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西边,俊后生,村东边,俏小娘。七月七,见了哟,小娘脸,红了哟”一阵村野乡曲响起,唱曲之人是一个虬髯大汉,面容狂野,身穿破旧皮裘,身背一口大环刀,刀上血迹未干,大汉身后是一群逃难的老弱妇孺,这群难民来自开原县,开原沦陷后,蛮族屠戮军民,危亡之际,一伙边地游侠靠着强横的武力救出了千余百姓,杀出了一条血路。

    大汉便是这伙游侠的首领,这一路难逃,不少兄弟丧命于蛮族之手。大汉自己也身披数创。

    因为队伍中尽是老弱,所以行进的很慢,这让大汉担忧不已,蛮族狼骑兵的追击很快,如果被缠上,下场惨烈。

    自己的兄弟中,一位四境好手留下断后,却死无全尸,大汉只能带着他留下的一柄佩刀当作他的遗物,等到有朝一日回到关内,交给他的妻儿。

    这一路上,大汉也在想,自己怎么做到底是图个啥,自己本来就是一伙辽东马贼的大当家,在开原黑阳山吃香喝辣,来去如风,连官军都拿自己没办法。当地县令更是逢年过节要送来平安钱,求个相安无事。

    可是当蛮族打进开原的时候,自己不知道脑子抽风了还是怎地,带着弟兄们和蛮族狼骑兵痛快的杀上了几场,还杀了一个银狼牙,这银狼牙可是狼骑兵的精锐,换算成大华这边的军职,可是个实打实的五品千户。

    每个银狼牙都是四境中期的高手,自己能干掉一个银狼牙,那可是能吹上好一阵了。

    大汉想着自己当马贼这么多年,要说劫财是不少,但从没有杀过人,也没祸害过普通百姓,只打劫过路的大商队,每次只抢六成财物,剩下四成还留给商队。

    那个羊胡子军师怎么说来着?这他娘的就是绿林道义!对,就是这个理,虽然大汉可能根本不知道绿林道义这几个字儿怎么写。

    可惜了,羊胡子死在了开原,这个羊胡子姓张,名字还挺文绉绉的,叫啥张义明,每次说起自己名字的时候,羊胡子总是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说自己这名字是龙城书院的大儒起的,自己孩提时还在龙城书院上过几年学,大汉也不清楚龙城书院到底是啥光景,但是听说名气贼大,开原这个鸟不拉屎的地界,都有人心向往之。

    所以大汉觉得张老头是在吹牛,羊胡子张老头是一个一辈子秀才都考不上的穷酸书生,咋子可能跟龙城书院有啥关系吗。

    不过这个爱吹牛又胆小的羊胡子,在蛮族狼骑兵打进开原的时候,竟然冲进聚义堂,对着众兄弟说,山上但凡是个带把儿的,现在就应该下山杀蛮子,就百姓,大当家的,你要是不愿意去,就把刀借老夫我使使,我自己去!

    他奶奶的,这老小子竟然敢这么对老子说话,反了他了,不过羊胡子张老头,死的够爷们,老子服!

    还记得六年前的那个除夕夜,张老头饿倒在了寨子附近,巡山的一个老马贼,不知道是突然发了善心,还是觉得大过年的死人不吉利,就把张老头带到了寨子里,喂了一碗羊汤,这才把命救了回来。

    大难不死醒过来的张老头,感动的涕泪横流,当场发誓要做寨子的军师,给大当家的效力,还满口之乎者也的讲了一通谁也不懂的东西,大汉寻思着无非也就是寨子里多了一双筷子的事情,便收下了羊胡子张老头。

    这老小子不知道怎么想的,非要教寨子里的兄弟们识字读书,这见了鬼了,一帮大老粗马贼,要读什么书,不过这六年来,寨子里的弟兄还真认了不少字,都能看懂官府的海捕文书了。听说老子也在海捕文书上面,就是赏银太低了,老子堂堂四境大高手,竟然只值1000两银子,瞧不起谁呢这是。

    汉子想到这,不由得笑了起来。

    不远处,突然传来了狼骑兵的呼喝声,虬髯汉子,面色一变。完了,蛮族杀过来了。

    蛮族狼骑兵呼啸而来,逃难的妇孺慌乱不已。

    汉子咬咬牙,带着身边仅剩的十几位弟兄迎面冲了过去。

    罢了罢了,老子这辈子不算白过,临了,也死的像个爷们一样,没墮了咱黑阳山的威风。

    眼看着狼骑兵越靠越近,汉子的眼神越发的坚定。

    在这时

    一阵马蹄轰鸣声,只见一队身着赤鸳战袄的精锐铁骑对着狼骑兵冲杀了过来。

    这伙铁骑战力非凡,一个照面便冲垮了狼骑兵,为首的一员银甲小将,更是横扫四方无敌手。

    狼骑兵被消灭后,银甲小将来到逃难的人群面前,朗声道:“本将乃北大营左卫游击将军穆桐杰,奉辽东总兵冉大人之命,接应各位父老乡亲。”

    虬髯汉子觉得,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觉得,官军是如此的亲切。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