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女的探戈 第十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舞蹈教室外的街灯下,两条人影正低首交谈着。

    “你这回错得更离谱了!”

    “可是,上次你说是唐家的另一个……”记者A辩解着。

    “唉,你们全瞎了眼吗?怎么都没看出来?”局花气恼的跺着脚,说:“就是他啊!长得跟她一样漂亮,这么美丽醒目的一对……”他又再叹了一声。

    “难道是——”记者A睁大了眼,一脸的不可置信。

    局花略感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很好,你终于想到了。”人类毕竟是有智慧的动物,虽然错了一次,只要稍微点一下,马上就醒悟了。

    “原来她真正爱的,是唐夫人!”

    局花听了,差点没跌倒在地上。

    “难怪她不能说出来,难怪她如此凶狠的威胁我,因为——是同性之间的禁忌之爱,啊!好悲哀啊……”

    记者A沉醉在他所发现的事实里,无法自拔。

    名叫局花的记者见状,不禁叹道:“唉,当初为了让他们的感情自然发展,才迟迟不敢插手,如今搞成这样,只好由我亲自出马了。”

    *********

    舞步若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永远不会再回来。

    偌大的教室里,静悄悄的无半点声响,她垂头从在地板上一动也不动。

    来学舞的学生们早已散去,法南斯到后面去换衣服,只余她一人面对镜墙呆坐着,脑中盘旋着这句话。

    她抬起头,看到自己的影像,不禁诧异。

    镜中映出了她憔悴的脸庞,因过度疲累而失去光采的双眸,那是一张美艳但毫无生气的容颜。

    “我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纤手探出,她轻抚过镜中的容颜,喃喃低语着。

    一股难以形容的沮丧汹涌的袭上心头。她,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啊——”她抱着头,痛苦的低吼了一声,仿佛被困的猛兽,焦虑的想找到出口。

    大学时代,某教授曾在课堂上开玩笑的说道:“解题就像挑线头一样,一团毛线球在眼前,大多数的人都会东拉一下,西扯一下,最后搞得很烦,索性放弃。但如果从头到尾,你只专注的挑一根线,很快的就会走出迷宫。”

    但是现在,她应该要专注的是哪一条线呢?

    忽然,一阵风吹开了本合紧的大门,一片陌生的黄色花瓣乘着夜风,飞入了室内。

    只见它仿佛有生命似的,在低空做了几个优美的转折,然后缓缓的、缓缓的降落在她犹然未觉的肩上。

    接着,仿佛魔法似的,空气奇异的震动了起来,轻吟起热情的旋律,是首她再熟悉不过的曲调——那是她和唐雅人第一次共舞探戈的曲子。

    此时疲累不已的她,不觉闭上了眼,随着旋律轻哼,神思在回忆中漫荡着——

    花园内,神情不屑的俊美少年……

    舞蹈教室内,紧箍住她的愠怒少年……

    车座中,虚弱的抬起手的受伤少年……

    一幕幕的景象从她脑海浮现,触动了她心底最深处的、最柔软的情绪,不知不觉的,眼眶逐渐湿润,泪水滑下了她的脸颊,不可遏。

    原来,这就是解决问题的线头,就是她一直想要的。

    “你回来了!”她低响着站起身,忘情的伸出双臂,紧紧的挽住了他,布满泪痕的脸庞贴在他的肩头。

    不放开了!再也不放开了!她心底一个声音如此说着。

    “莎娜姐,你还好吗?”

    听到那声音,她松开手臂,退了两步。

    相似的容貌,却不是她记忆中那名黑眸闪着嘲讽的光芒,时而刻薄、时而温柔的俊美少年。

    她难掩失望的神色,清了清喉咙,说道:“水阳,你怎么来了?”

    一张纸递到她眼前。

    “这是二哥刚赶出来的,他要整理行李,没法亲自来。”

    莎娜低头看着那一行行的黑字,都是她刚才所说的地方。

    “他说,今晚只来得及修改一小部分,其它的……”

    少年接下来说了些什么,她全没听进,整颗心让一股澎湃的情感所占据,难受却又甜蜜。

    她低垂着脸,一颗泪珠滴在那张纸上,晕开了喷墨的字迹,像她刚被回忆融化的心。

    “这个笨蛋男人……”她哽咽着。

    白衬衫、领带、夏天的麻料西装、冬天的呢料西装……还有什么是没带的呢?

    唐雅人看着躺在地上的旅行皮箱,心中默念着。

    眼光落在书桌上的相框,相片中的秀艳少女正对他笑得开怀。

    他的心,能带得走吗?他苦涩的想着。

    “不准走。”门外传来低沉的女声。

    他诧异的转身,一具娇躯倏地投入他的怀中。

    “不准走。”她伸手紧箍着他的颈项,抬起脸,眼光灼灼的盯着他。“我不准你去。”

    感觉她的身躯微微颤抖着,他将她更圈入怀以体恤她努力隐藏的恐惧。

    “为什么不准?”他伸手轻抚着她的头发,柔声问道。

    “不准就是不准。”她的语气威严,十足的总裁架式,口吻却完全是撒赖的小女孩。

    听到如此无赖的答案,黑眸深深的凝视着她,唐雅人不禁笑了。

    他喜欢她那纤长的手紧搂他,爱上她霸道占有的眼神、而却透露出害怕失去他的脆弱呼吸。

    “伤脑筋。”只听见他语气轻松的说道;‘辛副总,可以麻烦你去跟隔壁的唐经理疏通一下,请他别把我调到伦敦那么冷的地方好吗?”

    她仰起头,顽皮的脸凝着他。“用什么理由?”

    他薄唇一勾,悠闲的说道:“那是个危险的城市,因为,我最崇拜的音乐家萧邦就是病死在那里的。”

    她听了,丽颜绽出了笑。

    见到她明艳的笑靥,他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骚动,俯下了唇。

    她轻唔了一声,红唇迎向他。

    有别于上回她鲁莽的吻,他的唇温柔而体贴,充满了柔情蜜意,却又时而澎湃热情,令人几乎迷失了心神。

    莎娜沉醉在他如此的吻中,不觉发声低吟,身子微微颤动着。

    他把她的身子楼得更紧,感觉她玲珑的曲线,她双乳轻抵在他的胸膛,此刻心中被撩起的,已不止是深浓的情意。

    唇恋恋不舍的离开她的香颈,他轻喘着说道:“你确定没有走错房间吗?”

    “没有。”她毫不犹豫的回答。

    抬起脸,她的双唇因他适才的热吻而红期,那双明亮的凤眸凝视着他的俊颜,一本正经的说道:“你是唐老二,当年那个明摆着找我麻烦的臭屁学生会长……”

    听到如此答案,他低眸一笑,毫不费力的将她抱起,走向大床。

    夜已深沉,疲惫的女子在爱人的怀抱里得到了抚慰,房内,成了她与他缠绵的小世界。

    窗外一朵菊花随着夜风而起,慢慢的飘向了天际。

    早晨,唐家老大的房里闯进了一名不速之客。

    “什么理由,我必须让雅人离开唐氏?”他沉声说道。

    “因为我比你需要他。”决断的女声,出自他面前的高挑女子。“他对你来说,只是得力助手;而对我,却远远超过于此。”

    唐家老大眼光状似不经意的扫过她——她身上穿的,是他俊美的弟弟平日穿的睡袍。

    他敛眸,神情平淡的道:

    “如果雅人愿意到辛氏,你会让他在哪里发挥?”

    “投资部。”她毫不犹豫的说道。“以他灵活的头脑,你们唐氏把他放在公关组当花瓶,简直是浪费人才。”

    看了眼前的刚毅男子一眼,她忍不住又加了一句:

    “何况,你心底清楚,他其实并不喜欢交际应酬。”

    听她如此说,他浓眉一扬,缓缓说道:“要我放人可以,不过,你手上研发的计画,将来上市,唐氏要分六成利润。”

    果然是个王,有够狠!她心疼的抽了一口气,却是一口答应:

    “好,一言为定。”朝他伸出了手。

    “一言为定。”厚实的大掌,牢牢握住了她的,仿佛已预见到,眼前的女子即将成为他的劲敌,也即将成为他的家人。

    *********

    “哈…”

    清朗的笑声洋溢在房内,唐雅人笑得前俯后仰。“大哥也真下得了手,一开口就要了你最心爱的MT。”

    她嘟着红唇,不甘愿的说道:“大概是因为以后没人帮他下去跳华尔滋,他不甘心,才狠狠的揩了我一笔。”

    他微微一笑,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双手圈着她的娇躯。“告诉你个秘密……”

    他俯在她耳边,轻语了一句。

    她黑眸倏地睁大,叫嚷着:“不会吧!”

    他轻笑道:“所以说,其实你们两人某些地方实在很相像”

    “可是……”她纳闷的说道:“他不会跳,那当年是怎么过关的?”

    他朝她眨了眨眼。“跟你一样的法子喽!’

    “难道他也去威胁金毛仔?”她始终叫不惯“法南斯老师”这么正经。

    唐雅人黑眸一眨。“他直接去威胁校长。”

    这回,换她笑得掉出眼泪。

    *********

    三个月后——

    “妈咪!莎娜居然叫我去辛氏上班,还说是给我和白痴实习的机会,怎么办啦!”

    “没办法呀!你未来的姐夫勒令她离职一个月,把身体养好,尤其是胃。”

    “当年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难掩得意的说道:“唯有这个年轻人能制得住咱们辛家这匹野马,你看,我跟她说多少次了,她都不听,他一句话就让她放手了。”

    “阿公,你还说!她放手,我可惨了,要帮她开那一大堆的会。”

    “蕾蕾,你可是文学博士喔,胡说八道的功夫应该很厉害吧!”

    “妈咪!”

    “嘘,安静一点,婚礼要开始了——”

    随着隆重的婚礼音乐响起,红毯的一端,踏入了一对俊美璧人。

    莎娜挽着即将成为她丈夫的唐雅人,缓缓走入了礼堂。

    只见她眼光在宾客群梭巡着。“啊!你们家老大在那里!”

    接着露出一脸陶醉的神情。“他西装下的肌肉,啧!真不赖……”

    听到她在自己的婚礼上仍然如此放肆,辛家人皆有志一同的露出了微笑。

    “雅人哥……喔,不对,要叫姐夫了,”蕾儿身边挽着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她半开玩笑的说道:“你真的不后悔吗?”

    唐雅人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因为,她在他房里的那一晚,在彼此因欢爱而困倦时,她满足的偎在他的怀里轻语着:“我爱你。”

    低头轻啄了一下她的唇,他试探的问:“从什么时候开始?”

    半睡半醒的,“大概是在……”她打了呵欠,更埋入他的胸怀之中。含糊不清的喃语:“和你跳第一支探戈的时候……”

    司仪在麦克风前说道:“我们请新郎和新娘跳第一支探戈。”

    两人牵着手,迎向光明。

    (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