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这句话说的一点毛病也没有,纪嘉哲完全找不出话来回答,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问这样的一句话,不过他们也确实是因为父母的关系才被迫住在一起的。

    看着栀子站在自己面前瑟瑟发抖的样子,这才意识到现在的天气到底有多冷。

    栀子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浑身都有些啰嗦,好在自己今天穿的没有那么薄,不然铁定就要感冒了,不过她可是第一次在这样的景色下观察这座城市,真的别具一格。

    栀子深呼吸一口气,想吸入这个城市里的繁忙和短暂的休息时光。

    “纪老师,你有没有一刻觉得其实现在这样也挺好,无忧无虑,开开心心,偶尔和你拌拌嘴,有时候还能长点智商,我觉得很好啊,你呢?”

    纪嘉哲倒是没有想过现在怎么样,毕竟自己这一路走过来倒也是一帆风顺。

    “我只是想珍惜当下,我做什么都要求完美,绝不会让自己出现一点差错。”

    栀子仔细想来好像也是。

    两个人欣赏了一会便回家了。

    到家后,各自洗漱,好在纪老师房间有洗手间,不然两个人一起真的做什么都尴尬,栀子这才缓了一口气,和一个男的住总觉得有些不妥,万一哪天突然就看到纪老师光着身子向我走来,我的天,真怕当场没出息的流鼻血,多丢人啊。

    想到这里脑海就自动浮现出那副脸。

    下一秒就因为门声太大,瞬间回神。

    还是不想了,明天还要上班,早点睡吧。

    第二天,天气已经入冬,寒冷也袭击而来。

    栀子起床时浑身都打了个啰嗦,洗漱完后就看见纪老师已经将早餐买好摆在桌子上,但是他人却不在,栀子看了看时间,好像纪老师每次去医院的时间都还挺早的。

    走到餐桌面前拿起面包吃了起来,是草莓味的,栀子被甜到开心死了,纪老师怎么这么懂女孩子啊,旁边还泡好了牛奶。

    这谁顶得住?

    杯子旁边有纸条,栀子抽出来查看:怕被误会所以我先提前走了,早餐吃完就来上班吧,今天有场手术,你跟我执刀。

    栀子差点吓得手上牛奶都要倒了。

    我,我本人,我栀子本人,竟然可以和纪老师一起上手术台了。

    这是多大的荣耀和光辉啊,但是心里有点失落落的感觉。

    纪老师去得早原来是因为怕医院里的人误会啊.....

    但是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不直接微信通知我呢.....

    栀子看了看群里手术的排期,是10点的手术,她看了看时现在已经8点50分了,吓得她赶紧收拾收拾完立马出发,等她到达医院时刚好是9.50分,都怪纪老师没有告诉她坐车,他家小区那么大走了好久才走出来,本来就不太熟悉,硬是绕了好远的路。

    纪嘉哲回到办公室就见栀子在那里气喘吁吁的,好像很累的样子。

    “你怎么了?”

    栀子喝了一口水,听这声音就知道是谁,她不着急的回答,过了一分钟才缓过来,看着纪嘉哲:‘“纪老师,你知不知道,你家我走了好久我才走出来,我找车我也找了好久,你怎么不告诉我在哪里坐车什么的啊,这是同居最基本的吧,你还是那里户主呢,我我我今天真的快要被累死了你知道吗”

    纪嘉哲被说的瞬间都傻眼了,“抱歉啊,我也不知道那里坐车的在哪里,我天天开车来上班的,很少去楼下去了解这些,你以后和我一起上班吧。”

    什么什么什么??他不是怕误会吗?怎么又会叫自己来和他一起上班呢。

    栀子现在整个脸上的表情都写着:拒绝。

    这让纪嘉哲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不不了吧,纪老师,这这这不妥,你今天早上都跟我说了怕误会的,现在你要我坐你车岂不是整个医院都要知道了。”

    纪嘉哲这个时候才想起自己跟她说过不能走在一起,可是又把话收回不太好吧?可是总不能让她起个大早吵醒自己吧,然后又迟到耽误自己时间,这万万不行的。

    纪嘉哲思前想后想了许久,最后冒出一句话:“我停在车库的,没人看见。”

    所以,纪老师这是铁了心要和自己一起上班吗?

    纪嘉哲不等她回答,便说:“走吧,换衣服,手术要开始了,病人病情资料看过了吗?”

    栀子点点头,“嗯嗯,我在来的路上就已经看过了,病人是要做胃穿孔手术。”

    纪嘉哲嗯了一声,就交代护士接下来的事情。

    栀子在手术室换好衣服后,就走向手术室。

    吱呀——,一声,突然在身后的手术室门轻轻地响起,像猛地里谁的一声叹息。我扭过头去,看到手术室的门刚刚又被打开,尔后又迅速无声地阖上了。就在它即将阖上的瞬间,透过门缝和逼仄的过道,我一眼就瞥见即将开始的那张手术台上亮着的无影灯,是病人进来了。

    灯光开启红色:手术进行中。

    纪嘉哲执刀,朝着我说道:患者35岁,性别男,病因是常年爱喝酒,有次说肚子痛了好几天,前几天到我们医院检查才发现是急性胃穿孔。

    不紧不慢的说完后,便吩咐栀子给病人注射麻药,随后又对着栀子说:“术治疗分为穿孔单纯缝合术和胃大部切除术,我负责开头,你负责收尾,收尾时记得要根据溃疡大小,穿孔度进行选择手术。”

    栀子仔细的听着,便看见纪老师拿起手术刀准备手术,周围人的眼光好像都是在等着这一幕一样。

    “穿孔单纯缝合术是选择性迷走神经切断加幽门成形术。”

    “我先弄四层。”

    栀子仔细的听着他说的话,他需要什么,栀子就立马交过去。

    “止血钳”

    “刀,针线。”

    纪嘉哲拿着消毒,铺巾,取上腹百部正中切口约15-20cm,依次打开皮肤,皮下组织,腹直肌度前鞘,向两侧分离腹直肌,打开腹直肌后鞘,问壁腹膜,进入腹腔,洗手探查,见腹腔内充满淡黄色液体,他沉稳的将液体洗掉,一步步的弄完。

    最后于十二指肠球部见一0.5x0.7cm的孔洞,有答淡黄色液体流出,以4号线单纯修补后生理盐水冲洗腹腔,回放置引流管。

    弄完后,他停下动作,看向栀子;“接下来交给你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