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有梦 第二章 全府搜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突然,康达带着侍卫走进了逸澜轩大厅。

    “大福晋安好”

    景澜见康达带着侍卫公然闯进自己的地盘,很是不高兴,容嬷嬷见状说到

    “这还有没有规矩了,你居然敢带人闯进逸澜轩。”

    康达神色不改说到

    “王爷下令彻查三福晋中毒一事,如有冒犯的地方,请大福晋见谅,给我搜”

    景澜哪里忍受的了康达在她的地盘如此语气说话,景澜说到

    “逸澜轩岂是你们说搜就搜的地方,我看谁敢踏进内堂一步。”

    见侍卫们再也不敢再上前一步,康达拿出了王爷的令牌。

    “大福晋,这是王爷的令,得罪了,还不给我去搜。”

    景澜看见王爷的令牌也不得不妥协,只好由着康达搜查,许久,康达和侍卫一无所获,康达回到大厅说到

    “大福晋,告退!”

    康达一群人走后,景澜很是生气,对着容嬷嬷说到

    “容姨,王爷居然连逸澜轩也要搜查,林云萝在王爷心中居然如此重要,气死我了,容姨你一定要帮我,一定要除掉林云萝这个贱人。”

    容嬷嬷耐心的安慰着景澜

    “福晋息怒,福晋息怒,林云萝这个狐狸精,老奴定不会饶了她,您是老奴一手带大的,您是老奴的心头肉,谁要是令你不开心,老奴定要让她搓骨扬灰。”

    “容姨,这偌大的王府中景澜只信任你了”

    “有福晋这句话,老奴这一身都值了。”

    富兰府的南苑是玄月阁,玄月阁是四福晋(林偃月)的住处,林偃月从小中意素心兰,故而整个玄月阁随处可见素心兰,玄月阁不比逸澜轩富丽堂皇,但清新雅致,别有一番风韵,一阵清风拂过,素心兰花香四溢,令人别有一番遐想,林偃月和林云萝是同父异母的姐妹,林偃月是林府的嫡亲女儿,而林云萝是林老爷和林府的一个厨娘所生,一年前她俩一起嫁给了富兰尔特。玄月阁有个小佛堂,此时林偃月正跪在菩萨前诚心祈祷

    “求菩萨保佑姐姐快点醒来,只要姐姐平安无事,信女愿意终身供奉。”

    小佛堂的门开了,是伺候林偃月的贴身丫鬟秋禾

    “禀四福晋,康达带着侍卫到了大厅,该是为了三福晋的事儿,您是要去一趟,还是奴婢回了他。”

    “不用,随我出去,顺道问问康达姐姐的情况怎么样了”

    康达见四福晋到来,如常行礼

    “四福晋安好”

    “免礼,三福晋情况如何?”

    “回四福晋,三福晋有王爷陪伴在侧,还有太医守候,四福晋不必担忧。奴才逢了王爷之命,彻查整个王府,如有冒犯,还望四福晋见谅。”

    “康达哪里话,即是如此,你搜吧。”

    待康达带着侍卫进入内堂搜查,秋禾在偃月耳边说到

    “奴婢看见康达是从东苑那边过来的,想必逸澜轩也列入了搜查范围。”

    林偃月一言不发,只是望着屋外的素心兰花,心中仿佛有万千思绪。

    富兰府西苑是子华台,是尔特的侧福晋(黛子矜)的住处,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黛子矜生的是花容月貌,她和尔特相识于微时,算得上是青梅竹马,是四位福晋当中最早嫁进王府的。曾经子华台是多么的热闹,如今确是人烟冷清,真的是应了那句话“蝶舞缠绵,属不知更替几代,好风光的日子始终不长。”

    黛子矜曾经也是个单纯善良的可人儿,王爷对她更是疼爱有加。可要知道,生活在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王府之中,要想生存,谁不用尽心机,耍尽手段。但作为女人,她是第一个嫁进王府的,只因为身份卑微,不能坐上大福晋的位置,这一想来,谁人又能释怀呢?黛子矜被禁足在子华台,她已经病很多天了

    “来人,来人……”

    子矜躺在床上使唤着下人,却没一个应她,几个太监婢女在外面嬉笑打闹,要是换在以前,子矜大气一喘,一个个都吓的双腿发软。连翘送药到了子华台,平日里侧福晋的药都是由子华台的太监小安子到善药房取,今日小安子没来,连翘只得亲自送到了子华台,只见子华台人烟冷清,几个太监婢女,聚在一起有说有笑,真是不成体统。

    连翘在人群中看到了小安子,连翘上前问到

    “小安子,侧福晋不能延误喝药,你不来取药,还有时间在此闲聊。”

    小安子吊儿郎当的说到

    “我这不是正打算来吗?何必大惊小怪,这不?我没来取,你不也送过来了。”

    待小安子说完,几个婢女各自捂着嘴笑了笑。

    连翘觉得很无奈,说到

    “你身为子华台的人,居然连主子的事也不放心上,快把药送进去。”

    小安子一声冷笑说到

    “你何时对侧福晋如此关心,当初你也没少吃侧福晋的苦头呀。”

    “两者岂可相提并论?”

    “你对侧福晋如此关心,何不调来子华台。哎哟……我肚子痛,我得去方便一下,有劳连翘姐为我跑一趟了。”

    小安子说完,捂着肚子俏皮翘尾的走了。一群婢女太监忍不住笑了出来。

    连翘无话可说,她只好亲自端着药来到了子华台内堂,侧福晋厢房外居然一个当值的奴婢都没有。连翘推开房门,见侧福晋倒在床下,甚是狼狈,看着眼前的侧福晋不禁让连翘想到曾经那个高高在上的侧福晋,连大福晋都要让她三分。

    那时的侧福晋,只要一个不高兴,伺候她的太监婢女随时都可能被处死。连翘不经看了看自己手心的疤痕。不想那么多了,连翘赶紧扶起侧福晋,说到

    “侧福晋身子虚弱,怎可自行下床呢?”

    子矜撩开前额蓬松的头发,看了看连翘,微声细语的说到

    “你是谁?我怎么没见过你。”

    “回侧福晋的话,奴婢叫连翘,是善药房的,今日给侧福晋送药过来,不得已才进到侧福晋房中,还请侧福晋见谅。”

    “何以要你来送药,小安子呢?”

    连翘支支吾吾说到

    “小安子…………”

    子矜打断了连翘的话。

    “好了,不用说了,一群趋炎附势的奴才。当着面都敢对本福晋不敬,还有什么不敢的。”

    “奴婢伺候侧福晋把药喝了。”

    子矜看了看连翘,嘴微微张开,连翘一勺两勺细心伺候着子矜把药喝完。连翘拿出丝巾给子矜擦了擦嘴,说到

    “侧福晋好好休息,奴婢改日再来看您。”

    “整个王府,只有你还当我是侧福晋,你不怕对我太亲近,大福晋不会放过你。”

    “奴婢凭心做事,不会在意其他的。”

    子矜取下了手上的玉指环,对连翘说到

    “本福晋有一事相求,不知你答不答应。”

    “侧福晋请说,要是奴婢能办到的,一定答应。”

    “很简单,本福晋相信你一定办的到,你替我把这枚指环交给王爷,请王爷看再昔日之情来见我一面,本福晋如果能东山再起,定当报答。”

    “侧福晋折煞奴婢了,奴婢答应您就是,奴婢奉劝福晋,鸳鸳相报何时了,何不就此释怀呢?”

    子矜看着连翘,微微点了点头,子矜把指环递给连翘,忽然看见了连翘手心的疤痕,便问到

    “你手心的疤痕是从何而来?”

    “回侧福晋,这是多年前自己不小心弄伤的,谢侧福晋关心,要是没别的事,那奴婢先告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