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姐逗情 第九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她是小阳的姐姐呀,他的同学怎么会以为她是他的女朋友呢?

    宋新雨伤脑筋地抚着隐隐发疼的额际,她全身发着热,生病让她思绪变得迟钝,却还得将这误会解释清楚……实在好累啊!

    “呃……我想你可能误会了,我和小阳——”才试着开口说第一句话,却立即遭人打断。

    “别跟我说一大堆理由和借口!你的存在只会让新阳失去交朋友的机会。”

    董珊珊满脸不屑地轻嗤。“他有权去比较去选择,你硬将他绑在自己身边是没有用的。”

    冤枉啊!她始终都鼓励小阳拓展自己的生活圈、多交些朋友,甚至谈个恋爱,是他自己放不下她的嘛,这又不是她的错!宋新雨好不委屈地想着。

    “我……我哪有硬将他绑在自己身边,是他自己喜欢待在家里的嘛……”

    她为自己发出小小的不平之鸣。

    这些话听在董珊珊耳里,无异是火上加油,她已认定她是故意做样子,存心给她难看。

    “你的脸皮还真厚,倒贴男人也不知羞,还敢这样振振有辞!”她气得身子往前倾过大半,双手掌住桌面,一副“恰北北”的模样。

    宋新雨被她突来的动作给吓了一跳,身体不自觉往沙发里缩了下。

    哇!现在的年轻妹妹都这么“恰”吗?她觉得自己真的好无辜又好可怜,话也不让她讲清楚就噼哩啪啦猛轰她,她还在发烧生病呢!

    一旁观战许久的卢正源,多少有些于心不忍:”呃……珊珊,我想这位小姐应该知道你的意思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要是碰上宋新阳那就不好了!”他小心翼翼地开口。

    董珊珊哼了一声,双手抱胸地睥睨着宋新雨,仿佛在盘算该不该就这样放过她。

    突然间,门铃响了起来,惊得三人差点从沙发椅上弹跳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会不会是宋新阳回来了,要是让他看到我们在这里,那就真的糟了!”卢正源坐立难安地直抖着。那个酷男只要摆出一张冰块脸就够吓人了,他实在不敢想像惹火他会有什么后果。

    董珊珊的气焰也在瞬间陡然消褪,花容隐隐有些失色。

    “别担心别担心!应该不是小阳才对,他自己有钥匙,直接开门进来就好了,干嘛按门铃。”回过神来的宋新雨赶紧安慰两人,浑然忘了人家刚才还对她大呼小叫的。

    话说完,她站起身走去开门,映人眼帘的是江长风微凝的脸庞。

    “啊……长风,是你啊,你怎么来了?”她记得自己没约他这时候见面啊,他现在应该在店里才对。

    江长风一进入客厅里便开口问:“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完全没留意到屋里尚有其他人在。

    宋新雨对他虚弱一笑。“没什么啦,只是有一些感冒的小症状……你怎么会知道我在家里呢?”

    “我打电话到你公司去,他们说你人不舒服回家休息了,我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江长风边回答边伸出右手贴上她的额头。

    旋即,浓眉堆成两座高峰,神色忽显凝重。

    “还说没什么,你的额头这么烫,正在发高烧呢!走,我带你去看医生。”他既心疼又担忧地轻敲了她额头一记,而后,拉起她的手就往外走。

    “等等,家里还有客人呢!”宋新雨赶紧出声阻止。

    江长风转过身,视线扫过像雕像般呆坐在沙发上的董珊珊和卢正源。“他们是小阳的同学。”

    宋新雨简单介绍道。

    江长风只是随意点个头。

    “很抱歉得请你们离开,主人生病了,没办法再招呼你们。”豪不客气地下起逐客令。

    卢正源赶忙堆起一脸笑:“不好意思,打扰了,我们是该走了。”

    说完,他看向董珊珊,却见她一脸惊愕又微带迷惑地直盯着那男人瞧。

    “珊珊,走了!”他走到她身边轻拍了她一下。

    董珊珊这才回神过来,站起身同卢正源一起离开,走出大门前,她又回头瞧着江长风,一脸狐疑地。跟着,像是认定了什么,她狠狠地瞪了宋新雨一眼。

    ※※※※※※※※※

    躲在墙角后的董珊珊和卢正源,齐望着江长风神态极为关心呵护地揽着宋新雨走向银白色的BMW。

    “珊珊,他们两人看起来很亲密耶,好像一对情人呢!”卢正源小声地说出自己的观察心得。

    待车子驶离后,两人才从墙角后走出来。

    董珊珊眯起眼望着远去的车子,脸上的表情充满不屑和忿怒。

    那男人她认得!是堂姐董沅沅的未婚夫婿,华翰集团的二公子,也是近两年在台北社交界声名崛起的马可孛罗美发沙龙的负责人江长风。她和他见过几次面,最近一次见面是在他店里,不过那已经是好几个月前的事了。

    为什么江大哥会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堂姐知道吗?她是曾听母亲说起堂姐和江家的婚事好像出了点问题,婚可能结不成了……莫非,是因为这个女人的关系?

    岂有此理!那个女人竟然脚踏两条船,而且还偏偏找上她们董家姐妹心仪的对象!

    “珊珊,依你看,宋新阳知不知道这个男人的存在?”卢正源实在好奇这三个人之间的关系。

    董珊珊冷笑了声。“今天之前,也许他真的不知道,不过,既然让我亲眼看见了,我有可能不告诉他吗?”这可是接近宋新阳的大好机会,甚至可能是她乘虚而入的机会。

    “珊珊,你真的要把今天的事告诉宋新阳啊?”卢正源有些怕事地问。如果让宋新阳知道他偷偷跟踪他,那他……不就惨了!

    “你别紧张成那个样子好不好?”董珊珊受不了地翻白眼,看不惯他胆小怕事的脓包样。“我不会连累你的,你尽管放心好了。”

    该担心害怕的人应该是那个女人才对!她非但要在宋新阳面前好好揭穿她,还要告诉堂姐这件事,到时候,她等着看她两头落空的凄惨模样,看她还能不能在她面前神气!

    ※※※※※※※※※

    “宋新阳,请你等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董珊珊手里抱着书,紧跟在宋新阳身后,追了好一会儿,她才放声喊他。

    宋新阳停住脚步,转过身望向她,浓眉微微一抬,一脸看着陌生人的样子。

    “刚才是你叫我?”声音平板而冷漠,没有遇到同学该有的礼貌和客气。

    董珊珊赶紧跑到他面前,朝他绽开自己认为所向披靡、完美无缺的笑靥。

    “宋新阳,我是董珊珊,你的同班同学,还记得吧?”

    后面那句是俏皮话,没想到他却摇了摇头:“没印象。你找我有什么事?”

    霎时,一朵笑僵在董珊珊唇边,佳人明媚的脸蛋瞬间笼罩一抹乌云。

    脸颊不自在地抽动了下,她勉力维持住笑脸,暗地里把这口鸟气全算在那个不知名的女人身上。

    “宋新阳,你认识江长风吗?”她开门见山地说。

    原本一副疏漠、不爱搭理的宋新阳,神色随即一紧,双眼微微眯起。“你问我这个做什么?我认不认识他与你何干?”一听到江长风这三个字,他的火气就上来。

    认为自己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力,董珊珊得意地继续往下说:

    “宋新阳,我老实告诉你吧,前几天我去你住的地方找你,正好碰见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女人竟然与另外一个男人纠葛不清,她——”

    “你怎么知道我住的地方?”冷冽的嗓音截断她。

    董珊珊倒也冷静,反应也快。“我喜欢你,自然会留意你,知道你住哪里有什么好奇怪?”

    顺道向他表白。

    宋新阳不语,只是冷冷地看着她。“和我在一起的女人是什么意思?”好一会儿他才开口。

    “就是你的同居人啊!”董珊珊酸意十足地回答:“真不知道那女人有什么好,年纪比你大,长得又不顶出色,你怎么会喜欢上她呢?”

    “你说够了吗?八婆厂浓眉不悦地挑起,清俊的脸庞像罩了一层寒霜,吐出的话语冰冷得足以令人颤抖。

    他的态度让董珊珊觉得难堪,从没让男人这么无礼对待过,她的脸蛋迅即胀得通红,恼羞成怒地干脆揭人疮疤揭个痛快:

    “我、我又没说错,那个女人甚至还脚踏两条船!昨天我亲眼看见她跟另外一个男人亲密地搂在一起,那个男人我也认识,他是我堂姐的未婚夫,哼,她连别人的未婚夫也抢,实在有够不要——”

    脸字还来不及说出口,她的手臂已被人用力扭住。

    “你刚刚说什么?谁是你堂姐的未婚夫?”宋新阳像凶神恶煞般逼近她眼前,吓得她杏眼圆睁,脸色骤地刷白。

    好半晌后,她吞吞口水,勉力稳住心神,乖乖地回话。

    “就、就是那个男人啊……他、他叫江长风,是华翰集团的二、二公子……还、还经营一家马可孛罗美发沙龙……”结结巴巴地说了一阵,她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往下说:“他、他和我堂姐几年前就已经订婚了,这婚事还是两家家长说定的……”

    宋新阳的脸色显得更加阴沉难看。“你说的都是真的?没骗我?”

    董珊珊连忙摇头:“我说的句句都是真的,不信你看看这本杂志,里头有他的专访。”她从包包里抽出一本商业杂志。

    宋新阳飞快地抢过杂志,迅速翻到那篇介绍马可孛罗美发沙龙的专文,一张江长风的个人独照特写刺目地映入他眼帘,照片下方清楚地记载他个人的基本资料,内容还八卦地提到他和董氏企业总舵手独生女的婚约,直称这是天造地设、金童玉女之配。

    宋新阳愈看心头火愈旺。可恶的江长风,他竟敢玩弄老姐的感情,他非找他算账不可!但眼前他首要做的事是,让老姐知道这件事!早知道早脱身,这样她所受的伤害也会比较小。

    思量既定,他卷起杂志握在手中,朝董珊珊晃了几下;“这本杂志借我几天,改天再还你。”

    董珊珊先是愣了下,而后露出一脸得逞的笑。

    “不必还了,这本杂志就让你带回去和那个女人好好对质,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不值得你留——”自作聪明拽出几句漂亮话,却不意又收到一记寒飕飕的冷眼,两片唇不自觉抖啊抖,再也挤不出一个字来。

    “谢谢你的杂志。”宋新阳冷淡地道了声谢,转身离去之前,又补了句:“顺道一提,‘那个女人’有名有姓,叫宋新雨,和本人的关系是:姐弟,,下回请别再搞错了!”

    说完,没再看她一眼,径自转身离去,留下董珊珊惊愣得圆睁着眼,脸色红白交错地呆立当场。

    “珊珊,总算追上你了。”卢正源恰于此时赶到她身边:“咦?你怎么了?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呢!”

    董珊珊缓缓眯起眼,转过身面对他,一肚子鸟气的她准备开始发射炮火,而他,正好成了她的标靶!

    ※※※※※※※※※

    “商业杂志?给我看的?”

    宋新雨才刚下班回到家,就被宋新阳拦截,他脸上严肃沉凝的表情让她不由得正襟危坐,一边小心翼翼地瞄着他。

    他已经三天没跟她说话了,没想到一开口却是丢了一本杂志要她看。

    宋新阳神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翻开第六十一页仔细看清楚。”

    宋新雨依育翻开杂志,一看到江长风的照片,她的脸蛋随即一亮。

    “哇!长风好帅喔,他竟然上了杂志,好厉害喔!”眼里心里充满了崇拜,要不是有人在旁边,她一定抱着杂志猛亲。

    “我叫你看文字内容!”宋新阳没好气地瞪眼。

    “喔……”

    她收起崇拜的眼光,开始阅览文章,边看眼睛又开始闪闪发光。

    “哇呜!长风好厉害喔,没想到马可孛罗这么有名,还让杂志特别为他做专访!”再次忘形的呼喊,神情充满了骄傲和佩服。

    只不过,一旁已有人受不了了。

    “我没叫你看那个!”宋新阳倾身向前,伸出食指指向文章最末一段。“仔细看看这一段,那家伙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把我们全都瞒在鼓里!根本就是存心欺骗!”

    宋新雨被他激动的神情吓了一跳,二话不说地赶紧认真读着他所指的那段文字——

    马可牵罗的创立人江长风出自不凡的家庭,是华翰集团第二代接班人之一,凭靠自己的才能和智慧,创立了与家族企业迥异的事业体。其最为人津津乐道者,乃数年前与董氏企业掌舵者董泰显之独生女董沅沅订婚一事,两人堪称是金童玉女,天造地设、珠联壁合,这桩豪门联姻势必会引起商界极大的注目……

    宋新雨愣了一愣,而后眨眨眼又重新看了一遍。

    嗯,她的眼睛没花,可是……杂志上说的和她认识的那个江长风是同一个人吗?会不会是他们搞错了?

    “小阳,这本杂志是不是写错了?”她一脸困惑地看着宋新阳。”一点都没错,我已经求证过了。”他毫不犹豫地直言。“从头到尾,我们都让那家伙给骗了!他故意隐瞒自己的身份,其心可议,甚至已有了未婚妻还来招惹你,更加不可原谅!”

    “我不相信,这中间一定有什么地方弄错了。”宋新雨支颐苦思。她相信长风不会骗她,他也不会是那种以玩弄女人感情为乐的花花公于。

    “姐,你别再自欺欺人了好不好?”宋新阳简直气急败坏。“如果他对你是真心真意的,就该跟你坦白一切事情,而不是瞒着你。再者,豪门联姻是常有的事,事关两家人的声誉,杂志有可能随便写写吗?”

    “我还是不相信厂脾气向来温和的她,一拗起来可是比常人更加固执。“长风不是那种人,也许他只是还没想好怎么跟我说,又或许他根本就没同意那桩婚事。”

    和他交往至今虽然还不到四个月,但她就是不相信他是小阳所说的那种人,就算他真的对她有所隐瞒,也一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姐,你别那么天真行不行?”宋新阳真想敲醒她那颗脑袋。“你自认有多了解他?他口口声声说喜欢你,也许只是想尝鲜,好同时脚踏两条船,你以为他真的能给你什么承诺吗?”

    “他已经跟我求婚了!”宋新雨气呼呼地辩驳。

    宋新阳先是愣了一下,而后残忍地冷笑了声:“那只是空头支票,用来哄你开心的!”

    “你、你为什么对他那么有偏见?”她忽地像泄了气的皮球,神情有些难过和无奈。“小阳,你是不是不喜欢长风?”

    “我、我哪有!”被她突如其来这么一问,他微微乱了阵脚,回答得有些心虚。

    “你又何必瞒我?”她认真地看着他,眼里没有怨怪,只有疼惜。“我是你姐姐,这世界上不会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了。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喜欢长风……”

    宋新阳默然无语。

    他承认之前排斥江长风是因为嫉妒,怕他就要抢走陪他十多年的老姐。

    但,他并不是那么无理取闹又不成熟的人,这几天他努力给自己心理建设,也试着去接受江长风、试着去面对将来可能发生的改变。

    只是,他没想到在他告诉自己并决定坦然接受一切的时候,却发现江长风是个骗子,他不容许任何人欺骗老姐的感情,更加不容许任何人伤害她,他只是想保护她呀!

    见他紧抿着唇,双拳紧握的紧绷模样,宋新雨心疼地蹙眉,她伸手包覆住他的拳头,一点一滴融化它的僵硬。

    “小阳,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她拍拍他的手。“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怕我受到伤害……”

    稍稍停顿了下,她朝他咧开一朵笑,一朵温柔而坚韧的笑。

    “但是,我并不是一个脆弱、容易受伤害的女人,你应该试着对我有信心些,不要再这么为我担心,我已经是个二十五岁的成熟女人了。虽然我也很开心你这么保护我,但也希望你能相信我有能力照顾好我自己。”

    她的话让他无言以对。

    紧握的拳头缓缓松开,宋新阳撇开脸轻轻地点了点头。

    “那……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处理?”迟疑了一会儿后,他低声问她。

    宋新雨微微一笑:“我不能因为这本杂志上写的东西就判他有罪,何况就算是嫌疑犯,也有为自己辩白的权利。他是欠我一个解释,所以,我更应该给他这个机会。”

    宋新阳定定地瞅着她,脑子里突然想起那天爬山后江长风在早餐店里所说的话,他是真的懂得老姐的好,真的为她心折,或许……他是太早下结论了。

    “姐,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江大哥?”他忍不住问。

    宋新雨蓦然脸红。

    “哎呀,讨厌,干嘛问人家这么直接的问题?”羞赧地半垂长睫,唇畔却掩不住一丝甜蜜的笑。“老实说,刚刚乍看那篇文章时,我整个人空了好一会儿,又慌又急又怕,很特别的心情,前所未有。也就在刚刚那一刻,我更加确定自己好在乎好在乎他,这已经超过很喜欢的程度了!该怎么说呢……那种感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才好。”

    无法形容的感觉啊……那不就是爱吗?

    宋新阳在心里想着,却没有说出口,他的胸口还是会酸酸涩涩的哪……

    江长风,依然是个令人嫉妒的家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