡了良久。

    ……

    岛上的善后工作并非一时半会儿能完成,而顾南城却等不急了,着急地想快点回家。

    秦波看出了他的急切与心不在嫣。于是主动站了出来说道:“善后的事,交给我们吧,你也辛苦这么久了,先回去见见家人,好好的休息一下,其它的事,稍后再说。”

    “嗯。辛苦你们了。”他这话,正应了顾南城所想。因此他也不推辞,当即点头应下。

    “哪里那么多废话,这本就该是我们的工作。赶紧走吧,别在这里碍手碍脚,船已经在港口等着你了。”

    说着,秦波推了把顾南城,挥手示意他赶紧走人。

    顾南城毫不犹豫地转身,向着港口走去。

    顾南城乘坐了最近一班飞往海城的航班。

    而接到通知的季子瑶带着顾正阳,与谢景言等人,早早地就去了机场,等待着顾南城的归来。

    季子瑶坐立难安,牵着儿子的手不停地往机场里面看去。每有飞机降落,她的目光都会不自觉的往里面扫。

    “妈妈,不是爸爸坐的那班飞机。”顾正阳的小手反握住季子瑶的大手,安抚着焦躁的她。

    “你怎么知道?”季子瑶一愣,当即反问儿子道。

    “妈妈你真傻。”顾正阳小小的鄙视了一下季子瑶。“广播里说了,刚刚降落的飞机是从上海来的。”

    季子瑶一愣,而后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儿子小小的脑袋。

    “正阳说得对,是妈妈着急了。”让儿子一挤兑,季子瑶淡定多了。

    她深深呼吸了几次,将心底的浮躁压下。

    那么长时间都等了,现在这么几十分钟却安奈不住,还不如个孩子!

    正在季子瑶在心底无尽地鄙视自己的时候,广播里终于传来了播音员甜美的声音,念着顾南城坐的那次航班降落。

    季子瑶终于坐不住了,牵起顾正阳走到通道口,往里张望。

    时间慢长得像是停在了那里,机场里走出一批又一批的人,却迟迟没见顾南城的身影。

    季子瑶失望的又看了一眼,心里暗道,莫非是自己听错了?

    “瑶瑶,我回来了。”季子瑶正失望无比的时候,不远处,一道低醇稳重的熟悉声音传入耳膜。

    季子瑶似被电击了般,木然地回头,身后不远处,是那个她日思夜想的男人。

    “妈妈,是爸爸。”顾正阳睁着黑白分明的清亮大眼,摇了摇季子瑶的手,将愣神中的她拉回了神。

    季子瑶蓦然鼻头一酸,松开了儿子的手,一下子就扑进了那个她想念过无数遍的怀抱。

    激动的泪水像断线的珠子,拉成串儿的往下掉。

    “南城,南城,真的是你吗?”季子瑶闷在顾南城怀里,闻着属于顾南城特有的男性气息,紧紧揪住他胸前的衣襟,不敢置信地哭着低语。

    “是我,瑶瑶,是我回来了。”顾南城亦紧紧回拥住许久未见的妻子。

    在生死线上徘徊了一圈的他,更觉这一刻的弥足珍贵,久久舍不得放开。

    季子瑶哭了老半天,抬头,双手捧起顾南城消瘦不少的脸不停的左看右看。

    “你怎么瘦成这样?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有没有受伤……”季子瑶激动又慌乱,不知所措地不停问着。

    看着她喋喋不休的小嘴不停的一张一合,顾南城清冷的眼眸瞬间眸光变深。

    他低沉磁厚的唤了声:“瑶瑶。”

    “嗯,我在。”季子瑶哭着回道。

    声音将落,顾南城急切而思念的吻就落下了来。

    他吻得认真而用力,仿佛似要将这许久缺失的吻一次补齐。

    季子瑶被他用力的吻啃得双腿发软,脸颊赤红,即便觉得大庭广众之下不好意思,也舍不得与他分开。

    两人忘我的拥吻着,早就将一同前来的顾正阳与谢景言等人忘得一干二净。

    谢景言牵着委屈不已的顾正阳上前,顾正阳古灵精怪地用手捂着眼,指缝张得老宽,露出一双皎洁明亮的双眼来,偷偷地看着父母深情的拥吻,心中那点小小的不愉快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谢景言好笑地看了眼顾正阳,蹲下附他耳边问道:“好看吗?”

    顾正阳歪着脑袋愣了愣,而后小脸一红,干脆地放下了小小的手掌,大笑着说:“羞羞羞。”

    她一闹,季子瑶猛然回神,儿子还在看着呢。

    她赶紧推开顾南城,羞涩地回头瞥了眼儿子,甜甜地笑开。

    ……

    几人回到家里,顾南城先去老爷子跟前报了个平安。

    “爸,这段时间,让你们担心了,我回来了。”

    老爷子这一辈子,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可儿子一句平平淡淡的话,却让这个铁血老人瞬间湿了眼眶。

    他把脸撇向了一边,揉了揉眼睛,说道:“回来就好。”

    所有关心的话,似乎都融合在那四个字里,温暖得让人窝心。

    顾南城回家,顾家上下自然是举家合庆。老爷子当即摆了一桌全家宴,将家里大大小小的成员都召集了回来。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庆贺顾南城平安归来,早早地围在了老爷子住的主宅里。诺大的客厅一下子就被欢声笑语覆盖。

    饭菜上桌,老爷子看着一桌子的饭菜,以及一家大小齐整的人员,感慨道:“这一年多来,发生了太多的事。风雨飘摇,但最后,都稳稳地度过了。”

    “这不是因为有您坐阵嘛。”姜小凤赶紧奉承的说道。

    “今天是个值得高兴的日子,爸,你就别提那些不高兴的事了。”顾西西也说道。

    老爷子笑着点点头,他端起面前的杯子对满桌子的家庭成员说道:“那些事,过去了就过去了。以后,我们都不要再提。只盼我们这个大家庭以后都和和睦睦,平安喜乐,干杯。”

    “干杯!”所有人都举杯,高兴地回应着老爷子。

    老爷子放下了杯子,苏安雅看了看满桌子的人,咬了咬唇,端着杯子站了起来。

    她来到顾南城与季子瑶面前,不安地说道:“二叔,二婶,我为自己以前做的事向你们道歉。以前是我不懂事,心眼狭隘,又记仇,做了许多伤害你们的事,今天就借爷爷的势,真挚地向你们道歉,请你们原谅。”

    说着,苏安雅面朝季子瑶与顾南城,还深深地鞠了个躬。

    顾南城瞥了苏安雅一眼,不作声,目光落在了季子瑶身上。

    季子瑶感应到他的目光,抬起头来,看着他轻浅一笑。她对现在的日子很满足,爱自己的老公,可爱的儿子。

    虽然过去伤过痛过难过过,但那些种种过往,都在现在的平淡幸福里消散殆尽。她也没什么好放不下的。

    季子瑶深深地呼出一口气,端起面前的杯子,面朝苏安雅说道:“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那些误会,即然说开了,就没什么。以后,我们大家都要好好的,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对得起自己就好。”

    说着,季子瑶主动的用杯子碰了下苏安雅手中的杯子,浅抿一口。

    苏安雅释然的笑下了,笑得眼睛里都闪出了泪花。

    “嗯,我会的。”她用力地点点头,一口气将杯子里的酒喝尽,才回到自己的座位。

    ……

    天气晴好,万里无云。

    绿茵茵的草地上,季子瑶一袭迤地白纱曼妙诱人,将新娘的娇羞与幸福完全诠释。

    她眸眼微垂,款款深情凝视着手中的捧花,唇畔笑意似起未起。摄影师惊喜地抓住这个瞬间,咔嚓地按下了快门,将之定格。

    一米开外,顾西西身上穿的则是半裙婚纱,及膝的短裙外面,一袭笼地白纱将她修长的双腿尽遮其中,玉色肌肤被衬得青葱勾人。

    在两人之间,还有同样婚纱惑人的韩一笑。她大大咧咧的笑颜,生生将季子瑶与顾西西之间那份恬静的幸福变得热闹动人。

    三人脸上满满的幸福,在摄影师的要求下,摆出各自满意的动作,配合着拍下一张又一张的照片。

    而三个新郎官却在不远处,看着这方美景吞云吐雾。

    谢景言得意的挑了挑眉角,说:“还是我有先见之名,听西西一提想要举办个集体婚礼,果断厚脸皮的加入。看吧,这景致,这幸福,哪是单对独个儿能有的?”

    谷玉轩低低轻笑,顾南城则一瞬不瞬地盯着季子瑶,仿若未闻。

    三人一起拍婚纱照,乃至以后一起办婚礼这事还得从顾南城回来第二天说起,顾西西早就嚷着要顾南城与季子瑶两人和她一起举办婚礼。

    被当时在场的谢景言听到,他酸得不行,也嚷着也要一起加入他们的行动。

    于是,便有了今天这一幕。

    季子瑶与韩一笑合拍友情婚纱照时,好不容易按照摄影师的要求,摆好了理想中最完美的动作,还没来得拍,顾正阳却突然窜了出来,一把扑倒了她背上,原本仙女般恬静美好的画面瞬间变成惊恐过度,两人摔滚成一团。

    韩一笑吓了一跳,刚想过去帮忙,结果不小心被两人给拌倒。顾正阳满手的泥就那么落到了她的脸上。

    好好的拍照现场,瞬间被尖叫与欢笑填满,热闹非凡。

    ……

    一个月后。

    老爷子得知顾南城和顾西西两兄妹打算一起举办个集体婚礼,当即赞成,于是翻烂了几本黄历,选出了今天这个诸事大吉,宜婚嫁的日子。

    户外的婚礼现场,三对新人,穿着一样的衣服齐齐站在婚仪台上。在亲朋友的见证下,顺利完成了仪式。

    原本该接吻的程序,却突然被有责任活跃现场气氛的主持人给篡改了。

    “各们亲众好友们,大家难道没有觉得就这么新郎吻了新娘,太便宜他们了吗?是不是?”

    唯恐天下不乱的出席者们齐齐响亮地回应着主持人,“是。”

    “那大家说,我们让三位新郎玩个寻找各自新娘的游戏怎么样?找对了自已新娘的人,就可以顺利地亲吻自己的新娘了。如果没有找对呢……当然,我们就剥夺他现场亲吻新娘的特权,大家说好不好!”

    “好!”

    “三对新人,我应广大亲朋要求,邀请你们玩这个游戏,请问,你们有意见吗?”

    主持人话虽这么问,却没给他们决定的权力。

    几人还未说话,主持人就接着大声宣布。

    “我宣布,游戏开始。现在,请新郎全部站在我的左手边来,新娘站在我的右手边方向。”

    顾南城看向季子瑶,暖暖一笑,悄悄地握了握季子瑶的手,示意她放心。

    两人挽在一起的手松开,分别站在了主持人两侧。

    顾西西与谷玉轩,韩一笑和谢景言也同样如此,几人站定,主持人接着说道。

    “我们新娘今天都很漂亮,也很特别。她们是好友,是闺蜜。她们选择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一起出嫁,连婚纱都选择了一模一样的。当然,这也给我们的游戏增加了挑战。现在,我们让新郎背过身去,新娘这边,将由工作人员用一块红盖头将脸部遮起来,然后调换位置,准备好后,新郎才能回头,不能有任何言语,肢体的动作,只能隔着盖头挑新娘。”

    主挂人的话一出口,现场瞬间就被嗨到了一轮新高度。

    大家都期待地看着转过身来,一脸懵逼的新郎,瞬间哈哈大笑起来。

    季子瑶,顾西西,韩一笑三人身高差不多,胖瘦也没多大的区别,又齐齐穿了一样的婚纱。该遮的地方遮得一丝不露,该露的地方也没有露出。

    三个笼在衣服里的人,要看出谁是谁,现在就连刚刚看着换位置的观众都有点傻眼了。

    主持人宣布,“现在,请我们的新郎上前,挑选自己的新娘吧。”

    顾南城看了谷玉轩一眼,只见他沉着冷静依旧,丝毫不慌。再看谢景言,满脸无奈,痛不欲生。

    顾南城自负一笑,率先走了过去。

    他在三个新娘面前都站了一会儿,仔细地观察着她们的区别。

    谢景言见顾南城都上前了,不甘落后的也走了过去。

    谷玉轩走到最后,他沉静带笑的眸光在三个新娘这间转来转去,不急不躁地比较着。

    与顾南城的淡定不一样,谢景言饶着三个新娘,转了一圈,也没得出结论来。

    顾南城比较了片刻,果断地把站在最右边的那个新嫁牵了出来。

    “好,已经确定了一对了。大家不要着急,还有两位新郎与新娘,待两人选完新娘后,我们再一齐揭晓答案。”

    顾南城带走了其中一个新娘,谷玉轩毫无所动,他站定在一中间那个新娘面前,刚打算伸手,谢景言却插了过来。

    “我知道了,这个一定是一笑。”谢景言飞快地将谷玉轩想要带走的新娘拉走了。

    谷玉轩眸眼含笑,剩下的那个新娘火爆脾气一上来,一把揭了盖头,冲天一吼。

    “谢景言!”

    谢景言原本得意的步伐蓦然一顿,惊愕地回过头去。

    怒气冲冲的韩一笑瞪着大大的眼睛站在原地愤愤地瞪他。

    谢景言只感觉手下一烫,倏然松手,“那这个是谁?”

    盖头下的新娘噗嗤一笑,也掀了自己的盖头,俏皮娇笑地着看向谢景言,“是我。”

    “啊……”谢景言惊讶地张大了嘴,赶紧往韩一笑那边走去。

    而韩一笑则早就气冲冲的抡起拳头等着他了。

    谢景言一走近,如雨般的粉拳就落在了他身上。

    “老婆你都能选错,找打!”

    韩一笑冲谢景言吼着,一顿胖揍,揍得谢景言满场子乱窜,引得台下的观众哈哈大笑。

    顾西西与谷玉轩相视一笑,两人默契地伸出手,紧紧地将彼此握住。

    最后那个没揭盖头的新娘是谁,不言而喻。

    顾南城侧身,紧张而激动地揭开了季子瑶头上的盖头,瞬间引得满堂喝彩。

    众人拍手起哄,大喊:“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顾南城温柔的眸光似能溺出水来,他盯着季子瑶,缓缓地低下了头,霸道的唇落在了季子瑶嘴上。

    深长而激烈的拥吻在众人的拍掌声中开始……

    (全文完)

    *

    作者的话:宝贝们,这个文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大家的陪伴。叶子还有另外几篇短篇小说已经完结,都很短,可以一口气看完。搜“叶来香”就可以看到名下所以完结的文,再次感谢!祝所有喜欢言情的宝贝们都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么么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