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友,这丹炉如何?”长风子不懂炼丹,因此炼丹炉好坏,他也不懂得看。

    “我要的就是这个,多谢道长替我找到一个丹炉,以后道长想炼什么样的丹,只要给我药材即可。”徐陵说着,已经往炼丹炉走去。

    能得到一个炼丹师的承诺,是无比荣幸的一件事,以后修炼破境只要药材足够,不用担心丹药问题。

    但是长风子又道:“道友小心了,淮南王还没出来。”

    外面闹的动静那么大,还在棺材里的淮南王竟然毫无波澜似的,徐陵灵瞳打开,往棺材里看去。

    “既然都要灭了他,道长准备好,趁他还没苏醒,我们先下手为强。”徐陵说完,无形的剑气又在凝聚。

    长风子听罢,玉符和桃木剑也准备好,附和道:“道友,一起动手吧!”

    徐陵一剑挥出,强大的剑气破空,打向那棺材。

    不过也正在此时,棺材盖子突然飞起,一股黑色的死气凝聚在棺材上方,包裹向徐陵的剑气。

    砰……

    棺材盖子落在长风子身边,还好的是长风子反应够快闪身边躲开了。与此同时,一块玉符从长风子手中打出,落入死气当中,黑色的死气在徐陵和长风子的共同攻击之下,发出滋滋的声音。

    死气消散了一些,但很快又马上地凝聚在一起。

    接着剑气和玉符都落下,棺材分成两半,徐陵随手一挥,一阵旋风从徐陵手底下发出,黑气彻底散去,一头身穿黄袍的尸体出现在眼前,正是成了尸王的淮南王刘安。

    “是谁打扰本王清静?”淮南王低沉的声音传来。

    那尸体并没开口,却也能说话,徐陵看得真切,他的声音是从喉咙里发出来,听起来极其骇人。

    “是贫道又错了,他……竟然能开口说话,尸修的这境界已经有化神后期的实力,道友我们全力出手。”长风子大喝道。

    没等徐陵挥剑攻击,长风子一把玉符丢出去,玉符顿时炸开,形成了一个个火球打向淮南王。

    淮南王无视了玉符的火球,一挥手将其全部打开,落在墓室的一角熊熊燃烧。它灵活的身形,一身而过,躲开徐陵的剑气而又瞬间出现在长风子面前,挥拳就打,拳头上有黑气弥漫。

    这个尸王的实力,比起方才墓室里那尸体的,强大了不知多少倍,出手速度更是快。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破!”

    长风子双手握住桃木剑,一剑破下,打落在尸体的大手上,一阵火光涌现。淮南王似乎很害怕道家正统的法器,一击不中抽身后退,然后长风子另外一剑又来了。

    淮南王张口一吐,一层黑气突然冲向长风子,气死又散发出阵阵恶臭。

    “雕虫小技!”

    长风子桃木剑挥舞,黑气根本无法破开长风子防御。

    淮南王怪笑一声,又吐出一口黑气,正要穿过黑气而偷袭长风子,忽然间淮南王可以感受到身后风声涌动。

    没等到淮南王回头,泰山压顶般的力道从后背压下来,砰的一声将它狠狠地压在地面,那是徐陵从它后面一脚踩下去。

    不过这淮南王实力真的强悍,双手在地面一撑,竟然把徐陵给顶了起来,一跃而起又要攻击。

    徐陵单手拍下去,淮南王刚想近身就被拍到一边去,在此时长风子已经摆脱那些黑色死气,紧随其后,桃木剑刺在它身上。

    滋滋的声音,以及难闻的恶臭从淮南王身上发出,令人作呕,在他身上黑气升腾,比起刚才的还要浓郁。

    “我要把你们全部杀了!”淮南王的声音是沙哑的,但在其中满是凌厉的杀意。

    双手在桃木剑上一拍,不顾道家正统法器对他造成的伤害,硬是把桃木剑拍断了,再一掌打向长风子。

    长风子法器没了,又一个玉符丢出,玉符化作一道雷电,狠狠地打落在淮南王身上,这次用的玉符,比起在另外那个墓室里用的又要高级许多。

    雷电劈下,打了淮南王皮开肉绽。

    淮南王还没反应过来,凌厉的剑气从身后而来,一剑劈落在后背。

    它皮粗肉厚,没有被劈成两半,但身上那件黄袍,早已千苍百孔。

    “想杀我?你还不够资格!”

    徐陵说完,捏了个剑诀,又是一剑下来。

    淮南王已经回头转身,可剑气来得比刚才更凌厉,它知道自己无法躲开,举起手格挡。

    刷的一声,一头胳膊冲天而起,手臂被徐陵的剑气削断,暗红色的散发着恶臭的鲜血从断臂处出流出,十分难闻。

    “去死!”

    身后,长风子又有玉符打来,尸王又一次躲避不及,这次一个火球,完全地把它包围在其中,火焰熊熊燃烧,但没能把他烧毁。

    长风子又道:“毁我法宝,我先毁了你!”

    那桃木剑不知跟了长风子多少年,是他的宝贝,用千年桃木炼制而成,长风子又如何能不气。

    把身上所有玉符,一股脑地往淮南王打下去。

    徐陵说道:“已死之人,也敢扰乱世间!我要你再试一次。”

    双手一合,刚才用过一次的巨型剑气,又被徐陵凝聚出来,而且威力比之刚才更要强大。

    在玉符和巨剑的同时攻击之下,淮南王终究是难以承受,它那尸身爆开。

    “我不甘……”

    淮南王发出怒吼,随着身体先被劈开两半,又被玉符绞杀,什么都没能剩下来。

    它的血肉飞溅,整个墓室,到处都是。

    做完了一切,长风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打刚才的尸王,消耗他不少内气,如今最后一击,更是把自己身上所有内气都用光。

    徐陵的情况比他好不了多少,但还能站着,神元不同内气,比内气更强。。

    “道长你没事吧?”徐陵问道。

    “只要能杀了淮南王,为民除害,贫道即使受伤也没所谓。”长风子笑道,“原本以为有道友帮忙会很轻松,想不到比我想象的还要轻松。”

    徐陵只是笑了笑,转身去看那个炼丹炉,不过就在此时,他看到一个红色的小瓶子出现在原本放置着棺材的位置。

    这个小瓶子上面有淡淡的灵气散发,看起来有点不简单。

    徐陵用灵瞳看过去,激动地捡起了小瓶子,好像捡到什么宝贝。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