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有梦 第三章 连翘施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连翘走后,子矜心里五味杂粮,她知道连翘在骗她,子矜一看见那疤痕,便知道是鼠钻刑法所伤。最讽刺的莫过于,这阴毒的鼠钻刑法,乃是子矜所设,专门惩罚犯了错的人,人人闻风丧胆。鼠钻刑法就是把犯错人的手,手心向下捆绑在一个两端都通的竹筒上,再在竹筒里放上一只老鼠,在竹筒的另一端点上火把,让老鼠看见火光之后一度惊慌逃跑,老鼠便要往另一端打洞,最后老鼠活活把人的手心钻穿,十指连心,能忍得了痛苦的就忍下来了。忍不住的就被活活痛死,有的不被痛死也会因老鼠携带的病菌,感染伤口,以致伤口溃烂而死,此刑罚无比的阴毒。

    子矜心里默默说到

    “难道这就是报应?”

    几年前善药房煎了一碗药,只因药味太苦,气味儿过浓,令上官子矜服药后作呕,子矜便大发雷霆,动用鼠钻刑法惩罚善药房的一干婢女,有两个婢女受不了疼痛,当场被活活痛死。只存活了一位,现在看来,当年活下来的就是连翘。连翘刚刚离开子华台,一位叫沛萍的奴婢,便往逸澜轩赶去。来到逸澜轩沛萍见到容嬷嬷,便说到

    “奴婢有事禀告大福晋,请容嬷嬷代为通传”

    容嬷嬷带着沛萍来到了逸澜轩大厅,景澜一声命下,所有的奴婢全都撤离了大厅。

    “说说子华台有何情况?”

    “回大福晋,今日善药房的连翘,居然亲自为侧福晋送药过来,还在侧福晋房中待了好一阵,离开时连翘也是神色有样,奴婢特来禀报。”

    容嬷嬷见景澜忧上心头,便对沛萍一顿好说。

    “区区一个奴婢,不就是送个药,这也需要来惊动大福晋,以后这等小事就不要大惊小怪,令大福晋忧心。”

    沛萍看了看大福晋,景澜一个手势,沛萍便规规矩矩的退了出去。

    夜已深,连翘捏着指环久久不能入睡,心里很是忐忑,连翘明白想好好生存下去,那就得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着。帮了侧福晋,就是得罪了大福晋和众位福晋。可善良的连翘想到侧福晋如今的处境,要是自己不帮她,谁还能帮她?连翘始终坚信一句话,人之初性本善,希望侧福晋能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连翘握着指环渐渐入了梦乡。

    尔特寸步不离守着云萝已经整整一天了,而此刻云萝腹中的胎儿已是岌岌可危,再不出一日便会胎死腹中。尔特再也等不了了,他准备去找紫君医仙赛华佗,传闻紫君医仙赛华佗,上通天文,下通地理,医毒双修,天下奇毒无一不解。也有传闻紫君医仙性格古怪,救人无数,杀人亦无数,他向来云游四海,没有人知道他的具体行踪。此时此刻对于尔特而言哪怕有一丝希望他也要试一试。不料冬杏突然进来了

    “王爷,善药房婢女连翘,有事求见王爷”

    “不见。”

    冬杏紧接着说到

    “她说有关三福晋之事,请王爷务必一见。”

    连翘来到了云梦楼大厅

    “奴婢参见王爷。”

    “免礼,你究竟有何事,执意要见本王”

    连翘看了看众人,王爷一声命下。所有婢女太监都退了出去。

    “可以说了。”

    “王爷,奴婢来是为了替三福晋解这七虫七草七花之毒。”

    尔特很是诧异,他有点不相信

    “什么?你即是能解此毒,何以现在才来,你最好给本王解释清楚。”

    “回王爷,奴婢也是刚刚听闻三福晋中的是这七虫七草七花之毒。很巧,奴婢小的时候也中过此毒,是家父用乡野偏方为奴婢解的毒。”

    “好,如果你能让三福晋醒来,本王必定重重有赏。”

    连翘迟疑一会儿,说到

    “在奴婢替三福晋解毒之时,还请王爷暂且回避一下。”

    连翘来见王爷之前,特意到善食房查阅了三福晋中毒之前,前三日的所进之食,连翘顿时什么都明白了,尔特离开之后,连翘来到了云萝床边,看着云萝,连翘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告诉她

    “孩子毕竟是无辜的,孩子是无辜的,翘儿不能见死不救。”

    但也有另一个声音在说

    “连翘,你若是救了三福晋,从此便多事了,你不必去淌这浑水。”

    最后还是第一个声音说服了她,连翘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割破了自己的手指,将自己的鲜血一滴滴,滴进了云萝嘴里,连翘心里说到

    “三福晋,奴婢并没中过此毒,林太医说的对,这毒是无药可救,只因奴婢从小跟随家父三餐都以五毒为食,所以奴婢的鲜血就是最好的解药。”

    喝了连翘的血,云萝果然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连翘在一旁包扎伤口,见三福晋醒来便来到床边,说到

    “三福晋身子还很虚弱,还请三福晋好好休息,奴婢这就去叫王爷。”

    尔特徘徊在门外,见连翘出来忙问到

    “三福晋,怎么样?”

    “三福晋没事了,还需好好静养几日,奴婢告退。”

    看着连翘渐渐远去的背影,尔特心中诸多疑惑

    “她何以会解这种奇毒,到底是下毒之人,还是……”

    这些疑问尔特暂且抛诸脑后,尔特进屋握住云萝的手说到

    “你吓死本王了,好了,好了,没事了。”

    云萝昏昏沉沉的说到

    “王爷,臣妾觉得睡了很久?”

    “没事了,本王一定不会再让你有事了。”

    突然云萝摸着肚子说到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王爷,我的孩子……”

    “放心,放心,孩子好好的,冬杏,快吩咐善食房准备点吃的,想必你家主子也饿了。”

    冬杏迟疑片刻,突然跪下说到

    “王爷一定要为三福晋作主,自王爷离开王府,三福晋就屡遭陷害,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云萝微声细语的说到

    “冬杏怎可胡言乱语?”

    尔特说到

    “你好好休息,本王一定会为你作主。”

    在王府里根本不会有秘密,消息传的很快,三福晋醒来之事很快便传到了大福晋耳朵里,景澜咬牙切齿说到

    “林云萝那个贱人居然醒了,真是苍天无眼。”

    景澜一肚子怒火不知从何发起,拿在手里的丝娟都快被她绞断,容嬷嬷说到

    “大福晋少安毋躁,听老奴一言,越在这个节骨眼上越是要冷静。”

    “容姨,你让我如何冷静的了,眼见不用自己动手,那个贱人就能胎死腹中,可她居然醒了,真是可恶。”

    “您身为王爷的大福晋,现在要做的就是前去探望,怎可失了大福晋应有的风范。”

    听了容嬷嬷的话,景澜压住了心中的怒火。容嬷嬷吩咐到

    “宛如,命善食房炖一碗凤枣燕窝,待会儿随我和大福晋,给三福晋送去。”

    大福晋一行人来到云梦楼,走进云萝厢房,景澜见尔特也在,心中是怒火中烧,容嬷嬷轻轻拍了拍景澜肩,示意景澜休要懊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