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婚战不休:总裁盛宠入骨最新章节!

    Noah从运输带上找到了自己的行李,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腰背。

    这第一次坐经济舱的经历,他觉得自己会毕生难忘的。伸不开的腿脚,还有散不去的怪味,都是一种全新且难忘的体验。

    收好一切后,他走出机场,还没看到接自己的人,电话就来了。低头一看,嘴角就忍不住翘起:“爹地,怎么,又算好时间了?”

    “少来,我就是无聊,打了一个试试。”Jay傲娇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欠揍。

    Noah也不在意:“嗯,那你继续无聊,我先挂了。我会尽快处理好这边的事情,回去的。”

    三年多前离开后,他其实真的没有想过会再回来。

    但是远航集体股东大会,加上全体高层罢工的事情,闹的他不得不回来。

    不过幸好,这次公司没了和梁氏的业务牵扯,不出意外,就不会见面的。

    才想到这,Noah就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

    电话那边的人听到了忍不住担心:“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你不是才到了么,难道是飞机上冷到了?”

    Noah揉了揉鼻子,失笑:“都没有,只是鼻子痒。说不定啊,就是你念叨的,才会打。”

    Jay气急败坏的说:“少来,我才没有惦记你。”

    话应才落,那边声音就变了:“别管他这个口是心非的东西了。你处理事情,就尽快回来,不要再引些不必要的麻烦。”

    Noah“嗯”了一声:“老爹我知道了。我看到接我的人了,挂了。”

    “嗯,注意安全。”

    Noah挂断电话后,就看到曲曼桃迈着小碎步朝自己冲来,“Boss,不好意思,路上塞车了。”

    他摆摆手,表示无所谓。头微微一扬,先一步走了。

    曲曼桃回神,又继续迈着小碎步“噔噔噔”的跟上。

    上车以后,Noah把墨镜摘下:“我要的东西呢?”

    “啊?”曲曼桃慢了一拍,对方一个眼神瞟过来,她抖了抖,急忙点头:“啊啊!这里。”手忙脚乱的把所有的东西的东西递过去后说:“这里的面有关于罢工事件的所有资料。据调查,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总公司那边长时间没有过问,各大股东权益分配不均匀,没有一个真正可以主事的人出来说句有用的话,被有心人扇风之后,人心惶惶导致的后果。”

    Noah闻言,又用最快的速度将资料看完,默默的感慨了一句:“难怪书上说,这世界上啊,比鬼神更恐怖的东西,是人心。”

    他将资料放在一边,说:“去找才外面的财务公司,来评估公司目前的的市值,与想要收购远航的公司私下重新接触,找一个合适,卖了。”

    曲曼桃先是一直在点头,听到最后一句的是,点头之后一秒,又猛地抬起头,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他:“Boss,你你你……你说什么?”

    Noah偏头,冷声说:“我觉得,我说的够清楚了。”

    曲曼桃后背一凉,讪讪然点了点头,转过身去:“哦,明白了。”

    三天后,梁氏大楼。

    “梁少,这是远航那边财务状况,据说意大利总部那边来人了,准备直接把远航卖了,看样子,是打算结束中国区的业务了。”

    梁楚笙拿过布伦递来的资料,粗略的看了个大概,笑了笑:“这是他们那边做事的手法。没有利益的东西,是可以随时丢弃的。”

    Noah选择了Montgomery家族时,梁楚笙让慕恒东帮忙,查了他们家所有人的老底和全球业务的状况,总结出了这一点。

    看来,梁少铭在十多年的侵染中,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了Montgomery家的人了。

    “有收购价值吗?”梁楚笙现在已经对那个小子没有兴趣了。在商言商,没有利益的事情,他同样不会做。

    “没有。”布伦也清楚这一点,“据市场部和营销部的分析,除了我们三年前与之合作的项目还在盈利,其他所有的项目,都因为新来的经理人被股东钳制,没有什么大作为,而且许多项目因决策失误,都处于赤子状态。这次的高层和股东联合闹事,导致股价爆跌,形势一片混乱。加之资金链的断裂,如若接手,十个亿都解决不了这些问题。即使解决了,接手后,后期的还要解决那些断层的工程,投资更是巨大。简单说,就是花钱买了个无底洞。”

    梁楚笙点头:“那没事了,以后不用关注远航了。尽快把南城的项目拿到手。还有欧洲那边,受英国脱欧的影响,市场也出现了动荡,让分公司把手上的新项目全部停了,手上已经开始的项目,多加留心。不用投的钱,就一份不拿了。”

    布伦点点头,表示明白:“南城的计划书,企划部那边给的消息是,最晚今天下午就会出结果。然后就是同工程部、设计部的开会了。”

    “嗯,去办吧。若下班时间没弄好,就不用通知我了。明天给我最后结果。”

    “是。”布伦躬身:“梁少,还有什么吩咐吗?”

    “没了,去忙你的吧。”

    布伦点点头,将需要批示的文件留下后,就转身离开了。

    而梁楚笙在他离开后没多久,接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电话。

    “梁先生,我是Noah·Montgomery。”

    他听到后,先是一愣,继而嘴角翘起一丝讥讽的笑意。

    “嗯,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他说的冷漠淡然,倒让对方一下不知该继续开口的勇气。

    梁楚笙也没打算听他说接下来的话:“嗯,对了,如若是想同我谈收购远航的事情,那就不必了。我不是慈善家,不会用钱去填一个根本没有收益的窟窿。”

    Noah一愣,更是不知该怎么接口。

    他最初让曲曼桃做收购调查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才短短的三年,公司就被那些无所事事的股东掏的千疮百孔。账本上没有收益外,连流动资金都被扒光。

    现在不仅是账面上没钱,还欠着银行一大堆债,若是没有公司愿意收购的话,就只能宣布破产了。

    而现在有收购意向的公司,都没有一个可以承担起远航的债务。到时候只要一公布财务状况,这里就会变成无人问津的地方。若不说,那么就是恶心隐瞒,是犯法的。

    他一时被搞的焦头烂额,从来没有想过,事情会棘手到这个份上。完全是烫手的山芋,还丢不出去!

    沉默良久,他厚着脸皮打起了亲情牌:“难道,就不能看在我们父子情份上,帮我一次吗?”

    梁楚笙冷笑:“那三年前,我让看你在所有人的情分上,回去看看你妈,你是怎么说的呢?”

    Noah语塞。

    他又说:“即使是看在父子情分上,我也不会碰远航。我的钱,是要留给你妈养老的。我给你最后一个建议,选择破产吧。至少远航的烂尾工程拍卖一下,可以暂时还上银行的债务,还可以告告股东,钱还能追回一点。想要起死回生,除非你能拿出让银行或者收购者信服的东西。另外,最后给你一句忠告,这是中国,有的时候,国外的那些空子,就不要想着钻了。”

    梁楚笙把该说的话都说完后,就将电话挂断了。

    他其实早就猜到了意大利会拍他过来,不过就是瞄准了梁氏。

    想要用一个负载累累的破洞公司,拖梁氏下水,那边的人,想的可真是简单。

    难道他梁楚笙,就是因为情,就不要钱的主?

    再说了,那个臭小子,于自己,还有多少情剩下?

    Noah完全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状况,他觉得自己有点接受无能。

    为什么?

    他完全没有想过,这会自己老爹和爷爷合谋给他的下的另一个套。

    也算是检验,他是否能真正成为Montgomery家族人员的最后一关。

    但是他们机关算尽,都没有算到过,梁楚笙会选择完全撒手不管。

    现在的烂摊子,简直一块嚼不动的骨头,最后被逼得只能放弃。

    他们也明白了,Noah从三年前,就永远是Montgomery家族的孩子了。

    就如两处所说,若梁氏不接手,就只能选择破产,而且算是恶意破产。

    这样的话,他们就是真的要放弃中国区的市场了。

    这个时候,Noah才反应过来,原来当初被自己丢弃过的家人,真的不是想找回,就能找回的。

    他在中国最后挣扎了三个月,期间,他甚至查了赵恬儿的行程假装偶遇。

    但赵恬儿看到他的瞬间,也只是惊讶的瞳孔收缩后,假装不认识的越过他离开了。

    这个时候,他才真真明白,没有谁,会站在原地一直等你。被遗弃的人,也会转身离开。

    这是他拿着行李箱站在机场门口最后的想法。

    飞机起飞的瞬间,他终于的明白,原来,他与他们,早就各自安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