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豪门修文物 第454章 并肩离去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看到方越的那一瞬,方棠只感觉脑海钝钝的痛了起来。

    被强制封锁的记忆一股脑的要冲出来一般,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方棠已然是面色苍白,额头上更是冷汗淋漓。

    “小棠,你不用担心大少。”贺景元一直在观察方棠的反应,此刻见她神色痛苦不由低声提醒道:“记得我们之前讨论的吗?你只是将记忆封锁了,只要你冲突枷锁就会恢复过来。”

    方棠点了点头,努力压抑着痛苦,她并不是因为外伤导致的记忆缺失,而是大脑机能的自我保护。

    按照贺景元的诊断和推测,当初被方越囚禁之后,方棠担心自己承受不住折磨最后吐露出金色元气的秘密,所以她的大脑封锁了所有的记忆,这样一来不管遭受多少严刑拷打,方棠都不会泄露任何秘密。

    而如今,方棠想要恢复记忆只要解除这层解锁就可以了,而方越的出现就是这个契机。

    和方越对峙的蒋韶搴忽然回头看了一眼方棠,深邃的凤眸里透着让人安心的温暖。

    这一瞬间,方棠勾起嘴角露出一丝笑来,示意蒋韶搴不用担心自己。

    方越冰冷阴寒的目光从方棠身上掠过,最后又落到了蒋韶搴身上,“听闻蒋大少是武道天才,不如切磋一下?”

    随着方越话音的落下,山田-杏子和他身后四个手下随之退到了两旁,只是几人看向蒋韶搴的目光充满了不屑和鄙夷。

    蒋韶搴没有开口而是大步走向了门外,既然要动手自然要选择疏阔开朗的庭院。

    方越随之走了出去,而他的四个手下也迈步跟了过去。

    “方小姐,人贵有自知之明,蒋大少可惜了。”山田-杏子柔声开口,语调里透着几分惋惜,似乎已经看到蒋韶搴横尸当场的画面。

    “是吗?”方棠一记冷眼扫过,却是没有理会眼含恶意的山田-杏子,跟随众人也走了出去。

    而此刻,蒋老爷等人包括蒋德勋也纷纷走了出来站在门廊下看着庭院里的蒋韶搴和方越。

    “爷爷,你说蒋大少有几分胜算?”欧阳伦声音压的很低,也就站在他身边的欧阳老爷子能听到。

    “静观其变。”欧阳老爷子一扫以往和蔼可亲的模样,此时肃穆着满是皱纹的老脸,双手不由自主的攥紧了几分,上京七大家族欧阳家是第一个投诚的,欧阳老爷子虽然知道蒋韶搴必败,但看着庭院里气势冷峻肃杀的蒋韶搴,莫名的感觉到几分不安。

    庭院里里树枝上的积雪被风刮了下来,而就在此时,蒋韶搴和方越同时动手了,身影快到极致之下,好似两道黑色的光影激烈的缠斗在一起。

    战斗带来的威压让回廊下的众人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好几步,即使如此,那实质化的杀气依旧让人胆战心惊。

    这一瞬,众人清楚的意识到了自己的渺小和卑微,手握权势又如何,在绝对的武力面前依旧是随时能被捏死的蝼蚁。

    好强!观战的蒋睿泽和明禹面色一凛,眼瞳紧缩了几分,两人对望一眼,脸上不由自主的流露出几分苦涩和自嘲,他们知道蒋韶搴很强,但心里依旧有些不服气,但此刻两人才知道上京双骄的称号不过是个笑话。

    这是?方棠神色倏地一变,震惊的看着元气大涨的方越,那呼啸而来的威压让方棠猛地攥紧了双拳。

    蒋韶搴被逼退了数米远,脚步站定的看向杀气四溢的方越,沉声开口:“元武期!”

    “好眼力!”方越周身气势大涨,眼中杀气更甚,话音落下的同时右脚点地,瞬间如同利箭一般向着蒋韶搴杀了过去,招式狠厉直取要害之处。

    眼瞅着方越双拳直奔蒋韶搴胸口和腰侧而去时,蒋韶搴却是站在原地未动,直到方越凶猛的一拳就要击中他胸口时,蒋韶搴突然抬手截获住方越的拳头,右手臂则挡下他攻击腹部的左拳。

    时间像是静止了一般,而突然的,随着蒋韶搴周身气势暴涨,原以为必胜的方越面色陡然突变,像是被无形的力量击中了一般,身体突然间倒飞了出去。

    砰一声!后背重重撞到了庭院的树干上,积雪和落叶扑朔落下,方越稳住身体,猛地擦去嘴角血迹,“这不可能!”

    门廊下众人这才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那一瞬间,他们以为蒋韶搴必死无疑,却没想到蒋韶搴只是后退了几步,但方越却倒飞出去甚至吐血了。

    即使知道蒋韶搴不会输,但看到他占据上风了,方棠这才发现掌心里都是冷汗,紧张之下,她甚至忘记了头部的抽痛。

    山田-杏子震惊后猛地回过神来,随即快步走上前去,急切不安的开口:“家主,您没事吧?”

    挥开山田-杏子的手,方越压下翻滚的血气走上前来,看向蒋韶搴的目光多了几分慎重,“你竟然突破到了元武期,是我轻敌了!”

    元武期!明家主眼神微变,虽然早有猜测,但此时依旧被蒋韶搴的修为震惊了。

    蒋德勋则是面色复杂又恼火的瞪着蒋韶搴,难怪从不将自己这个父亲放在眼里,原来是有恃无恐!

    想到此,蒋德勋不由怨愤的看了一眼老神在在的蒋老爷子,如果不是老爷子瞒着,自己和这个逆子的关系又怎么会变成这样!

    “爷爷,这怎么可能?”相对于明禹、袁致修、蒋睿泽这些同辈人的敬佩,欧阳伦年轻的脸庞嫉恨的扭曲着,眼中的不甘都压抑不住,为什么偏偏是蒋韶搴!

    身为欧阳家的继承人,欧阳伦自然知道欧阳家的底蕴,他们家族也供养着武道高手,可修为最强的也只是先天后期,而且只有一人。

    这位供奉高手是从古武界来的,因为丹田受损,这才离开古武界来到俗世,欧阳家也是花了大代价才将人留在了欧阳家。

    欧阳伦装孙子一般捧着这位先天后期的高手,比对欧阳老爷子这个亲爷爷还要孝顺,就是因为欧阳家式微,只能靠武道高手镇压那些牛鬼神蛇。

    欧阳伦也从对方口中听到不少古武界的消息,先天中期的高手在俗世已经可以雄霸一方了,先天后期则完全可以称王称霸。

    但因为古武界和俗世的约定,从古武界出来的武道高手不可以轻易动手,否则古武界的稽查队会直接进行绞杀。

    但规定只针对普通的武道高手,若是欧阳家有一个元武期高手,欧阳伦视线死死的盯着蒋韶搴,隐匿住眼底的杀机,蒋大少这样的高手必须死,否则上京哪里还有欧阳家的立足之地!

    “蒋大少,你的确很强。”翻滚的血气已经被压了下来,方越倨傲的看向蒋韶搴,并不将他的修为放在眼里,“可惜双拳难敌四手,蒋大少,你真要鱼死网破吗?”

    跟随方越而来的四个手下随即走上前来,释放出武道高手的威压,却都是先天后期的高手,四道杀气交织在一起呼啸而来,似乎要将蒋韶搴给吞没。

    “这是要打群架吗?”嘲讽声响起,封掣冷笑着一挥手,庭院里倏地跃出几道身影来,同样气势全开,正是蒋家的精锐。

    八人里有四人已经突破到先天后期,余下四人则是中期巅峰,人数上完胜方越这边。

    宽敞开阔的庭院之中双方对峙着,可以感知的杀气让人呼吸都困难了,血战似乎一触即发。

    蒋韶搴一手握住了方棠的手,释放的元气好似薄膜一般将方棠聚集起的元气瞬间包裹起来,低沉的嗓音同时响起,“不用担心。”

    已经做好战斗准备的方棠迟疑了瞬间后点了点头,金色元气悉数回到丹田之中。

    原来这就是蒋家的底蕴!欧阳老爷子神色又凝重了三分,蒋家不愧是世家之首,如果蒋韶搴存了剿灭其他家族的心思,这些武道高手就是最可怕的杀器利刃!

    方越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欧阳老爷子,蒋韶搴暴露的底牌越多,其他家族越是忌惮蒋家,局面对自己越是有利!

    “还要动手吗?”封掣嘴贱的挑衅,俊朗的脸上笑意璀璨,“啧啧,敢在上京和我们家大少比人数,方家主这是找揍?”

    蒋家精锐出现的同时,暗中负责保护自家家主的武道高手也随即现身。

    明家主身旁就站了两个老者,收敛了气势,但那锐利的目光让人知道两个老者的修为绝对突破到了先天后期。

    明家主不在意的摆摆手,运筹帷幄中透露着淡定和沉稳,今日的局面再危险也在他的掌控之下。

    “小伦,你退到一旁。”欧阳老爷子低声说了一句,站在他身旁的欧阳伦立刻后退到了墙角边,而保护他的两个保镖则护在欧阳伦左右,以防发生危险。

    “蒋家主。”方越低沉冷厉的声音响起,看着蒋德勋身旁的随扈笑了起来,“看来蒋家精锐果真都在蒋大少身旁。”

    蒋德勋脸色难看的变化着,保护他这个家主的随扈虽然都是先天后期,但头发已经花白,修为完全是靠时间堆积出来的。

    对比之下,蒋韶搴手底下的人不管是数量还是质量都压了他这个家主一头!“家主!”山田-杏子摇曳着身姿走上前来,双手将精致的水晶瓶子奉上。

    方越仰起头将瓶中的药液一口喝下,原本还有些苍白的脸色慢慢就恢复了正常。

    这让早知道白色药液功效的众人心头一颤,方越拉拢他们的条件就是白色药液!

    “我们家主愿意给各位提供药液,在回古修界之前则公布药液的方子。”山田-杏子轻柔的声音响起,可惜除了欧阳伦这个小年轻之外,其他人都面色如常,并没有因为她的话而露出贪婪或者期待之色。

    山田-杏子有些的恼火,不过娇美的脸上笑容更盛了几分,柔声继续道:“我们家主只要带走方小姐这个亲妹妹,而蒋大少则继续留在上京。”

    明家主等人神色波澜不动,欧阳老爷子则恨不能立刻将方棠交给方越带走。蒋韶搴太过于强大,死死的压住了同辈人,为了欧阳家的未来,欧阳老爷子自然想要摧毁蒋韶搴,这也是七大家族联合起来架空蒋韶搴,逼迫他放弃总卫队的原因之一。

    原因之二自然是方越提供的白色药液和配方,可以让各个家族培养出更多强大的武者。

    “韶搴,你确定要和我们七大家族为敌,带来不必要的流血和牺牲?”欧阳老爷子缓声开口,态度和善而慈爱,似乎是长者在教导晚辈,“韶搴,你领导总卫队多年,国和小家孰轻孰重相信你比任何人都清楚。”

    蒋韶搴没有回答,而是抬手替方棠整理了一下脖子上的围巾,认真而专注的态度让被无视的欧阳老爷子脸色难看了几分,蒋韶搴这样分明是不将他放在眼里。

    “蒋爷爷,蒋大少最敬重您,不如您来劝劝他?”欧阳伦笑着开口,即使庭院里的气氛紧绷而肃杀,却依旧不影响欧阳伦此刻的好心情。

    从始至终蒋老爷子都保持着沉默,袁老、秦老同样如此,他们并不同意蒋韶搴放弃总卫队。

    可白色药液太过于重要,蒋老爷子三人只能同意,可即使如此他们也不会对蒋韶搴动手。

    半眯着眼看着意气风发的欧阳伦,蒋老爷子声音缓缓响起:“欧阳家小子,你爷爷都没资格和我这样说话,韶搴是我孙子,我今天徇私一次你欧阳家又能如何?”

    蒋德勋这个家主名不符实,蒋家的精锐都在蒋韶搴和老爷子手中,逼急了,蒋老爷子一怒之下站到蒋韶搴这边,那局势就棘手了。

    尤其是蒋老爷子一旦反悔,秦老和袁老势必同进退,如此一来,想要兵不血刃的解决蒋韶搴绝对是天方夜谭。

    “小伦,退下!”欧阳老爷子警告的看了一眼面色青白难堪的欧阳伦,随即陪着笑道歉:“蒋老哥,小伦太年轻不知道分寸,您多包涵。”

    哼!蒋老爷子冷哼一声没开口。

    为了总卫队和白色药液,别说口头道歉了,蒋老爷子只要开口,欧阳伦估计会被欧阳老爷子逼着下跪道歉,只不过以蒋老爷子的身份和地位,他是懒得和欧阳伦一个小辈计较。

    有了刚刚这一出,庭院里的众人都没有开口,也没有人敢逼迫蒋韶搴,就连蒋德勋也沉默着,毕竟大势已去,蒋韶搴已经没有退路了,他只能屈服!而此刻,湖心岛宅邸外围战火更是一触即燃。

    方越只带了几人进入庭院,但他这些年来培养出的手下已经将宅邸围困起来,人数足足有数百人。

    当然,潜伏在四周的蒋家精锐也悉数尽出,双方只等着动手的信号。

    而几乎在同时,其他家族带过来的高手同样也聚集在宅邸四周,不远不近的观察着对峙的双方。

    目测一下整个湖心岛至少聚集着四五百的武道高手,各个家族的精锐悉数尽出。

    “这是我的诚意。”方越一挥手,只见庭院外一个手下快步走了进来,打开了银色手提箱。

    嗬!庭院里的众人定睛一看,却见手提箱里整齐摆放着二十支药液。

    “各位可以先感受一下药液的功效。”山田-杏子睨了一眼方棠,随后拿出药液向着众人走了过去。

    欧阳老爷子点了点头,守护在他身旁的老者走上前来接过两支药液,自己喝了一瓶,另一瓶则是递给了欧阳伦身旁的随扈。

    随着药液在体内流转,丹田里的元气像是被激活了一般,瞬间沸腾起来,强大的药力让两人脸上都露出满意之色。

    或许是欧阳家开头了,剩下的药液瞬间被瓜分完了,唯独蒋韶搴这边的八人不曾动手,自然也感觉不到那药液强大的功效。

    “韶搴,没必要做无所谓的牺牲。”欧阳老爷子缓缓开口,神色里透着几分无奈,但和白色药液比起来,方棠就显得无足轻重。

    卓家主对蒋老爷子直截了当道:“老爷子,方家主只需要带走方棠。”

    至于蒋大少,哼,只要废了修为,自然不可能追去古修界。

    而且方越也会离开,对各个家族而言不但拥有了白色药液,还少了方越和蒋韶搴两个强敌,百利而无一害。

    “不必多言,动手吧!”蒋德勋冷声给出了决断,从最开始方越派山田家族的和各个家族谈合作的时候,蒋德勋决定放弃蒋韶搴和方棠了。

    这一句话好似信号一般,庭院里的众人没有动手,但宅邸之外却已经展开了厮杀。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寒风中夹杂着血腥味,湖心岛的宅邸大,所以听不到外面的厮杀声,但在场的人都清楚外面的厮杀是多么的惨烈。

    当庭院外有杂乱的脚步声传来,蒋韶搴不动声色的握住了方棠的手,两人对望一眼,看似面无表情的冷漠,但眼底却流转着彼此都明白的缱绻温情。

    “家主,蒋家精锐悉数被歼!”带头的中年男人阴狠狠的看了一眼蒋韶搴,杀红眼了,周身的血气和杀机似乎都实质化了。

    方越神色冷淡的点了点头,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虽然他这边也是损失惨重,可只要能带走方棠,再多的牺牲也值得。

    总卫队已经被七大家族分割了,蒋韶搴掌控的蒋家精锐死的死、伤的伤,蒋韶搴在众人眼里就是被拔掉了利齿的老虎,修为再高也不足为惧。

    而随着男人的到来,又陆陆续续来了十多个人,身上都带着伤,收敛了杀气向着各家家主走了过去,低声汇报着战况。

    “什么?”相对于方越的淡定和山田-杏子的得意,欧阳老爷子垮着脸,眼神阴狠的骇人,迸发出嗜血的凶光,“你再说一遍!”

    “堂哥,我们伤亡人数超过……”说话的老者也是武者,只是修为一般,和欧阳老爷子是堂兄弟,一直负责培养训练欧阳家的精锐。

    厮杀结束后,蒋韶搴这边几乎是全军覆没,但欧阳家同样损失惨重,虽然人数还没有统计,可死伤超过七成,欧阳家这一次是元气大伤。

    一旁欧阳伦急切的问道:“那其他家族呢?难道就我们欧阳家死亡最多?”

    欧阳老爷子混浊的老眼里透着寒光,阴沉沉的扫了一眼四周。

    七大家族里袁家、秦家保持中立,剩余五家和方越联手对付蒋韶搴,如果只有欧阳家死亡最多,欧阳老爷子不得不怀疑这其中是不是有阴谋。

    “不仅仅是我们,蒋家主那边也差不多如此,不过都是些低修为的武者。”欧阳震何尝不心痛,死的可都是欧阳家这么多年来花大力气培养出来的精锐力量,伤的是欧阳家的根基。

    不过一想到方越会提供一千支白色药液,最后还会交出药液的方子,欧阳震满是皱纹的老脸这才舒缓下来,有了药液就可以培养出更多的精锐力量。

    “蒋家主?”欧阳伦不屑的嗤了一声,蒋家的精锐力量都掌握在蒋韶搴手里,剩下的一半人在蒋老爷子手里,蒋德勋只掌握了一小部分,而且这些人修为也不怎么样,根本无法和欧阳家的精锐相提并论。

    其他几家也有伤亡,不过都在意料之中。

    “蒋大少,束手就擒吧!”方越再次开口,冷眼看着站在蒋韶搴身旁的几个手下,也是仅存的几人。

    蒋家精锐悉数死亡,总卫队已经被七大家族分割,蒋韶搴已经没有山穷水尽了。

    “蒋韶搴!”蒋德勋厉声一喝,仇恨的目光盯着蒋韶搴,“你还要蒋家死多少人才甘心?”

    蒋老爷子一直袖手旁观,死伤的都是蒋德勋的人,耗损的都是他这个家主的实力,蒋德勋越想越怒,经过这一次之后,明家只怕要越过蒋家成为世家之首了!

    “韶搴,你带着方棠还能逃走吗?还是说你还想做无畏的牺牲?”欧阳老爷子附和了一句,同情的目光看向封掣常锋等人。

    被剪除了羽翼,蒋韶搴也就剩下身边这些人,或许外面还有一些残余势力,可这些残兵对比七大家族不过是蚍蜉撼树。

    “等药液送过来,三天后,我希望各位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在我回古修界之前,我会将药液的方子交给各位。”方越没有再逼迫,毕竟蒋韶搴大势已去,不足为惧!

    入夜,湖心岛灯火明亮,方棠和蒋韶搴几人所在的主院被严密看守着,而其他人则进了客院休息。

    “明家主,袁家、秦家保存了实力,日后我们几家都要倚靠明家主了。”欧阳老爷子朗声一笑,看得出心情极好。

    虽然袁家、秦家没动手没伤亡,但根据之前的约定,这两家只能分到一百支药液,比起明家欧阳几家的一千支的数量,可谓少之又少。

    而有了一千支药液,到时候再结合方子,几家必定能重新制造出药液,日后会培养出更多的精锐力量,再者几家联合起来,袁秦两家不足为惧。

    明家主温雅一笑的点了点头,“老爷子放心,也许前几年会有些艰难,不过总卫队已经被分割了,蒋家不足为惧!”

    围坐在明家主身旁的几人相视一笑,这一次他们可谓都是大赢家。

    而另一边客院,蒋德勋脸色却是难看,啪一声将茶杯重重的摔在桌子上,仇恨的目光迁怒的盯着蒋老爷子,“您老高兴了吗?”

    “爸?”蒋睿泽连忙出声打断,不赞同的看着阴沉着老脸的蒋德勋。

    蒋老爷子不在意的对着蒋睿泽摆摆手,目光平静的看着焦躁不安的蒋德勋,“你现在后悔已经迟了?你既然放弃了韶搴这个儿子,就该知道会有今天的结果。”

    “我后悔?”蹭一下站起身来,好似被激怒的野兽,蒋德勋赤红着眼对着端坐的老爷子嘶吼。

    “我后悔当年没将这个小畜生给掐死!他手中攥着总卫队,何尝把我这个父亲放在眼里?蒋韶搴行事张狂,他灭了衡州莫家,就该知道会引起众怒!我不过是顺势而为!”

    蒋韶搴太强,强到其他家族都惧怕了,他们这些老一辈都只能避其锋芒,那日后明禹这些小辈继承家主之位,只会被蒋韶搴压的永无出头之日,甚至会被蒋韶搴各个击破,日后上京再无七大家族。

    防患未然也好,未雨绸缪也罢!他们只能趁着蒋韶搴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将他剿灭!

    当然,总卫队和白色药液同样是促使蒋德勋下定决心的原因,他不是后悔对蒋韶搴动手,而是烦躁蒋家的实力被削弱了,反而让明家一举成为世家之首。

    或许是蒋老爷子的神色太过于冷淡,蒋德勋暴躁的一脚踹飞了面前的椅子,“总卫队该是蒋家的!这都是蒋韶搴的错!”

    如今总卫队已经被分割,不再由一人掌控,总指挥也就是个虚名而已,虽然蒋家依旧占据了最大优势。

    或许是撕破脸了,蒋德勋什么也不顾了,忿恨的盯着老爷子继续嘶吼,“蒋韶搴就该把总卫队交到浩轶手里,那是他弟弟,但凡他多考虑一下蒋家,白色药液就是我们蒋家独有,明家卓家都给我靠边站!”

    但如今中立的三家都选择站到了明家那边,蒋家这头虽然还有秦家、袁家,可四对三没多少赢面,而且蒋德勋也清楚袁秦两家兵不待见他,身份地位的落差让蒋德勋越想越恼火。

    相对于客院里心怀算计和部署的众人,主院的气氛却显得平静而祥和,清晨的阳光谢谢的洒落进客厅,隔着落地玻璃门可以看到庭院里的初雪寒梅。

    方棠放下杯子,回头看向坐在身旁的蒋韶搴,“检测报告出来了?”

    “抽检的一百支药液都没有问题。”蒋韶搴放下手中的文件,长臂揽过方棠的肩沉声继续道:“副作用并不大,但吸收药液增长的修为比起同等修为要弱。”

    方棠放软了身体靠在蒋韶搴身上,低垂着眼眸,方越提供这么多药液甚至愿意给出配方,他图谋的应该是金色元气。

    “不用担心,古修界我已经做了安排,等去了就知道了。”蒋韶搴轻柔的吻落在方棠的头顶,幽深不见底的凤眸里有寒光一闪而过,不管是方越还是他背后的人,或者是小棠真正的家人,他都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小棠!

    蒋韶搴的低沉嗓音回荡在耳边,带来一股安定和温暖,方棠笑了起来,主动的握住了蒋韶搴的大手,回过头仰视抱着自己的男人,“我不怕。”

    三日后,衡州,乌林小镇。

    古修界和俗世的入口就在这五座大山之中,冬雪堆积,山中瘴气密布,远远看去却有着云蒸霞蔚般的奇幻,但在场的人都知道这山中吞噬了多少人命。

    一辆辆汽车呼啸而来,最终停留在山道前的平地上,衡州州卫依旧是朱家老二朱竑负责,但蒋韶搴离开总卫队之后,衡州州卫实则是归袁家掌控。

    “头,这是要进山?”身穿便装的青年远远的瞅了一眼,低声问道:“我怎么感觉心里发慌那。”

    三天前,他们就带人过来了,别说五座大山这边,整个乌林小镇都戒严了,所有道路入口都设了卡,戒备森严的连只苍蝇都飞出去。

    朱竑板着脸,神色凝重而肃杀,“执行命令就行,别多打听。”

    即使元在衡州,可朱家也知道一些消息,总卫队的变动如此大根本瞒不住,朱竑虽然不耻上京那些家族的做法,可朱家却也只能随波逐流。

    九点,风雪又刮了起来,寒风凛冽的让人都睁不开眼。

    “小棠,过来。”方越冷声命令,一双眼冰冷而无情,透着不容拒绝的强势霸道。

    方棠冷漠的看着被手下簇拥而来的方越,他身后只跟了二十人,但看得出这都是方越最信任的心腹手下。

    一旦进入古修界,方越就不可能再回来,所以他只会带走精锐,至于剩下的人,是生是死都不在方越的考虑之下。

    “我听说古修界的人要离开必须持有古修界四大家族的城主令。”清寒的嗓音打破了风雪呼啸声,方棠看着眼神微微一变的方越,“你一旦我前脚进入古修界,后脚就变成一具尸体吗?”

    “小棠!”蒋韶搴语调冷沉的打断了方棠的话,声音里没有责备只有不认同,即使他从不是迷信的人,但蒋韶搴依旧不希望从方棠口中听到尸体这两个字。

    方棠还是那面无表情的模样,只是眼中略透着心虚。

    “不许胡说。”蒋韶搴元气运转,撑起的元气屏障牢牢的挡在了方棠前面,避免了风雪的侵袭。

    再一次被方棠和蒋韶搴给无视了,方越也不生气,而是看向一旁的蒋德勋、欧阳老爷子几人,“药液的功效相信各位已经知道,按照约定我带走方棠,配方留下来。”

    正因为回到古修界轻易无法回来,所以方越并不在乎一张药方,蒋德勋等人觊觎的珍贵药液和药方放到古修界并不算什么。

    站在方越身后的下属走上前来,将手中的玻璃药瓶递了过去,不同于之前具有强大功效的白色药液,这药液却是深蓝色的。

    “这药液可以腐蚀丹田,却不会伤到武者的身体。”方越冷声说了一句,这药液自然是给蒋韶搴服用的,他要带走方棠,却也要防备着蒋韶搴来古修界,所以只能废掉蒋韶搴的修为。

    隔得远,寒风呼啸的卷着雪花,坐在车内的人看不清山道那边的情况,不过却也能猜到发生了什么。

    “妈,老爷子真的会同意?”后座上,汪芷薇忍不住的问了一句,双手紧紧的攥在一起,只有废掉了蒋韶搴的修为,汪芷才能放下心来。

    杨芮目光一直看着车窗外,保养极好的脸上缓缓露出笑来,只是相对于汪芷薇的急切不安,杨芮更为从容淡定,“明家、欧阳家铁了心的要毁掉他,老爷子保不住他。”

    除非蒋家不惜代价和明家欧阳家血战一场,可一旦内讧,耗损的是各个家族的实力和底蕴,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孰轻孰重,蒋老爷子比谁都清楚,所以即使不舍,他也只能放弃蒋韶搴这个孙子,好在人还活着!

    汪芷薇脸上露出笑来,这样一来蒋家的继承人只可能是睿泽,而自己日后就是蒋家的当家主母!

    相隔不远的另一辆车里,明康和欧阳伦坐在一起,欧阳家之前一直站在袁家那边,但自从袁安宁被送出国之后,欧阳家的立场就有些改变了。

    而这一次欧阳家更是明确的站到了明家这边申讨蒋韶搴,白色药液已经拿到了,等今日再拿到配方,日后欧阳家培养出更多的高修为武者,又何必伏低做小的依附袁家或者明家。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深!”明康阴森森的声音回荡在车厢里,眼中的杀机毫不掩饰,他更希望借此机会弄死蒋韶搴。

    欧阳伦内心不管如何鄙夷明康这个纨绔,但英俊的脸上却露出笑,朗声的解释道:“今日之后蒋大少就是一个废人了,不足为惧!毕竟要顾虑蒋老爷子还有袁家、秦家。”

    虽然说以明家为首的四家实力要强过蒋、秦、袁三家,但说白了还是蒋老爷子他们为了大义舍弃了蒋韶搴和方棠,真逼迫狠了要了蒋韶搴的命,说不定会激怒蒋老爷子,一旦发生变故反而得不偿失。

    “也对,没有了总卫队,又废掉了修为,比起一死了之活着才是最大的惩罚。”明康恶毒的笑了起来,若不是今天的场合非同一般,他必定要下车去看看,亲眼看着蒋韶搴和方棠生离,亲眼看着蒋韶搴被废修为苟且偷生的活着。

    “时间不早了,蒋老哥?”欧阳老爷子催促的看了一眼绷着脸的蒋老爷子,九十九步都走了,就剩下这一步就能拿到配方了,何必再迟疑!

    “韶搴,没必要做无所谓的牺牲。”欧阳老爷子感慨的劝了一句,而随着他话音的落下,跟随欧阳老爷子的两个保镖随即走上前来,逼迫的意味十足。

    同样的,明家、卓家几家的保镖也上前几步,只要蒋韶搴服下药液,方越顺利的带走方棠回古修界,一切就结束了。

    “我来!”蒋德勋突然开口,大步走上前来,一把拿过蓝色的药剂,冷着脸看着面容峻冷的蒋韶搴,即使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蒋韶搴依旧是这样高傲不可一世的姿态,这让蒋德勋心底那一丝丝复杂和迟疑消失殆尽。

    将药瓶递了过去,蒋德勋表情阴冷,“事已至此,你服下药液,我保证你可以活的好好的,没有人敢欺辱你!”

    方棠忽然出手,锐利的刀锋闪烁着寒光。

    蒋德勋脸色陡然一变,好在他身旁的保镖动作极快,抓住蒋德勋的胳膊迅速的将人拽了过来,但手中的药瓶却被匕首劈中,蓝色药液伴随着玻璃瓶洒落了一地。

    “你果然恢复了!”方越眼中迸发出激动又贪婪的光芒,视线死死的盯着出手的方棠,“动手!”

    方越的手下倏地冲上前来,可让人震惊的是明家的保镖不但没有一起攻击蒋韶搴,反而趁着机会重创了方越的两个手下。

    而几乎在同时,卓家、袁家、秦家的保镖同时反水,以凶残而猛烈的招式攻杀着方越的人。

    “这?”蒋德勋和欧阳老爷子都傻眼的愣住了,他们的保镖也站在原地,这突然的变故让他们不知道该攻击谁?

    蒋韶搴握了一下方棠的手,随后向着方越攻杀而去,而方棠则是退到了蒋老爷子身旁,戒备的看向正在战斗的一群人。

    而远处几辆车内的汪芷薇等人也震惊的看着这一幕,太过于不安和担忧下,也顾不得危险打开车门就下了车。

    “康少,这是怎么回事?”欧阳伦厉声质问,脸色难道到了极点,明家的保镖不但没有围攻蒋韶搴这个共同的敌人,反而是对方越这边下了狠手。

    “我……”明康也是一头雾水,说话间明家的保镖已然将欧阳家的保镖给踢飞了出去,力度之大,对方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人跌在地上不动弹了。

    风雪持续着,而堆积的白雪已然被鲜血染红了,再加上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尸体,激烈血腥的战斗已然结束。

    “蒋韶搴!”方越跌坐在地上,原本整齐笔挺的西装已经染上了积雪和血迹,再配上苍白的脸色,方越看起来异常狼狈。

    蒋韶搴神色里不见半点得意,冷淡的眼神如同看死人一般看着方越,“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你们……”方越阴狠的目光怒视了全场,话没有说完一口鲜血又呕了出来,挺直的腰身一下子佝偻起来,只有他攥紧的双拳泄露出方越此刻的不甘和忿恨。

    方棠快步走了过来,视线落在蒋韶搴满是鲜血的右手,快速的释放出金色元气。

    半晌后,蒋韶搴被利刃划破的右手背慢慢的止了血,这深可见骨的刀伤即使缝合估计也不会这么快止血。

    卓家主等人不由震惊的瞪大了眼,而在场的保镖随扈们更是眼瞳紧缩,他们看不到方棠的金色元气,但身为高修为的武者,方棠释放出元气时他们却能感知到。

    所以蒋韶搴伤口的愈合止血,不用想也知道是源于方棠的元气,众人忽然明白方越不惜一切代价,甚至放弃俗世经营打造出的强大实力选择回归古武界的原因了。

    蒋韶搴反手握住了方棠的手,冰冷的凤眸透着寒意扫过全场,这一瞬间,,释放出的威压让几个随扈心头一凛,贪婪浮动的心思一下子就熄灭了。

    虽然说怀璧其罪,方棠的元气竟然如此特殊具有治疗作用,可有蒋韶搴这大杀器在,别说觊觎方棠了,只怕稍微露出点心思来就要把命搭上了。

    “明家主,这是怎么回事?”欧阳老爷子看着欧阳家受伤的六个随扈,三日前湖心岛一战,欧阳家损失惨重,即使得到了一千支白色药液,但没三五年的时间也不可能培养出高修为的武者。

    而今天跟随欧阳老爷子来衡州的这六人是欧阳家最后的底牌了,其中三人是先天后期,余下三人只要服药药液,估计一年内也能突破到后期修为。

    届时,欧阳老爷子打算让他们跟着欧阳伦离开上京去开疆拓土,所以此时看到重伤的六人,欧阳老爷子被气的差一点呕血,靠着一口气硬撑着。

    “你这个小畜生在算计我?”蒋德勋的怒吼声同时响起,和欧阳老爷子一样,蒋德勋也是损失惨重。

    如今他手底下已经没有可用的人了,蒋韶搴一旦要谋夺家主之位,蒋德勋根本没有招架之力。

    急匆匆跑过来的汪芷薇、明康几人脸色异常的难看,他们想不明白不是要联手对付蒋韶搴,要废掉蒋韶搴的修为,可为什么会临阵倒戈?

    “事实就摆在眼前,还问什么问!”卓家主嫌弃的看着蒋德勋和欧阳老爷子。

    之前卓家主叫嚣的厉害,似乎不弄死蒋韶搴不罢休,谁知道他也是倒戈的一员。

    估计看两人脸色太过于难看,尤其是欧阳老爷子,要不是欧阳伦搀扶了一把,估计都要倒下了,卓家主没好气的解释,“总卫队是我们的根本,还轮不到外人来算计!”

    卓家主也眼红总卫队强大的武力值,可他更清楚总卫队的重要性,一旦被分割了,各个州的州卫各自为政,到时候就是一盘散沙。

    短时间之内各个家族似乎得到了利益,可放长远来看这不亚于自毁城墙,而他们这些人也将会沦为千古罪人!

    所以方越和山田-家族的人以白色药液和配方来游说时,卓家主不过是虚与委蛇。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山田家族的野心不需要多言。”卓家主又说了一句,所以从头至尾他们都在演戏,唯独蒋德勋和欧阳老爷子却是真的上当了,为了各自的利益,他们可以牺牲蒋韶搴,可以分割总卫队,可以对自己人下杀手。

    “你们很好,很好!”欧阳老爷子喘着粗气,事已至此,说什么都太迟了!

    “爷爷!”欧阳伦声音嘶哑,赤红的双眼里是对在场等惹的刻骨的仇。

    几分钟之前他还在畅想着欧阳家的未来,还想着如何力压同辈人,让欧阳家成为世家之首,转眼间一切计划成空,欧阳家甚至保不住一品家族的地位了,这让欧阳伦如何不恨!

    汪芷薇同样面色苍白,几分钟之前她还以为自己坐稳了蒋家少夫人的位置,可转眼间就反转了。

    杨芮还算冷静,看都没看只知道发火的蒋德勋,转而向着蒋老爷子问道:“爸,睿泽呢?”

    “睿泽和明禹、致修他们去做最后的善后工作。”蒋老爷子也没瞒着,方越带的这二十来人都是他最信任的下属,但他经营多年,还有很多人手和势力,斩草除根的善后工作就是蒋睿泽、明禹这几个继承人去做的。

    杨芮高悬的心一下子就放下来了,面上依旧是端庄得体的表明,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汪芷薇,示意她别犯蠢。

    丈夫是家主,杨芮还得小意温柔的侍奉着,也要提防着外面的女人,蒋德勋天生大男子主义,杨芮这些年也够累的,但如果是自己儿子成为了家主,她真的可以好好享福了。

    汪芷薇也不是真傻,刚刚只是因为变故而慌了,这会想明白了脸上都透着几分喜悦的笑来。

    “老爷子,你们就不想要药液的配方吗?药液总有用完的一天!”重伤的方越没有了之前的高冷姿态,骨子里贪生怕死本质透了出来。

    方越为了对付蒋韶搴,或者说为了能没有后顾之忧的把方棠带回古修界,他不惜拿出大批的白色药液,但配方却需要等到蒋韶搴修为被废之后才拿出来。

    蒋老爷子平静的看着还想做最后挣扎的方越,“这就不是方家主需要关心的事了,韶搴,动手吧!”

    不!方越惊惧的往后挪动着,在生死面前,不管他曾经多么自傲,多么瞧不起俗世的人,这一刻,方越真的害怕了,他不想死。

    蒋韶搴动手很利落,鲜血飞溅的同时,方越已然倒在了雪地上,被划破了颈部动脉的伤口汩汩流淌着殷红的鲜血,死不瞑目的双眼死死的瞪大。

    “爷爷,我和小棠以后回来看你。”蒋韶搴看向面带不舍的蒋老爷子,到了离别的这一刻,即使他一贯情绪内敛,但神色里依旧流露出对蒋老爷子的不舍。

    “行了,报了仇就走吧。”蒋老爷子不在意的摆摆手,眼角却微微泛红,随后又笑了起来,对着方棠慈爱的开口:“小棠,日后韶搴若是欺负你,你尽管回来,爷爷给你做主。”

    蒋韶搴之前能自由往返,那是因为他代表着俗世,一旦他和方棠真正进入古修界,那就成了古修界的一员,基本不可能再回来,这就是古修界的规定,除非有一天蒋韶搴能强大到无视一切的地步。

    蒋韶搴杀死方越的那一瞬,方棠只感觉脑海里的枷锁咔嚓一声被打开了,被封锁的记忆如同潮水一般涌出。

    “小棠?”敏锐的察觉到方棠一瞬间的表情变化,蒋韶搴关切的目光随即看了过来。

    方棠扬唇笑着,黑润润的眉眼里都是笑意,“我没事。”

    看着这记忆里熟悉的面容,蒋韶搴心头一震,小棠这是恢复了?

    方棠点了点头,抬手握住了蒋韶搴的大手,五指相扣之下,一切尽在不言中。

    就这么走了?杨芮忽然有点不相信,这些年来她不是没想过弄死蒋韶搴这个继子,可早年有蒋老爷子护着,后来蒋韶搴行踪成谜,杨芮别说找机会下手了,每年除了老爷子的寿辰,她都见不到蒋韶搴的身影。

    可如今,她最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这让杨芮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却又有些的意难平,她心里清楚蒋韶搴不是没能力谋夺蒋家,只是他不屑,自己看重的蒋家在对方眼中却如同敝屣。

    明康阴沉着脸,戾气在眼底凝聚着,他大冷的天来到衡州就是为了看蒋韶搴和方棠横尸当场,但最后死的却是方越和他二十多个手下。

    当然,明康也知道这两人以后不可能再给自己添堵了,在上京,他明康依旧是横行霸道、说一不二的明二少,但心里终究的不得劲。

    袁老安慰的拍了拍蒋老爷子的肩膀,目光远远的看着走远的两道身影,“不管在哪里,韶搴和小棠都会过的很好,日后说不定会带着小曾孙回来。”

    “这个臭小子早年就打算去古修界了。”蒋老爷子压下心底的不舍哼哼着,曾经,韶搴孑然一身,可现在有小棠陪伴着,蒋老爷子释怀的笑了起来,罢了,孩子长大了,终究要离开的。

    风雪刮的更紧了,雪花旋舞的飘落下来,天地间苍茫一片,蒋韶搴握住方棠的手,两人并肩走进了山道,一高一矮的身影逐渐被风雪所遮掩,最终消失在林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