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姐逗情 第八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雷雨,让宋新雨和江长风两人淋成落汤鸡。

    说来也真不巧,江长风的车进厂保养,而她的小MARCH又在中途抛锚,好不容易招到计程车,两人已经湿了大半身。

    回到江长风的寓所,他赶紧取来大毛巾要帮她擦脸,但看了看她全身湿答答的模样,他很快改变主意:

    “先进浴室冲个热水澡吧,我担心你会感冒。”

    宋新雨窘迫地盯着自己脚下形成的小水洼:“可是……我没衣服换耶。”

    “没关系,浴室里有干净的浴袍,待会儿你进去后,把湿衣服脱下来,我会把它放到干衣机里烘干,等你回去时再换上。”

    “那你怎么办?”她看着他同样湿淋淋一身。

    “别担心,我房里还有另一套卫浴。”话说完,他将她推进浴室里,一边不忘叮咛:“赶快把湿衣服脱下来。”

    宋新雨依言脱掉身上的衣服,从门缝里递出去,只留下内衣裤,小脸微微赧红。她从不曾在男人家里洗澡,这种感觉好奇怪……好像很亲昵很赤裸……让人忍不住胡思乱想。

    她打开莲蓬头,任温暖的水流滑过她每一寸肌肤,冲去一身湿答答的黏腻,然后倒了一些沐浴乳将全身搓揉一遍,再冲掉身上的泡沫。洗净擦干后,她伸手取过架上的浴袍穿上,系紧浴袍的带子后,她才想到她还没洗头。

    怎么办呢?她没有办法自己洗头,却又非洗不可,难不成请江长风帮她洗?他会不会觉得很奇怪?

    她在浴室里头伤神地走来走去,直到江长风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你好了吗?”他在门外担心地问,她已经进去好半晌了。

    又踌躇了好一会儿,宋新雨才缓缓打开门。站在她面前的江长风上半身罩着一件棉质衬衫,扣子松开几颗,露出结实的小麦色胸膛;下半身是长到膝盖的休闲短裤,整个人看起来清爽而迷人。

    发觉自己直盯着他的胸口瞧,她赶紧垂下眼,不自在地嗫嚅:“那个……呃……我还没洗头发……”神情欲言又止地。

    “有什么问题吗?”他问。

    她只好坦白:“我没办法自己洗头发……每次低下头去就会头昏眼花,而且……我怕水跑到我的耳朵和眼睛里……”说着,她偷偷瞧了他一眼。

    他睇着她的表情仿佛等着她继续往下说。

    她只好硬着头皮全部招来:“我已经很久没有自己洗头了……因为我怕……所以一直以来,都是小阳帮我——”

    话还没说完,江长风一双浓眉陡然挑高:“你的头发都是他帮你洗的?”吃味的感觉远胜过惊讶!有别的男人碰过她的头发,虽然那人是她的弟弟,他还是觉得很不是滋味。

    宋新雨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江长风静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才看着她问:“你现在打算怎么办?要我打电话帮你叫新阳到这里来吗?”

    他是故意这么说的,因着心底那股自己也好笑的妒意。那小于的恋姐情结已经够教他伤脑筋了,现在还要跟他争帮她洗发的乐趣!

    宋新雨连忙摇头:“我的意思是……能不能麻烦你帮我”一点都不麻烦!”他立即回她一句。“我帮你洗,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什么事?”她回望着他,觉得他的表情好像不大高兴。

    “还记得刚刚在店里我说过的话吗?”江长风准备宣示他的所有权。“你得答应我让我洗一辈子的头,除了我之外,谁都不能拥有这项特权,包括你亲爱的弟弟。”

    洗一辈子的头?宋新雨怔怔地发愣,那他们不是得住在一起……他的意思是要她和他……同居?

    哇!那怎么行!她很保守的耶。

    “不、不可以……”脑袋自动推演一番后,她直摇着头胀红脸道:“我不可以跟你同居!”

    “谁说要同居了?”他莞尔地看着她惊慌失措的表情。

    “那……你的意思是……要我每次都到店里去?”再来就只有这种可能了,可是,她不就得常常在他店里出糗?她对他的碰触根本没有免疫力。

    瞧她皱眉苦思的模样,江长风感到又好气又好笑。换成其他女人,早就高兴地跳起来抱住他开心大笑,他以为他话里求婚的意味已经非常明显了,但她显然不这么认为。

    “小傻瓜,这么简单的问题你也要想那么久?”他轻捏了下她的俏鼻。“只要你嫁给我不就成了?”

    有那么一会儿,宋新雨只能圆睁着眼呆愣愣地望着他,整个人像一尊泥娃娃般僵立不动,完全没办法作出任何反应。

    看了她的样子,江长风不禁哂然一笑,自嘲地想着,这是他头一回向女人求婚,可没想到对方的反应是这么的“震惊”。

    一秒两秒三秒……十秒钟都过去了,为了不让她就此成了一尊石雕像,他抓起一把椅子,而后轻推着她走进浴室里。

    他让她坐在椅子上,头向后靠着洗头台。她像个孩子似任由他摆布。

    直到一朵泡泡在她眼前飞过,她才完全从方才的震惊中回神。

    她的眼瞳映进他深峻迷人的脸庞,他的眼神专注而柔和,搓着她发的每一个动作是那么地温柔,有一种感动像道暖泉自她心底汩涌出,让她不自觉伸手抓住他的手臂。

    江长风停住手边的动作,笑望着她:“你总算魂归来兮,没想到我的求婚会让你受到这么大的惊吓。”他自嘲地做个鬼脸。

    他的话让她感到歉疚,她急忙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没想到你会向我求婚……毕竟我们认识还不到四个月。”

    “你是对自己没信心,还是对我没信心?”修长的手指又开始轻柔地按摩她的头部。

    她摇摇头:“我只是觉得太快了,有点不敢相信。”

    江长风不认为时间的长短与感情的深浓有绝对的关系,他和董沅沅之间便是最好的例子。和新雨相处虽然只有三个多月,但却足以让他清楚地知道自己要的就是她。

    “那现在呢?你心里有答案吗?”他柔声问。

    “我……”她不是不愿意,只是真的太快了;也不是没想过结婚,但她想等小阳大学毕业了再谈婚姻大事。

    他也不逼她,只是用低醇诱人的嗓音和他的双手蛊惑她。

    “你不必急着现在回答我。”嗓音低得像在催眠,手指继续轻柔地在她发间搓摩。“我只是想要你知道,你是我唯一想携手走进礼堂的女人。”

    耳里听着他甜蜜的爱语,一边感觉他手指温柔的捏揉,宋新雨整个人漂浮在一种幸福的氛围里,她羞涩地淡垂下眼睫,却掩不住唇边甜甜的笑意,还有两颊绽放的红花。

    江长风有些看呆了,随即回神撇嘴一笑,他本意是要诱哄她答应,没想到被蛊惑的反倒是他自己。

    轻托起她的后脑,他开始帮她冲洗掉沾惹在她发丝间的泡沫。手指仔细轻巧地梳理过她水湿的发,来回反复不断,爱抚似的穿滑。他喜欢帮她洗头发,喜欢看她满足甜笑的神情,他甚至怀疑自己已经上了瘾。

    “好奇怪喔……”她忽地轻笑出声。“以前小阳帮我洗头发,我从来不会脸红耳热,怎么一换成你,我就变得好敏感?”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一提到那家伙帮她洗头的事,他心里就怪不是滋味。“他是你的弟弟,你当然没感觉,我就不一样了!我们是单纯的男人与女人,所以我的碰触才会使你产生感觉和反应。”

    “原来是这样啊……”她认真地思索了会,像研究学问似的实事求是。“那我应该试试让你店里其他设计师帮我洗头发,看看是不是也会有相同的反应。”

    “不准厂江长风的反应是立即而严肃的。“你想都别想!我不会让其他男人碰你的头发。”更别说碰触到她的敏感地带,那是只属于他的。

    宋新雨噤声不语,并非被他的语气吓到,而是震慑于他认真的神情,恍然领悟到他同她一样也会吃醋、嫉妒……这就是恋爱吧?她不觉笑了,笑得傻傻甜甜的。

    洗净完毕后,他用大毛巾包住她的头发。“你可以起来了。”

    他带着她走进他的卧室,让她坐在床边,先轻轻为她搓干,而后取出吹风机,开始帮她吹整,灵巧的手轻轻拨动她的发丝,也拨动了她每一根神经纤维。

    “我觉得自己好幸福喔。”她满足地叹息。“像我这么讨厌自己洗头的人,却那么幸运地有了小阳和你。”

    “以后,你可以不必再麻烦他了。”江长风不忘提醒她。“这个工作未来都专属于我,你要牢牢记住。”

    她乖顺地点头,跟着却忽然皱起眉头,像是想起什么事情似。“长风,你喜欢小阳吗?”

    “怎么这么问?”惊讶地挑起一眉,他的语气却无丝毫异样。

    “没什么啦……我只是觉得你们两个对彼此好客气,感觉生疏了点。”

    “可能我们对彼此都还不够熟悉吧,人跟人相处,总是需要一些时间适应、了解。”他轻描淡写地带过,手上的吹风机换成了梳子,缓缓梳理她的长发。

    那小子的问题得靠他自己解决,他可以理解他对新雨的感情,但不能放纵他的不成熟和任性。

    而现在,在他和新雨独处的这一刻,他自私地不想让任何人介入他们之间,他要她同他一样,眼里心里都只有他。

    放下梳子,他伸手将她搂人怀中,让她的背贴靠着他的胸前,然后将脸埋人她发间,深深地吸了口气。

    “好香……”他喃喃,间或以鼻端轻轻揉蹭着。

    宋新雨笑靥甜甜地依偎着他,她喜欢被他双手圈搂住,环抱在他怀里的感觉,静谧地享受他的怀抱。她的眼随意环顾了室内一圈,他的房间显然经过特别的设计,流行与典雅并蓄,而且整理得干净又整齐。

    “长风,你自己一个人住吗?”她现在才想起来屋子里好像没看到其他人。“你的家人呢?”

    游移在她芳香发际的脸顿止了下,他的眼色微微一黯。

    “我是自己一个人住,没和家人住在一起。”他不想让她知道得太多,关于他的家世以及他过往的一切,他还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

    “长风,你能不能跟我聊聊你的家人?”她兴致勃勃地问,是好奇也是向往。她只有小阳和阿姨两个亲人,对于别人家的情况总是很感兴趣。

    “你想知道什么?”他的声音有着一丝紧绷。

    “我想知道你家里有些什么人?兄弟姐妹多不多啊?”她伸出手指轻点着。

    沉默了一会后,他才回答:“我家家庭成员很简单,除了父母之外,就只有一个兄长。”

    “你为什么不跟他们住在一起呢?”她好奇地又问。

    “工作上方便吧!”他避重就轻地。“而且,我也喜欢有自己独立的空间。”

    “自己一个人住不会怕寂寞吗?”她的眉头轻蹙着。像她就不喜欢自己一个人住,感觉好冷清好孤单,还好有小阳陪着她。

    “怎么会呢?我有你啊!”他的唇吻上她的耳际,双臂微收,将她拥得更紧些,感觉她呼吸时的起伏和曲线玲珑的娇躯。

    “唔……”她轻吟了声,敏感的耳朵因他的吻而发热发烫,瑰艳的霞晕瞬间蔓延扩散,染红了她的脸蛋,心,也跟着骚动了起来。

    一瞥见她那动情的红潮,他的欲望渐渐地不受控制,随着唇舌热烈的探索,他的手也不安分地溜进浴袍,探进她的胸口,滑嫩的肤触让他发出低抑的呻吟。

    宋新雨从不曾有过这样的经验,只能无力偎着他,他的唇和他的手在她身上引爆一波强过一波的阵阵战栗,像电流般窜过她的四肢百骸,全然沉浸在陌生的感官刺激里。

    “新雨……嫁给我好吗?”江长风在她耳边沙哑地低语,烫热的呼吸吹在她脸上。

    她全身热呼呼、软绵绵的,神智还有些迷离,根本没办法回应。好半晌后,才困难地吐出话语:

    “我……小阿姨她……还有小阳……”断断续续、七零八落的,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一提到赵秀月,江长风整个人乍然从欲望的迷雾中清醒,侵入她浴袍内的大掌也倏然停住、抽出,而后连续深呼吸了好几次,好平息体内的燥热。

    该死!他差点忘了答应赵姐的事。

    他心里早已认定她是他这辈子唯一想要的女人,但是,眼前尚有一些问题需要解决,她是这么的单纯且完全地信赖他,他觉得自己应该等到她的手指套上他的戒指之后,才能让她真正属于他。

    此刻,他的欲望可以等,但他要的承诺却无法再等个一时半刻。

    “新雨,我只问你愿不愿意嫁给我,其它的事情我们想办法一起解决。”

    宋新雨怔怔地望着他,神色仍微带迷茫地,她从不曾看过他如此严肃的表情。

    “我……我当然愿意嫁给你啊……只是,我想……我们不要那么急着结婚好吗?”她实在还放不下新阳。

    有了她这句话,江长风紧绷的情绪豁然纾解,他明白她心里的挂念,而他也必须找个适当的时间,告诉她那些他不得已暂时隐瞒的事情。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他抵着她的额低语。“今天是马可孛罗创立满三周年的日子,对我具有特别的意义。三年前的今天,是我人生里一个重要阶段的开始,我用自己的能力证明了自己的选择。”

    “恭喜你呵!”她先是高兴地在他脸上香了一个,下一秒却懊恼地蹙眉:“哎呀,你怎么不早说?我们可以找李培修和其他人一起庆祝!”

    “这个特别的日子,我只想与你一起分享。”他坦言。“你愿意嫁给我对我而言就是最好的庆祝。”

    他深情款款的注视让她无法招架地羞垂了脸,像个小媳妇似的紧偎着他。

    “新雨,答应我一件事。”他轻抬起她的脸,声音里充满柔情。“别让我等太久。”

    被他炙热的目光纠葛缠绕,她什么话也说不出,只能频频点头。

    就在两情缱绻之际,突然响起一阵咕噜咕噜杀风景的肚鸣声。

    宋新雨愣愕了一下,而后满脸通红地看着江长风,露出一脸尴尬的傻笑:

    “我的肚子好像饿了。”

    江长风也笑了,眼底尽是宠溺:

    “等会儿让你尝尝我精湛的厨艺,我可是一点也不输你老弟,保证让你吃了赞不绝口、念念不忘。”

    ※※※※※※※※※

    江长风送宋新雨回到家时,已经是午夜十二点钟。

    照理说,这个时候屋里的人应该已经睡了,谁知道一打开门,灯光便忽地大亮,一尊怒眉横张堪比拟门神的雕像双手抱胸寒气森森地伫立在门后。

    “呃……小阳……你还没睡啊?”惊吓过后,宋新雨捂着心口小小声地问。

    宋新阳瞪了她一眼,凌厉的目光倏然移向站在她身旁的江长风。

    怒气腾腾的眼满布阴霾地缓缓眯起,下一秒,炮火毫不容情地开轰:

    “姓江的你是怎么当人家男朋友的啊这么晚才送她回家现在外面治安那么糟有多危险你知不知道也不管人家家人会不会担心连个电话都没有实在太差劲了!”

    一口气说完一堆话,他板着一张脸忿忿转身,像旋风似的刮进自己房里,还“碰”地一声用力甩上房门。

    宋新雨愣愣地呆立着,她从没看过他发这么大的脾气,一时之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反倒是江长风像无事人似,一点也不受影响甚且毫不在意刚才挨那一顿炮轰,依旧老神在在,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回来了啊!”闻声走出房间的赵秀月轻拍了拍神情呆愣又难过的宋新雨。“别理新阳那小于,他今天一整天都像吃了炸药似,见到人就猛发火厂

    宋新雨扁了扁嘴,可怜兮兮地:“小阿姨,新阳他怎么了?是不是心情不好……都是我不好,不回来吃饭也没打电话跟他说一声,让他那么担心……”

    赵秀月叹了一口气:“不关你的事,那小子今天去了户政事务所一趟,还去医院验了血,回来后就一副阴阳怪气貌厂

    哼!一点都不值得同情。谁教他自己要胡思乱想,什么领养来的,简直是异想天开,想证明自己和新雨没有血缘关系!这么荒谬的事亏他做得出来,遭受打击也是活该自讨的!男孩子拗起来简直比女孩子还“番”,她已经懒得说他了。

    “他去户政事务所做什么?还验了血,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宋新雨担心地问。

    “那小子健康得很,他是脑筋有问题。”赵秀月没好气地撇嘴,看她一脸不解地瞧着自己,忙加了句:“总之,你别理他,他发发神经一两天也就好了。”

    一旁的江长风静静地听着赵秀月说的话,他隐隐约约明白宋新阳跑户政事务所及验血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啼笑皆非之余,不免也有些同情起他来。

    对宋新阳而言,新雨是他世界里的全部及唯一,又恰好是个姐姐,难免在成长的过程中产生了偏差的感情,而追求新雨的他,也就理所当然被视为敌人般对待。但这也不是什么变态之类的行为,只是他还没遇到一个足以比拟新雨的女孩,能够让他的目光转移开。他相信,只要那个女孩出现,他对新雨的感情自然而然会回归到原来的轨道。

    只是,这可苦了他和新雨!

    唉!看来他想安稳抱得美人归,还有一段好长的路得走呢!

    ※※※※※※※※※

    “正源,你确定这里就是宋新阳住的地方吗?”

    宋家大门外,一男一女在楼梯间探头探脑兼碎碎私语。两人看起来都很年轻,不过十九、二十来岁,青春正炽。

    女孩有一张鲜妍明媚的脸蛋,身上的衣着看得出来是名牌货,举手投足间掩不住一股骄气。

    男孩就显得平凡多了,简单的衬衫牛仔裤,鼻梁上还架着副黑框眼镜,看着女孩的眼神带着着迷及几分讨好。

    “没错,我确定就是这里。珊珊,你一定要相信我,那天我可是一路偷偷跟着宋新阳回家,亲眼看见他走进这里。”

    “他和家人住,还是自己一个人住?”董珊珊像女皇似的斜睨着男孩。

    卢正源搔搔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犹豫了一会儿,他说出自己的揣测:

    “我只看过一个漂亮的女生在这里出入,没看过其他人,宋新阳和那个女人感觉很亲密……我想两人应该不是家人的关系。”

    “你的意思是他和女人同居?”董珊珊不悦地眯起眼。

    “这很有可能啊……”卢正源讷讷地缩缩肩。“宋新阳在班上一直那么神神秘秘的,很少和同学打交道,每天一下课就急急忙忙走人,班上办活动也从来不参加……这一切实在太诡异了。”

    “哼!这也许只是他特立独行罢了,怎么能证明他已经有了要好的女朋友?”嘴巴上这么说,脸上的表情却不是那么一回事。

    “可是……”卢正源欲言又止地。“珊珊,如果……他不是有了要好的女朋友,又怎么会对你的示好无动于衷?你都已经表现得那么明显了。”

    话刚说完,立即招来一记狠瞪。”呃……我的意思是……像你这么出色的女生,他怎么可能没有感觉?”赶紧亡羊补牢:“除非是他已经有了要好的女朋友,不然,他一定会对你心动的。”

    董珊珊神色稍霁了些,好似觉得这话很有些道理。

    “那个……女人长什么模样?”要她开口问这种问题,实在有些没面子,但为了心上人,她也顾不得了,知己知彼方能致胜。

    “长得是挺漂亮的,只不过年纪好像比宋新阳大耶,我看她一副上班族的打扮,应该没错。”卢正源可说是知无不言、盲无不尽了。

    哼!老牛吃嫩草。

    董珊珊不屑地撇撇唇,只是个上班族哪比得上她!她可是堂堂名门千金,身价非同一般女人。况且,对方年纪还比她大,论身家、论青春貌美,她自恃少有能与之匹敌的,对于这位情敌,她愈来愈觉得没什么好忌惮。

    “珊珊,你打算怎么做?”卢正源问。

    董珊珊眯着眼想了一会:“主动出击是最好的办法,我想从那个女的下手,让对方自惭形秽、知难而退,然后自动离开宋新阳。”

    说着,她脑海里已经浮现一幅美好画面。自幼娇生惯养、事事顺遂的她认定没有多少女人比得上她,只要她一站出去,还有谁敢跟她争宋新阳?

    “你……的意思是,要在这里等吗?”卢正源唯一想到的就只有这种可能。

    “这还用问吗?”董珊珊给了他一记白眼,他的问题根本是多余的。

    “可是……珊珊,要是等到晚上都等不到人呢?”他比较务实,守株待兔有时候也是要看运气的。

    “你少诅咒我!本小姐的运气一向好得不得了。”没好气地又瞪了他一眼。

    话才刚说完,一阵脚步声忽地自楼下响起,显见有人正要上楼来。

    董珊珊与卢正源对看了一眼,下一秒,两人同时蹑手蹑脚往上爬,躲在转角处偷瞧着下面的情况。

    因为身体不舒服而提早下班的宋新雨,脚步蹒跚地一步一步往上爬,来到家门口已经有些头昏眼花的她,靠着门休息了一会儿,才掏出钥匙准备开门。

    今天早上起床时,她的头就晕沉沉的,又打喷嚏又流鼻水,俨然是感冒的症状,许是昨晚淋雨的关系吧。她原想应该不严重,所以仍然照常上班,谁知道过了中午,她的身体状况愈来愈糟糕,最后不得不收拾东西回家休息。

    董珊珊看着她打开门走进去之后,才用手肘顶了顶卢正源,问:“就是她吗?”

    卢正源忙不迭点头。

    一得到他的肯定,她立即气势昂然地走下来,卢正源紧跟在后。

    稍微梳理了下自己的头发,还拿出小镜子照了一会儿,确定自己脸上的妆没有脱落,微微抿了抿唇之后,董珊珊像个女皇似的昂起下巴,姿态优雅地伸出白净的玉手,按下门铃。

    好一会儿后,大门才缓缓打开,隔着镂空的铁门,宋新雨病恹恹的脸探了出来,看着门外两张陌生的脸孔,礼貌地问:“请问你们找谁?”

    “我是来找你的。”董珊珊劈头就说。

    宋新雨露出茫然不解的神情。她虽然全身发软头晕不舒服,但还不至于认不出眼前这两张脸——如果说,她真认识他们的话。

    “呃……我们是宋新阳的同学。”卢正源赶紧补充道。

    “哦……你们是小阳的同学啊!”恍然地绽开一抹笑,她随即打开铁门,招呼着:“进来坐进来坐!”俨然是个非常好客的主人。

    她的举动和表情,看在董珊珊眼里,只觉得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哼!小阳!叫得那么亲热,还一副以女主人自居的模样,她非得教她看清楚自己的斤两不可!

    在心里忿忿地嗤哼了声,董珊珊抬眼环顾了四周一下。公寓是小了点,布置得倒还挺温馨的,也整理得非常整齐干净,这就是她的手法吧,企图以温婉贤淑的姿态赢得宋新阳的好感。

    “难得有同学到家里坐,小阳还没回来呢,你们再多等一会儿,他可能就快回来了。”宋新雨微笑地看着两人,强忍住身体的不舒服。

    “我刚刚已经说过我是来找你的,他在不在不重要。”董珊珊不耐烦地回了句。

    她的态度和语气明显的不友善,让宋新雨微怔了下。“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应该不是她的错觉吧?这女孩看她的眼光好似充满了敌意。

    “我想请你离开新阳。”董珊珊抬高下巴,一副理直气壮、盛气凌人的模样。

    宋新雨又是一愣,她的话让她一头雾水,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董珊珊以为她不同意,神色鄙夷地撇嘴道:

    “你别以为帮他把屋里整理干净整齐、为他煮饭洗衣,让他享受到家的温暖,就能抓住他的心,这种手段太老套了厂

    啊?宋新雨努力分析她话里的含意,无奈脑袋愈来愈晕沉的她心有余而力不足,只隐约捕捉到几个字眼。

    “我想你误会了,那些事情都是小阳做的呢,他是个很能干的男孩。”

    什么?董珊珊与卢正源同时瞪大了一双眼。

    怎么可能?平常在学校一副酷样、谁也不甩的宋新阳,竟会为一个女人做那么多的事!震惊过后,一把妒火在董珊珊心里熊熊燃烧了起来。

    岂有此理!这女人分明是在向她示威。

    “哼!你别太得意,怎么说你的年纪都比新阳大,他还很年轻,需要的是像我这样的女生,识相的话,劝你早早离开他,别耽误他的前程和幸福厂顾不得高贵干金的形象,她咬牙切齿地撂下话。

    这一次,宋新雨可听出些端倪来了,她露出恍然的神情:“哦,原来你喜欢小阳啊!”小阳真是不简单呵!竟能迷得女生找上门来。

    董琚珊微微脸红。“怎样,本小姐喜欢他不行吗?我的身份和家世都在你之上,年纪也比你轻,比你更适合当新阳的女朋友!”

    啊?她在说什么啊?宋新雨愣愣地眨了数眼,莫非她……以为她是小阳的……女朋友?

    哇咧……这下误会可大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