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命天子爱找碴 第十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小茗!」应浩南快步追上关韵茗,拍了她肩膀一下。

    她停下脚步,他走到她面前,正想跟她说话,赫然发现她在哭。

    「小茗……-没事吧?」

    关韵茗摇头,但眼泪一直掉。

    她不该哭!为那种混蛋哭,简直是浪费了她的眼泪!

    「小茗,-过来这里。」在走廊上哭,始终不太好看,应浩南把她拉进储藏室,并锁上门。

    在隐密的空间里,她怎么哭都可以。

    「-尽情哭没关系,我把肩膀借。」他柔声说。

    「呜……」她老实不客气地把他的肩膀借过来一用。

    哭了差不多十来分钟,哭声才慢慢止住。

    「对……不起……你的衬衫都被我弄湿了。」

    「不要紧。」他笑笑,然后体贴地递上面纸,「来,把脸抹干净。」

    「谢谢!」她接过面纸,用力地抹去脸上的泪痕。

    「-太用力了-想多几条皱纹吗?」应浩南轻笑一声,拿过她的面纸,轻柔地帮她擦拭。

    那张和应风笙有几分相像的俊俏面孔就近在眼前,关韵茗心中警铃乍响,赫然发现到她跟他过分亲昵了。

    刚才太伤心,不小心借用了他的温柔和体贴,浑然忘了他不久前才跟她求过婚。

    她不可能嫁他,那么,就不可以任意接受他的温柔,以及做些会令他误会的事。

    「我……自己来就行了!」她向后退几步,拉开跟他的距离。

    像是明白她的小脑袋瓜在想什么,应浩南一笑,「小茗,我的求婚,-可以考虑一段时间再回复我。」

    「我不可能嫁给你的!」

    「我知道,-喜欢风笙嘛!」

    「你知道?」关韵茗瞪圆一双眼。

    他轻笑一声,「我知道的事还多着哩!」包括风笙那只迟钝的笨牛,还没察觉到自己的感情,这些他都一清二楚。

    「-现在喜欢风笙没关系,我可以等到-喜欢我的一天。」

    「我……」即使刚刚被她发现,应风笙对感情这么不负责任,她还是没有自信能轻易放下对他的感情。

    「我可以等,OK?」

    关韵茗看着应浩南:心中百感交集。

    如果说她对他的戏剧性求婚,一点感动都没有的话,那绝对是骗人的。

    假如,她喜欢的人是他,不是应风笙的话,或许,她会幸福一点吧!

    关韵茗啊关韵茗,人生哪有假如呢?

    她禁不住嘲笑自己。

    「对了,有件事不知道-有没有兴趣。有个女客人将会在我的饭店举行盛大的婚礼,她希望能穿着一件独一无二的结婚礼服,-有兴趣接这个Case吗?」

    闻言,关韵茗先是一怔,然后便仔细考虑。

    应风笙并没有不准她接日进以外的Case,这段日子以来的锻炼,她对自己的手艺很有信心,也许,现在是时候牛刀小试一下。

    工作忙碌一点也好,越忙,她就越没空去想那个混蛋。

    十天后。

    「什么?」应风笙瞪大眼。

    「报告完毕,没事的话,我先出去了。」

    「-不准接这个Case。」他不希望他老哥借机接近她。

    「我已经接了。结婚礼服的草图我已经完成,所需要的布料也找到了,一切都准备就绪,我不可能现在放弃。」

    「我不管,回绝!」如果这个Case不是他老哥介绍的,他还可以考虑。

    「办不到。」她冷冷地说。

    一双剑眉,因她没有转园余地的口气,而皱了起来,「草图、布料-都有了,既然-都铁了心接这个Case,那-还来告诉我做什么?」

    「你是我师父,也是我上司,我接了日进以外的Case,我有必要告诉你。」

    「-不觉得-太晚告诉我吗?」草图画好,布料找到,足见这个Case她不是昨天接的。

    「是我疏忽,一时忘了告诉你,对不起。」她一心想做好这个Case,所以,一时忘了要先跟应风笙说一声,「但请你放心,这个Case绝对不会影响你指派给我的工作,我会在我的私人时间才去做。如果你没事的话,我想出去工作了。」她想转身。

    「这是我老哥亲近-的把戏,-到底懂不懂?他是个花名远播的花花公子--」一想到他老哥费尽心思去追她,一簇无名火,便在他体内熊熊燃烧。

    她打断他,「恕我直言,我的私生活、你不用费心,也没权干涉,师父。」

    就算他俩是师徒关系,但她从没正式叫过他师父,每次都是毫不客气地连名带姓叫他「应风笙」。

    她这么叫他,他不但不觉得她无礼,反倒觉得有一种另类的亲近。

    然而,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师父」,以及她强硬不已的态度,却把他跟她之间搭建起来的亲近,一瞬间拉得老远。

    从米兰回来后,虽然她跟他还是有拌嘴,但他的话,她都会很听话地遵从,可是自从他老哥出现后,她对他的态度明显变了。

    除了公事以外,她变得不再跟他说笑、聊天;除了必要的接触外,她不会主动找他。

    他和她,变得越来越生疏。

    「再说,我觉得浩南是好人。」

    应浩南一知道她想用的罕有布料,在中国大陆才有,便立即叫人帮她买了回来。对她,他也一直很绅士,从没企图占她便宜。

    相处下来,她觉得应浩南是个可以交的朋友。

    她叫他老哥「浩南」?

    「-跟我哥,好像已经交情匪浅。」应风笙没注意到,自己的口气有多酸。「看来,我这个当师父的,有一天要叫-大嫂呢。」

    「徒弟的私事,师父不用操心。有时间,师父还是操心你的相亲好了。」

    这几天,她一有私人时间,便会埋首于结婚礼服的Case上,要兼顾正职以及额外接下的Case,她忙得不可开交。

    但不管忙得怎样头昏脑胀,她还是会时常想起应风笙要去相亲这件事。

    而每次想起,她都会一肚子火。

    她气应风笙不该利用对方来忘掉Jilian,但她更气自己,到现在还割舍不下对他的感情。

    「不打扰你,我出去了。」每次见到他,那颗不争气的心,仍然会为他怦怦怦跳。真是气死她了!

    本来想喊住她,但偏偏这个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目送她离开,他拿起话筒。

    「喂!」

    「你吃了火药?」高进莞尔。

    「找我有事?」自知语气很差,应风笙深呼吸一下,希望空气能冲淡体内的怒气。

    「想约你一起吃午饭,不过,看样子你已经吃饱炸药了。」高进不忘调侃。

    「很风趣。」应风笙牵牵嘴角。

    「怎么?哪个人办事不力,惹你生气了?」

    「没人办事不力。」真如关韵茗所讲,她没有因为那个Case,而令分内工作出现瑕疵。

    「那你为什么那么生气?」照他了解,死党会生气,百分百是因为工作。

    「……」应风笙答不上来。

    对啊!他在气什么?他已经警告过她,他老哥是个花花公子,是她不听!将来不管她是心碎断肠,还是事业尽毁,都不关他的事。

    理智是这么告诉他,但心里面却有一道听不见的声音,悄悄地说--他不能不管她!

    「风笙?」

    「我想静一静。迟点找你。」话毕,应风笙便挂了电话,脸上写满烦恼,以及连自己也不明白的不解。

    八天后。

    「好漂亮!」准新娘穿上关韵茗为她设计的结婚礼服,赞不绝口。「我就是想要这样的礼服-好厉害,我心里在想什么-都知道!」

    「谢谢夸奖。」对方的热情赞美,只是换来关韵茗一抹勉强的笑意。

    「我有个朋友半年后结婚,关小姐,-务必要帮她设计礼服。对了,我以后出席晚宴的礼服,都拜托-了。」

    「如果我有空档的话,一定帮忙。」

    再寒喧一会,关韵茗便跟陪她一起来的应浩南,离开新娘子的宅邸。

    「小茗,-患了绝症吗?」上了停在附近的跑车,应浩南问。

    「没有啊。」

    「那-干嘛哭丧着脸?」

    哭丧着脸?她?

    「客人那么喜欢-的设计,还说以后都要找-为她做礼服,-应该很高兴的,不是吗?」

    「嗯……」对啊!她是应该很高兴的,但事实却恰恰相反!

    「婚礼一举行,宾客一看到-设计的结婚礼服,-的名字就会在上流社会广泛流传,到时候,就算-辞掉日进的工作,也不愁没有生意。」

    「谁说我要辞掉日进的工作?」她从来没想过。

    「我听说,近来-跟风笙相处得不太好,不是吗?」

    关韵茗抿抿唇,不语,等于默认。

    的确,近来她跟应风笙时常意见分歧或争吵。但即使吵得再厉害,她也没想过要离开日进,离开应风笙的身边。

    就算,他去相亲的动机有多要不得,她还是爱他,还是舍不得离开。

    「徒弟总有离开师父的一天,-的手艺已经非常好,刚才客人满意的笑容,就是最好的证明-离开风笙,一样可以闯出一片天。」

    应浩南的话不无道理,她不能一辈子都在应风笙身边,而应风笙,也不会一辈子都单身。

    如果今晚的相亲顺利,说不定,他会跟女方结婚呢!

    思及此,关韵茗的心便涌上一阵强烈的戚然。

    「别苦着一张脸,开心点,-的设计那么成功。来,我们去庆祝一下!」话毕,应浩南便发动车子。

    「我们美华呀,厨艺真是好得没话说……」女方的母亲巴啦巴啦说了一堆女儿的优点,但应风笙半句也没听进去。

    现在应风笙脑海,就只重复播放着今天中午,他路过茶水间不经意听见关韵茗的通电内容:

    「今晚八点对不对?我没忘!我会把礼服带过去的。嗯!今晚见。」

    通话中没有提及对方的名字,但单从这段话来看,她很可能是约了老哥。

    一想到今晚关韵茗有可能跟应浩南在一起,应风笙就浑身不自在。

    「风笙!」应母低声喊他,「说话啊!」

    这个儿子,除了刚坐下时,跟对方打过招呼外,一直都没说过半句话。

    「……不好意思,」应风笙起身,「我去一下洗手间。」

    应母只差没气到当场昏倒。

    离开餐桌,应风笙快步走到餐厅一角,拿出手机,熟练地拨了关韵茗的手机号码。

    想知道她跟谁在一起,旁敲侧击一下就可以了。

    很快,便有人接听。

    「喂?」

    然而,传进他耳朵的,却不是关韵茗的声音,而是他老哥的。

    「怎么会是你?」她的手机,怎么会是由他接?手机是很私人的东西,没有非常熟稔的交情,不可以贸然帮别人接听手机。

    难道,在他还烦恼着该怎么处理这件有史以来最棘手的事时,老哥已经攻陷她了?

    「风笙,你找小茗有事吗?」

    「你还没回答我,怎么会是你听电话?」应风笙差不多是用吼的。

    「因为小茗醉了,没办法听电话,所以我便帮她接。」应浩南答得轻快。

    他还在想,回家后要用什么借口打电话给老弟呢!没想到他竟主动打来。

    「醉了?为什么她会醉了?」

    「她设计的礼服客人非常满意,所以,我便和她一起去PUB庆祝,一坐下来,她就猛喝酒,不一会儿就醉了。」

    「为什么她会猛喝酒?」她平日是滴酒不沾的。

    「风笙,你别一直问为什么好吗?好了,不和你说了,我回到家了。」

    「回到家?哪个家?」一阵不祥预感升起来。

    「当然是我家-!」

    「她醉了,你应该送她回她家才对!」

    「风笙,你还在相亲吧!别让人家久等,快回去。」说完,应浩南便挂了电话。

    「老哥!」

    幸好应风笙身边没有人,不然那个人一定会变聋子。

    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女的醉酒不醒,男的声名狼藉……

    大事不妙!

    他本想火速离去,但手却被人拉住。

    「风笙,你躲在这干嘛?」应母见他去洗手间那么久,不放心来看一看。

    「妈,我有急事要先走!」松开母亲的手,应风笙转身便跑。

    「风笙,你去哪?」应母急得跳脚。

    「救人!」

    老哥如果敢染指她,他一定不放过他!

    坐在沙发上,应浩南喝了口红酒,再看看挂钟,微笑,「时间差不多了。」

    他起身,往卧室走过去。

    关韵茗躺在大床上,脸蛋通红。

    他爬上床,大手俐落地脱掉自己的衬衫,然后,再帮关韵茗解开上衣的扣子,扣子甫开,诱人的米白色胸罩便若隐若现。

    要不要再脱一点?

    应浩南正在考量的时候,关韵茗的眼睛慢慢睁了开来。

    「浩……浩南?」

    「嗨!」他笑一个。还是多脱一点好了。

    大手向她的及膝裙伸过去。

    「你做什么?」她立即惊醒。

    「放心!一切OK。」计画很顺利。

    「OK你个头!」他正在脱她的裙子耶!

    她想推开他,但奈何酒气未散,根本使不上力来。

    「走开!」想反抗但又没有效果,眼泪渐渐涌了上来。「救我啊!应风笙!」

    她的求救立刻有了回应:「老哥,你在做什么?」

    骤闻应风笙夹带着愤怒的浑厚声音,关韵茗呆了,而应浩南则暗地笑了。

    应风笙冲上前,把应浩南用力拉开,二话不说便赏他一记铁拳。

    「-没事吧?」应风笙边说边扯过被子,把衣衫不整的她团团包住。

    「呜……」见到他,心是定了下来,但惊恐仍在,眼泪串串落下。

    她的泪,灼痛他整颗心。

    「有我在,不用怕。」他搂住她,给她全部的安全戚。

    「你下手居然这么重!」应浩南抹去嘴角的血。「痛死了!」

    应风笙狠狠瞪着他,「你还敢喊痛?」如果他不是他大哥,他下手一定会更重。

    「做红娘还要让你打,这世界还有没有天理?」非必要,应风笙是不会动手打人,加上他俩兄弟感情一向很好,所以,应浩南原以为应风笙来到时,只会扯开他,没想到他居然会赏他超用力的一拳。

    是他低估了关韵茗在他弟弟心中的地位。

    「红娘?」听出一点端倪,应风笙微怔。

    怒火稍歇,大脑快速回忆应浩南做过的一切,以及当中隐约透露的蛛丝马迹……

    「你想撮合我们?」应风笙看着老哥。

    「正确点来说,是想你认清自己对小茗的感情。有人跟你抢小茗,你才会赫然发现,小茗在你心目中早就不只是一个徒弟那么简单。我追小茗,你会吃醋;我向她求婚,你会第一时间阻止;我跟她亲近,你会浑身不自在--这全都是因为,你老早就爱上她而不自觉。」

    顺道载关韵茗来日进那天,他一眼就看出弟弟跟关韵茗之间的暧昧情感。

    「要你发现小茗喜欢你,难;要你发现自己也喜欢小茗,更难!我看你的爱情触觉,早就被你的工作狂性格给磨平了。」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话,应浩南受了伤的嘴角发出疼痛的讯息。

    「啊!好痛……我看不过去,所以好心想让你们早日相亲相爱,结果呢?就是换来一记兄弟爱的重拳!这个故事教训我,好心没好报。」

    「我怎么知道你有苦衷……」应风笙说。

    「你当然不知道,你的眼睛早给妒火完全遮蔽了!」应浩南不忘调侃他。

    应风笙犀利的眼睛,闪过了然的精光,「你说,你是关心我和关韵茗才演这场戏,我看,原因不是这么单纯吧!

    爸妈不只催促我结婚,你也一定难逃一劫。一旦我跟关韵茗结了婚,爸妈便会专心一意帮我们搞婚礼,如果婚后,我跟关韵茗有了孩子,爸妈的注意力更会集中在我们身上,而你,就可以暂时逃过被催婚的厄运,继续过你花花公子的逍遥生活。」

    弟弟的头脑一点也不比他逊色,应浩南很早便知道了,他笑笑,「风笙,做人不要太聪明嘛!难得糊涂,是种乐趣耶!好了,我要去我的红颜知己那里疗伤,我家就暂借给你们,你们想做什么都可以。」

    听出他的弦外之音,应风笙回他一记狠瞪,关韵茗则红透了一张脸。

    应浩南走后,卧室弥漫着一片沉默。

    关韵茗挣脱开应风笙的怀抱,仍残留泪光的双瞳,盯着他,「刚才浩南说的是真的吗?」

    你也喜欢我……

    「嗯。」

    他这声回答声浪颇低,但关韵茗还是清楚听见了:心头顿时涌上一阵甜蜜。

    「我没听见。」她想多听一次。

    「关韵茗,-不要得寸进尺。」他知道她听见了。

    「小气鬼,多说一次有什么关系!」

    「-都还没跟我说,凭什么叫我多说一次?」

    「我喜欢你!」反正到了这个地步,也没什么好掩饰的了。

    然而,简单的四个字,却足以暖透应风笙整颗心。

    「拜托-,不要用这么粗鲁的声音来告白好不好?」他故意找碴。「很刺耳耶!」

    「你说什么?」她抡起粉拳,想稍微教训他一下。

    但拳头还没打到他身上,他已经把她再次纳入温暖的怀中,性感的薄唇不偏不倚地封住她娇艳的嫩唇。

    深情一吻结束,他在她耳边低喃:「我爱。」

    清晰明确的爱之告白,一字一句嵌进她的心湖。

    「你爱我,那Jilian?」Jilian一直是她心上的刺。

    「我和她已经分手三年了。」

    「但你还很宝贝那盆仙人掌!」

    应风笙把他珍惜仙人掌的缘由说出来,然后强调--

    「我跟Jilian老早结束了,现在只是朋友关系。」

    他的眼睛坦荡荡,足见他是说真的。

    Jilian那根刺拔去了,但还有另一根。

    「如果你喜欢我,那你为何又跑去相亲?」他去相亲,是她心上另一根刺。

    应风笙赫然明白,她先前对他一反常态,冷冰冰又生疏,原来都是因为她误会了。

    「我是被迫的。我爸妈伯我只顾着工作,忘了终身大事,所以帮我安排相亲。不过,以后他们都不用再担心了。」

    明白他在说什么,但关韵茗还是明知故问:「为什么?」

    「-不明白吗?那算了。」他作势要放开她。

    「没花没戒指,这算哪门子的求婚?」她立即紧拉住他的手。

    「我有跟-求婚吗?-会不会想太多了?」他恶劣地笑。

    「你欺负我!」她紧握拳头,捶了他几下。

    「既然-都说我欺负-了,那我就欺负到底吧!」话毕,他便再度封住她的粉唇。

    不过,这次他可不会只是吻吻那么简单。

    「欺负」的话,就「欺负」到底,对不对?

    【全书完】

    编注:欲知高进和凌采芬之精采情事,请翻阅棉花糖399《真命天子系列》三之一「真命天子冷冰冰2。

    欲知季游和郭依纤之精采情事,请翻阅棉花糖417《真命天子系列》三之二「真命天子不对盘2。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