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娶1送1:独宠替孕鲜妻最新章节!

    萧远航犹如被雷霹了一般,站在原地,孩子不是他的,孩子如果不是他的,那孩子是谁的?

    他猛然想起,筹备婚礼前,乔羽墨和顾海城去过酒店,难道孩子是顾海城的?

    萧远航不敢往下想,如果孩子是顾海城,他该怎么办?

    乔羽墨站在路边,泪流满面,她上大学本来就已经延迟了一年,如果怀孕,又得停一年,她什么时候才能完成学业。

    萧远航怎么可以这么自私,为什么不避孕。

    “羽墨,孩子是顾海城的吗?”萧远航走到乔羽墨身边,试探性地问。

    乔羽墨惊讶地看着他,看了很久,然后细细回味他的话,然后突然笑了,说:“是,孩子是顾海城的,我决定生下孩子。”

    “乔羽墨,你不要太过分。”萧远航面露青筋。

    “刚才不是你说,让我生下孩子的吗?”乔羽墨问。

    “可是,如果这个孩子是顾海城的,就不能生下来。”萧远航严厉地说。

    “萧远航,刚才医生的话,你也听到了,做流产手术,以后可能不育。如果这个孩子保不住,我这辈子,也许再也做不了妈妈。所以,我决了,我要生下这个孩子。”乔羽墨认真地说。

    嘴上这么说,她的心里却非常的难过,她跟顾海城什么事情都没有,他居然会怀疑孩子是顾海城的。

    这就是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人吗?

    他有试着相信她吗?或者在他心里,她就是一个坏女人。

    也许桂芝阿姨是对的,萧远航知道她的过去,无论她跟顾海城有没有什么,他都会认为他们有。

    “孩子我们以后会有的,现在医学很发达。但是这个孩子,不能要,你乖乖听话,休息几天,就到医院把孩子做了。休息一段时间,学校正好开学,不会影响你学习。”萧远航几乎是带着恳求的语气在求她。

    可是乔羽墨吃了秤砣铁了心,坚持一定要生下这个孩子。

    萧远航气的将她独自一人扔在医院门口,开着车,走了。

    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落了下来,她很想告诉他,孩子是他的,可是她知道,就算她那么说,他也不会相信的。

    他自始至终,就没有真正信任过她,他从来没有问过她与顾海城之间的事,她以为他信任她,所以不问,原来一切都是她自以为是,他根本就不相信她。

    当她怀孕了,他第一个念头,就是孩子是顾海城的。

    乔羽墨本没打算生下这个孩子,可是因为萧远航的话,她决定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

    也不知道她自己到底为什么非要睹气,但是被萧远航怀疑的时候,她真的很伤心。

    乔羽墨并没有回萧家的四合院,打车回了小公寓,然后给米桂芝打了一个电话,说她回自己的住所了。

    一连三天,萧远航没有回来,也没有打过电话给她。

    他们就这么僵驰着,她没有回四合院,米桂芝肯定会告诉萧远航,她在哪里,萧远航也知道,可是他没有出现过。

    一个星期过去了,萧远航还是没有出现,乔羽墨下楼买雪糕的时候,老板娘说:“好长时间没看到你男朋友了。”

    “他公司有事,最近忙。”乔羽墨随口说道,从冰箱里挑了一支草莓味的雪糕拿了出来。

    “男人得看紧点儿,我在报纸上看见他了,跟女明星闹绯闻呢。以前真没看出来,原来他就是远洋集团总裁。”老板娘说道。

    “给你钱。”乔羽墨扔下十块钱在柜台上,便离开了。

    萧远航不来看她,原来是被女明星缠住了。

    乔羽墨回去以后,马上打开电脑,在网上查萧远航的新闻。

    网上早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他果然跟别人女人有染,那个女人不别人,竟是邓婉如。

    “萧远航,你这个骗子,你不是说邓婉如要离开首都吗?不仅没走,还跟你走的这么近。”乔羽墨对着电脑就是一通痛骂。

    乔羽墨打了一个电话给萧远航,他居然没有接,她只得打到他的办公室,接电话的人是他的秘书。

    “你好,这里是总裁办公室。”电话那端传来秘书小刘的声音,接电话的水平比从前进步多了。

    “萧远航在吗?”乔羽墨开门见山在问。

    “总裁在忙,请问您是哪位?”小刘问。

    “告诉他,乔羽墨找他。”

    “乔小姐,不好意思,总裁现在很忙,不方便接听您的电话。如果您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会帮您转告。”

    “告诉他,新闻我看到了,谢谢他给我戴绿帽子。”乔羽墨说完挂断电话。

    电话按的免提,乔羽墨的话,萧远航都听到了,嘴角不由地扬起一抹笑,原来她还是在意的。

    “总裁,乔小姐好像生气了,这样做,好吗?”秘书有些担心地问。

    “你去忙吧。”萧远航轻松地说。

    苍井樱野进来,看见萧远航阴了多天的脸上出了太阳。

    “什么事,这么高兴,说出来一起分享。”苍井樱野笑道。

    “她给我打电话了,一个星期了,她都没有理我。”萧远航说完,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苍井樱野奇怪地看着他,道:“你不觉得无聊吗,邓婉如是在利用你炒作,而你这样做的直接后果是,让乔羽墨怀疑你跟邓婉如有暧昧。”

    “樱野,假如你喜欢的女人,生下别的男人的孩子,你会怎么样?”萧远航问。

    苍井樱野被问住了,因为他不知道萧远航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是他喜欢顾敏的事被萧远航知道了,还是乔羽墨怀上了别人的孩子?

    “你为什么突然问这样的问题?该不是乔小姐……”

    “我就随便问问,换作你,你会怎么做?”萧远航问道。

    “我会爱屋及乌,把她的孩子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疼,爱她,就会爱她的一切。在这个问题上,我看不见所谓的别的男人,我只知道孩子是她的,从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苍井樱野说道,也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他从来没有觉得顾敏的孩子是哪个男人的,那是顾敏的孩子,既然是她的,他都会喜欢。爱她,就会爱她的一切,包括她的孩子。

    苍井樱野的话,让萧远航很是郁闷,难道真的是他太小气了吗?

    他爱乔羽墨,因为深爱,所以容不得半点沙子,他没有那么伟大,伟大到可以接受她生下顾海城的孩子。

    “我做不到,我没有那么伟大。”萧远航喃喃地说。

    “乔小姐怀孕了吗?”苍井樱野问。

    “是的,我怀疑孩子是顾海城的。”萧远航与苍井樱野的关系,早已经超越了上司与下属的关系,他们是朋友,无话不说的朋友。

    “这样啊,那你亲口问过她没有?”苍井樱野问。

    “她说孩子不是我的。”萧远航异常的失落。

    苍井樱野想了想,说:“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乔小姐其实很在乎你的,也许她跟顾海城什么都没有。”

    “不管孩子是谁的,只要她放弃这个孩子,我可以当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还会像以前一样爱她。”

    “喂,喂,萧远航,你混蛋。”乔羽墨对着手机大骂道。

    “好像是手机在响,我听到有人说话了。”苍井樱野提醒道。

    萧远航这才注意到,他的胳膊压到了手机拨号键,电话拨给了乔羽墨。

    “喂?”萧远航将手机放到耳边。

    “喂你妈的头,萧远航,我告诉你,这个孩子我还非生下来不可了。不管孩子是谁的,你都不想要这个孩子了,你什么意思,你就是不相信我。你不让我生,我就偏要生。”乔羽墨说完挂断电话。

    打电话给他,他不接,现在自己主动打过来,居然让她听他和苍井樱野说话。

    “怎么样,她说什么?”苍井樱野关心地问。

    “她说我不让她生,她偏要生下这个孩子,驴脾气又犯了。”萧远航头疼地说。

    乔羽墨这个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就好了,也许真的是他太宠着她了,她的脾气才会这样。

    “你就那么容不下那个孩子吗?也许那个孩子就是你的,我看得出来,她很在乎你。那么爱你,她不会背着你去跟别的男人怎样,更不会生下别人的孩子,也许说的都是气话呢?”苍井樱野劝说道。

    萧远航想了想,也许苍井樱野说的有道理,说:“樱野,我先走了,我找她去。”

    “你给我起来,现在就跟我去医院,把这个孩子解决掉。”萧远航吼道。

    “别碰我,我头晕,好难受。”乔羽墨推他,全身却使不上劲儿。

    “看你这半死不活的样子,你贫血啊,还想生孩子。”萧远航不高兴地说道,说完还是不忍心,进厨房给她煮了一碗生姜红糖水。

    “来,把这碗糖水喝了,喝了就会舒服一些。”萧远航将她扶坐起来,喂她喝糖水,她却不肯张嘴。

    “你有没有在里面下药?”乔羽墨问。

    “下药了,我下了一斤老鼠药,我药死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小东西。你竟然当着别人的面,说不跟我结婚,我白疼你了。”萧远航懊恼地说。

    乔羽墨笑了,乖乖张嘴喝红糖水,喝下一碗红糖水,她感觉全身热腾腾了。

    在沙发上小歇了一会儿,精神好多了,头也不晕了。

    “你过来干嘛,你不是跟邓婉如打的火热吗,还理我干嘛?”乔羽墨头是不晕了,开始有力气吵架了。

    “我最后问你一遍,孩子到底是谁的?”萧远航问。

    “孩子是我自己的。”乔羽墨认真地说。

    “羽墨……”

    “一句话,你能接受我的孩子,我们就登记结婚,我可以让我的孩子跟你姓。如果你接受不了,我们就干脆不要结婚,反正也没举行婚礼,现在反悔还来得及。”乔羽墨倒是大方,给了萧远航两个选择。

    两个选择都是跟孩子有关,要嘛接受,接受孩子就能跟乔羽墨在一起。要嘛不接受,不接受孩子,乔羽墨就不会跟他结婚。

    “羽墨,你身体不好,还在上学,我们现在还年轻,孩子以后会有的。现在,真的不是生孩子的时候。”萧远航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努力劝说。

    他还是希望她能放弃孩子,对于这个血缘不明的孩子,萧远航真的没有勇气接受。

    “孩子我是生定了,你接受不了,那就请你离开。”乔羽墨不客气地说。

    “羽墨,你还不明白我的心吗?”萧远航还有极力游说。

    而乔羽墨再也听不下去了,他说来说去,还是劝她放弃孩子。

    他越是不想要这个孩子,乔羽墨就越想生下孩子,她很想看看他,得知孩子是他的,那个表情是什么样子。

    “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的脾气,你很清楚,我决定的事,从来都不会改变。”乔羽墨冷冷地说。

    “羽墨,如果你确定要生下孩子,那就生吧。他是你的孩子,我会像爱你一样爱这个孩子。”萧远航冷静下来。

    “你在撒谎,你接受不了这个孩子,你不相信孩子是你的,你走吧!”乔羽墨不想跟他再说下去。

    萧远航走后,乔羽墨走到路边,刚伸手准备打车,意外看到顾海城的车开了过来。

    “你去哪里,我送你。”顾海城说道。

    乔羽墨看他一眼,说:“不用了,我打车就好。”

    “没关系,反正也顺路。”顾海城撒了一个非常不明智的谎言,他连她去哪儿都不知道,就说顺路。

    “你是路过,还是专程来找我?”乔羽墨问。

    “我说路过,你相信吗?”顾海城轻笑。

    乔羽墨摇摇头,他无缘无故跑过这里,当她是三岁小孩子啊,但还是上了顾海城的车。

    “林子说,我们曾经很相爱,乔羽墨,你曾经很爱我,对吗?”顾海城突然说道。

    乔羽墨听到他的话,只觉鼻子微微发酸,是的,她曾经爱过他。

    “林子还说什么了?”乔羽墨故作镇定地问。

    “林子说,你订婚那天我去抢新娘,你不跟我走,我出来以后出了车祸,醒来以后,选择性失忆,忘记了你。”顾海城缓缓说道。

    说完回过头,看着乔羽墨,即使忘记了她,可是再见到她,还是被她的目光所吸引。

    “是的,是我对不起你,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不会发生车祸。”乔羽墨轻声说。

    顾海城突然伸出手,抓住了她的手,道:“羽墨,我今天来找你,是经过爷爷同意的。爷爷说,看到现在的我很心疼,他想成全我们,他希望我能幸福。”

    “顾海城,你不觉得一切都太迟了吗?我结婚了,而且我现在怀有身孕。”乔羽墨淡淡一笑。

    顾海城苦笑,说:“他对你好吗?”

    “很好。”乔羽墨微笑道。

    顾海城放开了她的手,说:“如果有事,需要帮忙,记得打我电话,我的手机,二十四小时为你开机,随叫随到。”

    “谢谢你,顾海城,我现在过的很好,我希望你能幸福。”

    “嗯。”

    “送我去找萧远航吧。”乔羽墨轻声说。

    “好。”顾海城应声。

    乔羽墨找到萧远航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是颓废的。

    看见乔羽墨,他心疼地把她搂进怀里,像往常一样,将她抱起来,让她在他的腿上坐下,轻轻搂着她,下巴贴着她的头。

    “羽墨,你怎么就是不明白我的心呢?你明明知道我爱你,你为什么总是一次一次挑战我的忍耐极限。我不是圣人,我真的做不到,看见你跟顾海城纠缠不清,还能视若无睹。我爱你,我在乎你,所以我会介意,而且很介意,你明白吗?”萧远航伤心地说。

    这些天,他不来找乔羽墨,故意陪邓婉如逛街,看电影,任由那些引人误会的照片频频出现在报纸上。

    可是他的心里,无时无刻不在想她,想她的小妻子。

    “萧远航,我真的很想生下这个孩子,如果我告诉你,这个孩子是你的,你相信吗?”乔羽墨认真地说。

    萧远航点点头,“你说是,我就相信。”

    “我很难过,你怀疑我,怀疑我们的孩子。所以我故意气你,说孩子是顾海城的。其实我跟顾海城,从来就没有……”

    “你这个折磨人的小妖精,你害我难过了这么多天,看我怎么收拾你。”萧远航伸出手呵她痒痒,她咯咯地笑了起来。

    “萧远航,这个孩子是你的。”乔羽墨认真地说。

    “我相信你。”萧远航笑道。

    “老公………”乔羽墨扁嘴哭了,跟他呕气这么多天,她心里也不好过。

    再次见到顾海城,就像歌里唱的:也许我偶尔还是会想他,偶尔难免会惦记着他,就当他是个老朋友,也让我心疼,也让我牵挂,只是心中不再有火花。

    没有那种刻骨铭心的心痛,也不再有爱的火花。

    那些往事,已经过去了,她现在爱的,是那个叫萧远航的大坏蛋。

    他爱她,爱的自私,小气,不可理喻,他们僵驰着,他放不下她,她也是。

    最后,她决定向他坦白,如果他相信她,这辈子她都会好好爱他和他们的孩子。

    晚上,萧远航与乔羽墨一起出现在王子谦面前,看到他们俩手牵手,那么恩爱,王子谦总算放心了。

    中途,乔羽墨去洗手间,王子谦说:“你不应该怀疑她,她那么信任你,依赖你,你是她唯一的依靠,你怎么可以怀疑她。”

    “我过不了自己那一关,我不能接受,她坚持生下别的男人的孩子。可是后来,我想通了,不管孩子是谁的,如果她坚持生下来,我都会当自己的孩子般疼爱。爱她就应该爱她的一切,可是我错了,她告诉我,孩子是我的。”萧远航自责地说。

    “羽墨不是随便的女孩,她敢爱敢恨,但是如果不爱了,她便会放下。她跟你在一起,就说明她已经放下了顾海城了,又怎会跟顾海城再发生什么?”

    王子谦的话,真的是一语惊喜梦中人,萧远航也是在这一刻,发现自己并不了解乔羽墨。

    “当事者迷,旁观者清,爱她,就要爱她的一切,要相信她。我真的希望她能幸福,答应我,你会好好爱她。”王子谦不舍地看着乔羽墨,她正朝他们这边走过来,脸上挂着幸福的笑。

    “我答应你,我会好好爱她,呵护她。”萧远航保证道。

    乔羽墨走了过来,笑道:“你们俩说什么,这么神秘,是不是说我坏话?”

    “哪儿敢啊,我们夸你呢。说你温柔,漂亮,文静,乖巧。”王子谦笑道。

    “我严重怀疑,你们在说我坏话。从来就没人说我温柔乖巧的,更别提文静了。我小时候就很淘气了,上树,爬墙,什么都干过。”乔羽墨兴奋地说。

    “看出来了,羽墨同学,你是做妈妈的人了,以后要做好榜样,免得你家宝宝跟你一样。”王子谦半开玩笑地说。

    “学长,我怎么了,我这样的多好,活泼开朗,人见人爱,花见花爱。女孩子不能太温柔,会被人欺负的。”乔羽墨双手叉腰,凶巴巴地说。

    “是是是,你说的对。”两个男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王子谦出国走的那天,乔羽墨哭的像个孩子,紧紧抱着王子谦,眼泪鼻涕全擦他身上了。

    “萧远航,你就不能给她弄坏手绢吗,你看我的衣服。”王子谦苦恼地说。

    “不准洗,到国外以后,把衣服晾干,收藏。”乔羽墨霸道地说。

    “好,我留着,我不洗,把你做的记号好好收藏。”王子谦笑道。

    “学长,记得常联系。”

    “会的,你生宝宝的时候,一定要通知我。”王子谦叮嘱道。

    “一定会的,你记得给我宝宝准备一个超大号的红包。”乔羽墨财迷般地笑。

    “少不了你的。”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回来的路上,乔羽墨心里很难受。

    “萧远航,你不会离开我吧。”乔羽墨伤感地问。

    “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萧远航知道她心里难受,安慰道。

    “你说话可一定要算话,我最讨厌分别了,这种感觉太难受了。”乔羽墨带着很重的鼻音说。

    “嗯,我也不喜欢分别。”

    回去以后,萧远航便和乔羽墨领了结婚证,他们从此以后,紧紧绑在了一起。

    整个孕期,萧远航都扮演着绝世好爸爸的角色,陪着乔羽墨去医院做产检,买婴儿用口。

    帮乔羽墨洗澡,泡脚,还学会了腿部按摩,每天做各种营养美食给她补充。

    米桂芝三天两头就往这边跑,本想让她回去住,可乔羽墨不愿意回去,毕竟公寓离学校近。

    好不容易挨到放寒假,乔羽墨挺着大肚子,每天晚上都睡不好。

    “老公,我呼吸困难,上不来气。”乔羽墨用力一脚,直接将萧远航踹到了地上。

    “老婆,怎么了,宝宝又闹了吗?”萧远航问。

    “不知道,我好难受,胸口堵的慌。”乔羽墨大口大口喘着气。

    “你怎么了,呼吸这么急促?”萧远航紧张地问。

    “我难受,不能呼吸。”乔羽墨说。

    “走,我送你去医院。”萧远航不敢耽搁,扶着乔羽墨便去了医院。

    检查完,医生建议立即做剖宫产手术,孩子有窒息的情况,再拖下去,大人和孩子都会有危险。

    “老公,我怕,我想自己生,我不要做手术。”乔羽墨一心想顺产,每天都会运动,锻炼身体。

    “羽墨,乖,别怕,有我在,我陪着你。”萧远航握着她的手,安慰道。

    “做手术很痛很痛,我怕痛。”乔羽墨恐惧地说。

    她曾经做过阑尾切除手术,痛的她死去活来啊,一想到,做剖宫产,割开的口子比阑尾切除的口子还大,她就害怕。

    “别怕,羽墨,你一定要勇敢,再拖下去,我们的宝宝会有危险。我会一直陪着你,你别怕。”萧远航进手术室前,给米桂芝打了一个电话。

    手术室里,乔羽墨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医生将她推过去,要她背上打了一针麻药。

    她瞪大眼睛,想看医生怎么做,手术刀闪出一道寒光,她害怕哭了起来。

    “别哭,宝贝,别怕,一切都会过去的。”萧远航坐在乔羽墨的身边,亲吻着她的额头,不断安慰她。

    “我怕,你们轻点儿,不要割太大的口子。”乔羽墨叮嘱道。

    肚皮发出呼呼的声音,她听到自己肚皮被划开的声音,却感觉不到疼痛。

    她抬头,想看,结果护士拉过一道帘子,挡住了她的目光。

    “看到孩子的头了。”医生兴奋地说。

    “用力,往中间挤。”左右两边有人把孩子的头往中间推,医生则在下方抓住孩子的头往外拉。

    “啊,好痛,好痛啊,痛啊……”乔羽墨大叫。

    “很快就好了,快出来了,快出来了。”医生蛊惑道。

    “怎么还没有生出来,好痛,我好痛啊,你们到底打麻药没有啊,为什么我这么痛……”乔羽墨哭喊道。

    “羽墨,你别动,别乱动。”萧远航急忙握住她的手。

    “哇……”一声清脆的婴儿哭声响起,乔羽墨已经痛的昏过去了,实在没有力气看孩子。

    “恭喜你,是个男孩儿。”医生将孩子抱给萧远航看。

    萧远航叫乔羽墨看,她睁开眼,看了一眼,满脸皱纹,像个小老头,全身通红,真不敢相信,这个怪物是她生的。

    乔羽墨闭上眼睛不想再看,为了生这个小怪物,她累惨了。

    “宝宝体重八斤三两,我们这几天接生的孩子里,这个是最大的了。”医生笑道。

    医生开始给乔羽墨做最后的缝针处理,萧远航陪着护士出去了。

    乔羽墨忍不住喊道:“医生,麻烦你检查清楚,别把手术刀或者棉球什么的缝进我肚子里去了。”

    医生笑了,说:“你放心,我们可是最专业的,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乔羽墨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回到VIP病房,那个满脸皱纹的小老头,变成了一个干净漂亮的小婴儿。

    “羽墨,你看看我的宝宝,是不是很漂亮。”萧远航激动地说,将宝宝抱到乔羽墨的头边。

    “是呢,他的嘴巴在动呢。”乔羽墨笑道。

    “宝宝可能是饿了,先让他喝点儿水,然后再喂奶。”米桂芝笑道。

    “萧远航,我好冷,好冷。”乔羽墨突然全身发抖,萧远航急忙去喊医生。

    医生过来看了看,说:“没事儿,如果冷的话,多盖点被子,一会儿记得拿掉,出了汗容易感冒。”

    “知道了。”

    乔羽墨身上盖着三床被子,这才暖和了一点儿,可是麻药过去了,她便开始腹痛,痛的她怎么也睡不着。

    折腾的快天亮,医生给她打了一针*,这才没有闹,乖乖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顾海城听说乔羽墨生了宝宝,来医院看她,那是他第一次跟萧远航推心置腹的聊天。

    “她真的很爱你。你知道吗?在丽江,她患了急性阑尾炎,她不肯做手术。她担心手术失败,再也见不到你了。进手术室前,还跟我说,让我告诉你,她真的很爱你。”顾海城回忆道。

    萧远航震惊地看着顾海城,乔羽墨从来没跟他说过,那时候的她,不是很恨他吗?

    “所以,你就知足吧,羽墨是很有个性的女孩子,但是她绝对不是随便的人。她找上我,多半是报复你,好好对她。”

    顾海城虽然一直不肯承认,但是他心里很明白,当初乔羽墨找上他,的确是为了报复萧远航。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萧远航答。

    “好好珍惜她,我走了。”顾海城离开医院,便回了公司。

    他像往常一样拨通林雨欣的分机,道:“雨欣,我又忘记拿钥匙了,把备份钥匙送过来,我等着开抽屉拿印章。”

    “您好,顾先生,林小姐离职了。林小姐走的时候,把您的抽屉的备用钥匙我了,我马上给您送来。”电话那端传来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

    “哦,知道了。”顾海城缓缓放下电话。

    林雨欣什么时候走的,他居然都不知道。

    他连忙拨打林雨欣的手机,电话很快便接通了,电话那端传来林雨欣温柔的声音:“我是林雨欣。”

    “雨欣,你在哪儿?”顾海城问。

    “我在机场,工作的事已经交接清楚了,你的备用钥匙交给新秘书了。中午你一定要记得吃饭,你的衣服我已经从干洗店取回来了,放在你办公室的衣柜里了。过一段时间,就把衣柜移到窗口晒晒太阳,免得发霉,衣服上有不好的味道。如果衣柜里的薰衣草精油挥发光了,你记得买一瓶新的放进去。你以前问我,为什么你衣服上有薰衣草的味道,其实是我在你的衣柜里放了一瓶薰衣草精油。还有,你的皮鞋…………”

    “雨欣,你要走了吗?我去送你吧,你等着我。”顾海城打断林雨欣的话。

    “不用了,我马上就要登机了,来不及了。”林雨欣说。

    “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我是你未婚夫,我怎么着也应该去送你。”顾海城自责地说。

    林雨欣笑了,他终于想起来他的是谁了,原来他还记得,他是她的未婚夫。

    “顾海城,我累了,我一直努力追逐你的脚步,不知道是你走的太快,还是我跑的太慢,我始终追不上你。现在,我要走了,我努力了很多年,却依然没有结果,我真的没有勇气继续等下去。顾海城,我爱你,再见。”林雨欣说完挂断电话。

    顾海城再打过去的时候,已经关机了,他扔下在会议室等着签约的萧远航,开着车飞奔机场。

    却只看到飞机起飞,连林雨欣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顾海城的心疼了一下,好像第一次感觉到她的存在,这些年,他一直默视她,当她是空气。

    他不爱她,她知道,所以她从来不强求,只是默默地守护在他身边。

    顾海城感觉很难过,不是难过她离开,没有为她送别,而是难过那个爱了他很多年的人转身离去。

    当他看见那个说爱他一辈子说等你一辈子的人,坐飞机离开了,他能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

    林雨欣说的对,她努力了多年,他仍然无动于衷,试问有多少人能够承诺爱一个人一辈子,而他却不爱她。

    当努力了好多年依然没有结果的时候,谁还会一直等呢?

    林雨欣的离去,顾海城终于明白,他有勇气的面对乔羽墨爱的人不是他,但是他却无力面对爱他很久的人转身离去。

    他的那种骄傲,那种幸福荡然无存,他甚至有些后悔,后悔没有珍惜在他身边默默爱他多年的林雨欣。

    也是在她离开以后,他才发现,真正离开彼盯的,不是她,而他自己。

    就比如,他忘记了抽屉钥匙,他要找林雨欣拿备用钥匙。

    当他饿的胃痛的时候,一抬头,看见林雨欣拿着热腾腾的饭菜走进他的办公室。

    顾海城打开衣柜,一股清新的薰衣草味道扑鼻而来。

    里面挂着他的西装和衬衣,打理的整整齐齐,忽然他发现,西装口袋里有一张纸条。

    顾海城,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走了。

    请原谅,我真的没有勇气向你告别。

    我也不想让你送我,我怕我会舍不得离开。

    三年了,我始终跟不上你的脚步,我累了,跑不动了,我不知道是你走得太快,还是我跟不上你的脚步。

    我只能离开,三年了,你都不曾正视我,可见你心里没有我。

    但是,请允许我说这样自私的话,

    多年后,

    你若未娶,

    我还未嫁,

    那,

    我们能不能在一起???

    “多年后,你若未嫁,我还未娶,我们就在一起吧,我等你回来。”顾海城喃喃地说。

    “如果等不到多年以后,我现在就回来了,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林雨欣拎着行李箱,出现在办公室口。

    “雨欣……”顾海城眼里露出欣喜的神色,紧紧将她拥进怀里。

    顾海城不知道,如果错过林雨欣,他还能不能遇到一个这么爱他的女人。

    萧远航与乔羽墨给孩子办了满月酒后,就收到了顾海城的喜贴,他要跟林雨欣结婚。

    更令他们意想不到的是,顾海城结婚以后,顾敏竟然跟苍井樱野在一起,带着孩子定居日本,不回来了,更加令人惊讶地是,顾老爷子同意了!

    乔羽墨不肯放弃学业,只得把带娃的任务交给萧远航,一大清早,就听到她在喊:“老公,快给宝宝冲奶粉,我要去学校了。”

    “好,你去吧,儿子交给我。”萧远航耐心满满,一边冲奶粉一边打电话,“喂,飞扬,我们可说好了,你的女儿要留给我儿子当老婆的。”

    沈飞扬冷哼一声,“不行,我舍不得让女儿远嫁,要不,你跟我舅舅商量一下,秦欢也生了女儿。”

    “你们都有女儿,看来我要努力了,等羽墨毕业,我们要追生二胎。”萧远航激动地说。

    “祝你心想事成!”沈飞扬轻搂着林招娣的,在她额头亲吻一下,“老婆,你说我们要不要再生一个宝宝?”

    “你舅妈生,我就生。”林招娣直接把秦欢搬出来。

    秦欢在生完女儿后,就直接发微博宣布封肚,不生了,还得了护妻狂魔沈擎天的支持和转发。

    “你要是生了,她肯定生,咱们多生几个宝宝,壮大家族!”沈飞扬兴奋不已。

    “呵呵!有本事你自己生,反正我不生。”林招娣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还打电话给秦欢打小报告,“舅妈,沈飞扬说你不愿意多生宝宝,不肯为壮大家族做贡献。”

    “让他来见我,就说他舅舅想见他!”秦欢冷笑一声,她就不信收拾不了沈飞扬。

    沈飞扬汗颜,“林招娣,你学坏了。”

    “我这叫学聪明了,知道找后援,有个年轻漂亮的舅妈真好!”林招娣笑了起来。

    “舅舅,你管管你老婆,她不生娃,还带得我老婆也不生……”沈飞扬在电话里向沈擎天抱怨。

    “我老婆永远都是对你,她生娃和不生娃都对,你不准说她,快道歉。”沈擎天严厉批评道。

    “舅妈我错了!”……(全书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