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下之臣[快穿] 150.大结局(下)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订阅补足全文60%可看。  乔桑就这么抱着一只猫站在段庄宇房间门口,仰着一张小脸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声音软软的。

    “喵呜~”乔桑怀里的小黑猫有些不安的叫了一声,小嗓子也软绵绵的, 像乔桑。

    段庄宇居高临下的看了看那只小黑猫,又看了看正仰着脸满眼期待看着他的乔桑, 眉头微微拧了一下,转身往房里走去。

    就在乔桑以为他要拒绝的时候。

    “进来。”

    乔桑顿时眼睛一亮, 嘴上说着:“不会打扰你休息吧?”身体却已经抱着猫进了屋,顺手把门关上。

    段庄宇转过身来,意味不明的瞥她一眼, 说:

    “不嫌脏?”

    虽然不算脏的过分,但是流浪猫再怎么样也干净不到哪儿去,乔桑也不嫌脏,一直抱着。

    乔桑抿嘴笑:“我还没洗澡。”

    段庄宇不再说什么,只说:“你坐一下。我先换一下衣服。”

    然后就走进浴室里去了。

    乔桑也没坐, 就抱着猫干站在那里, 酒店的房间也没什么好看的, 反正和她的房间是一样的, 她就抱着猫安静的站在那里, 有一下没一下的在猫身上摸着。

    段庄宇换好衣服走了出来,休闲裤白衬衫, 带着股青春气:“正好我这里有在网上买的一些猫的东西, 你先给这小东西洗个澡。”

    乔桑连连点头。

    段庄宇拆了一个纸箱, 从里面拿出一堆东西来,然后拎着去了浴室:“进来。”

    乔桑抱着猫亦步亦趋的跟进去。

    “把门关上。”段庄宇说。

    乔桑又反手把浴室的门关上,然后蹲下来把猫放在地上。

    段庄宇显然对给猫洗澡很有经验,一开始小黑猫还非常恐惧的想要逃跑,被段庄宇很温柔的抚摸了两把之后大概是温水冲洗在身上太舒服了,它渐渐老实下来。

    乔桑没机会上手,就蹲在边上认真看了会儿段庄宇怎么给小猫洗澡,看着看着就抬起头来看段庄宇。

    段庄宇大概还没来得及吹头发,只潦草的擦了一下,湿润又有些凌乱,倒是冲淡了不少疏离的感觉。

    “它喜欢水。”段庄宇说。

    “它喜欢你。”乔桑说。

    段庄宇抬头看她,就看到乔桑正盯着他。

    她蹲在旁边,双手乖巧的放在膝盖上,清亮的眼睛一瞬不瞬的望着他,好像已经看了很久。

    段庄宇心里蓦地一动,面上却不动声色,淡淡的问:“你这么盯着我干什么?”

    乔桑那双清亮的眼睛微微一弯,弯出一个甜笑,却不说话,也不移开目光。

    段庄宇莫名觉得乔桑的视线像是带有温度,灼的他的脸都开始发烫,他下意识轻咳一声:“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乔桑目光微闪:“嗯,有个东西。”

    她说着忽然倾身向前,挨过去。

    段庄宇因为两人骤然缩短的距离愣了一下,鼻尖忽然萦绕着一股淡淡的清新的香气,然后温热软绵的手轻轻擦过他的脸颊,他不动声色的凝视着挨得很近的乔桑,目光幽深。

    “好了。”乔桑手里捏着一根长长的睫毛,然后退回了刚才的安全距离。

    “谢谢。”段庄宇定定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低下头,继续给猫洗澡。

    洗完了澡,毛茸茸的毛全都湿哒哒的贴着身体,显得本来就瘦的小黑猫更瘦了,一双金色的猫眼却更显得通透。

    段庄宇用浴巾把它包裹起来,递给乔桑。

    乔桑连忙站起来去接。

    地上的猫用沐浴露还没有被冲洗干净,乔桑一脚踩上去,顿时一滑,整个人往后摔去。

    段庄宇下意识的把猫丢了出去,只听到喵呜一声惨叫——

    乔桑被段庄宇拽进怀里。

    “没事吧?”段庄宇皱眉。

    乔桑真吓了一跳,有些惊魂未定,但还是摇了摇头:“我没事。”

    小黑猫不满的:“喵呜——”

    “笨手笨脚。”段庄宇说着松开乔桑,有些无奈的说:“你先出去吧,猫交给我。”

    乔桑就小心翼翼的走出去了。

    小黑猫卸下防备后乖巧的不像话,懒洋洋的趴在段庄宇的腿上,享受着吹风机的服务,还主动仰高脖子让风吹到它的脖子下面,不时发出几声舒服的喵呜喵呜的声音来。

    “取名字了吗?”段庄宇问。

    乔桑愣了一下:“还没有。”她还没有给小动物取名字的习惯。

    她心里微微一动,看着段庄宇诚恳的说:“我不会给小动物取名字,要不还是你帮我取一个吧?”

    她可不只是只想让段庄宇给小黑猫洗个澡那么简单。

    一旦让他取了名字,那意义就大不一样了。

    段庄宇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那就叫乔小黑吧。”

    乔桑:“......”

    会不会太敷衍了一点?

    乔桑刚想表示异议,就听到段庄宇头冷不丁的问:“你来我这里,不怕秦明奕介意吗?”

    乔桑心里咯噔一下,没想到段庄宇居然会主动提起。

    她没有半丝慌乱,浅浅一笑,反而看着段庄宇反问道:“所以昨天晚上你听到了?”

    段庄宇抬头看她,见她脸上没半点被戳破的慌乱心虚,反倒是定定的看着他,眼睛里还带着笑意。

    段庄宇不动声色,语气也显得冷淡,似乎并不怎么在意:“碰巧听到一点。”

    “说起来有点幼稚。”乔桑似乎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是个恶作剧。”

    段庄宇微微一愣:“什么?”

    “几年前,我才二十岁,看了秦明奕一部电影,很喜欢,那时候我年少轻狂,媒体采访的时候,我就开玩笑说要等秦明奕长大。”说起自己这些以前的“黑历史”乔桑脸上也有几分无奈:“媒体当然看热闹不嫌事大,全都跑去让秦明奕回应,秦明奕就说不喜欢我这种类型的。我被冷嘲热讽了好长一段时间,十分丢脸。”

    “你这个恶作剧可不高明。”段庄宇忽略掉自己内心莫名涌起的愉悦感,淡淡的说。

    乔桑看不出段庄宇这个反应对她的解释满不满意。

    她笑看着段庄宇说:“所以你该不会误会我喜欢秦明奕吧?”

    段庄宇眼神微闪:“这是你的私生活,我无权干涉。”

    乔桑却话锋一转,突然问道:“不过我看你今天一天都不怎么笑,是不是心情不好?”

    段庄宇噎了一下。

    竟是不知道怎么回答,顿了顿说:“没有。”

    他说着弯腰把猫放进快递箱里,生硬的转开了话题:“先在这里面将就一晚,明天我让助理去买个猫笼。他照顾猫照顾惯了,知道该买什么。”

    乔桑也不推辞。

    “那猫?”

    段庄宇叹了口气:“看你笨手笨脚的,乔小黑还是先放在我这边。”

    乔桑:“......”

    为什么那么快就喊得那么顺口了?

    不过猫能放在段庄宇这儿,她当然求之不得,于是姑且不去计较它的名字了,一脸感激的说:“那就麻烦你了。”

    “那我就先走了。”乔桑很有分寸的站起来说道。

    “嗯。”段庄宇也站起来,送乔桑到门口。

    打开门,乔桑转身对段庄宇笑着说:“晚安。”

    “嗯,晚安。”段庄宇浅浅的弯了弯嘴角,像是终于雨过天晴。

    乔桑心里松了口气,一转身。

    笑容骤然僵在脸上。

    走廊里。

    站着一脸错愕的王楷泽。

    以及站在他身边的,面无表情,眼神冰冷的秦明奕。

    王楷泽在酒店大厅里撞见一脸生无可恋看起来想撞墙的秦明奕,顿时惊了:“什么情况?这个死表情?”

    一看到王楷泽,秦明奕立刻切换到面无表情的高冷模式:“什么?”

    “跟我装什么啊?!打发我让我先走,是不是背着我搞什么小动作了?”王楷泽眯着眼:“我刚才可是看到乔桑就比你早回来两分钟啊——”

    听到乔桑的名字,秦明奕的心脏又扑通扑通跳了起来,脸上却皱着眉,不耐烦的说:“胡说八道什么。”

    说完就径直往电梯的方向走。

    “装的还挺像!”王楷泽像只猎犬一样跟上来,无情的戳破秦明奕的伪装:“你耳朵都红的要滴血了!”

    秦明奕下意识摸了一下耳垂,果真烫的厉害,却依旧强装镇定的说:“热的,不行吗?”

    “嘿嘿嘿,你这话蒙的了别人可蒙不了我,你热只会出汗可不会耳朵红,耳朵红就只有一个原因——”他眯起眼,一副尽在掌握的表情:“肯定是背着我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红成这样,比不可告人更不可告人——你到底跟乔桑在小黑屋里干嘛了?”

    最后一句话让秦明奕像是被踩着尾巴的猫:“你胡说八道什么?”

    王楷泽唯恐天下不乱:“啧啧啧——红的更厉害了——”

    “闭嘴!”

    ——

    秦明奕回到酒店房间,冲了个澡,躺在床上,还是为自己当时的反应感到懊恼,他当时......怎么就点头了呢?好像他和那个女人达成了某种默契似的。

    更要命的是,他从房间回来,又冲了个澡,胸腔里那颗心脏还在不安分的砰砰砰跳个不停。

    他抓过枕头按在自己脸上。

    脑子里却反反复复的出现乔桑的脸,她眼睛里淌着笑意,声音轻轻软软的:“秦明奕,明天见呀。”

    明明是那么普通的一句话,怎么就会在他的脑子里翻来覆去呢?

    说话就说话,为什么要挨得他那么近?近到她的气息几乎无孔无入的缠绕着他,近到他都能看清她瞳孔的颜色,黑的深浓一眼望不到地,看久了,像是能扰乱人的心神。明天见就明天见,为什么偏偏还要加个“呀”?声音软的像是在跟他撒娇似的。

    明明“表白”的人是她,凭什么却是他一颗心七上八下悸动不止?

    这边秦明奕躺在床上难以入眠。

    另一边的乔桑却是回去之后洗漱完就倒头就睡。

    她这一天折腾的够呛,一倒床还没来得及细想今天晚上发生的事,就被沉沉的睡意侵袭,毫无抵抗能力的陷入了沉睡之中。

    第二天睡醒起来,乔桑只觉得全身酸痛,精神不佳。

    洗漱了一下,吃了一小块面包配早餐奶就准备出发去片场了。

    一开门。

    对面的门也同时开了。

    两相对面,乔桑端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早。”

    段庄宇看见她,态度却全然不似昨天早上那般亲和,甚至连微笑也吝啬给出,只是冷淡的一点头,说早,然后就径直往前走去。

    乔桑昏睡一晚,脑子也迟钝不少,此时碰见段庄宇这反应,却一下子清醒过来,猛然想起昨晚上她在对秦明奕“真情表白”的时候被段庄宇撞破。

    她当时也判断不了段庄宇到底听没听见她说话,才没有贸然做出什么弥补性的举动显得欲盖弥彰,但是此时段庄宇的反应却叫乔桑笃定,段庄宇昨晚上肯定是听到什么了。

    联想到昨天晚上段庄宇看她的眼神。

    乔桑隐隐有些要翻船的预感。

    乔桑好歹也是九金影后,心里再怎么翻江倒海,脸上却是一派自然,也不急着跟段庄宇辩白,只是跟在段庄宇身后往电梯走去。

    正好在走廊里碰到站在秦明奕房间门口的王楷泽。

    他热情的冲两人打招呼:“哎!乔桑,师哥,早啊!”

    说起来,段庄宇和秦明奕王楷泽都是同一院校出身,王楷泽私底下一直是叫段庄宇师哥的。

    段庄宇略一点头。

    乔桑则微笑着回了句早。

    王楷泽落后段庄宇几步,和乔桑走在一起,瞄着前面段庄宇的背影,小声跟乔桑嘀咕:“今天早上怎么大家都怪怪的?段师兄看着心情不佳,明奕发神经六点就起床去片场了。”

    他哪里知道,那两个人的不正常都跟身边这个再正常不过的乔桑有关呢。

    突然只听到一道熟悉的清脆甜美的声音:“师哥!”

    乔桑抬眼望去,毫不意外的,王雨薇正站在电梯门口,冲着段庄宇一脸甜笑:“师哥!早啊!好巧啊!”

    旁边王雨薇的助理默不作声,假装不知道王雨薇在这里等了快十分钟,就是为了等段庄宇过来。

    段庄宇没有对王雨薇特殊待遇,一样冷淡的点了点头,就算是打了招呼。

    王雨薇还有点蒙,感觉段庄宇怎么一下子对自己那么冷淡。

    进了电梯。

    段庄宇和王雨薇站在靠门口的前面,王雨薇身后是她的助理,再后面就是乔桑和王楷泽。

    “乔桑,你昨晚上和明奕单独留在房间里说什么了?他一回来,就怪怪的。”王楷泽忽然压低了声音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