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姐逗情 第七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人逢喜事精神爽,宋新雨觉得自己从来不曾像此刻般轻盈快乐!

    当然,这并不代表她以前就过得不快乐。她一向都是开开心心过日子的,只是,自从和江长风谈恋爱以后,她的快乐加倍膨胀了!

    原来谈恋爱的感觉是这么地让人心醉神迷,心里总是甜甜地、暖暖地,无时无刻不想笑。她觉得自己很幸福,工作起来也更加有劲。

    这天,周末假期,她破天荒地起了个大早,身着嫩黄色运动服的她,一边哼着歌,一边准备开水、毛巾等爬山必备晶。

    睡眼惺忪爬起来上厕所的宋新阳,在瞥见她忙碌的身影后,昏沉的意识乍然惊醒!

    他惊愕地瞪大眼、张大嘴巴……这、这怎么可能?周末一向睡到日上三竿的老姐,此刻竟然清醒地站在他面前,而且还一副神采奕奕的模样!

    他不敢置信地揉揉眼,跟着猛抬头望向墙壁的挂钟,时针清清楚楚地指着六……太、太不可思议了!

    震惊过后,他的脑袋很快地恢复运作。瞧她一身运动服打扮,还笑得一脸甜滋滋的,很显然地,今天早上她一定有活动,一个名为“约会”的活动。

    可恶!她要约会竟然没跟他说,打算就这么偷偷摸摸地出门;更教人火大的是,嗜睡的她竟然肯为了约会而牺牲睡眠……

    好个江长风,真行!约会是吧?那他就免费奉送他一颗特大号电灯泡!宋新阳咬牙切齿地想着,随后露出一脸阴沉的笑,慢慢走到宋新雨身后。

    “姐,早啊!”他冷不防出声,气闷的心情在看到她因他突发的声音而惊跳了下略略感到一丝快意。“难得看你这么早起床,在忙什么啊?”没等她稳下心神,他接着问。

    宋新雨一边拍着胸口,一边回答:“长风约我今天早上一起去爬山,我正在准备一些用品。”

    “为什么你昨天没跟我说?”他寒着一张脸控诉。

    宋新雨脖子倏然一缩,像做错事的小孩似,满怀歉意地。“对不起啦,我……我不小心忘了嘛!”

    宋新阳可没打算这么轻易就放过她,他故意装做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叹道:“姐,你是不是有了男朋友,就不要我这个弟弟了?”

    宋新雨赶紧猛摇头,心疼地搂住他的肩:“怎么会呢?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你永远都是我最最亲爱的小弟呀!”

    “那为什么你有约会却怕我知道?”他一副受伤的表情。

    “没这回事!”宋新雨头摇得像拨浪鼓似。“我真的只是忘了嘛!下一次我一定会记得跟你说,好不好?”

    眼见奸计得逞,宋新阳垂眼偷偷掩住一抹笑。“哪,你自己说过的话可不能不算数哟,以后有约会一定要跟我说。”

    “一定一定厂宋新雨忙点头保证。

    “姐,你要和江大哥去爬山啊……能不能让我跟呢?”宋新阳得寸进尺地提出要求。“我好久没跟你一起出去走走了呢!”使出温情撒娇撒手锏。

    哼!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谁说男生就不能撒娇?

    “这样啊……”宋新雨偏头想了一下。她确实好久没和小阳一起出门走走了……只不过,有人约会还带着弟弟的吗?这样会不会很奇怪啊?

    见她犹豫不决,宋新阳又开始扮可怜:

    “唉!亲情终究是敌不过爱情,我就知道自己最后仍然是孤孤单单一个人……唉!”未了,再满怀凄酸苦楚地用力叹了下。

    瞧他伤心的模样,她仿佛又看到了那一年刚失去双亲时,那抱着枕头哭着走进她房间里无助害怕的小男孩……鼻子蓦地一酸,她紧紧搂住他。

    “小阳,你说什么傻话,姐姐怎么舍得抛下你孤孤单单一个人呢?”

    嘻!女人真好骗,尤其是他这宝贝姐姐更好骗!但是……为什么他忽然觉得有一丝罪恶感……

    不不不!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只是想保护老姐,谁知道那个江长风可不可靠啊?除非他能让他服气,否则他说什么都不会同意把老姐交给他!

    “走,咱们一起去爬山,人多也比较热闹,你赶快去换衣服,我等你。”宋新雨松开他,微笑地接着说。

    宋新阳没让自己再多想,却下意识避开她温柔的注视,转身回房里梳洗换衣服。

    ※※※※※※※※※

    江长风一看到站立在新雨身旁的宋新阳时,心里便已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虽没料到他会同行,却也不感到意外。

    和新雨度过了甜蜜顺遂的两个星期,他全身充满了能量,绝对有足够的战力应付那小子,不管他出什么招,他都会一一接招。

    将车子停在两人身边,他下车接过宋新雨的背包,在她脸上轻轻落下一吻,才转过头和宋新阳点头打招呼。

    “江大哥,不介意让我跟吧?”宋新阳对他露出阳光般无邪笑脸。

    江长风回以一笑:“怎么会呢?大家一起出去走走也好,上车吧。”

    车子重新启动后,一路往阳明山的方向驶去。周末清晨,路上行人、车流稀少,交通畅行无阻,不到一个小时,已经抵达山脚下。

    三人下了车,开始沿着登山步道一步步往上爬,江长风始终走在宋新雨身边,他的手牵着她的,步伐徐缓地配合她的速度,不至于让她太过疲累。

    身后,宋新阳紧紧跟随,双眼死命地盯着握住白嫩小手那碍眼的大掌,几乎要将眼珠子给瞪凸出来了。

    时序进入夏末,早晨的山上不再暑气逼人,反而有一股舒爽的清凉,空气很新鲜,鸟声依旧啁啾,一路上满眼蓊郁,间或点缀浅粉嫩黄。

    此刻,宋新雨的心情无比轻松惬意,不时侧首与江长风微笑相望,浑然忘了身后还有个宋新阳。

    哼!爬山就爬山,干嘛还手牵手!实在教人看了火大。

    宋新阳微眯着眼,端着一张大便脸嘀咕着。从前,站在老姐身旁的人一直是他,现在却得眼睁睁看着原本属于他的位置被另一个男人占据……噢,他简直郁卒得快要得内伤了!

    愈想愈不是滋味,他索性动起坏心眼来,就见他眉尾一挑,唇边掠过一抹奸笑,跟着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倏地往前撞去,再适时地配上音效:

    “哎哟!我的脚……”

    不偏不倚,往前冲撞的力道还挺大的,将宋新雨与江长风交握的手硬是给撞了开来。

    宋新雨赶忙扶住他:“怎么了?要不要紧啊?”

    宋新阳佯装痛苦地拧紧眉:“我的脚好像有点扭到了……”俊脸顺便靠向纤细的肩窝寻求慰藉。

    “那怎么办?要不要停下来休息啊?”宋新雨担心地看着他,随即又望向江长风寻求意见。

    江长风眼神莫测高深地瞅着宋新阳。这小子分明是作戏,假扭伤之名行破坏之实,很好,所幸他的演技也不赖,不坊陪他玩一玩。

    “我们先找个地方让他坐下来吧,我懂一点推拿,可以帮他看看。”他一脸正经地建议。

    “不用了厂宋新阳赶紧拒绝,还微微抬起头狠瞪了他一眼。“一点小扭伤不碍事,只要姐姐扶着我走就可以了。”说着,忙又回头对宋新雨扮个可怜兮兮的表情。

    “那……好吧,你慢慢走哦。”女人母性的本能最是禁不起这样的依赖和撒娇。

    见计谋得逞,宋新阳悄悄回眸,眼眉一挑,朝江长风撂下示威的一笑。

    江长风简直哭笑不得,看来他的追妻之路注定坎坷而辛苦……唉!爱的路上三人行,不知道他们这样算不算呢?

    不再与他大眼瞪小眼,江长风决定暂时让让他,走到宋新雨另一侧与她并行。

    超级电灯泡的目的达成,宋新阳乐得一路上有说有笑,故意当一旁的江长风是隐形人似,充份利用弟弟的特权耀武扬威。

    只不过,渐渐地,他发现老姐的眼神总不自觉地飘向另一侧,听他说笑时也显得心不在焉……

    宋新阳忽地静默下来,心中隐隐有抹了悟。尽管他再怎么不甘心、再怎么难过,老姐都不再只属于他一个人的了…

    ※※※※※※※※※

    下了山之后,已经是上午十点半,江长风载着宋新雨姐弟俩来到一家早餐店吃早餐。

    “你们帮我点吧,我去上个洗手间。”宋新雨丢下话后即起身离座。

    她离开后,宋新阳与江长风两人只是定定看着对方沉默着。一会儿后,江长风先开口:“想吃什么?我去点。”

    宋新阳难得不摆脸色,回道:“我不挑食,吃什么都可以,姐姐胃不好不能喝咖啡,还有,她不太敢吃半生不熟的荷包蛋,也不能吃辣酱。”

    江长风点点头,看着宋新阳的眼光却有了不同的体认。他或许是个难缠的、占有欲很强的弟弟,却也是个极为体贴细心的弟弟。他对新雨的关心及付出是真实无法磨灭的。

    向店家点完餐点,回到位子上时,宋新雨尚未回来。一股怪异的静默在两人之间盘旋,对视的眼里少了一些敌意,多了一些探索的意味。

    “你是怎么跟我姐认识的?”宋新阳率先打破沉默。“你和我阿姨好像很熟?”

    “你阿姨是我的常客——我开了一家美发沙龙,和新雨就是在店里认识的,说起来还真该感谢你阿姨。”

    宋新阳闻言,浓眉倏然纠起。“你是马可孛罗美发沙龙的老板?”小阿姨竟然带老姐去那种变态的地方!

    江长风点点头,颇感兴味地瞧着他不以为然的嫌恶表情。

    “你……帮我姐洗过头了?”他绷着声音问。

    “没错!那真是个愉快的经验。”江长风的唇角因想起那天的情景而漾满笑意。

    宋新阳只觉满肚子不是滋味,一张脸又臭又长。

    “你喜欢我姐哪一点?”没头没脑地,他忽地又蹦出一句话来。

    江长风不语,只是挑眉。

    “她是很漂亮,个性又甜美温柔。但我想,像你这样事业有成、条件优秀的男人,身边不乏长得比她漂亮、性子比她温柔的女人。”他继续说着,那认真严肃的神情迥然不同于平时撒娇耍心计的装可爱模样。

    江长风淡淡一笑:“我身边再有多少比她漂亮比她温柔的女人又如何?能映进我眼里、钻进我心底的就只有她一个人。”

    宋新阳沉默了一会儿,随即又说:“她不会做莱,卤个蛋可以卤成铁蛋,煎个锅贴可以煎成锅巴,家事方面也不行。总之,她不是贤妻良母的料厂

    “我的看法跟你不同!”江长风唇角扬开一抹温柔浅笑,眼里闪着柔情与怜疼。“新雨善良坦率,心地柔软又宽容,她是个很真的好女人,将来也绝对是个贤妻良母,至于不善厨艺、不会做家事,对我而言并不重要,也构不上她的缺点厂

    “哼!现在你是这么想,难保以后不会变,你能爱她多久?”他犹作困兽之斗。

    “你的意思是要我在你面前发誓爱她一辈子吗?这样做你就真的会相信我吗?你应该对你姐姐有信心才是,若真要考验我,何不放心将她交给我,与其口头上说说,何不让我用一辈子的时间和行动来证明?”

    他的回答让宋新阳无盲以对,他话里的真诚毋庸置疑,他几乎要相信他对老姐是认真的,但某一部分的他却仍在苦苦挣扎,难道……他真要将老姐交给眼前这个男人?

    犹自怔忡之际,宋新雨已回到位子上,他们的餐点也恰于此时送上来,飘散着浓浓的食物香味,引人食指大动。

    “哇!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我要动手了哦。”宋新雨圆睁着眼蠢蠢欲动,下一秒,已抽出筷子往自己最喜欢的蛋饼下手,塞了一口满满的她,开心地眯起眼咀嚼着,唇边还漾着一抹心满意足的笑。

    “吃慢点,别噎着了。”江长风微笑地看着她吃东西的样子,边掏出面纸拭去她嘴角的蕃茄酱。

    宋新阳看着这一幕,心里百味杂陈,尽管肚子饿得咕噜咕噜叫,可他却不知怎么地,完全失去了胃口……

    ※※※※※※※※※

    “唉……”

    绵长哀怨的叹息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地在十坪大的客厅里幽幽荡漾。

    “唉……”

    寂静的夜里,沉长的叹息仿佛载满了愁悒,深深的无奈与窗外的夜色一般浓重。

    “唉……”

    少男的心事有谁明了?

    宋新阳百般消沉、无精打采地窝在沙发里,学校已经开学了,他的精神却依然委靡不振。一双眼无神地盯着墙上的挂钟,都已经十点了,老姐还没回来,要是前些时候的他,此刻早已气极得坐不住,展开夺命连环call了。

    可现在,他却是傻傻地、痴痴地等着,像个等待夜归丈夫的悲情妻子。

    自从那次爬山之后,他原本旺盛的战斗力霎时低荡至谷底,当电灯泡的兴致也像气球一样“啵”地一声完全消气,整整闷了一个月。并非已心悦臣服接受了江长风,但……却也不知该再拿什么理由挞伐他,他是师出无名啊!

    “唉……”思及此,今晚第一百零一声叹息于焉诞生。

    他在这一厢自哀自怜得好不凄美,那一头,却已有人受不住地开炮了。

    “喂!你够了你!整个晚上听你唉声叹气的,我的耳朵都快长茧了。”

    坐在沙发另一头看杂志的赵秀月受不了地瞪着他看。

    宋新阳只是轻睐了她一眼,然后又径自伤怀他的少男心事。

    实在太反常了!赵秀月眨眨眼。他竟然没有回嘴?

    这家伙最近确实有些怪怪的,意志消沉得厉害,就连跟她斗嘴的兴致也没了……俨然一副……失恋的样子!

    赵秀月蓦地恍然,这家伙该不会真的已经死心了吧?瞧他这阵子都没再找江长风的碴,也不再老是霸着新雨不放。他能彻底了悟死心当然是最好啦……只不过,瞧他这副样子,好像真的难过得要命。

    “嗯……小阳……”身为阿姨的她,应该好好开导他、安慰他才是。“我知道你舍不得你姐姐,但是你们毕竟是亲姐弟,她总有一天会嫁人,而你也会找到适合你的女孩子。你能明白这一点,阿姨觉得很开心,不过,我也希望你能好好振作起精神。”

    一口气讲了一大串,他却动也不动,完全没什么反应。

    赵秀月担心地靠近他,矮下身子与他低垂的眉眼平视。

    “小阳,你有没有听见我说的话?”她伸手轻拍他的脸。

    “你的恋姐情结早该打开了,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怎能谈恋爱?这道理你应该懂得。”

    她的话语中好像有什么东西触动了宋新阳,他忽地眨了一下眼,还激动地伸手抓住赵秀月的手臂,一脸认真瞅着她:

    “老太婆!你仔细想一想,我真的是爸妈生的孩子吗?会不会我只是他们领养回来的?”

    哎哟!我老天爷呀!赵秀月差点跌下沙发去。

    这小子脑袋里到底装了些什么啊?她还以为他已经明白彻悟了说,他却突然冒出这种荒唐的问题。

    什么领养回来的孩子?亏他想得出来!

    “你少在那里乱发神经1你们姐弟俩都是货真价实从你母亲的肚子里蹦出来的!”她严肃地声明。

    “你怎么知道?你又没当场看见厂宋新阳煞有介事地质疑。“况且,医院也很有可能抱错婴儿啊,这种情形又不是不曾发生过,前些日子电视上才爆出这样一条新闻呢厂

    噢!天啊!赵秀月无力地抚着额在心里哀号着。有没有什么方法能一棒敲醒这颗顽固的脑袋?

    勉强振作起来,想再好好跟他严正声明一番,他却忽然放开她,站起身来。

    “嗯!就这样决定了,明天先到户政事务所跑一趟,然后再去验个血型什么的……”

    边说着,他边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嗄?户政事务所?验血?赵秀月呆愣愣地望着他的背影,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小于是不是疯了啊?

    ※※※※※※※※※

    夕阳西下,大楼窗外的天空染上丝丝缕缕彤彩,淡淡的霞光投射在玻璃上,提醒里头忙碌的人们休息的时间到了。

    结束了今天该做的事情之后,宋新雨收拾好东西,心情愉快地准备下班,江长风跟她约好在他店里碰面,他说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要亲自下厨请她吃饭。

    一边走出办公室,她一边忍不住想,到底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让他这么慎重地请吃饭。

    来到马可孛罗后,柜台小姐一看到她,朝她微笑地轻点下头,便请她直接进去。她在这里数次与江长风同进同出,聪明人都看得出两人之间的关系,连柜台小姐也不例外。

    “新雨,你来了啊,长风还在忙,你要不要先到办公室里等他?”李培修一瞥到她即微笑地同她打招呼,两人见面多次,可熟稔多了。

    新雨朝他微笑点头:“我过去和长风打声招呼。”

    走到江长风的专属工作台,他正在为一位中年贵妇服务,修长的手指顺着水流滑过微带棕色的卷发,细心温柔地洗去发上的泡沫。

    看着这一幕,宋新雨不知怎地,忽然觉得胸口闷闷地、快快地,一种不大舒服的感觉。奇怪了,刚刚明明心情还很好的,怎么突然荡了下来?她收回目光,困惑地蹙起眉头。

    一会儿后,她的眼忍不住又望向那双熟悉的大手,心底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希望那双手只碰她一个人就好,她不喜欢他为别的女人洗头!

    这样的情绪对她而言是陌生的,连她自己也不明白这种心情是怎么一回事,她就那么呆呆地站着,秀致的眉打了好几个结,直到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新雨,你来了啊,怎么站着发呆呢?”江长风温柔的眼神捕捉住她的。“我再过半个小时就好了,你先到办公室里等我。”

    “喔……”她漫应了声,显得有些失魂落魄、心不在焉的。

    走进江长风的办公室后,她坐在椅子上怔怔地继续发呆。

    回想着她和江长风之间的相遇相识,她会对他有感觉,该是从他为她洗头的那一刻就开始了吧。之后经过三个多月的相处及交往,她觉得自己真的很喜欢他,她和他不仅谈得来,也有一些共同的嗜好。而且他对她真的很好,简直可以说是宠她了,就像新阳那般体贴照顾她,不同的是,他让她觉得心口甜甜暖暖的,还会莫名地脸红心跳。

    这就是恋爱吧?她好像渐渐地明白了……那么,刚刚那种心头闷闷酸酸的感觉是不是代表她在……吃醋?

    会不会也有其他女人同她一样,因为他温柔的双手而爱上他?当他为那些女人洗头时,她们是不是也跟她一样脸红心跳得无法自已?

    哇!好讨厌喔!光想起那种情景,她的胸口就像被人掐紧似的难受,忙连连甩头,想把脑海里那恼人的景象给甩掉。

    “甩得这么用力,不怕把小脑袋瓜给甩掉啊?”温柔的男声自她耳畔响起,一双温热的大掌从后面轻轻稳住她的脸蛋。

    宋新雨愣了一下,随即转过身面对声音的主人。

    “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她微微脸红地低垂着眼。”有好一会儿了,正好看见你又是皱眉又是扁嘴,好不苦恼地发着呆。”江长风眉头微蹙地审视着她:“什么事情让你这么伤脑筋?”长指轻轻梳开她眉间的细微皱折。

    “没什么啦厂她赶紧绽开一抹笑,只是,不擅长掩饰情绪的她,笑脸很快地失去光彩。

    “还说没什么,你的眼睛可不是这么说的厂他捧着她的脸,不让她逃避他的注视。

    她咬了咬唇:“我只是在想……刚刚那位让你洗头的女客人……她、她会不会也像我一样……被你轻轻一碰就、就脸红耳热……”

    没几句话她却说得断断续续、支支吾吾的,还愈说愈小声,小脸也微微黯淡了些。

    江长风认真地看了她好一会儿,心里隐隐明白她想问什么,嘴角一抹笑纹浅露,他故意问她:“你想这个做什么呢?”

    “我……”她的脸又红了。“我、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应该有很多女人喜欢你吧。”

    他怎么觉得他听到的是她的……嫉妒?

    “是有很多女人喜欢我……”他故意逗她。“怎么?你不高兴吗?”

    她扁了扁嘴,心情已经写在小脸上,又觉得自己好小气。

    “我没有不高兴,那些女人喜欢你,对你的生意有帮助,我怎么会不高兴呢?”愈描愈黑,一点也没察觉话里浓浓的酸味。

    她的反应让江长风觉得很开心,他知道她同他一样,心里非常地在乎他。

    “新雨,是有很多女人喜欢我,但是……”他快乐地搂紧了她低语:“我喜欢的只有一个人……她的耳朵很敏感,只要我轻轻一碰就会红得像苹果似的,让我好想咬她一口……那个人就是你。”

    宋新雨震颤了下。

    “那……那如果有别的女人也像我一样……你是不是也会喜欢上她?”他的话让她觉得很开心,却也让她感到不安。

    “小傻瓜,我喜欢你可不是就为了那个原因。”他亲了一下她的额头。“你是唯一让我心动的女人,其他女人会不会脸红我不曾注意过,以后也不会去注意。”

    她缓缓抬眼看他,神情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看到你帮别的女人洗头发,心里就觉得闷闷的、很不开心,虽然明知道那是你的工作……”

    “那我以后只帮你洗头。”他笑着回道,心情非常愉快。“不过,你得答应让我洗一辈子的头。”

    “那、那怎么行呢?”她圆睁着眼呆呆地望着他。“一贯服务是你店里的特色,你不帮客人洗头怎么可以?”

    江长风挑了挑浓眉:“别忘了我是老板,老板一向拥有特权。”

    “别人会不会抗议啊?”她是很高兴他这么做啦,但是会不会引起公愤啊?

    “这一点你尽管放心,他们绝对只会乐得举双手赞成。”他早就有打算将自己的客人转给其他设计师,以便全心专注于技术的精进和人员的培训。

    他的保证让她不觉傻傻地笑了,梨涡浅浅地绽露,衬得她的笑脸更形甜美。

    江长风的眼色蓦然深浓,俊脸缓缓朝她俯近:

    “新雨,我有说过你的笑容很美吗?美得让我想……一口吃掉它……”他的唇轻啄了她一下、再一下……“我喜欢你的笑,它是我的,你也是我的。”话落,他迫不及待地、深深地吞没了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