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有梦 第六章 偃月仗言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景澜慢条斯理走到连翘跟前,弯身贴在连翘耳边悄声说到

    “你只要说出是谁指使你的,不就万事大吉了?是四福晋还是侧福晋?只要一个名字,你就能免受这皮肉之苦,你是聪明人,你该懂得选择。”

    连翘岂会不明白大福晋的意思,她咬了咬牙,说到

    “奴婢没有下毒,也没人指使。”

    这一来彻底激怒了景澜,景澜一脚踩在了连翘的指尖上,使劲在地面上磨蹭着,连翘痛的额头直冒冷汗,偃月突然起身说到

    “大福晋,请高抬贵手,毕竟三福晋肚里的孩子确是由连翘所救,求大福晋网开一面,饶了连翘。”

    景澜转身对着偃月说到

    “你竟敢教训我?”

    “妹妹不敢”

    云萝扯了扯偃月的衣服,深怕偃月再多说一句,景澜再一次对着连翘说到。

    “本福晋再问你一次,三福晋中毒一事,是不是和你有关?连众位太医都束手无策,你是如何做到的?你最好给我交代清楚。”

    “大福晋就算再问一百遍,一千遍,奴婢的答案都是一样,都要令大福晋失望了。”

    “好你个连翘,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容嬷嬷,把她指甲给我一个个拔下来。”

    两个老妈子拿来了刑具,连翘此刻已是苦不堪言,她倔强的性格,任凭她们怎么对待自己,她也决不妥协,即使连翘心里清楚三福晋的毒是何人所下,因为心地善良的连翘心中始终坚持一个信念,人之初性本善,给她一个机会,希望她能改过自新,容嬷嬷抓着连翘的手,呲牙裂嘴的样子,让人看了背脊都发凉,容嬷嬷已将铁嵌夹在了连翘的指甲上,云萝绞着手里的丝娟,却不敢多说一句,容嬷嬷说到

    “嬷嬷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到底说还是不说。”

    连翘已是抱着必死的心态,她对容嬷嬷说到

    “嬷嬷不如给奴婢一个痛快吧。”

    容嬷嬷面目狰狞,阴笑着的说到

    “哼哼……落在本嬷嬷手里,可从来就没有痛快可言。”

    说完,容嬷嬷一嵌下去,连翘一声尖叫……

    “住手”

    偃月实在看不下去了,再次奋不顾身起身说到

    “大福晋何苦对一个奴婢大动肝火,连翘牵涉三福晋中毒一事,事关重大,大福晋岂可滥用私刑,私自审问,要是王爷知道了,恐怕大福晋也不好交代,难道到时候大福晋又得请太后娘娘过府,为您作主吗?”

    景澜一听,那还得了,区区一个四福晋敢这样和自己说话,在景澜眼中偃月犹如蝼蚁一个,景澜来到偃月面前,“啪”的一声,重重的给了偃月一个巴掌,说到

    “你是何身份,竟敢教训我?这一巴掌是要你记住,何为尊卑有别。”

    云萝立刻跪在景澜面前说到

    “大福晋请原谅四福晋言语冒犯之处,我代四福晋向你道歉,还望大福晋不要怪罪。”

    景澜说到

    “云萝,你该好好儿教教你妹妹,竟如此尊卑不分,毫无家教可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才是林家的嫡亲女儿,偃月你看看,一个厨娘的女儿都如此懂礼数,何况你还是林家嫡亲女,你真是不如你姐姐。嬷嬷不用管她,你继续,谁要是再替这贱婢求情,一并用刑。”

    容嬷嬷再次用力,连翘痛的双唇都咬出血来,就在这时,尔特和康达来到了逸澜轩,康达飞奔过去,一脚踹开了容嬷嬷,容嬷嬷被踹的远远的,康达扶着摇摇欲倒的连翘,抬头对容嬷嬷说到

    “你这个老东西,居然敢滥用私刑。”

    容嬷嬷这般老骨头,被康达一脚踹的摔在地上哎哎直叫,此时连翘已是精疲力尽,巨大的痛苦让她已是奄奄一息,看着康达,连翘微微叫了句

    “康达哥”然后晕倒在了康达怀里,康达抱着连翘对王爷说到

    “王爷,救人要紧,康达先行告退”

    景澜,云萝,偃月见王爷来了,齐声道

    “臣妾见过王爷。”

    “免礼”

    尔特看了看地上的血迹,瞟了瞟偃月红肿的脸颊,说到

    “一个奴婢而已,何事令大福晋大动肝火。”

    景澜也是不甘示弱,她一个侧身,说道

    “区区一个奴婢,能令王爷移驾逸澜轩,看来这王府令王爷牵挂之人还真是不少。”景澜含沙射影,话语间看了看云萝。

    尔特说到

    “连翘牵涉三福晋中毒一事,大福晋岂可在此动用私刑,草草了事。”

    “臣妾只是想替王爷分忧,代王爷查出这下毒谋害三福晋之人,如果王爷觉得臣妾有罪,请王爷降罪。”

    “此事本王会亲自审问,大福晋就不必操心。”说完尔特挥袖而去。

    康达抱着连翘来到了太医所。

    “林太医,连翘牵涉三福晋中毒一案,王爷有令不能让连翘出事。”

    林太医仔细看了看连翘伤势说到

    “请康侍卫放心,连翘姑娘只是皮外伤,并无大碍,如今只是体力不支暂时晕厥,老夫开一副药到善药房,待药煎好,让

    连翘姑娘服下即可。”

    “有劳太医了。”

    林太医见连翘的新伤,又看见连翘手心里的疤痕,叹了叹气说到

    “连翘姑娘年纪轻轻就承受如斯酷刑,哎……真是作孽,府里死在容嬷嬷刑具之下的奴婢不计其数,王府中不缺的从来就是冤魂。”

    康达听后义愤填膺,满腔怒火,他发誓一定要为连翘讨回公道。

    京城集市中热闹非凡,车水马龙,人如流水,各种叫卖比比皆是,竟显大元帝国繁荣昌盛,一男子特显突出,生的一副极为俊美的五官,高挑秀雅的身材,衣服是冰蓝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髻交相辉映。巧妙的烘托出一位艳丽贵公子的非凡身影,那笑容颇有点风流少年的佻达。

    他像个猴儿似的,在每个摊位上瞧瞧这个,翻翻那个,对每样东西都很好奇,竟给摊贩添乱。好不容易看上一物件,想要买下,可瞟了身后一眼,无奈又放了回去。他觉得身后的两个跟屁虫真是烦人,有他们跟着玩都玩的不尽兴。他迟疑半刻,将手中折扇一合,眼珠一转,一溜烟溜进人群中消失了。

    “小禄子快跟上去,老身实在是跑不动了,快快,快跟上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