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大 第二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请坐。”

    这医生很年轻,肯定还不到三十五岁,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的像个模范生。

    有点帅,戴着一副中规中矩的咖啡色眼镜,看病人就诊纪录时的样子很专注,专注到不像一个身经百战的老手——这第一印象让梅芳有点没信心。

    当初是用医院的网路挂号系统随便帮舒可挂的精神科,至于谁看都无所谓,反正一定会认同梅芳想对舒可说的话:“不要那么依赖手机!”

    半分钟后,年轻的医生总算当着她们的面看完了就诊纪录。

    他抬起头,微笑道:“请问谁是王舒可小姐?”

    梅芳指着舒可,舒可满不在乎地点点头。

    “今天来挂精神科,请问是哪里感觉不舒服?”

    “她整天讲手机,一直讲手机,连我在旁边她要跟我讲话也要打手机,简单说问题就是这样。”梅芳劈里啪啦说明了恶意:“我在网路上研究过,这个就叫做手机依存症,或手机成瘾症候群。”

    舒可脸红了。

    年轻的医生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是看着脸红的舒可问:“你是这样的吗?一直讲手机?”

    舒可艰难地点点头,表情好像不是那么服气:“我是真的很喜欢讲手机,但应该没有资格得那种什么依存、还是什么成瘾的病吧?”

    “怎么说呢?”

    “如果我有病,我应该有生病的感觉啊,可我又没有,我觉得都很正常啊!”

    年梅芳忍不住插嘴:“才不正常!”

    年轻的医生哈哈笑了出来,说:“病人通常不会觉得自己生病了……这是我们精神科病人的共同点喔。所以你要说你没病,还得多讲一点说服我咯。”

    舒可立刻说:“现在的世界本来就是越来越多人在用手机啊,聊天,传简讯,玩游戏,看e-mail收信、拍照、听音乐,我自己就在通讯行上班,用手机的频率比别人多一点,根本不用大惊小怪好不好!”

    一旁的梅芳啧啧道:“她可是为了用员工身份买新机型可以打折扣,才干脆跑到通讯行上班的耶,结果竟然买了更多新手机,一点都不懂得节制。医生,你说,有人不到一个月就换一支新手机的吗?”

    “是这样的吗?”年轻的医生笑笑,等着舒可辩解。

    “拜托!员工折扣真的很吸引人耶,加上通讯行本身的待遇不错啊,当然要去那里上班。医生,你要买手机的话,我可以帮你用员工价帮你买喔,再加给我几百块就好了!”舒可辩解的样子气定神闲,好像道理真的站在她那边似地。

    年轻的医生啧啧说道:“我啊,上一次换手机已经是一年半前了。”

    说着,他从抽屉里拿出一支NOKIA蓝色手机。

    舒可一眼就认出来那支手机的型号,惊呼:“天啊,竟然没有照相功能,你这种手机已经是古董了!”

    “等等,你竟然是从抽屉里拿出手机的,好怪喔,手机不就是应该放在身上的吗?”

    “我人在医院看病啊,如果家人朋友还是同事有事找我,他们就会打室内电话给我,不会打手机。如果真的打手机,我放在抽屉里,一样可以听得到铃声啊。”年轻的医生很有耐心地解释。

    对他来说,这样的对话恰恰好也是医疗行为的一部分。

    “但……如果你去上厕所怎么办?”

    “漏接一、两通电话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等到我回到座位,再回拨给对方不就行了?”年轻的医生满不在乎地笑笑。

    “要是对方有十万火急的事呢?”

    “我去上个洗手间,再去医院楼下的福利社买个饮料,加起来不会超过十五分钟,以机率来看,一天总共有……”年轻的医生拿起电脑,按了按,继续说:“一天总共有九十六个十五分钟,不小心错过其中的一个,应该不要紧,十五分钟后我慢条斯理回到房间,再回拨给对方,处理也应该来得及吧。”

    舒可目瞪口呆。

    这个医生看起来年纪绝对不会超过三十五岁,说不定连三十岁都不到,怎么思想跟一个五十三岁的老头同一个层次呢?

    手机这么限用的东西之所以会被发明出来,就是明摆着要人随身携带用的。

    手机这么好用的东西之所以越做越小,不就是为了让人越容易塞在口袋里吗。

    不行,应该看精神科的不是她,而是穿着白色医生服的这个人啊!

    “那照相功能呢?”舒可锲而不舍。

    “我有数位相机了啊,还是专业的单眼数位相机,那样拍起来才好看嘛。”

    “你随身都带着单眼相机吗?”

    “太大台罗,不可能做到这样吧。”

    “这就对啦,你没有把数位相机带在身边,又偏偏正好有想拍下来的东西怎么办?例如一个很可爱的小孩在马路边吃霜淇淋、吃得满脸都是很可爱,怎么办?”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年轻的医生耸耸肩,两手一摊。

    “什么没办法?明明就可以避免的啊,只要你有一台附加拍照功能的手机,完全不会错过生命中任何一个珍贵的镜头啊!而且重点还是——现在拍照功能已经是每一台手机的标准配备了,一点都不贵啊!”

    “是吗?一点都不贵吗?”

    舒可一听,触电般从她的肩背式大包包里倒出二十几支手机,不仅数量十分惊人,每一支都还非常地新,保存的状态都相当好,散发出新机特有的塑胶气味。

    “哇。”医生故意露赞叹的表情。

    梅芳没好气瞪了医生一眼。

    她心想:这怎么会是一个心理医生应该发出赞叹声的时机咧?

    舒可得意洋洋地推荐:“我说真的,医生,这里每一支手机都比你那一支古董还要好太多倍了,你要不要挑一支,我算便宜一点给你。”

    年轻的医生颇认真地在十几支手机里挑啊挑的,拿起来正反面认真打量。

    每一支手机都用热胶膜仔细贴好,萤幕上也有保护贴细心地呵护。

    “每一支看起来都很棒呢,一点都不像是二手货。”年轻的医生微笑。

    “要不要这一支,半年前才发表的新机种,蓝牙、拍照、mp3、大萤幕、还有手机股票操作功能一应俱全,所有的功能一次搞定喔,如果买这一支绝对可以挡得住风潮,至少一年不用换手机!”

    这一番解说,型得年轻的医生有点想笑:“是吗?那你为什么在买了这一支以后,还买了其他那么多支手机啊?”

    舒可脸一红,悻悻地说:“因为更新的手机,当然就越好啊……一定的嘛。”

    医生把玩着舒可推荐的那一支SONY手机,装作随口问道:“你说,这一支手机有股票操作功能?”

    “对啊,医生你如果有在玩股票的话,这几支也都很推荐喔,我都灌好程式在里面了!”舒可眼明手快,立刻挑出三、四支不同款式的手机放在医生面前。

    “你有在玩股票吗?”年轻的医生根本不需要问,答案已雪亮在他的心中。

    “没啊,我……”舒可的脸又红了。

    梅芳实在听不下去他们两人的对话,硬是打岔:“她哪有闲钱买股票?她的钱统统拿去买新手机跟缴电话费,现在勉强缴得起房租已经是奇迹了!”

    “没有在玩股票的话,灌操作股票的程式进去有什么意思呢?”

    “呃……”舒可很用力地想了想,说:“反正股票软体下载只要两百块钱啊,多付两百块钱就多一个功能,怎么想怎么划算啊。”

    年轻的医生心想,这个女孩子对手机过度依赖的症状非常严重,不可能一次谈话就可以改善她的症状。反正自己的确也想试试看现在的新手机,不如就趁这个机会向这个女孩买一支,顺便打好医病关系,对以后的持续治疗也有下面的帮助吧?

    “那,你可以帮我介绍一下这几支手机的优缺点吗?”

    舒可的眼睛闪闪发亮,立刻滔滔不绝地为年轻的医生介绍起几支颜色偏向男生款型的手机。这里每一支手机她都买过用过,各品牌的操作模式优缺点都清楚得很,平均起来每一支手机从开机后,只要两分钟不到就可以把要点说完——即便如此,将十几支手机如数家珍地说上一轮,也花了二十五分钟。

    最后,年轻的医生选了一支SONY手机,当场从皮包里掏出八千块钱成交。

    “谢谢啦!”舒可笑得很灿烂,收下钞票。

    “哪里,我还得多谢你为我找到一支好手机呢。”

    年轻的医生忍不住偷瞄了一下舒可雪白细长的腿……真辣啊!

    舒可一边称赞医生的眼光,一边帮他更换新旧手机的SIM卡,动作熟练。

    “……”梅芳在一旁看得很傻眼。

    她注意了一下桌子上的医生名牌:“张安廷”。

    这个叫张安廷的医生真的很色,看舒可年轻漂亮、又穿着超辣的超短牛仔裤,就不好好问诊,居然还反过来跟她买了手机,这不是鼓励舒可继续陷落在手机地狱里吗?

    医生装模作样看了一下手表,说:“哇,不知不觉看诊时间已经到了,我却只买了一支手机,哈哈,只好请你下个礼拜还要来回诊喔,到时候我们再聊聊怎么改善你太依赖手机的问题。”

    舒可眉开眼笑地说:“好!”

    梅芳简直快气炸了,说:“医生,至少开个药给舒可吃吧?”

    年轻的医生不理会穿着长裤的梅芳,看着舒可笑笑说:“对了,你不觉得自己有精神上的毛病,为什么还要来看医生呢?”

    正忙着收拾满桌子手机的舒可说:“因为我今天早上用手机连上运势占卜网站,上面提醒,今天射手座的女孩要多多注意身体健康,才会招来好运气喔。我想啊,既然占卜网站都这么说了,看看医生也不坏。”

    “看病的结果满意吗?”

    “超满意的——挂号费才一百五十块,但是卖你一支手机就进帐了八千块钱,占卜网站果然没有骗我耶!”

    在舒可打开门、准备出去的时候,年轻的医生忍不住提醒:“下礼拜一定要回诊啊,因为说不定我用新手机有不懂的地方,还要问你这个专家才有办法解决呢。”

    他的视线没有跟舒可交会,而是落在舒可性感的小腿上。

    舒可比了胜利手势:“我知道你还是觉得我有毛病啦,不过……我会乖乖回诊的,谁教你是一个好客户呢!”

    “就挑一个占卜网站告诉你合适的时间过来咯。”年轻的医生竖起大拇指。

    门关上。

    这个叫张安廷的色色年轻医生闭上眼睛,脑中浮现的并不是舒可性感的双腿。

    “……”他想起了两年前那张脸。

    刚刚当上专任的精神科医生时,有个同样沉迷于手机世界的病患。

    最后他崩溃发狂的那张脸,曾一度让张安廷以为自己丧失了医生资格。

    “不晓得他现在的情况有没有好转。”

    张安廷打开新手机,进入通讯录,拿起桌上的电话。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