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轻一点 第25章 羞涩(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我跟她,也不过才见了一次。”

    钟艾莫烦闷的喝了一口酒。

    “那你们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这个说不好。”路易斯摇摇头,“这个你要问我们老二。”

    “路易斯,你是不是活腻了?”

    钟艾莫的脸,瞬间黑沉。

    开什么国际玩笑?

    他想见他的女人,还要去问一个对她心怀叵测的男人?

    “我可不是跟你开玩笑。”

    路易斯警戒的后退一步,退到安全距离。

    “这次的事儿,是我们老二在着手计划。等他那边好了,我们才会约弟妹过来,谈下面的事。”

    “他什么时候能好?”

    钟艾莫分明是不悦的。

    什么时候,他要向那个居心叵测的死男人低头了?

    只要一想到东野新一郎笑眯眯的看着云雀的眼神,他就不由一阵恶心!

    真是,太恶心了!

    “这我怎么知道?”

    路易斯再次耸肩。

    “如果你着急的话,不如亲自去问问他?”

    路易斯得承认,他真的是故意的。

    但他脸上的表情,却无比认真。

    他可是吃准了钟艾莫的脾气,知道他此刻如果嘻嘻哈哈的这么说,肯定会引来他一顿收拾。

    “你才是暗盟的老大。”

    钟艾莫只是淡淡的看了路易斯一眼。

    “我不过是个外人。”

    “是你自己不肯加入暗盟的,你怪谁?”

    路易斯无辜的摇了摇头,分外的惋惜。

    “我可是不止一次的邀请你加入,还非常有诚意的愿意让出老大的位置,可是你……唉……”

    “我才不要和你同流合污!”

    钟艾莫冷冰冰的一句话,十分的不领情。

    “我还不了解你吗?你之所以肯让出老大的位置,还不是因为你自己想逍遥自在?”

    要说起当年路易斯接下暗盟的事,钟艾莫可是再清楚不过。

    他虽然是孙承祖父业,可却是赶鸭子上架被逼无奈。

    这还得从路易斯的老爸卢卡斯说起,卢卡斯生性洒脱,不喜欢拘束。

    所以,在他老爹临死顾命之际,撇下路易斯跑了。

    路易斯的爷爷一看,这临了了,儿子还没有孙子靠谱;一气之下,改变了主意,决定把暗盟传给年华正茂的路易斯。

    路易斯还没来得及拒绝,他爷爷就两眼一闭蹬了腿走了。

    不过可惜啊。

    路易斯并不比他老爹卢卡斯靠谱。

    嘻嘻哈哈爱逍遥的性格,和卢卡斯比起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虽然,他还算有点孝心,并没有让暗盟毁在他手里,可他却永远一副身在曹营心在汗的样子。

    一逮着机会,就给钟艾莫做工作,希望他牺牲小我,解救自己于水火之中。

    钟艾莫自然不肯答应。

    “我这叫有自知之明。”

    路易斯苦涩的笑了笑,作出个可怜兮兮的表情。

    “艾莫,你最了解我了,我根本不是这块料。”

    “你等等——”

    钟艾莫受不了的摆摆手。

    “我可不了解你。谁知道你那肚子里,每天转多少花花肠子。”

    “我哪有?”

    路易斯抬手扯开衣襟,露出健壮的胸肌和性感的胸毛。

    “你看看,我的心,可是鲜红鲜红的。”

    “得,我怕了你了还不行吗?”

    钟艾莫一口酒,差点没喷了出来。

    “你好歹是暗盟的老大,注意点影响行不行?”

    他不光是恨铁不成钢,更是觉得自己交友不慎。

    “行,我不跟你扯了。”

    路易斯笑嘻嘻的理好衣襟,站起身来。

    “我啊,还是去看看老二那边的情况吧。”

    “还算你有点良心。”

    钟艾莫面色稍缓,眯了眯眼,仰头又喝了一大口酒。

    “你慢点儿喝,我很快就回来。”

    路易斯已经走出去一段,却又忍不住回过头来,跟钟艾莫嚷嚷。

    “瞧你那小气样,不过喝你这点儿酒,还心疼!”

    钟艾莫不屑的哼了一声。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他眯了眼,晃了晃酒杯中红艳艳的酒液。

    不知为何,他眼前突然冒出了云雀笑微微的脸。

    是幻觉吗?

    他怔住了,不敢再动,生怕一晃,会打碎那美丽的幻影。

    “诗诗,你到底去了哪里?”

    无人处,他喃喃轻语。

    恍惚的,是已经醉掉了的言语。

    “诗诗,我好爱你,我好想你……”

    “今天的事,都是我的错,对不起……”

    直到第二天午后,钟艾莫才从醉酒的剧烈头痛中清醒过来。

    “唔……”

    他皱了眉,用手揉着疼痛不已的太阳穴,眯着眼,去看周围的环境。

    房间里的陈设,十分简单,一点多余的装饰都没有。

    他面无表情,趿了拖鞋下床。

    刚要走出去,就见路易斯端着一碗粥和两碟炒青菜走了进来。

    “你醒了?”

    路易斯笑眯眯的看了看他,把粥和青菜放在房间里的小茶几上。

    “我亲手做的,你尝尝看,合不合你的口味。”

    摇摇头,这种荣幸,他还真是不随便给人的。

    不过,他也是被逼无奈,谁让暗盟里的厨师,不会做中餐呢?

    “谢了。”

    钟艾莫虽然面无表情,但竟然是难得一见的客气。

    “哟,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吗?”

    路易斯笑微微的,跟过去看钟艾莫洗漱。

    “我说艾莫,你量小,就别喝那么多嘛。喝醉酒,多耽误事啊。”

    “哼。”

    钟艾莫一边用毛巾擦脸,一边不悦的冷哼一声。

    “你还有脸说,你还说什么马上回来,结果却一去不回。”

    “我不是和老二商量事儿呢嘛。”

    路易斯故意说了一半,等钟艾莫发问。

    没想到钟艾莫却什么都没有说,洗漱完,直接出来享用路易斯的劳动果实。

    他不急,路易斯更不急。

    “还有吗?”

    钟艾莫一碗粥吃完,仍然意犹未尽。

    路易斯看了看已经伸到他面前的粥碗,不由满头黑线。

    他还真把他当佣人使唤了?

    “厨房里还很多,要吃自己去盛。”

    钟艾莫皱了皱眉,站起身来往外走,却又很快停下了脚步。

    “厨房在哪里?”

    “你等着。”

    路易斯恼得摇了摇头,打了个电话,叫人把整锅粥都端了上来。

    “你慢慢吃,不着急。”

    路易斯笑眯眯的翘着二郎腿,蓝眸中一片玩味。

    哎呀,真没想到,某人喝醉酒之后的样子,原来竟是那样……啧啧。

    钟艾莫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冷声说:

    “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你可以走了。”

    他又不是马戏团的猴子,被这么盯着看,心情自然是好不了。

    “你可真是忘恩负义!”

    路易斯皱了眉,不满的叫嚷。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你可还吃着我亲自做的东西呢!”

    “如果不是看在你这顿早餐的份上,我早就对你不客气了。”

    钟艾莫头也不抬,仔细咀嚼着食物。

    “识相的话,赶快给我出去。”

    “好啊。”

    路易斯点点头,站起身来。

    “如果你不介意我把你喝醉之后,所说的那些话,宣扬出去的话,我没问题啊。”

    他好整以暇的含了笑,并不迈步离开,似乎笃定了钟艾莫会留下他。

    可是,他脸上的笑,却很快僵住了。

    “嘴长在你身上,你想说,就去说好了。”

    钟艾莫仍然不抬头,只是嗤声笑了。

    “不过,你确定——你惹得起我吗?”

    笑话,喝醉酒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再说,就算他真的说了什么,又怎么样呢?他既然说了,也就不怕被别人知道。

    在他内心里,除了他真正在乎的人。别的人怎么看他,说些什么,对他来说,根本一点都不重要。

    他又怎么可能会因为害怕别人的口舌,而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呢?

    “好,钟艾莫,你赢了。”

    路易斯无奈的摊摊手,露出个挫败的表情。

    没办法,谁让他这么善良、这么在乎钟艾莫这个朋友呢?

    这辈子,他怕是都要被钟艾莫这家伙给吃定了。

    唉,他可真是交友不慎啊!

    叹了口气,他转过身去。

    “钟艾莫,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下午一点半,我和老二,约了云雀见面。”

    “你怎么不早说?”

    钟艾莫下意识的看了眼挂钟,靠,都十二点二十五了!

    当下,也顾不得吃东西。

    飞快的起身,趿了拖鞋就往外走。

    “我先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你们约在哪里?”

    “早就给你准备好了。”

    路易斯似乎十分无奈,打了个电话给丘比特,让他把准备好的东西送上来。

    “这还差不多。”

    钟艾莫见路易斯已经做了安排,放了心。

    “我去洗澡。”

    路易斯看着他的背影,摇摇头,若有所思。

    唉,女人啊,真是红颜祸水……

    他愿以为,钟艾莫一直冷面冷心;可是却在他醉酒之后,看到了他人性的另一面。

    原来,冷睿如钟艾莫,也一样脱不了凡俗。

    沾染上了爱情,再果决冷逸的人,也不过是个失去理智的“疯子”。

    想到钟艾莫醉得一塌糊涂,抱住他,嘴里却喊着“诗诗”,说着那些他听不懂的话时的样子,他就忍不住一阵恶寒。

    天啊,这辈子,他也不想变成那样子……

    逍遥自在的单身生活,他可还没过够哪!

    为了给钟艾莫和云雀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路易斯拖着东野新一郎,特的在外面兜了一大圈。

    “这好像不是去那里的路吧?”

    东野新一郎虽然不常回来,对这里并不很熟,可也还是看出了不对劲。

    “你带着我兜来兜去,到底想干什么?”

    “没什么。”

    路易斯不着痕迹的笑笑。

    “今天天气好嘛,我带你兜兜风。”

    “让一位女士等,可是很不绅士的行为。而且,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

    东野新一郎不满的皱眉。

    “说吧,你到底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我哪有事情瞒你?”

    路易斯若无其事的扯了扯嘴角。

    “我们出门之前,云雀小姐打了电话过来,说她临时有事,会晚到。我之所以没有告诉你,就是因为我想带你出来兜风。”

    “你少在这儿假惺惺。”

    东野新一郎皱了皱眉,一脸的森冷。

    “昨天晚上,好像有人在你那儿喝醉了。”

    他语气淡淡,神色亦淡淡。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今天这所谓的云雀小姐有事要迟到,只怕是你,给那人制造的机会吧?”

    话说完,他阴冷的眸转过来,一瞬不瞬的望了路易斯。

    不是指责,却更胜过指责。

    路易斯感觉到他这样的目光,心虚的笑了笑,哪里敢去看他。

    “那个,老二啊。”

    这件事上,他也是左右为难。

    钟艾莫和东野新一郎之间,无论他帮了哪一个,都是对不起另一个。

    只不过,在他看来,钟艾莫比东野新一郎有戏一些。

    至少,人家儿子都那么大了嘛!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呢?”

    “你不帮我就算了,还打算说服我放弃?”

    东野新一郎分明是不悦了,但语气却更加的平静。

    “路易斯,等你有一天,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你今天对我说的话,是多么滑稽可笑!”

    蹙了眉,他心里微微有些不安。

    他不是不知道,他和钟艾莫相比,明显是处于劣势的那个。

    安安的存在,对钟艾莫来说,是一个他永远无法超越、无法与之抗衡的优势。

    可是要他放弃,又谈何容易?

    自从惠子的事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像对云雀一样,对任何一个女人动过心了。

    “我才不要像你们两个一样呢!”

    路易斯皱了皱眉,爱情?

    拉倒吧,身边有这两个活生生的例子,难道还不够吗?

    他才不要潇洒倜傥、不羁的自己,也变成这副患得患失、得不到某个女人,就世界末日一般的悲惨了呢!

    “现在说什么,都还太早了点儿。”

    东野新一郎眯了眯眼,语重而心长。

    他何尝不是以为自己,再也不会爱了。

    可还不是一样,在遇到云雀之后,不可自拔的再次陷落进去了吗?

    路易斯,只怕也潇洒不了太久了……

    咖啡厅里,云雀正静静的安坐于一隅。

    她的确是不喜欢热闹,每每总是喜欢这样,安安静静的坐在靠窗的位置,想着什么,或者什么也不想。

    她依旧不施脂粉,素面朝天的脸上,饱满的五官,越发显得精致。

    身上是很随意的衬衫长裤,相比裙装,倒多了份英气和潇洒。

    她一手托腮,一手很随意的扶着咖啡杯。

    这么看起来,她是很随意、很闲适的,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钟艾莫一进门,就看到了她。

    脚下顿了一顿,轻脚走了过去。

    “诗诗。”

    他唤了她,眸光几许复杂和苦楚。

    云雀不悦的抬起头来,不声不响的皱了皱眉。

    这个时候,她分明是不愿见他的。

    一见到他,她不由又想起那幅她无论如何都不想再想起的画面……

    “昨天的事,对不起。”

    钟艾莫看云雀的表情,就知道她尽管表面上很平静,但其实内心里,根本就很介意、很生气。

    “可我真的不知道,念念她怎么会在我房间里的。诗诗,请你相信我!我跟她之间,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云雀头也不抬,嘴角溢出一丝冷笑。

    “钟艾莫,比起你,我更相信我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念念对钟艾莫的那份情深意切,纵然是她,也觉得灼热难以招架。

    但,要她去相信一个女孩,竟然不惜自毁名节,去诬赖钟艾莫,还是有一定的难度。

    那样心气高傲的女孩,为了爱情,竟会放下自己的尊严吗?

    虽然这也绝不是毫无可能,但,一时之间,她确实还有些无法接受。

    “钟艾莫,你不要跟我说对不起。因为——”

    她眸色渐冷,站起身来。

    “我,你伤害不起。”

    “诗诗,你不要这样——”

    钟艾莫痛苦的皱了眉,站起身,拦住了云雀的去路。

    “我心里一直都只有你一个人。而念念,对我来说,永远都只是妹妹。你相信我,好不好?”

    “我真的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他竭力想要澄清云雀心中对他的误会,态度不可谓不真诚。

    但云雀听了,却只是冷冷的勾唇笑了笑。

    “算了吧。钟艾莫,你的爱,对我来说,未免太虚伪、太不真切,我只相信我亲眼看到的事实。”

    “你说你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那我问你,难道念念说的那些,是在污蔑你吗?”

    她心里隐隐希望,他可以肯定她的猜测。

    可钟艾莫却只是皱了皱眉。

    他一时有些犹豫。

    虽然,念念的做法是过分了一些。

    可他对她,还是包容的心理居多的。

    “诗诗,你不要怪她。这件事,都是我一个人的错。”

    最终,他像个最尽职的好哥哥一样,承担下了所有的责任。

    可云雀,却明显并不乐见这样的结果。

    她甚至,是更恨了。

    “好,你很好。”

    她唇角的笑意更浓。

    “真是兄妹情深,叫人无法不感动。”

    “可是,钟艾莫,你让我,如何才能不恨你?”

    他刚才的话,说得实在暧昧不清。

    她多么希望,他可以态度坚决而彻底的向她说明一切,向她证明,这一切不过是场荒唐的误会。

    可是,他却没有。

    他对念念的袒护之情,实在太过明显。

    这对云雀来说,不啻于是极大的伤害。

    她真的无法接受,自己所爱的男人,在自己面前做这样的事。

    “诗诗,对不起。”

    钟艾莫也知道,这个时候,他不该袒护念念。

    可他却不能不这么做。

    他爱云雀,可是在为人处事上,却也有着不可更改的原则。

    “我知道了。”

    云雀点点头,面色冷了下来。

    “行了,你已经道过歉了,现在可以走了。”

    她不想再和他在这种无意义的谈话中继续下去了。

    这样的他,让她无法不失望。

    “可你还没有原谅我。”

    钟艾莫叹了口气,双手扶住了云雀瘦削的肩膀。

    “诗诗,我们两个人,不要再分开了好不好?”

    他的语气,真诚中带了淡淡的忧伤。

    他真的不能不怕,云雀的心,有一天,会不再属于他。

    “我们结婚好吗?那样以后,这样的误会,也不会再发生了;我也可以好好的照顾你和安安。”

    “钟艾莫,你不要开玩笑了好吗?”

    云雀甩开钟艾莫的手,受不了的皱了皱眉。

    “如果你没有别的事的话,请你离开。”

    “诗诗,我知道你生气。可这件事,你真的是误会我了——你跟我回去好不好?我和安安,都很想念你。”

    尽管明知道云雀此刻情绪不佳,钟艾莫却不愿就此放弃离开。

    天知道,他要是就这么走了,下一次再要见她,会有多难!

    “你不肯走是不是?”

    云雀此刻尽管十分恼怒,却忽而笑了。

    但这笑却带了太多的疲惫和苦涩。

    “如果你想让我更恨你的话,你尽管留下来。”

    她点了点头,重新回到座位上坐下。

    烦躁的看了看门口的方向:路易斯和东野新一郎这两个家伙,怎么还没有来?

    “那好吧。”

    钟艾莫看了看云雀的表情,叹了口气。

    “既然你今天心情不好,那我们改天再谈。”

    他真的不想离开,却不能不离开。

    他不愿意,他的坚持,反而成为她更加厌烦他的理由。

    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最后看了她一眼。

    云雀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只垂着头,把玩着手上的咖啡杯。

    唉,可惜了这杯咖啡——

    又冷了。

    “云雀小姐,真对不起!我们来晚了。”

    路易斯进了门,还没有落座,便先笑着向云雀道歉。

    “夜子,你好!”

    东野新一郎也温和的笑了,向云雀打招呼。

    “二位请坐吧。”

    云雀情绪淡淡,出口的话亦是淡淡。

    她心里对此感到十分无奈。

    可尽管无奈,她却做不到忘记那些让她烦恼的事。

    路易斯和东野新一郎对视一眼,都没有说话,只默默的坐下。

    “我们是不是应该换个地方?”

    云雀微微皱眉,看了看他们。

    很显然,她认为咖啡厅不是谈事的好场合。

    “是这样。”

    路易斯掩饰的轻咳了一声。

    “我本来打算约云雀小姐去我们的地方,又怕你找不到。所以,才先和你约在这里碰头。”

    这个理由,虽然听上去像个能说的过去的理由。

    可事实上,这不过是借口。

    一切,说到底,不过是他为了帮钟艾莫制造机会罢了。

    不过很可惜,钟艾莫没有成功。

    东野新一郎不作声的皱了皱眉。

    很明显,他早就看出真相。

    可是,他着急也好,生气也罢,却也无计可施。

    说到底,所有的事,都取决于云雀的态度。

    “是这样啊。”

    云雀并不想拆穿路易斯,只点了点头。

    “那请问路易斯先生,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路易斯看了眼东野新一郎,转而对云雀笑了:

    “云雀小姐,请!”

    三人从咖啡厅出来,很快驾车来到一家并不起眼的小饭馆。

    老板自然是暗盟的人,直接引着三人来到后堂,掩上门自己出去放哨去了。

    “夜子,你看,这就是我们的计划……”

    东野新一郎拿出地图,详细的向云雀讲述了他的计划。

    云雀认真的听完,想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这个计划,还算可行。不过——”

    她犹豫的停下。

    “我希望你们能布置一些人,在这里布下暗哨。”

    她点了点地图上的一个位置。

    “凤凰为人很狡猾,我只怕她,没有那么容易束手就擒。”

    “这里?”

    路易斯看了看地图的标示,臭水沟?

    皱了皱眉,那个女人,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说不定还真会选择这个出口。

    至少,这里相对来说,安全多了。

    “我会派人守好的。”

    玩味的勾了勾唇,他不禁笑着摇了摇头。

    哎呀,要是凤凰真从这里逃命,那该是多狼狈不堪的画面啊!

    不行,他可不能错过那精彩的一幕。

    “夜子,你再看看,还有没有别的漏洞。”

    东野新一郎一心只想着完善整个计划。

    他知道,这次的成败,无论对云雀,还是暗盟,都至关重要。

    云雀蹙了眉,又认真的想了一会儿。

    “东野君这份计划,已经十分完美了。”

    嘴角溢出一丝浅笑,她由衷的说着溢美的赞扬。

    “不过,我觉得还缺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路易斯的好奇心被勾了出来。

    “你不是说,已经十分完美了吗?”

    云雀神色平静,看了他一眼。

    “如果有人可以在计划实施的过程中,给你们提供更详细的情况。你们不觉得,胜算会更大一些吗?”

    “你的意思是——内应?”

    东野新一郎皱了皱眉,立刻明白了云雀的意思。

    “不,夜子,我不同意你去冒这个险。”

    “我也不同意。”

    路易斯看了看东野新一郎,立刻跟着猛摇头。

    开什么国际玩笑!

    如果云雀出点什么事,他还要不要活了?

    “这是最好的办法。”

    云雀淡淡的笑了笑。

    “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请你们相信我,我有把握,取得凤凰的信任。”

    她的声音平缓而沉静,似乎真的是很有把握,很能让人信服。

    可她却也清楚的知道,此一去,可谓是十分凶险。

    凤凰生性多疑,既然已经决定要除去她,又哪里会再轻易的相信她?

    可是,为了救出爷爷,为了保证这次行动的一举成功,她却不得不冒这个险——

    失败的后果,是她无论如何也承受不起的。

    “不行。”

    东野新一郎想也不想的摇头拒绝。

    “夜子,我不准你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我……”

    他差点脱口而出对她的关切,可是却又生生的顿住。

    “你别忘了,你还有安安……你要是有点什么,你让安安怎么办?”

    “安安……”

    提到儿子,云雀果然无奈的皱了眉。

    可这件事,却势在必行。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她苦涩的勾了勾唇角,抬起头来。

    “我虽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可以全身而退。可却有一万个理由,一定要这么做。东野君,我已经决定了,请你不要再劝我了。”

    她笑了笑,眸光坚定的看了东野新一郎。

    东野新一郎看了她这样的目光,劝阻的话竟再也说不出口。

    最终,只能缓缓的点了点头。

    回去之后,他少不得要重新部署一番,以确保她安全无虞。

    只是……

    对于她即将面对的凶险局面,他却一点底儿都没有。

    “云雀小姐,你不要这么固执嘛。”

    路易斯一看他连东野新一郎这个同盟者都失去了,不禁又着急、又无奈。

    “我们怎么能让你一个女人,去冒险呢?”

    “我们暗盟,还是有很多可用之才的。实在不行,我亲自上阵,也好过你去冒险啊!”

    “路易斯先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云雀淡而又淡的看了他一眼。

    “我只希望,你能对这件事保密,我就已经很感激你了。”

    “啊……唔……”

    路易斯一时有些尴尬,感情她是把他当成钟艾莫的眼线了?

    “好了,事情就这么决定吧。”

    云雀淡扬唇角,站起身来。

    “我们大家分头行动吧。我会立刻动身,赶回凤凰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