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若!”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怎么会这样……若,是你吗?出来见我好吗?”席慕华脸上写满内疚与深深自责,不敢置信的四处张望寻找。可朝思暮想的人儿不再出声,让他根本无法确定他在哪里。最后,席慕华看向刚才声音的来源处,伸出手想触碰到他,秽空气中只有一阵冰凉。“不要碰我!”鹰仓若冰冷冷的说,一双大眼瞪著他。“若……真的是你……”即使再不相信这种事情,但这熟悉的声音,无论如何自己都不会认错的。

    “让我看看你好不好?我真的好想你。若……”

    这阵子来的压抑,终于让席慕华在听到熟悉又想念的嗓音后,双眼泛红,泪水忍不住地滑落眼角。

    “大男人,哭什么哭……”

    死的又不是你!鹰仓若原本想说出这句话,但是看到席慕华这狼狈的模样,只怕说了真的有人会当场崩溃。

    鹰仓若的身影慢慢浮现,一开始还有点半透明,模糊不清,到后来已经完好的站在席慕华面前,让他忍不住伸出双臂就要搂过他。

    为什么?

    看著朝思暮想的人儿明明就在面前,可是却碰不到……

    “若,让我抱抱你好不好?”

    充满哀求意味的双眸,望进他充满怒气的眼瞳中。

    “我没办法。”

    鹰仓若那张精致粉嫩的小脸上时而蹙眉、时而抿嘴,他也不想这样,更不喜欢这种被穿透的感觉。

    “试试看好不好?求你,让我感觉到你。若……我真的快受不了了,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说著说著,席慕华懊悔地把脸埋进双掌中。

    那双杏圆眼眸中所射出的凌厉指控,真的让他无法承受,这次的意外更是让自己倍受打击。

    当初是谁那么信誓旦旦的保证?现在呢?

    深爱的人竟然是在自己手上出事,席慕华说什么也不会原谅自己。

    尤其是看到鹰仓若以这模样出现在自己面前,更是让他一个月来所有的压抑与自责彻底瓦解,忍不住浑身发颤,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喂……”

    见他这样子,鹰仓若心里也不好受。

    虽然明知道这只能说是自己生命已尽,也明白这并不是席慕华的错,但当初他是那么有自信地告诉自己,还给予有力保证,让自己燃起了希望,觉得自己真的会健健康康的清醒过来,开始新的生活,结果呢?

    无声叹了口气,他松开秀眉,眼神也柔和了许多。

    其实是自己注定就是这么短命,也早已知道会有这一天,怨不了谁。

    看看席慕华,沿著指缝满溢而出、滴落的泪水,已经把地毯浸湿了。

    真正最难过又无辜的人是他吧!

    “白痴。”

    鹰仓若伸出手,想试著碰碰他,却一次次穿过他的身体,他再次更专注精神试著,终于在无数次之后碰到了席慕华。

    微凉的触感让陷入自责的人立即抬起脸,想也没想地伸出双臂将他搂进怀中,原本一张俊脸现在又哭又笑的,完全没了先前的自信光彩。

    “对不起,若,你不要再离开我了,好不好?”

    “我也不知道。”

    “不要走,不准你走,答应我!”

    不对……席慕华忽然想起一件事,现在鹰仓若出现在这里,那是不是表示他的身体出了什么事情?席慕华马上空出一手打电话到医院,幸好得到的是不好也不坏的消息。鹰仓若还是和先前一样昏迷不醒,仪器上的各项指数也在范围之内。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还好没事,他最担心的事没有发生。“我的身体暂时还没死。”鹰仓若知道他在担心什么,自己才刚刚离开医院,身体也还好好的。“为什么?”“不知道。”席慕华的视线蓦地落在已发黑、断成二半的玉坠子锦盒里,心中泛过一抹隐隐的疑惑……两人互相靠著,平抚过于激动的情绪,席慕华慢慢地相信了眼前的事实,冷静了许多。

    “你回来多久了?”

    席慕华紧紧箍住的双臂完全没有放松的意思,生怕这一放,怀中的应仓若会就此消失不见。

    “刚刚才回来。”

    “你昏迷了一个月……”席慕华声调们微颤著,显露出他的不安。

    “我听说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久前就忽然醒了,在病房里看著自己动也不动地躺在那里好久,想要回去身体里,可是无论如何就是回不去。”

    “若,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不要再离开我了,不要走。”

    席慕华不安地拢紧双臂,生怕他好不容易回到身边,又会再次离开自己。’

    鹰仓若沉默不语。

    事实上这也不是他能决定的事,而且,看席慕华这样子,深知自己给他的打击有多大,一向自信耀眼的他竟成了这副落魄颓废的模样。

    他头发长了许多,下巴也满是胡渣,刺得他脸颊有些疼。

    “听说你没再替病人医病了?”

    离开病房后,他在医院转了一圈,想找席慕华,却在经过护理站时听到了护士们的谈话。

    说是席慕华从那个手术失败后,再也没进过诊疗室,更别说进手术室动刀了。可以说是每次到医院,只会待在他的病房里,一待就是一整天,哪里也不去,憔悴、自责的模样让大家都非常为他担忧。

    “连你都救不了,我怎么还有办法为其他人看病?”

    席慕华苦涩一笑,恐怕他这一辈子再也无法拿起手术刀了。

    疼……鹰会若不自觉地抚上心口。

    照理说自己这样应该算是死了吧,怎么心口还会痛?

    眼前人的沮丧,让他心好疼、好难受。

    “不是你的错。”鹰仓若白皙的双臂回拥著他,鼓励安慰著。果然家族里患有这种病的人,真的没有一个人能活超过十八岁的。

    席慕华扬起唇,并没有因他的话而释怀,在自己执刀的双手下所造成的事实,这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抹去的。“慕华……”

    “我没事。”他合上眼,伏在窄小的肩膀上。如果不是怀中的温度带有一些些凉意,他真的就要以为其实他并没有离开。

    “睡了那么久,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你想吃什么我去煮?”

    “我……”面对炙热的视线,鹰仓若犹豫著自己该不该说,他知道席慕华还是不愿意接受自己真的已经半死不活的事实。“我……应该不用吃东西。”以前他老是要自己多吃点,现在他想吃也吃不到了。

    看著席慕华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浅笑,随后又伏在自己肩上,一阵灼热的湿意立即传来,烧烫著自己的心。

    不知道他竟如此在意自己,不晓得他已付出这么深,没想到自己的离开,会带给他这么大的伤痛与打击……

    一开始他纵然有埋怨,现下也早已经完全消退。

    鹰仓若来到自己原先住的房间,所有的陈设、吉他等乐器,全都维持原位摆放著。

    “你的房间,我还保持著原状。”

    他一直深信鹰仓若终有一天会醒过来的,只是万万没想到,他是醒过来了,却是以这模样“醒”来的。

    “你会怕吗?”鹰仓若语调中透著一丝不安。

    这一路过来,鹰仓若发现没有任何人能看到自己,就连声音也听不到。老实说,刚开始他也不抱任何希望席慕华能听见自己说话,没想到他不但能听到、看到,甚至能触碰到自己,如果,他会怕自己这模样,那自己就真的不知该去哪里了。

    “不怕。”抚平他眉间的皱痕,席慕华充满柔情地淡笑著。“我想见你郎来不及了,怎么可能会怕你。不管你是什么模样,我都要你留在我身边,不再让你离开。”

    闻言,鹰仓若松了口气,靠在温暖的胸前,任他将自己抱紧。

    “你还是这么爱抱著人。不对,我忘了自己这样已经不能算是人了。”

    “不要这么说,你就是你,永远不会改变。”

    “抱著我,你不会冷吗?”

    “天气愈来愈热了,这样刚刚好。”

    即使会,他还是要抱。现在的鹰仓若身体似乎好多了,只除了脸色有点苍白,体温有点低外,其余皆和平时无异,精神甚至比以往更好了许多。

    应该是不会再发病了吧!

    毕竟手术真的很顺利,现在鹰仓若身体里那颗健康的心脏,也与常人无异地活跃跳动著。

    “慕华,我想去看看爹地、妈咪和爸爸,还有纪和子佟哥他们。”

    “你还没见过吗?”

    难道他刚“醒”来第一个就是来找自己?这个认知让席慕华满足的笑开了唇。

    “因为你这里离医院最近……”

    “不诚实的小家伙。”看著鹰仓若不自然的表情,他马上就识破他那别扭的话语。

    “真的!我只认得来你这里的路!”

    “好、好,我都知道,不气了。”

    脾气还是一样呢,真好,他真的回来了。席慕华不自觉地紧紧收拢双臂,贴著他滑嫩的颊,磨了又磨。

    “待会儿我带你回去。”

    “不要再蹭了,好痛的。”

    席慕华一听愣了一会儿,随即弯起唇角笑问:“你有感觉?”

    “会疼……应该是有吧。”鹰仓若雏眉,他也不明白。

    “若!我的若,你终于回来了,我好高兴!”

    “什么你的若,谁是你的了。”他微红著脸,将手挡在席慕华又要蹭过来的脸上,无情地一把用力推开。“不要再蹭了!走开!”

    “小家伙,你还是这么无情。”脸上满是宠溺又开怀的笑容,席慕华又黏了上去。

    “不要抱我,唯看死了,你怎么把自己摘成这副德行。”

    “我脑子里装的都是你,根本没时间理这些小事。”

    “我说不要抱我!”

    “让我抱,若,我整个月都没有这样抱你了,真的好想、好想你。”

    他说的是真心话,活像是无赖般不肯松手,搂得死紧。哀怨的语气让鹰仓若内疚了起来,语气软了不少。“你先去把胡子刮干净,像个野蛮人似的,皱巴巴的衣服也换掉,跟流浪汉有得比了。”

    鹰仓若的鼻子嗅了嗅,还好是之前他常闻到的淡淡沐浴乳清香,否则更要怀疑他是不是这一个多月都没洗澡了。“遵命。我的小宝贝怎么说,就怎么是。”

    闻言,鹰仓若抡起拳头,无预警地就往他那结实的腹部打下去。

    “唔……你来真的啊。”席慕华抚著肚子,雏起了英眉,不是真的很痛,但他下手也不轻就是了。

    “你再叫我那个名字试试。”他眯起的晶亮眼眸中发出警告的意味。脸上带著笑意,像是没看到小家伙的怒火,一双幽邃的黑眸里回复了光彩,用著满布浓浓爱意的眼神望著怀中的人儿,胸口满溢著无以言喻的感动与激动,再次牢牢的将他圈抱住,像是要揉进自己体内。

    “真好,若,你真的回来了。”

    又回到医院里,鹰会若脸上露出厌恶表情。

    “怎么又来医院了?”

    “小傻瓜,你如果待到早上,就会见到大家。”

    他是半夜“醒”过来的,大家不久前才都刚离开。

    不是没人想陪伴他,只是在那夜深人静的时刻,人总是特别容易胡思乱想,要不是怕守在沉睡不醒的他身边会过度失控,说什么也不会让他独自留在医院里。

    “呃?你们每天都来看我?”

    在病房门外停住,隐约能听见里头传来的谈话声。

    “当然,大家每天都会来陪你。”

    “果然还是让大家担心了。”他垂下眼。

    “别想太多,准备好要进去了吗?”

    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席慕华脸上掩不住复杂的柔情神色,紧紧牵握住他的手安慰。

    “你确定要告诉他们吗?这样会不会很奇怪?”他怕席慕华会被当成疯子。

    “我无所谓。”

    或许不会有人相信,甚至真的会认为他是受刺激过度,疯了,但都无所谓,在真正遇到这种事情之前,他也是科学论者。现在,他还是无法解释这种事情,但他相信自己亲眼所见的。

    想起雷老先生在邮轮上曾说过的话,那时候他就是在提醒自己吧,还是说他早已经预料到现在所会发生的事?

    “嗯……还是先不要说好了。”

    “依你。走了,进去吧。”

    朝有些紧张的人儿温柔一笑,两人一同进入病房。几乎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场景,席慕华已经换上不同的心情。现在的他不能说是喜悦,毕竟鹰仓若的身体还躺在病床上,陷入昏迷不醒中,但是手中传透来的真实触感已经让他很满足了。能够碰得到他、听得到他、看得到他,真的很欣慰了。接下来该想想怎么维持鹰仓若的身体,如果无法让他真正的清醒过来,至少也不能让他再次离开自己。只要再一次,他知道将会永远失去鹰仓若,他真的会承受不住。“你来啦,慕华。”尹子佟笑著和他打招呼,敏锐地发现他有点不一样。

    脸上似乎带著浅浅的笑容,以往那副仿佛世界末日的悲恸神情已不复见?

    发生什么事了吗?尹子佟视线又移向席慕华的右手,看起来像是牵著什么般而微握起。

    “嗯。”席慕华轻应一声,向每个人点点头打招呼后,来到鹰仓若的病床尾,惯例地拿起寻房记录表查看。

    “怎么样?”

    鹰仓若小声问,他实在看不懂上面数据的意思。

    “和之前一样,都很稳定。”

    病房中的每个人都以为席慕华是在为大家解释,倒也不觉得奇怪,只是他那侧过头,像是对著旁人露出的淡淡笑意,让病房中瞬间寂静了下来。

    “你看啦,你不要再笑了。”鹰仓若挣开被握住的手,站到一边去。

    光是这样就已经让大家觉得怪异了,如果说出自己就在他们身边,他们不就真的会认为席慕华疯了?

    “怎么了吗?”像是没事般,席慕华仍旧淡笑著询问紧盯著自己的大家。

    “没什么。”尹子佟压下心头怪异的感觉回道。

    L.I.E.其他三名成员,尚人、薰和广司也收回视线,和以往一样来到鹰仓若病床边跟他说话,聊起过往他们在录音或是巡回演唱时所发生的特别事情,看能否唤醒他。

    鹰仓若一一看过每个人,心疼大家为了自己憔悴许多,而他却只能强颜欢笑的面对不知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的自己。

    来到天野纪面前,他没看错吧,从一进病房后,他就直瞪著席慕华到现在,接著冷哼了一声,离开病房。

    “纪他……你们怎么了?”

    问著席慕华,鹰仓若担心的想跟出去,却见尹子佟站了起来,拍了拍席慕华。

    “别想太多,没有人怪你,纪只是还不能接受。上次打了你之后,纪也跟我说了,他知道若的状况,只是你刚好是为他动手术的人。”

    说完,他便离开病房去安慰另一人。

    席慕华脸上表情一沉,看著鹰仓若的身体不发一语。

    “若一定会醒过来的,他还答应过我们会回到L.I.E.无论休息多久,L.I.E.的主唱只会是若,我们会等他回来重新站上舞台,我们相信他可以撑得过来。病了这么多年,或许是若真的也累了,就让他休息一段时间吧,我相信他会醒过来的。你也别太自责,这不是你的错。”尚人对著席慕华说。

    “谢谢。”

    那样的身体支撑了近十八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放松过,完全不感到病痛,或许吧,他只是贪睡了一点,等他的身体休息够了,他的灵魂就能回去,就能真正完全醒过来了。

    鹰仓若回到席慕华身边,他微泛红眼,摊开席慕华紧握拳的手掌,主动握住,对他安慰地笑了笑,想要他别再伤心自责了。

    突来的触感让席慕华从伤痛中回过神来,看了看他,再看了看病床上,他忽然微低下头,以只有二人听得到的音量问著鹰仓若。

    “若,你真的回不去身体里吗?”

    “不行,昨晚我试了好久都碰不到自己。”

    不只自己,不知道为什么,所有遇到的人,连巡房的医生、护士他都试过了,无论他多么专注精神,结果一样都会穿过去。

    为什么只碰得到席慕华呢?或许是因为他们比较亲密一点吧。鹰仓苦也不晓得原因,只能这么想。

    “是吗?我再想想办法,你别乱跑。”

    低声交代后,席慕华走到另外一位医师前谈论病况的可能原因。

    “哼,我是能跑去哪里?”

    来到自己的身体旁边,鹰仓若看著自己一脸平静地躺在病床上,脸上罩著氧气罩,手上吊著二瓶不同的点滴,紧闭著双眼,无论旁人怎么叫唤,不睁开就是不睁开。

    很怪异的感觉。

    鹰仓若再次看向席慕华,见他在和其他人谈论自己的病况,他无聊的再次伸出手指想碰碰自己,想再试一次看看。

    战战兢兢地探出手,往不算太红润的脸颊戳了又戳……

    咦?虽然还是穿过去了,可是感觉不太一样。

    鹰仓若又试了一次,这次更为专注的盯著自己的脸,慢慢地往前伸去,加重了一些力道。

    “啊!完了、完了!”

    这次碰是碰到了,可是因为太大力,把自己的脸给“凸”歪一边了啦。

    原本是仰躺著,现在鹰仓若的脸已经侧过一边,像是自己换了个睡姿似的。

    鹰仓若著急的想把自己的脸扳正回来,但是愈急愈无法集中心力,试了数次还是穿透过去。

    “慕华,怎么办,动了啦?”鹰仓若急得快哭出来了。

    原本还在和其他医生谈论的席慕华被他这一喊,立即将视线移往他身上,没想到这一看差点让他昏倒。

    “你在干什么?”他咬著牙,压低音量对他说,一边自然的移动脚步换个站姿,正好挡在病床前,以自己的身体遮住鹰仓若侧了一边的脸颊。

    “席医师,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

    双手背在头后,做手势要小家伙快点“还原现场”。

    没有人知道,也可能不会相信鹰仓若的灵魂就在这里,如果被发现正在昏迷的身体竟然会移动,那肯定会引发一场骚动。

    甚至有可能他的家人朋友还会认为若快醒了,到最后只怕他被逼得得说出事实,这样只会让他们更加难过。

    “你好了没有?”席慕华低声问。

    “我正在弄,你不要吵啦。”

    专心,再专心。

    又试了几次,鹰仓若终于把自己的脸给扳正回来,吓得他和席慕华频冒冷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