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赵元他们离精灵堡垒还有一段距离时,赵元便看到了一栋由树枝藤蔓编织而成的高楼。这高楼倚靠着一个高大的树木而建,环绕而上,恍如一条巨龙蜿蜒而上,直指云霄,端是宏伟。

    “这是……”赵元仰头望向高楼,脸上显现出惊讶之色。

    “这是月尔蓝建造献给王的,她是我们精灵族第三位八阶长老!”西地亚自豪的道。再一次回到精灵族的赵元看着眼前巨大的变化,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但是有一点没变,精灵族人的单纯和友善,是外界怎么都比不了的。

    就在这时,一个冰蓝色眸子的精灵从楼梯上款款而下,一头墨绿的大波浪卷发搭在肩头,她不似一般精灵那样劲装皮甲,而是穿了一袭黑裙,样式有点儿像旗袍,下摆处开了很高的衩,白皙的长腿随着她优雅的步伐若隐若现。她腰肢纤细,胸脯饱满,竟是精灵族中罕见的火辣身材。疏冷的表情中透着淡淡的高傲,高挺的鼻梁,性感的红唇,脸型不似一般精灵那样精致小巧,略宽的下颚显现出一种成熟的大气,最令人难忘的却是她那双冰蓝色的眼睛,明明是很冷淡的瞳色,配上那墨绿的睫毛,应是一副山巅青松的孤傲,却因为她上挑的眼角,慵懒的神态,变成了一种致命的诱惑,仿佛一朵跃动在冰块中的火焰。

    “月,月尔蓝大人!”西地亚一看到女子,脸就腾的红了,像个羞涩的桃子。

    月尔蓝微微点头,目光轻转,抛向西地亚身边的灰袍男子。“这是,赵元大人,他来找王的。”西地亚说话都有些打结,但还没忘了正事。

    女精灵冰蓝色的眸子定定的看了赵元一会儿,才开口道:“跟我来吧。”她的声音有些微微的沙哑低沉,却透出无限性感,和一向清纯温和的女精灵大相径庭,赵元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气质的精灵。

    赵元随着月尔蓝走上回旋往上的木质楼梯,身前的女子腰肢婀娜,曲线优美,不紧不慢的朝上走着,一点儿要和赵元说话的意思都没有。赵元心里有些奇怪,刚才月尔蓝看向他时,他竟感到一股莫名的敌意——难道她是当年血精灵中的一员?不对啊,当初回归的血精灵,赵元都见过,这样气质迥异的女精灵他不可能没有映象。

    两人一前一后,一路沉默的走了五分钟后,才终于停止继续往上走,此时他们已经到了巨树的最高处,是一个宽敞的平台。在这里,房屋不再是之前那般层层叠叠的格子屋了,反而只有一个美轮美奂的小宫殿。赵元没想到一个建在树上的房子还能如此有巧妙,不禁看了眼那个冰眸美人——她建造的这栋大楼献给希维尔,也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

    宫殿点缀着鲜花枝蔓,主体使用一种似金似玉的材质做得,显得煊煌大气,又不失雅致。她轻轻推开门,带着赵元穿过回廊,来到一处房间,隔着半透明的琉璃雕浮云门对里面低头处理公务的女子躬身道:“王,我为您带来了客人。”

    里面的女子抬起头来,声音微微带点惊讶:“是哪位客人?”

    黑裙女子不语,只是伸手推开了门,房间内绿发银眸的少女看到门外的人时,脸上掩饰不住惊喜之色,猛地站了起来,随后她似乎又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避开了赵元的目光,脸在发烧,她微微侧头盯着虚空中的某处道:“原来是赵元阁下来了……”

    不知为何,在刚刚月尔蓝开门的一瞬间,赵元觉得自己仿佛是被对方打包好的礼物,呈上给她的王。这种奇怪的感觉在他心中一闪而逝,看着眼前羞涩的少女,一种熟悉的温暖和喜悦漫上赵元心头,他不禁嘴角上弯:“好久不见,希维尔。”

    希维尔此时内心五味杂陈,一边是见到心上人的喜悦羞涩,一边是明知二人没有结果的苦涩委屈,她张了张口,正打算说什么,却开到黑裙女子还杵在一边,没有半点儿离开的意思。

    “三长老,你先去忙吧,我和赵元阁下有事要谈。”希维尔说到,俏脸上已经一片粉红。

    月尔蓝深深的望了希维尔一眼,随后恭敬地退下,还顺手带上了门。

    “赵元阁下,您怎么来了?”希维尔不知道为什么,以往的镇定全都一哄而散,嘴里说着干巴巴的话,眼睛仿佛被一根无形的线牵着似的,止不住的往面前高高瘦瘦的男人身上看。

    几个月不见,希维尔的变化也很大。她身着一身月白色的宽松祭祀袍,更显得她纤细的身材带着一种柔弱,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去保护。身为精灵族的王,她并没有佩戴王冠等彰显身份的饰品,因为她绿发中央的那一抹金色就是最好的证明。比起曾经的素净,如今的希维尔更多了一种高贵的韵味,白皙的颈脖上佩戴者散发着浓郁魔法波动的精美项链,还有耳垂上的宝石,额间的宝石坠子,都是不可多得的精品魔法装备。

    希维尔注意到赵元的目光,连忙解释道:“我其实不喜欢戴这些繁复的饰品,但你知道,我虽然贵为精灵王,自身却不过才是个中阶弓箭手,这些饰品都是他们搜集起来让我保护自己的。”

    赵元点点头,如今精灵族势大,又处在利益风暴的中心,觊觎精灵族的人肯定不少。虽然现在外界还不知道希维尔这个精灵王的重要性,但想要伤害她的人肯定不少。

    他的精神力早已察觉到,在希维尔办公房间的隔壁,还有一个八阶精灵正在里面,显然是贴身保护希维尔的。那个气息有些熟悉,赵元思索片刻,脑海中浮现了一个月光般清冷,内心却又无比复杂压抑的男人,伊恩。

    伊恩是希维尔的亲舅舅,虽然他曾犯下过错,但终究血浓于水,作为精灵族最资深的长老之一,他还是值得信赖的。

    赵元也不多叙旧,直接表明了来意:“这一次来,主要是看看你们,因为最近时局很动荡,我心里有点不安。顺便还带来了狮王的礼物,他希望能和精灵族友好相处。”希维尔听后,脸上的喜悦渐渐消退,她走到窗边,看着下方的景色,声音中带着陌生的坚决:“赵元阁下,精灵族万年来饱受欺辱,现在只不过想要讨回一点利息罢了,我们所受的苦难,您是不会懂得。”

    赵元微微睁大眼睛:“难道你想跟整个大陆为敌?”

    “不,我们只是要复仇!”希维尔猛地转身,盯着赵元,银色的眸子里仿佛又熊熊火光。“我们精灵族万年间被兽族欺压,拐卖,侮辱,这些都一笔一划的记录在精灵族的史册上,每一笔债我们都要讨回来,这也是精灵族的心愿!”

    “就连狮族,”希维尔的语气突然转冷,满身的怒火也骤然收敛,仿佛刚才的失态只是赵元的错觉。“当初若不是赵元阁下帮我们出阵,如今我是否能安好的站在这里,也是一个问题呢。”

    赵元这才想起来,之前狮族也是有冒犯过精灵族的,但是当时希维尔的态度好像没有这么激烈。

    他见希维尔的态度坚决,也不打算多管什么。环视了以下周围,赵元开口问道:“这里没有祈祷室么?”他想要和长者交流一番。

    希维尔神色微微一黯:“长者受了伤,现在已经陷入沉睡了。”

    “是……我还在精灵族的时候受的那次伤吗?”赵元问道,一说起这,他就想起了不惜自行消耗寿命为他启动魔法阵的大长老库莉,在她最后的时光了,她唯一挂念的便是长者。

    希维尔点点头,神色间带了一丝初雪般的茫然:“其实有时候我也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但精灵族已经强大起来了,我不应该再退缩了。”

    空气陷入了一片沉默,希维尔发现身后的男人不说话了,心中不知为何有些慌乱,难道是自己刚才太激动,太决断,让男人不高兴了?她转身望去,却发现赵元两眼放空,似乎在发呆。

    “赵元阁下?”希维尔眨眨眼睛,试探着叫道。

    赵元皱皱眉,回过神来,他不笑的时候表情很冷漠,所以大部分时候都是面带着微笑。此时他却没有这样了。

    “希维尔,在长者没醒之前,我不建议你们做太出格的事情,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建议。”赵元说道。最近的事情都很乱,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背后推波助澜一般,将隐藏着冲突的*一一点燃,引爆了整个寒兽大陆。

    希维尔秀眉轻蹙,她知道赵元不是爱多管闲事的人:“为什么这么说,赵元阁下。”、

    面对着少女的目光,赵元只是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只是现在太乱了,到处都是即将爆发的战争,光是我所知道的就牵扯了兽族的三大部族,我不知道的肯定更多。”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