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霸道总裁要够没最新章节!

    看着他急急忙忙离开的样子,童画一头雾水,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感觉有些怪怪的。说话也是糊里糊涂的,表情也和以往不同。

    还送自己什么东西?这又是什么?

    童画拿起自己手中的东西一看,原来是一串项链,前面是一颗大约一刻鹌鹑蛋大小的蓝色的宝石,闪耀无比。

    他无缘无故送自己项链干什么?又不是自己的生日,也不是自己的……

    生日?童画顿时微微一怔,是啊……今天居然是自己的生日!

    自己都已经忘记了,往常都是上彦苏记得,或者是东宫曜记得,还有小姨……只是时间过去那么久了,自己居然都已经记不得时日了,而拉达塔却是记得自己的生日。

    想到这里,童画微微一笑。

    只不过这个项链太过于重要了,所以自己不能够收下,还是等明天找他,然后还给他就是了!

    想到这里,童画就想要拿着项链回到自己的寝宫。

    只是突然一只手从身后将她的嘴巴紧紧捂住,然后另外一只手将她整个人都抱了起来,然后迅速窜到了一边的小树丛里面。

    因为是岛国,所以不少的植披在周围,即便是宫中,也都是被绿荫环绕。

    白天的时候看着是个风景,但是一到了晚上,尤其是身边还有东宫曜这样一个动不动就动手的人,这些绿荫也还真是扎眼!

    “唔……”童画挣扎了两下,可是那个人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自己根本就没有挣脱的可能。

    “是我……”突然东宫曜在她的耳边轻语。

    是他?他怎么会在这里的?

    今天是什么日子?居然那么多人轮番上阵,是要拷问自己吗?

    察觉童画不再挣扎,东宫曜松开了手。

    童画立刻跳到了他的对面,然后看着东宫曜在黑暗中犹如黑曜石一般闪烁的眸子:“你干什么?”

    “这句话应该是我来问你吧?”东宫曜的口气听起来心情是绝对不好的样子,童画微微蹙眉。

    “你在说什么东西?没事情的话,我先回去了!”

    只是童画话还没有说完,东宫曜就直接将她给扯了过去,没有任何的疑虑,他和她的身体紧紧贴在了一起。

    “你……你要干什么?”童画顿时心头一热,这家伙又是中了什么毒?居然在自己寝宫旁边……这也不怕被别人看到,不知道天后的眼线多着吗?

    “你调戏北耀,我还能够接受,至少我知道你不是真心的,只是为了打发他走而已,但是我没有想到你连拉达塔都不放过呢!”东宫曜的语气充满了指责,说不出来的滋味。

    “什么没有放过啊?你想什么呢?”童画想着挣扎,但是东宫曜却是拉得更近。

    “你挣扎啊?最好叫出声音来,被所有人发现皇后和我搞在一起,到时候……大不了我陪你死!”东宫曜不是开玩笑的,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杀气。

    童画再熟悉不过的感觉了,这家伙没有开玩笑,只是他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怎么和拉达塔又扯上……

    “你是说这串项链吧?”终于童画似乎有些恍然大悟,然后拿起了手中的项链说道。

    “你会不会管的太宽了些?这个是他给我的生日礼物,小礼品而已!你又在想什么呢?”童画翻了一个白眼说道。

    “哼……小礼品?在我看来,他可真是一个含蓄表露着爱意的男人呢!”东宫曜挑高了眉毛,然后冷言说道。

    “什么爱意啊?他爱的是桑伊!你不是知道的吗?你们不还交流过吗?”童画更是有点有气无力地感觉。

    “那也不代表他不会爱上你!”

    “你……”童画正想要大声吼几声,让自己满肚子的怒气都给发泄一些,但是顿时微微一怔,然后看着东宫曜。

    “对了,我干嘛向你交代啊?我是皇后啊!我干什么管你什么事情?你管我?”

    “你是皇后?你的事情不管我的事情?”东宫曜就像是复读机一般,对着童画喃喃说道,只是声音听起来却是让人极度不舒服。

    虽然理是这个理,但是童画却是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东宫曜就是一个经不起刺激的人,接下来自己怕是要糟了!

    “的确,你是皇后,你的事情是不关我的事情!”

    童画听着东宫曜这么说,简直有种太阳从西边出来的感觉,她愣愣看着东宫曜的表情,他却是慢慢松开了她的身体,保持了一段距离,却像是猎人盯着猎物一般,上下打量着童画。

    童画被他看着浑身有点毛毛的,然后轻轻亮了亮嗓子:“那……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你是皇后,你的事情不关我的事情,不过……”东宫曜突然拖了一句,顿时童画感到头皮有些发麻,一个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

    “如果将你变作我的女人,你的事情应该不会不管我的事情了吧?”

    “什么……”童画还来不及反应过来,才离开东宫曜半米距离的身体顿时再次被他给扯了过去,然后一个翻身,自己就已经倒在了地上。

    “你……你疯啦……”童画用手狠狠捶着上面的东宫曜,却也是不敢发出声音,怕是被人家察觉。

    东宫曜一只手就将童画压在了地上,然后开始不紧不慢地慢慢脱掉她领口的衣服,慢慢扯开她的胸口的亵衣……

    “住手!”童画有一种被抓的猎物那种垂死的感觉,东宫曜眼中的坚定,她并非第一次见到,太熟悉不过了。

    他绝对是会做出这个事情来的,天啊!自己该怎么办?

    “东宫曜……你够了吧?住手!”童画被他弄得失去了理智,然后脱口而出,并且用尽力气将东宫曜一推。

    然后她迅速将自己已经微微扯开的领口用手遮住,身体迅速往后面挪了好几步,靠着树慢慢起身,然后看着面前的那个男人,就像是浑身长了刺的刺猬一般。

    “东宫曜……”突然东宫曜口中喃喃自语,“这是我第二次听到你叫这个名字!难道这才是我真实的姓名?”

    听到东宫曜这么说,顿时童画有种要糟糕的感觉,自己刚刚太紧张了,所以也就脱口而出,看样子,这事情是再也遮不下去了。

    但是至少自己还有可能将自己和他之间的关系给掩盖住,总好过就在这个光天化日之下,东宫曜为了宣布他对自己的主权而占有自己!

    “是!这是你的姓名!你如果想要知道的话,我可以告诉你!”童画看着东宫曜,然后想要岔开话题。

    “我们找个安全的地方……”

    “不必了!”突然东宫曜淡淡说道,然后抬头看着童画,“用这样的方式就可以转移我的心思吗?女人,你也未免想的太简单了吧?”

    “东宫曜……你……你到底还要怎么样?我已经说了你的身份了!你还想要……”

    “我还想要……你……”东宫曜在对面冷冷说道。

    童画有一种想要拔腿就跑的感觉,这个家伙永远就不是按理出牌,自己还真是忘了这一点了!

    “不过……不是现在!”东宫曜交叉着双手看着童画说道。

    “我们认识,你却故意说不认识,就是不想和我有交集,我喜欢你,这点我一开始就感觉到了,我想我不是那种会因为失忆而忘记所有感觉的人,所以我和你之间一定有些什么!”

    要不是东宫曜的眼神中有着揣测和不确定,童画还真的有一瞬间以为他已经回忆起一切了,那种让人感到紧张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

    “你倒是真的需要好好和我说说!是怎么回事!”东宫曜抬头看着童画说道。

    “那也不是现在啊?这都什么时候了?我再不回去的话,莫拉会起疑心的!”童画看着东宫曜说道。

    “你放心吧……莫拉绝对不会!”

    “怎么可能……你……你又做手脚了?”

    “哼哼……从来不觉得学医是什么好事情,不过现在倒是觉得挺有用,至少省却了不少唧唧歪歪的声音!”东宫曜的嘴角一斜,带着几分邪气说道。

    “东宫曜……今天已经够乱的了!能不能改天……”

    “不能!”

    就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还真不知道自己在这边还较什么真!

    “东宫曜……”

    “走吧!”

    “去哪里?”

    “老医师的寝宫!”

    “什么?你还嫌老医师不够麻烦的吗?藏着你,藏着我们,你还让他知道……”

    “他也不会知道的!”东宫曜看着童画,然后轻轻说道。

    “为什么?难道……你连他也……”

    “你不是不想要我牵扯上老医师吗?那最好的方法,就是他真的不知道,而不是藏着掖着,所以我下了药!”

    东宫曜说的很轻松,听在童画耳中却是有些毛骨悚然,这个家伙,真的像个恶魔,即便在自己不熟悉的地方,也可以这样肆无忌惮。

    自己该怎么办?该怎么说?哪怕只是一个漏洞,怕是也会被他给找到缺口,而自己可以对天下人撒谎,却是唯独他那边,自己总也没有办法冷静下来。

    “怎么了?你还瞒着我什么,不想说?”东宫曜看着一边有些惴惴不安的童画说道。

    “当然没有!我只是想着怎么去老医师那边……”

    “换上!”突然东宫曜抛过来一堆衣服,然后童画顿时被罩在了衣服里面。

    原来是一套男装,这个家伙绝对是有备而来!自己还真是输的彻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