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姐逗情 第六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宋新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

    顶着红通通的脸蛋,意识微带迷茫的她,一走进自己房里便立刻软倒在床上。

    宋新阳听见声音忙从厨房里走出,已烹煮完最后一道菜的他,很快地解下围裙,有些纳闷地往她的房间走去。

    平常老姐回家后,总会先到厨房里问他需不需要帮忙,要不就涎着一张笑脸问他今天煮了什么好料,可今天居然一句话也没说就窝进自己的房间里,实在有些奇怪。

    “姐,你回来了啊,老太婆打电话回来说今天没办法和我们一起吃晚饭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走进宋新雨房里,见她躺在床上动也不动地,他赶紧走到床边。

    “姐,你怎么了?人不舒服吗?”担心地问。

    宋新雨的脸埋在枕头里,没出声回答他,只是缓慢地摇了摇头。

    实在太反常了!宋新阳蹙起浓眉,二话不说地伸手将她翻转过来,惹得她惊呼了声,随即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脸,然而,宋新阳已经看到她红通通的脸蛋。

    “你的脸怎么那么红啊?是不是生病了?”他神色忧急地问,一边伸手探向她额头:“哇!你的温度好像高了些,该不会发烧了吧?我去拿温度计。”

    “小阳……”宋新雨赶紧出声唤他,声音却软绵绵没一丝力气。

    “我没生病,我只是……只是全身发热、没力气。”

    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小阳解释她的“异状”。也许真如他所说的,她真的生病了……一种有关于敏感发热的怪病!

    都怪那个江长风啦,明知道她耳朵很敏感,还硬要帮她洗头,洗得她全身发烫冒烟;更过分的是,刚才送她回来时,他在车上又吻了她一次,还一路啃到她的耳朵去,害她到现在还头脸发烫,浑身虚软无力!

    “全身发热没力气?这就是生病的征兆啊,还说你没生病!”宋新阳忍不住低吼:

    “走!我陪你去看医生厂

    说着,他将她从床上拉起,宋新雨只得无奈地坐起身来。

    “小阳,我真的没生病,我会全身发热无力是因为……因为……”她挣扎了好一会儿,最后索性咬牙招供:“我……我是因为接吻……所以才……才会这样的啦……”

    话说完,她害羞地低垂着头,不敢看向已然惊愣成一座石雕像的宋新阳。

    像是被雷电给当头猛劈了下,宋新阳不敢置信地瞪着老姐红得似火的娇羞脸蛋,有好半晌反应不过来。

    哇哇哇……是哪个可恶的王八蛋,竟敢夺走老姐的初吻!

    震惊忿怒过后,他强逼自己深吸一口气,镇静地问:“你和什么人接吻了?”强自压抑的低沉嗓音透着森冷杀气。

    宋新雨完全没察觉他的异样,羞赧地回答:“就是那个……我和阿姨跟你提过的江长风……”

    什么?是他!他们不是才刚交往吗?那个姓江的家伙竟然这么快就对老姐出手!不可原谅!

    “张脸已然黑了一半的宋新阳,心里一阵醋味翻搅,又气又急又怒,偏又没立场吃味、妒忌。

    “小阳,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件事?”宋新雨含羞地望着他。

    “什么事?”他回得有些烦躁。

    “呃……那个……接吻时全身会发软发热,脑袋糊成一团,这是正常的吗?”

    噢,老天爷杀了他吧!为什么他得承受这种折磨?

    宋新阳仰头无声地呐喊,他的心正在淌血哀号!她会有那样的感觉,就表示她其实是喜欢那个姓江的家伙。可恶!那个家伙到底有什么本事,能让一向情感迟钝的老姐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喜欢上他?

    “小阳,你怎么了?”温软的嗓音适时地舒缓了他的悲情。

    宋新阳伸手抹了一把脸,满腹挫折地敷衍道:“那要视对象而定啦,不是每个人都会有那样的感觉。”

    “这样啊……”宋新雨认真地思索起来,跟着自言自语:“这是不是表示我其实也是喜欢他的呢?”

    闻言,宋新阳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他干嘛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突然间,一个坏坏的念头窜进他脑海里……嘿嘿,他不介意将从前破坏老姐恋情的伎俩再度使出来。哼哼,想这么容易就追走他最最亲爱的姐姐,门儿都没有!最起码那家伙要有本事通过他这一关。

    思量既定,他忽然觉得心情好很多,开始展开第一步:

    “姐,你是不是还弄不清楚自己到底喜不喜欢这位江先生?”

    宋新雨有些困扰地点点头。

    “这还不简单,你把他带回来让我看看,我有办法解开你的迷惑。”

    “真的吗?”

    宋新雨不疑有它,欣喜地问。

    “当然是真的啦!”

    宋新阳抬高一眉,对她眨眨眼。“你弟弟我这么聪明,这点小事难不倒我的。”

    “嗯,就听你的。”宋新雨点头道。“明天早上你就可以见到他了,他说要来接我上班。”

    很好!宋新阳眉头微挑地轻勾起一抹森森冷笑,他已经迫不及待和他对阵厮杀,待会儿吃饱饭他得好好拟定作战策略。

    哼!想拐走他亲爱的姐姐,江长风,等着接招吧!

    ※※※※※※※※※

    翌日早晨,宋新阳起了个大早。

    心情甚好的他,一边做早餐一边哼着歌。

    “早。”赵秀月睡眼惺忪地走进厨房,懒洋洋地打了声招呼后,随手拿起桌上的果汁仰头灌下一大口。

    “早啊厂宋新阳破天荒和颜悦色地和她打招呼,脸上还挂着笑。

    赵秀月愣了一下,已经习惯他摆着臭脸的她,敏感地察觉到他今天有些不一样。“你今天心情好像不错嘛!”

    宋新阳不置可否地耸肩,将煎好的蛋饼放进瓷盘里。

    她跟着耸肩,转移话题道:“新雨还没起床啊?我去叫她。”

    “不必了!”宋新阳飞快地挡在她身前。“就让她多睡一会儿吧,反正时间还来得及。”

    赵秀月抬高一边眉毛,仰头望着他突兀的举动,总觉得他哪里怪怪的。该不会又在动什么歪脑筋吧?她以为他

    “恋姐情结”的症状应该多少随着新雨公开交男朋友的宜言而减轻了些,不过直觉告诉她,这顽固的家伙没那么容易就认命。

    哼哼,她倒要看看这小子葫芦里卖什么药!

    她佯装无所谓地耸耸肩,绕过他回到客厅里看报纸。

    一直到八点半左右,宋新阳仍没打算叫醒宋新雨。赵秀月忍不住开口:

    “你不是该去补习班监督学生早自修,新雨也该起床了,你还在那边等什么?”

    “我已经请别人先帮我代了。”宋新阳无所谓地回答。

    赵秀月百思不解地观察着他,直到门铃声响起,她才回过神来。

    “我来开门!”宋新阳抢先一步,仿佛他等的就是这一刻。

    令人意外的是,门外的访客竟是江长风。赵秀月微微眯起眼,很显然地,小阳正在等他,至于目的为何,想必绝不会是什么好事!

    宋新阳没有马上请江长风进屋里,只是倚在门边冷冷地打量他。

    哼,原来是个有几分姿色的酷男。凭着一张还不赖看的脸及一副猛男的身材,就想拐走他亲爱的姐姐?先问过他同不同意吧!

    同时,江长风也打量着宋新阳。

    若他猜得没错,眼前这年轻俊秀的大男孩应该是新雨的弟弟,从他肖似的眉眼不难看出,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怎么觉得他看他的眼光隐隐透着杀气,一股敌意在他周身弥漫?

    不管怎么样,他登门拜访总该先开口问候一声:“你好,我是……”

    “我知道你是谁!”宋新阳冷冷地打断他,随即意识到自己不佳的口气,他赶紧换上一脸笑:“江长风江大哥是吧?姐姐跟我提过你,请进请进!”

    一边说着,他退开身子,让江长风进入客厅里。

    “赵姐,打扰了。”江长风一看见坐在沙发上的赵秀月,立即微笑地打招呼。

    “别这么客套,我们又不是才刚认识。”赵秀月笑着回应,而后眉一挑,问:“你是来接新雨上班的吗?”

    江长风点头:“昨天傍晚我开车送她回来,她的车还停在我店里。”

    赵秀月若有所思地瞧向宋新阳,一边为江长风介绍:“长风,这是新雨的弟弟新阳……”微顿了下,她眼里忽地闪过一抹恍然,立即起身道:“我去叫新雨起床。”

    “你叫不醒她的,还是我来吧厂宋新阳一个箭步挡在前头。跟着一脸和善地望向江长风:“江大哥,你也一起来吧,姐姐睁开眼第一个看到你,一定很开心。”

    对于他前后变的态度,江长风心里虽然怀疑,却也颇感兴味。他不置可否地起身,跟在他后头走进宋新雨房里。

    来到床铺旁,他的眼光随即被床上那一张酣甜的睡颜给吸引住。阳光透过窗帘淡淡柔柔地洒在宋新雨脸上,白皙的脸蛋如婴儿般粉嫩,浓密的长睫似羽翼般轻歇,樱唇微启好比玫瑰花瓣般鲜妍,长发如瀑迤逦……这样的风情让人不饮自醉,他几乎控制不住想俯身吻醒睡美人。

    脑海里才掠过这样的念头,一颗头颅却忽地在他面前俯下,夺走那原该属于他的早晨之吻。

    江长风眼睁睁地看着宋新阳在宋新雨脸上、额上各落下一吻,然后亲昵地捏着她的粉颊唤着:“姐,该起床喽,有人来找你哦!”

    床上人儿却只是轻嘤了声,而后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宋新阳转过头抛给江长风一个无奈又宠溺的微笑:“她就是这么嗜睡,每次总要我亲自叫醒她,像她这个样子,你说她以后怎么当人家太太?”

    江长风微微眯起眼,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个神经过敏的人,然而,宋新阳的举动和言语却清楚地让他感受到一股挑衅的意味。

    冷静地看着他终于叫醒宋新雨,没料到他竟当着他的面,在她唇上亲了一下,而后拉起她,笑道:“赶快去刷牙洗脸,我煎了你最爱吃的蛋饼哟厂

    才刚睡醒的宋新雨,迷迷糊糊地被推进浴室里,看也没看到江长风一眼。

    宋新阳转过身露出一脸无邪的笑,对着江长风说:“你不会介意刚才那一吻吧?我们姐弟一早起床都会给对方这样一个早安之吻。”

    江长风默不作声。这小子的意图实在太明显了,他根本就是在对他下战书!

    很好,如果他以为他这些幼稚的小把戏就能激怒他、把他赶走,那他可能要大失所望了!

    “怎么会呢?那不过是小孩子的吻,做姐姐的容忍弟弟的撒娇也是应该的。”他四两拨千斤地回敬了句,很满意地看到宋新阳微微沉下的眼色。

    半晌后,宋新雨走出浴室,抬眼一看到江长风顿时怔愣了下。”你、你……什么时候……来的?”她结结巴巴地问。

    他微笑地轻揉她的发丝。“来了好一会儿了,正好看到你赖床的可爱模样。”

    “嗄?”她羞红了脸惊呼了声,而后看向宋新阳,嘟着嘴抱怨:“哎呀!小阳,你怎么没早点叫醒我?”

    说罢,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她低头看了自己一眼……天哪!她竟然还穿着小熊维尼的睡衣,羞死人了啦!

    宋新阳瞧着满脸通红、手足无措的老姐一眼,心底一股苦涩的酸味汩汩冒出,让他再也无法掩饰强烈的敌意,杀气腾腾的眼光蓦地射向江长风。

    无视于他骇人的凶狠目光,江长风伸手轻抬起宋新雨红透的俏脸,在她唇边低柔地呢喃:“你的睡衣很可爱,我很喜欢,可以给我一个早安之吻吗?”

    宋新雨害羞地扬起眼睫,很轻很轻地点了个头,浑然忘了宋新阳就站在一旁。

    一得到她的回应,江长风的嘴唇立即覆上她的,辗转厮磨吮咬,吻得缠绵而热烈,还激情地探进她芳香的唇内,与她的舌追逐嬉戏。

    也许他终究还是让宋新阳方才那一吻给挑起了妒意,又或许他想要借这一吻宣示他对她的独占权——就算是她的亲弟弟,也不许越雷池半步!

    让人脸红心跳的热吻持续了好一会儿,江长风百般不舍地放开她,两道杀人似的目光立即迎面而来,他只是淡淡地挑眉,唇角轻勾,对宋新阳露出一抹从容不迫的微笑,迎视他的眼神明白表露出“看到了没?这才是属于情人之间成熟热情的早安之吻”的示威意味。

    宋新阳气极,却仍强自按捺住面部肌肉的抽动,皮笑肉不笑地。

    “姐,该吃早餐了。”

    一脸酡红、迷蒙的宋新雨这才回过神来。惊觉自己竟在弟弟面前与江长风热吻的她,羞得说不出话来,赶紧低垂着头走出房间。

    餐桌上,两个男人第二回合暗中较劲开始展开。

    赵秀月好整以暇地等着看好戏。

    她一点也不担心江长风会败给新阳那小于,刚才房里那一幕她可是看得清清楚楚,不得不佩服他冷静的反应及犀利的回击。但愿他能帮新阳解开“恋姐情结”的迷障。

    “姐,你最爱吃的玉米蛋饼。”宋新阳体贴地将盛在瓷盘里,淋上茄酱的玉米蛋饼推至宋新雨面前,而后笑眯眯地看向江长风,问:“江大哥,你会下厨吗?姐姐很怕油喷,又不会做莱,她的早餐和晚餐都是我在张罗的呢!”

    江长风挑眉看了他一眼,回道:“中式菜色很久没试了,倒是西式料理做得还不错,改天做给你们尝尝。”

    宋新阳暗嗤了声,不以为他真的身怀厨艺。

    “江大哥,煎个牛排猪排还不容易,你该不会就只是这样吧?”他故作惊奇地问。

    江长风一手拄着下颚,好不认真地思索:“美国的厨师证照在这里不管用啊……那台湾的乙级厨师执照应该派得上用场吧?”

    “你有厨师执照?”宋新雨睁大眼问。他不是个美发设计师吗?

    江长风淡淡一笑:“纯粹是兴趣罢了,在外国求学那几年吃腻了外面的东西,就试着自己下厨,这一做就做出兴趣来了。”

    “没想到你这么多才多艺。”赵秀月也笑着称赞。

    她的话却勾起他不愉快的回忆,对他父亲而言,这哪算得上什么才艺?他甚至还斥骂他没出息、自甘堕落,净学一些不入流的玩意儿。

    一旁的宋新阳心里很不是滋味,下马威的企图再度宣告失败,他不服气地再接再励:

    “会做菜也没什么了不起,姐姐很挑食,要多费点心思才行,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最了解她的口味了,外面餐厅的东西她还吃不惯呢!毕竟我们姐弟俩相依为命了十几年,她的一切喜恶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

    他的话语直接,语气不善,眼神还带着挑衅的睥睨,作战的火力轰轰不绝地朝敌人猛烈发射。

    江长风却只是凉凉一笑:“这种情形没多久就会改变过来,我想新雨会很乐意和我分享有关于她的一切事情……”

    说着,他转而柔情蜜意地望着宋新雨,柔声问:“你愿意吗?”

    他的声音低低沉沉的,撩人心扉;他的眼神幽幽柔柔的,让人神迷。宋新雨傻傻地望着他,不自觉地点头回应。

    江长风满意地揉揉她的发,从她的表情和反应,显然地,他已经成功地进驻她的心房。接下来,就是份量的问题了,他贪心地想要她心里满满的都是他。

    眼前的一幕让宋新阳看得双眼冒火,气冲脑门。这个可恶的家伙,就只会卖弄男色迷惑老姐,可恨的是,他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气馁、烦闷、躁怒,让他一刻也待不下去,他需要离开、需要冷静一下。

    “我要出门了!”霍然站起身来,他黑着一张脸沉声道,随后抓起自己的包包,像跟谁赌气似的掉头就走。

    “哎呀,小阳的早餐还没吃完,怎么就走了呢?”宋新雨后知后觉地轻嚷。

    “他气都气饱了,怎么还吃得下?”赵秀月强忍住笑意回道。

    “生气?他生什么气啊?”宋新雨一脸困惑茫然。

    “没什么啦!”赵秀月朝她摆摆手,她已经放弃让她明白小阳的“病症”。“你赶快去换衣服吧,该上班了。”

    被她这么一催,宋新雨只得匆匆忙忙离坐,回房间换衣服去。

    她走后,赵秀月将目光移向江长风,抬眉笑问:“你没什么问题要问我吗?”

    江长风眉梢轻挑了下,一派优闲地反问:“你没什么事要告诉我吗?”

    赵秀月轻笑出声:“你不只反应快,还很聪明,我们家新雨就差得多了厂最后那句话伴随着深深的叹息。“你应该看得出来,小阳那孩子的问题在哪里……他呀,眼里只有他姐姐一个人,患有严重的‘恋姐情结’!”

    “新雨知道吗?”江长风皱着眉问。

    赵秀月摇了摇头:“这孩子的感觉向来迟钝,还记得她父母去世时,她只是傻愣愣的,眼泪掉也没掉一滴,几个月以后,她才像想通了什么事情,哇啦啦哭得一发不可收拾……所以啦,她根本不觉得小阳有什么异状。再说,他们姐弟的感情很好,精神上,是小阳依赖着新雨,可生活上则是新雨依赖着小阳……唉,都怪我当初没搬来和他们一起住,今天才会产生这种问题。”

    江长风不发一语地凝听着,脸色平静如常,让人看不清他心里在想什么。

    “今天这种阵仗只是小case,那小于不会就这么算了厂赵秀月继续说着。“你如果想要继续和新雨交往,就要有心理准备,别让新阳卡在你们中间。可以的话,最好能解开他的恋姐情结。”

    听完她的话,江长风终于明白为何自己听到新雨谈及她的弟弟时,心里感觉到的那股不对劲是怎么一回事。

    没想到他第一次追女孩子,碰到的居然会是这种问题!他的情敌竟然是爱人的弟弟!好个“恋姐情结”!

    不过,尽管如此,他可不会因为这样就对新雨放手。为难的是,他该怎么做才能在赢得新雨的同时,又不伤了宋新阳的少男心?毕竟他和新雨结婚后,他便成了他的小舅子……

    思及此,江长风蓦然愕愣了下!他竟然已经想到结婚的事了!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他对新雨的感情进展速度显然已经超出自己的预料和控制,虽然震惊,心却也更加坦然笃定。

    他要新雨完全属于他,任何人都无法妨碍他们俩,除了那个令人头痛的未来小舅,他的“家人”更是他得面对的。是有点棘手,但对他而言,是一种甜蜜的负荷……因为爱,所以甜蜜;因为爱,一切都值得!

    ※※※※※※※※※

    “长风,总算让我逮到你了!”

    江重云好不容易在新开张的咖啡店里找到江长风,神色顿时放松了不少。

    江长风头也不抬,兀自专心地研磨咖啡豆。咖啡店开张没几天,生意好得不得了,雇请的人手显然不够,在新进员工报到之前,他只好自己下海帮忙。

    “赏杯饮料喝喝吧,我渴死了厂微微富态的身子往高脚椅一坐,一边扯松领带。为了找他,他上上下下来回跑,都热出一身汗来了。

    “自己动手吧,我现在没空。”江长风淡淡地回了句。

    江重云无可奈何挽起袖子,为自己倒了一杯冰开水。

    “你还要忙到什么时候?我有重要的事要和你谈。”稍稍滋润了干渴的口腔,他皱着眉问,没忘记自己身负“重任”。

    江长风缓缓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哥哥。“谈什么?我以为该说的,我都说了厂

    江重云睁大眼睛瞪着一脸平静的他。“谈什么?当然是谈你和董家干金的婚事!人家沅沅都低声下气来找你了,你还不满意吗?”

    “我没叫她来找我。”他冷淡地回了句。“至于婚事就更不用谈了,我和她早就已经解除婚约了,而且还是她自己提出来的,你该不会忘了吧?”

    江重云愣了下,而后叹了一口气:

    “说来说去你还在记恨那件事,唉!沅沅当初说要解除婚约确实是伤了你的心,可是……你也不能全怪她呀!当年你们两个一起出外时还甜甜蜜蜜的,要不是你擅自决定去念什么发型设计,把老爸给气坏了,冻结你的金钱来源,甚至差点和你断绝父子关系,她也不会提出解除婚约的事啊!沅沅年纪比你小,而且从小养尊处优,你突然搞出这种事,她当然没办法接受呀!”

    谈起这件事,江重云心中不无感慨。

    他这唯一的手足自小便安静了些、寡言了些,但倒也还乖顺听话,就连父亲为他和董家的掌上明珠私自订下婚约一事,他也不曾有过异议或抱怨,谁知道一出外后,他像变了个人似,身为“华翰集团”未来接班人之一的他,放着理工学院不读,跑去念什么美发设计,任凭父亲越洋电话不断地训斥警告,他仍固执地坚不回头,闹得一家人为了他的事搞得鸡犬不宁。

    父亲气极之下,扬言取消他的继承权,还冻结了他的经济来源;董沅沅也因此提出解除婚约一事,比起父亲的震怒,她的决定更让他深受打击!

    之后,他完全和家人断了音讯,他们不知道他是怎么完成学业,又是什么时候归来的,两年前他所开设的马可孛罗美发沙龙在台北崛起,庞大的规模和独树一帜的经营手法,再加上亮眼的业绩,引起了商业杂志的注意,特别以大幅篇章撰文介绍;更在社交界带领风潮,所有名媛淑女以成为该店会员而自傲,马可孛罗在美发界的地位可说是独领风骚、无人能及的!

    跟着,他又投资开设餐厅,一样做得有声有色,也就在那时候,他这个做哥哥才知道他不仅在美发设计上学有专精,甚至还拥有美国及台湾两地的厨师证照,很显然地,他对于“手艺”方面的兴趣和才能胜过接掌家族事业。

    他的成就让父亲对他的态度软化了不少,只不过父子两人之间的心结并非一朝一夕可解,而董家也再度提出婚约一事,然而……唉!关键人物却始终不领情,他这个苦命的哥哥只得奉父命前来打探游说。

    见他没什么反应,江重云蹙起了眉头:“你倒是说说话呀,别老是闷不吭声的。”

    江长风斜挑一眉,仍是事不关己的漠然神情。

    “我还是那句老话,没什么好说的!过去的事我没兴趣再提起,更谈不上什么记不记恨的,我对她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你该做的不是说服我,而是请她死心厂

    唉!他就知道自己这一趟是白跑的,无奈父命难违,他只得苦着脸做最后垂死的挣扎:

    “真的没有转圜的余地吗?沅沅对你已经够让步了,她一个千金小姐却让你三番两次在公共场所给她难看,这样性子温婉宽和的女孩,你——”

    “你喜欢的话可以自己留着!”没等他把话说完,江长风冷冷地回他一句。

    “你在胡说些什么啊!”江重云瞪大眼道。“我已经有你大嫂了,你别乱扯!”

    “要我不乱扯就别来管我的事!”江长风冷着脸沉声道:“我自己的婚姻对象我自己决定,董沅沅对我而言已经是过去式了。”

    “你该不会另有喜欢的人了吧?”江重云反应机灵地听出话里的一丝讯息。

    “既然你已经猜到了,我也无须再隐瞒。”江长风坦承不讳地直盯着他。“我确实恋爱了,而且除了她以外,我不会再考虑其他任何女人。”

    江重云惊愕地微张着嘴,好一会儿才回神过来。

    “你、你是认真的吗?爸爸那边怎么办?他不会同意的!”

    “他不同意的事多着呢,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江长风撇起嘴角,笑得苍凉,而后神色一凛,冷然道:“我不需要他的同意,没有他的祝福,我也无所谓。”

    “你……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江重云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都没有用。

    仰头灌下最后一口冰开水,他摇摇头,无力地垮着肩离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