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医 第四百六十五章 大结局(下)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女生文学 )

    “皇上!”正当此时,又有内侍奔了进来,这一次来的是个中年的太监,他大哭着道:“皇上快逃吧!万从元带着叛军冲进了慈宁宫搜宫,太后被他们抓住了!”

    新帝登基后,特封吴妃为圣母皇太后。

    如今太后的宝座都没坐热,人却被叛军抓住了!

    “母后,母后!!”新帝痛苦的悲呼。

    回想方才内侍说的是万从元,新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一把夺过那个鲜血淋漓的人头,新帝仔细查看,却发现这个人头根本不是白希云,仔细回想,却是他派去的杀手,一个与白希云有几分相似的青年!

    这么个相似的人头,竟然连白希云的媳妇都能骗过去!

    新帝一把抓住了齐妙的衣襟,将人提了起来:“都是你那夫君做的好事!”

    齐妙方才一直呆愣着,此时才将刚才得知的消息都消化掉,当即就笑了起来:“这就叫善恶有报,你放任先帝死去,如此不孝,竟还腆着脸坐在这个位置上,如今也难怪你的军兵都会反了你!”

    “你这个贱人!”新帝狠狠的抡圆了巴掌,抽打在齐妙的脸上,齐妙的脸颊当即就肿了起来,只不过那红肿,不多时又慢慢的消退了,只是新帝盛怒之中,加之天色暗淡,竟没发现。

    不等齐妙在说话,新帝就提着齐妙的衣领将人往外头拖去,会头吩咐道:“去,将白希云的小崽子抱上,咱们去会一会那么些叛军!”

    “是!”小六子连忙去寻人。

    新帝此时拉扯着齐妙刚走上戎长的宫道,就看到了足足长有两里的一队人手持火把,将通往养心殿这条巷子照的亮如白昼。

    为首的,正是万从元与白希云,而新帝身边原本的护卫和金吾卫们,这会子也都站在乱军的那边。

    新帝心里明白今日怕是要折戟沉沙,可是面上依旧无所惧怕,只是扯出一个冷笑来:“白子衿,想不到咱们竟然有这样见面的一天!”

    白希云的眼神落在长发披散被新帝抓着衣领的齐妙身上,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我本无心皇位,可你照旧要害我,我原本给过你机会,如果你肯放过我,我就不与你争,乖乖的流放宁古塔,可你却措过了这个机会。”

    “你以为我是傻子吗?”新帝怒道:“天下之主位,你会不想要?!我不杀你,你必然会反扑于朕,那还不朕先下手为强!你说朕毒辣也好,说朕忘恩负义也罢,朕自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在告诉朕想要什么,自己去争!”

    白希云听了这一番话,只淡淡一声笑:“所以我才不想做皇帝。皇家的人,活的太累。”又看了一眼齐妙,白希云道:“废话不多言,你放了我妻子和儿子,我放了你母亲和你的外公,如何?”

    白希云话音方落,他身后的队伍就往两侧散开,管钧焱和梅若莘提着曾经的吴妃,现在的太后,和另一个七旬老者到了近前。那老者正是吴妃的生父,新帝的外公。

    太后钗环散乱,妆容都哭花了,可是身体依旧站的笔直,仿佛有什么尊严不肯放下,“你们这些乱臣贼子,先帝都在天上看着呢!你们就不怕遭报应吗!”

    “先帝若真看得见,第一个收的也是陈天赐!”白希云冷声道:“若是陈天赐真有心孝顺先帝,就不会隔绝一切治疗,放任先帝就那么毒发而去。更不会在事后直接杖杀了养心殿原本所有的内侍和先皇的大太监苏名博苏公公。后来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用强硬的手段,杀光先帝残留的血脉。”

    白希云说到此处,望着太后道:“难道,先帝看到这些,会不怒?”

    太后脸色煞白。

    她原本是不太想赶尽杀绝的,只是她的儿子一句成王败寇,到底还是说服了她。因为她明白,当初若是别人登上那个位置,她的儿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只是如今,白希云和万从元竟然能纠集一批人来谋反!

    新帝这时将齐妙拉到了身前,一手扣住了齐妙脆弱的咽喉。他身后,小六子正抱着襁褓跑了出来,看到两厢对峙的情况,吓的脸色都青了,怀里的襁褓差一点撒了手,唬的孩子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白希云与万从元蹙眉。

    新帝道:“废话少说,你们放了我母后和外公,并且保证即刻退出宫去,朕就将齐氏和你儿子放了,否则,朕不介意同归于尽!”

    白希云在披风之中的双手紧紧的握成拳。纷纷扬扬的大雪落在他领口纯黑貂绒的风毛领子上,在火把映衬之下给他俊美的脸庞镀上了一层光晕。

    人人都只看得到他的沉稳和志在必得,没有人知道此刻的白希云有多害怕。

    他仿佛能看到前世齐妙死去时的惨景。那是这一辈子都挥之不去的噩梦,是永远都不想在发生的命运。

    “你放人,我就放。”白希云声音稳重。

    “少与朕玩花样,你们先退出宫去!”

    白希云道:“我说了,你放人,我立即就放了你母亲和你外公,不过这皇位,你却是不能坐的。我可以保证不杀你们,但是也不会继续让你在坐在这个谋害了先帝才得到的位置上,陈家的天下,不能毁在你们这些卑鄙小人的手中。”

    “哈哈哈!”新帝闻言纵声大笑起来:“你倒是给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好理由,这个皇位朕不配坐,难道你配?要么你放了我母亲和外公滚出宫去,要么朕一刀子捅死你老婆孩子!”

    新帝从靴子里抽出一把匕首,尖锐的刀刃悬在了齐妙的脖颈处。

    白希云瞳孔微缩。

    新帝道:“你放不放!”

    白希云远看着新帝疯狂的模样,心知在拖延下去齐妙必定会受到伤害,终于还是妥协了。

    “好,我放,我先放你外公,你将儿子还我。”

    新帝闻言,随意的看了一眼小六子。

    小六子抱着大红襁褓,就往白希云跟前走起。

    白希云也命人将吴妃的生父鸿胪寺卿吴大人放了出来。

    吴大人与小六子擦肩而过,小六子将襁褓交到了梅若莘手中,立即就跑了回去。

    白希云又将太后推了出去。

    新帝握着匕首的手发着抖,望着并不宽敞的巷子中那连绵不绝的叛军队伍,一颗心也终于凉了。

    他就算口头不承认,事情也不会有丝毫的改变,因为他没有想到这么多人都在反对他,仿佛在将他登基之时积攒下的得意一次都踩在了脚下。

    如此大的兵变,他竟然没有听见一丁点的风声,就这么让白希云带着人闯进来了。

    成王败寇,交换了人质又能如何?

    新帝渐渐松了手。

    齐妙挣脱他的禁锢,往白希云的方向跑去。

    变故就发生在这一瞬间!

    新帝忽而追上,匕首一下刺进了齐妙的背部,抽出匕首,鲜血迅速在齐妙雪白的云锦褙子上绽开了一朵鲜红妖艳的花。

    齐妙只觉得背后一痛,浑身的力气就仿佛要被人瞬间抽干浄了一般,身子无法控制的倒了下去。

    “妙儿!”白希云痛苦的大吼。

    管钧焱睚眦欲裂,飞身就冲了过去。

    然而在他还未曾赶到之时,新帝已经将匕首狠狠的刺进自己的咽喉。

    这一瞬,天地似乎都安静下来。

    鲜血从新帝的口中涌出。小六子和太后等人似乎都已经吓傻了,僵硬的立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新帝唇边却是一个冷笑,唇角翕动,挤出一句破碎的话来:“朕就是死,也不死在你们手里!”

    明黄色的身子轰然倒下。

    “天赐!!”太后尖锐的悲鸣穿破了大雪飘飞的天际。

    “孩子,我的孩子啊!你等着我,我跟着你去!”

    这一声过后,太后一头就撞向鲜红宫墙,当场鲜血喷溅,红的白的落了一地。

    新帝的眼前渐渐模糊,似乎看到了齐妙和太后倒在血泊中的身影,忽而得意的笑了。他到底还是和喜爱的人一起离开这个世界,也不算孤独了。

    可是就在这时,他却看到白希云跑向了齐妙。

    这个烦人的家伙!

    他想咒骂,意识却抽离,终于再也无力撑起沉重的眼皮和刺痛的呼吸,瞪大了眼含恨而去。

    白希云踉跄着奔到齐妙的跟前,看着她被鲜血红的背脊和地面,颤抖着双手将人抱在怀里。入手的是一片温热粘腻。

    齐妙身上淡雅的花香终于被血腥气掩盖住了。

    “妙儿,没事的,我已经命人去找太医了,没事的,啊。”他颤抖的捂着齐妙背后那个伤口,并不知自己的眼泪已经雨点似的落在齐妙的脸上和脖颈上。

    齐妙无力的靠在白希云怀里,强撑着不闭上眼睛。断断续续的道:“幸好,你没事,他还,用假人头,骗,骗我……”

    “我没事,我一直都没事。妙儿是我错了。我不该让你跟着他进宫来,是我的错,你不是有那个什么师门的药吗,在哪里你快告诉我,你快吃上一颗啊!”白希云浑身都在颤抖,眼泪鼻涕糊了一脸,哭的前所未有的狼狈。

    齐妙闭了闭眼,依在白希云肩头,许久才道:“傻子,什么师门,都是,都是骗你的,根本就没有,没有那种药。”

    “什么?”白希云呆住了。

    “阿昭,抱我,进去。”

    白希云连连点头,甩落满襟的涕泪,慌乱的抱着齐妙起身飞奔着进了囚禁齐妙的偏院。

    管钧焱担心白希云摔倒,也急忙跟上。

    万从元看着白希云的背影,目露悲悯之色。决心不去打扰他们夫妻的诀别,就吩咐着人做起了善后来。

    卧榻上,齐妙靠在白希云怀里,疲惫的道:“我一直瞒着你,其实,没有师门。没有什么药。”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白希云哽咽着,用下巴一下下曾着齐妙的额头,“妙儿,莫怕,路上咱们一起走,我陪你走。”

    “二哥!”管钧焱赤红双眼,想要劝解。

    白希云却无心去听。

    齐妙也明白了白希云的意思,焦急的道:“你,你这个呆子,我说,没有药,因为我自己,就是药!”

    白希云顺着齐妙的意思检查过去,赫然发现伤口已经渐渐开始愈合!

    %

    十年后。

    “母后,儿臣真的知错了。”身着明黄龙袍的小少年可怜兮兮的望着面前穿了身浅紫长裙的美貌妇人,犹犹豫豫的伸出左手,咬着牙闭上眼,等着戒尺落下。

    “好了妙儿,孩子还小,不过是烧了些孤本,你何必如此动气。我有的是银子,再淘来给你就是了”一身浅灰细棉直裰的俊美男子拥住了爱妻,拯救儿子于魔掌之中,还冲着小少年挤了下眼。

    小少年嘻嘻一笑,撒丫子就跑,边跑边回头挤眉弄眼:“母后,那些孤本儿臣都背下来了,您要是答应往后再不罚儿臣,儿臣就默给您!”

    随后就有两个小内侍慌慌张张的追了出去,“皇上,您慢点儿!仔细磕碰了,太上皇和太后又要心疼了,皇上!”

    齐妙望着元哥儿的背影,噗嗤笑了。

    “也不知道那孩子像谁,难道你小时候就是这样的泼猴儿?”

    “胡说,我小时候稳重的很,我看儿子是像你。”

    白希云扶着齐妙起身,大手扶着她的腰,仿佛这样就能帮她分担腹部的重量,“你也是的,自己有着五个多月身孕,要仔细一些,不要随便的就动戒尺,万一伤了自己呢?”

    “哦?那你说该怎么罚?罚那孩子抄书,有你这个做爹的帮忙捉刀,罚他扎马步,他小小年纪就被阿焱教导成个高手,扎马步完全没压力,罚他背书,他过目不忘,罚他禁足,他趁着没人就翻窗,金吾卫追都追不上!白子衿,你儿子上房揭瓦火烧药房你都不许我管教,仔细他以后上天!”

    “是是是,往后随你管教,你说怎么管教,我来帮你,别动了胎气。”

    一旁服侍的玉莲、爱莲、冰莲、问莲和浅青几个宫女闻言都禁不住笑了。

    那年宫变之后。所有人都觉得白希云会自己登上皇位。

    可是大家都猜错了。

    白希云将不满周岁的长子陈珝捧上了皇位,同时自封为太上皇。

    朝政把持在太上皇手中,于两年前还政给年近九岁的小皇帝,如今朝务上有任何问题,都是爷俩参详着来。大周四海清平,国泰民安,呈现出百年难得一见的盛世。

    万大人不只一次唠叨,为何白希云不直接做皇帝。

    太上皇的回答令人觉得匪夷所思,却又令人无比羡慕太后。

    太上皇说:“若登上那个位置,难保不会因政治需要而充实后宫。”

    当时年轻的太后正在太医院开办的医学院讲学,并未听到太上皇的这句话。还是玉莲嘴快,悄悄地说给太后听的。

    太后听后含着泪笑了。

    “我早就猜到了。”

    【全书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