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姐逗情 第五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半夜,宋家厨房里响起一阵轻微的骚动。

    很快地将剩余的饭菜加热后,宋新阳开始狼吞虎咽了起来,努力填饱自己肚子的他,浑然没察觉一道纤细的身影就站在厨房门边看着他。

    “别吃得那么急,小心噎着了!”

    宋新雨温柔的嗓音软软响起,微笑的脸有着一丝不舍和心疼。

    宋新阳霎时顿愣了下,而后回头看着她,半张的嘴巴里还塞满了饭菜。

    “都、都那么晚了……你、你怎么还没睡?”从塞满食物的嘴巴里勉强发出声音来。

    她走到他旁边。“我起来上厕所,听到厨房有声音,就过来看看了。”

    他没再说什么,继续埋头和碗里的饭菜作战。

    “小阳,你还在生我的气呀?”半晌后,宋新雨微带歉意地道:

    “对不起啦,是我答应阿姨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却忘了知会你一声。”

    宋新阳扒饭的动作停顿了下,摇摇头说:“算了啦,老太婆都已经搬进来了,还能怎么样?”他现在比较在意的是有关于她交男朋友的事。

    “小阳,阿姨年纪大了怕孤单,才会想搬来和我们住在一起,你别老说话气她。”她温声地又加上了句。

    “哼,她会怕孤单?她不是一向最注重私人空间的吗?”宋新阳压根儿不相信地嗤鼻道。不说还好,一提起这件事他就觉得哪里怪怪的,他总觉得老太婆是冲着他来的,根本不是为了什么年纪大怕孤单这种烂借口!

    “那是以前嘛,你就别跟她计较了。”宋新雨笑了笑。“再说,家里有个长辈在,也比较温馨呀。”

    望着她的笑脸,宋新阳有什么不满、反对的话全都自动消音,她说什么都好,唯独交男朋友这件事,他实在好难……接受!

    呜呜……他为什么要投胎当她的弟弟啊?老天爷真不公平,存心作弄他!

    “老姐……你……你真的要和那个什么江长风的交往吗?”

    光提起对方的名字,他的胸口就泛满了酸涩的妒意,语气不由得艰涩了起来。

    “怎么了?你不赞成吗?”宋新雨弯下身与他平视,一脸认真地问,秀眉不自觉微蹙着,好似很在意他的想法。

    一股罪恶感冷不防地窜进宋新阳心头。他是不赞成,但他凭什么反对?他的身份是弟弟,却妄想一直霸住她不放,他能老实告诉她,他反对的理由是源自于嫉妒,以及对她的占有欲吗?

    当然不!那绝对会把她吓坏的。况且,他自己也尚未理清这种异于常情的感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我也不是反对啦……”口是心非地勉强回应,他回避她认真、关切的眼光。“只是,那个江长风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是很清楚,我难免会担心呀!”

    “噢……”宋新雨,脸感动地看着他。“小阳,你这么关心蛆姐,让我觉得好感动!你放心,交往期间,我会带他回来让你瞧瞧。再说,小阿姨的眼光你应该信得过才是。”

    哼,那老太婆的眼光信得过才怪!

    宋新阳在心里嘀咕着,一股气又升了上来,忿忿地再度猛扒了几口饭。

    “小阳,你不要只会担心我。”

    宋新雨想起赵秀月的话,一脸认真地看着他。“你也应该好好享受你的大学生活,下学期开始,多参加一些社团活动、多交一些朋友,不必急着赶回来为我做晚餐。”

    听了这些话,宋新阳缓缓停下扒饭的动作,饥饿的感觉不再那么鲜明,他忽然间没有了胃口。

    “为什么突然跟我说这些话!”好半响后,他开口了,声音闷闷的。“我喜欢为我们两个人做晚餐,对社团活动和交朋友没兴趣。”

    “小阳,我知道你是担心我,怕我孤单一个人,没人照顾,所以才这么说。但是现在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你真的大可放心,好好去拓展属于你自己的生活。”宋新雨再一次向他保证。

    宋新阳愈听愈不对劲,老姐在生活细节上一向迷糊又迟钝,这些话根本不像会从她的嘴里说出来,除非……

    “姐,小阿姨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他挑起一道眉斜睇着她。

    “啊!”

    宋新雨愣了一下,随即紧张地猛摇头:“小阿姨什么也没跟我说,是我自己这么想的,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分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看了她的反应,宋新阳在心里冷笑了声,而后慢条斯理地将碗里剩余的一些饭菜全扫进嘴巴里,一边在心里对某人“讦谯”兼呛声——

    可恶的老太婆!就知道她住进来绝对没好事,她果然是冲着他来的!想轻易“离间”他们姐弟俩的感情?哼,大家走着瞧,他决定和她杠上了!

    ※※※※※※※※※

    星期一,一个礼拜的第一天。

    照理说,又是一个摩拳擦掌、蓄势待发,在工作上全力冲刺的开始,然而,宋新雨却顶着前所未有的黑眼圈和委靡不振的精神来到办公室。

    究其原因,她度过了一个不得安宁、惨不忍睹的周末!

    肇祸者正是她的弟弟和她的小阿姨。

    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了,两人还是一见面就杠上,像是天生不对盘似,一开口就没好话,针锋相对、你来我往,交战的火花处处飞溅,简直没完没了。他们是愈吵精神愈好,却苦了她这个居间调节者,饱受精神与肉体的虐待,疲于奔命之后,就连睡眠也被剥夺!一向嗜睡的她,连续几个晚上不得安眠,可想而见,对她造成了多么严重的影响。

    早会时间,她身不由己地打瞌睡混过,还弄得肩颈酸疼不已。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她的意识还在浑沌中漂浮,直到手机铃声惊醒了她。

    “喂……”声音也只剩三分元气。

    “新雨,是我。”醇厚的嗓音低沉悦耳,此刻钻近她耳里恰恰成了最好的催眠曲。“那份关于咖啡店保险事宜的建议书我已经看完了,大致上没有问题,我想跟你约个时间签保单,十点半你方便过来我店里吗?”

    咖啡店?签保单?朦胧的意识稍稍清醒了些,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脑子开始运作了起来——

    “啊!你是江长风!”

    她惊呼了声,整个人清醒多了。

    那头的江长风听了这句话,浓眉禁不住往上一挑。

    听她言下之意,她并非一开始就知道他是谁。看来,他得加紧追求的脚步,让她记住他的人、他的声音,他实在不习惯这么轻易被人遗忘,尤其这个人还是他心里念念不忘的人。

    要不是周末回家一趟,他和她的第二次约会早已展开。回去是不得不,“那里”毕竟是他的家,只不过,僵滞的关系依然无解,他永远没有办法、也不想成为父亲想要的那种儿子!他有自己的路要走,而她,宋新雨,是他目前唯一动过想要与之同行念头的女人。

    虽然还不算开始交往,但对于她,他有一种很强的直觉,她正是他想要的女人,清新、自然、不做作,还有一股温暖恬静的气质,她就像是一道柔煦的和风,吹醒了他心里沉睡多时对于爱的感觉和渴望。

    “很高兴你还记得我这个刚上任的男朋友!”他自嘲地轻笑了声。

    “刚才我提的时间你可以吗?”

    刚上任的男朋友?宋新雨蓦然一愣,她几乎忘了这一回事。

    没错,她现在有男朋友了,而且她还必须好好和他谈恋爱,小阿姨说的话她可谨记在心呢!唉……看来唯有身体力行,小阳才会真的相信她不是孤单一个人没人照顾。

    深吸了一口气,她赶紧振作起精神:“没问题!我待会儿就出发。”

    “不要急,慢慢来,小心开车。你的声音听起来好像不太有精神,是不是昨晚没睡好?”他在那头关心地问,沉稳的嗓音温暖而低醇。

    他关心的话语和温柔的声音像一道暖流,带走她的疲意与困倦,她发觉自己还满喜欢这种平常却很温暖实在的问候。

    “没什么,大概是周末症侯群吧。”她轻声笑着:“谢谢你的关心。”

    “谢什么呢?”江长风低低沉沉地道:“你别忘了我们俩的关系,我可不希望往后你把这两个字常常挂在嘴边,记住,我是你的男朋友。待会儿见。”

    结束通话后,宋新雨发了一会儿呆。恍惚中,她有一种感觉,仿佛从今以后她的生活会变得完全不一样……

    很奇怪的感觉,却不让人讨厌。

    ※※※※※※※※※

    走人马可孛罗美发沙龙,迎面而来的是江长风散发男性魅力的微笑脸庞。

    “算算时间,你也该到了。”他停在她面前,伸手接过她的笔记型电脑,深邃有型的眉眼定定停格在她清丽秀致的脸蛋上。

    宋新雨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愣愣地与他对视,仿佛她是第一次和他见面。她突然发现,他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男子,撇开俊帅的容貌不谈,他的身材和浑身散发出来的气质都足以令女性同胞们趋之若鹜。

    “你看我的样子好像我们是第一次见面。”江长风望进她专注的眸心,唇边悬着一抹幽默的笑意,调侃道:“现在才留意自己是否误上贼船不觉得太晚了些吗?话先说在前头,我可不接受你的反悔哦。”

    宋新雨先是愣愣地眨了数眼,而后绽开一抹微带憨甜的笑,反问:“你是一艘贼船吗?”

    她甜美的笑靥让他忍不住伸出手轻触她唇边的梨涡,脸上的笑意淡敛,眸光却转浓转沉。

    “是不是贼船,你何不亲自上来了解?”他的眼神毫不避讳地以一种亲昵的姿态注视着她,无视周遭同僚们诧讶的观望。

    宋新雨有些招架不住他太过灼热的眼神,微微脸红地撇开脸,这才发现店里其他人都张着好奇的眼望着他们俩。

    “呃……我们要在这里谈你的保单吗?”她有些不自在地问。

    江长风抬头环顾了四周一眼,笑道:“别理会他们,我的办公室在里边。”

    说着,他伸长右臂,轻轻环住她纤细的肩头,将她带往他专属的办公室兼休息室。

    两人进入办公室后,宋新雨从公事包里取出一份制作精细的档案夹,将它递给坐在对面的江长风。

    “这一份是正式的保单,你详细再看过一遍,没有问题的话,就可以签约了。”

    江长风接过保单,开始阅览,而她就在这空档浏览了下办公室的布置。

    一会儿后,她拉回视线,肩颈的酸痛让她不自觉微微拧起秀眉,她伸出手轻捶着自己的肩膀。

    “怎么了?”关切的声音在她前方响起,不知何时,江长风已合上了保单,关心的视线落在她凝蹙的眉头及捶肩的动作上。

    “没什么,只不过是昨晚没睡好,引起的肩颈酸痛罢了。”她扯唇一笑。

    江长风站起身,一语不发地走到她身后,在她尚未反应过来时,修长有力的手指已经覆上她疲惫酸痛的肩颈,缓缓按压揉掌了起来。

    “哎呀,你、你不必帮我按摩啦……”宋新雨忙开口阻止,慌得想起身的她却被他以双掌温柔而坚定地按压住。

    “嘘……”他贴着她耳畔轻喃。“别动,全身放轻松……”他低沉的嗓音仿佛有一种魔力,让她不自觉遵照他的话做。

    力道适中的按揉安抚了她酸疼的肌肉,从他掌心传递过来的温暖让她僵硬的颈部顿时纾解了不少,在这双温柔有力的手掌抚揉下,她实在说不出要他停止的话,逸出唇瓣的是舒适的细细轻吟。

    “是不是舒服多了?”

    江长风贪恋地望着她长睫半垂、粉唇微启的舒适模样,一边莞尔地想着,她一点身为女人的自觉也没有,丝毫没察觉在男人面前发出这样的低吟声是一项多么大的诱惑!她对他一丝防备也无,而他却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宋新雨点点头。

    “你的技术好好喔!”她闭着眼,像只慵懒舒适的猫咪般喃喃低语。“和小阳一样棒呢!”

    小杨?听起来像男人的名字,会是谁呢?

    江长风微顿了下:“小杨是谁?”一想到还有另一个男人能像他这般地亲近她,一股陌生的酸味不期然地在他心底搅散开来。

    宋新雨丝毫没察觉他的异样,唇边漾开一抹温柔的甜笑,看得他更加不是滋味。“小阳是我弟弟,今年要升大二了,是个很优秀的男孩子!”

    她的回答让全身肌肉绷紧的他登时松了一口气。

    原来是弟弟啊!害他穷紧张,还没弄清楚状况就吃起醋来……

    吃醋?江长风蓦地怔愣了下,被自己的用词吓了一跳,更对自己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对她产生强烈的独占欲感到震惊。

    这种感觉对他而盲是新奇的,就算是年少时和董沅沅那段纯纯的爱恋也不曾有过这么强烈的心情。

    不动声色整理好自己的思绪,他笑道:“听你这么说,你好像非常以他为荣,你和令弟的感情很好吧?”

    “我就这么一个弟弟,两人从小相依为命,他是个很贴心的弟弟,这几年来都是他照顾我比较多,我们姐弟俩的感情确实很好!”谈到小阳,她的唇角又向外拉开了好些,扬起一弯动人的笑弧。

    江长风理解地点头,温柔地凝视着她谈起胞弟时脸上呈现的疼惜笑颜。他曾听赵秀月提起过,她的双亲早逝,留下她和一个弟弟。

    “听起来令弟应该是个早熟的男孩。”一股渴望更加了解她的迫切感催促着他,所有有关她的一切他都想知道。

    宋新雨吃吃笑了声:“那可不!他简直比我还老成,管我像管女儿一样,我这个做姐姐的一点尊严也没有,小阿姨常笑我没出息,被自己的弟弟吃得死死的。”轻松愉快的语气听不出一丝抱怨的味道。

    “看来令弟还很能干呢!”不知怎地,他觉得有些吃味,旋即又为自己的醋意感到莞尔。他竟妒忌起她的弟弟来?实在太荒谬了!

    “小阳真的很能干哦!”宋新雨睁开眼兴致勃勃地说着,那种骄傲的神情像是为人母亲谈起自己儿子般的神采奕奕。“他不只有一手好厨艺,家事更是一把罩,跟他比起来,我这个做姐姐的真要汗颜了!”

    说着说着,她忽地叹了一口气,转而换上一脸担忧的表情。

    “怎么了?”江长风拉了把椅子在她身后坐下,认识她到现在,他还不曾看过她伤脑筋的模样。”没什么,只是一点小烦恼……”她忍不住向他倾吐,心想,同是男生,他或许比她更能了解小阳的心思。

    “小阳已经是个大学生了,却不喜欢参加社团活动,也没什么朋友,每天一下课,就赶着回家做晚餐给我吃,他这么为我着想,对于自己的事情反倒一点都不在意,我实在很过意不去!”

    “他没有女朋友吗?”江长风隐隐嗅出一丝不对劲。

    宋新雨摇摇头:“他说目前没有交女朋友的打算,等我嫁人了再说……”

    蓦然停顿了下,像是想到什么事情,打结的眉头微微松开,一抹宠溺的笑意浅浅流露。

    她继而笑叹道:

    “那个傻小子还说什么如果我一辈子没嫁,他也不娶,一辈子和我作伴!唉,我是很感动啦,但是怎么能因为我而妨碍了他的幸福呢?”

    事情真的有些不对劲!江长风垂眼沉吟,但他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依你看,他这个年纪的男生到底在想些什么呢?”她转过头一脸认真地问他。

    “其实这也没什么。”他安慰她,有些事情他尚未确定,不宜说出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或许他只是放心不下你,怕你没人作伴,但现在你交了男朋友,我想情况会渐渐改善的。”

    “小阿姨也是这么说呢。”宋新雨微微一笑。“所以她一直鼓励我和你交往看看,我想了想,为了让小阳放心,我决定认真和你谈恋爱。”

    这就是她愿意和他交往的原因?

    江长风觉得自己彻底被打败了!对于她的坦白,他不知道自己是该生气还是该笑,唯一确定的是,不管她是为了什么理由和他交往,他都不会放弃她。而且,他还要改变她的想法,让她纯粹因为喜欢他、爱他,而和他在一起。

    “既然你已经决定要认真和我谈恋爱,对于我这么辛勤的服务,你是不是应该有些表现?”

    浓眉淡淡地斜挑,他决定给她一个小小的惩罚,也算是为自己受伤的自尊心索取一点甜美的安慰。

    宋新雨先是愣了一下,而后不好意思地搔额笑了笑:“对厚,你的按摩技巧这么好,怎能让你免费服务呢?我等一下到柜台付账。”

    “你以为我要的是你的钱?”挑高的眉这会儿还打上个结,深峻的脸庞带着一丝霸气向她俯近,双眸幽沉如墨。

    望着他忽然放大的眉眼,宋新雨呼吸蓦地一窒!他、他干嘛靠她这么近啊?让她觉得好有压迫感喔,连心跳的节奏都走调了。

    “要、要不然……你、你想怎么样嘛?”她很没志气地屈服在他的气势下,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看她圆睁着眼,一脸无辜的表情,江长风不觉失笑。这个小傻瓜呵!真是又可爱又可恨!无条件享有他一切服务是身为恋人的特权,而全世界只有她一个女人拥有这样的特权;相对地,也只有他能碰触她,他会竭尽全力捍卫这份只属于他的权利。

    这样的心情便是爱恋吧!那种想独占对方一切的执迷,只不过……她对他似乎尚无同样的心情。她才决定要和他认真谈恋爱,而他却已经一脚陷入爱恋当中,这种经验对他而言,还真是生平第一次,他不由得自嘲一笑。

    “你在笑什么?”她讷讷地小小声问,一手捂着怦怦怪响的胸口。

    “我在笑你这个小傻瓜!”江长风伸指轻捏她小巧的鼻头,宠溺的语气不自觉流露其中。“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男朋友啊?”

    “我……有啊……”声音小得如蚊吟。

    他为什么这么问呢?是不是她做错了什么?她就说嘛,她没谈过恋爱,看他的样子,她好像搞砸了,呜呜!

    她傻呼呼的可怜表情让他没辙,他失笑地抵着她的额头,低吟:

    “小傻瓜,刚才的按摩是我对你的疼宠,是无价的,以后不许你再提钱的事……”语气稍顿了下,他眼底闪过一抹深浓的欲望,接着道:“我倒不介意你以吻酬谢我的心意……”

    说着,他性感的唇瓣一寸寸向她逼近,在她还来不及反应时吻上觊觎已久的小嘴。

    身为爱情天兵成员的宋新雨,先是被他直截表露情意的话语给怔傻了下,接着又因他突如其来的吻而丧失了说话及思考能力。

    他的唇压着她的,温柔的摩挲轻吮让她脑筋一片混乱,他的双臂紧紧拥住她,属于他的息和温度透过衣服熨贴着她,一股陌生的热流从她脑顶直灌而下,她觉得自己仿佛变成一堆软泥,热呼呼的,浑身半点力气也使不上来。

    当他的舌探人她唇内时,她蓦地惊跳了下,本能地退缩,他却紧紧缠上,不容她逃避,热情地侵入她甜蜜的唇,时而温柔、时而狂肆,绵绵密密的吻一波接一波地肆虐着,让她几乎无法招架。

    哇哇哇!怎么办?她全身像是着火一般烧融着,谁来救救她啊?她的头发晕,她的心脏怦怦急响像要爆出胸口,就连呼吸也濒临窒息……好奇怪的感觉,她虚软无力却又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仿佛要应验她的祈求似,办公室的门忽然被人打开——

    “长风,外面有个……”李培修俊秀的脸在瞥见里头缠绵的一幕,尴尬地染上一抹红,声音也乍然歇止。

    当当当当!救火员来是来了,可她的脸因为被人撞见这一幕而升上另一股烫热,宋新雨羞得忙将自己的脸埋进江长风胸前。

    “下次进来前请先敲个门。”江长风搂住她,回头瞪了李培修一眼。,

    他是敲了啊,只不过他们“忙得”听不见任何声音。李培修甚感委屈地在心里咕哝了句。

    “外面发生什么事?”江长风没理会他委屈的神情。

    “唉!还不是你江某人魅力无边惹的祸!”李培修一副头疼的表情。“有位小姐坚持要你亲自为她服务。”

    江长风微微皱眉:“今天早上我没排任何预约的客人。”

    “这位小姐是临时插班的。”

    “这种事情我们不是讨论过了吗?”江长风的语气微微冷肃。“你请那位小姐照我们的规矩来。”

    “我是这么跟她说了呀!”李培修苦着一张脸。“问题是那个小姐硬是坚持不走,她还自动报上她的名字,说你知道她是谁之后,一定不会拒绝。”

    江长风的脸色倏然一沉,心里隐隐有个底。“你先出去吧,我等会儿就来。”

    李培修愣了一下,他都还没报上对方的名字呢!看他的样子他好像已经知道是谁了……哎呀!那个女人该不会是…

    “你还在那边发什么愣!”江长风锐利的眼神扫来,对他下起逐客令。

    李培修识趣地摸摸鼻子,离开办公室。

    他走后,江长风深峻的五官线条倏然柔和,眼底带着温柔笑意,轻轻捧起胸前那张红透了的俏脸。

    脸上满是红潮的宋新雨,双眼仍紧闭着,像只鸵鸟似的,不敢睁开眼。

    “这里没有其他人了,你可以睁开眼。”他柔柔地劝哄着。

    一会儿后,漂亮的大眼睛慢慢地张开,羞涩中带着一丝迷蒙。在他的注视下,她不知所措地垂下眼睫。

    江长风发觉自己的眼光根本无法自她脸上移开,红霞晕染的玉颊娇嫩欲滴,被彻底吻过的小嘴红肿诱人,他情不自禁地伸指抚上她仍微微颤抖的唇瓣,半晌后,轻叹了声,似是意犹未尽,又像是百般眷恋不舍。

    “你在这里休息一下,不必急着出去。”他知道她需要时间好好平复方才那一吻带给她的冲击。“我有客人,得去应付一下。”

    宋新雨点点头,始终低垂着眼。

    ※※※※※※※※※

    啊……这就是接吻的滋味呀……

    江长风离开后,宋新雨仰着头愣愣地发着呆。

    刚才那种全身像着火般的虚软感觉真的好吓人哪!可她并不觉得讨厌,谈恋爱就是这个样子吗?

    江长风说他喜欢她,那她呢?她也喜欢他吗?

    她没交过男朋友,不知道喜欢一个人该是什么样的感觉,但她绝对不讨厌他,就连他这么亲密地碰触她,她也不觉得讨厌或排斥,这样算是喜欢吗?

    不自觉地,她伸手抚上自己仍微微红肿的唇瓣,唇上仿佛还留着他的气息,火热的感觉在她身体里余波荡漾,她从来不晓得亲密的唇齿接触是这么地让人心醉……

    轰!她的粉颊因重温的记忆再度炸开两朵红花。

    哎呀!真是羞死人了!她在干什么呀?她现在应该做的是,赶紧将东西收拾好,离开这里。此刻她的脑子一团乱,等会儿江长风回来,她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呢!

    下一秒,她飞快地从椅子上跳起来,将保单契约书收进自己的公事包,急急忙忙提起笔记型电脑,打开办公室的门,强自镇定地抬头挺胸,往外走去。

    当然,她没打算和江长风打声招呼,所以只能从安全门离去。

    急着离开的她,浑然不觉自己的仪容很引人注目,她盘起的发臀因方才那一吻而微微散乱,红润的唇瓣仍残留着热吻的痕迹,颊畔的浅浅红晕更是让明眼人一眼就能看穿。

    她所经之处,无不引来店里设计师们好奇中夹带惊愣的目光,大伙儿心里不约而同地想着,他们最讨厌在工作地方和女人纠缠暖昧的头头,竟然破天荒将女人带进办公室里?而且,很显然地,他还对人家做了某件事!

    仿佛察觉到众人异样的眼光,宋新雨不自在地加快脚步,就怕被江长风发现她不告而别。

    只是,很可惜地,老天爷并不让她如愿!

    “宋小姐,你要走了吗?”李培修在她身后唤住她。

    宋新雨不得已停住脚步,转过身回道:“是啊,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得先回公司一趟。”

    李培修将她镇静表情下的惊慌看在眼里,看来,某人的热情吓坏她了。而那人显然还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竟要他请她过去,好帮他打发掉那个很可能就是某人未婚妻的董小姐。

    “宋小姐,长风请你过去一下。”他忠实地做好传达者的工作。

    “可是我……”她开口想拒绝,却被李培修的哀声哀调给打断。

    “宋小姐,请你别让我为难,大老板交代的事我如果没办好,就得回家喝西北风了。”李培修夸张地苦着脸道,乐于扮演受害人的角色。

    “那……那好吧。”最禁不起别人哀声恳求的她,只好无奈地跟着他走向江长风的工作台。

    “长风,宋小姐来了。”李培修将人带到之后,颇感兴味地等着看好戏。

    宋新雨有些羞怯地抬起眼,赫然发现江长风的客人正是那天在餐厅里用餐时过来和他打招呼的女人。

    照样又是一身名牌的她,脸上的妆修饰得极为完美,浑身散发着娇贵之气,俨然就是富家千金的派头。

    “董小姐,很抱歉不能亲自为你服务,我已经有预约的客人了。”江长风的态度礼貌而生疏,隐隐带着一丝不耐烦。

    “长风,你一定要这样给我难堪吗?”董沅沅一脸受伤地轻喊:“我和你不是陌生人呀,你难道忘了我们曾经订——”

    “董小姐,我没空陪你叙旧,请你不要妨碍我的工作。”江长风蓦地打断她的话,口气倏然冷厉。

    然而,尽管他的态度冷漠,董沅沅仍然坐在椅子上不打算下来,只是侧转过头望向宋新雨,黛眉轻扬,毫不掩饰打量的目光。

    “宋小姐是吧?”她淡淡扬起一抹浅笑,说:“能不能请你再等些时候,让长风先为我服务,我和他有很重要的私事要谈,今天你在这里的花费,全部由我负责,你应该不介意吧?”

    宋新雨听得一头雾水,她哪需要什么服务?她又不是来洗头的!更别说什么介意不介意。

    搞不清楚状况的她,只好依着她的话回应:

    “当然不介意,你们好好聊一聊,我……”面带微笑的她,在瞥见江长风直盯着她瞧的眼神时,不由得僵凝了下,嘴里的话也不自觉卡住。奇怪了,他、他干嘛这么阴森森地盯着她看,好像她说错了什么话?

    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她,下一秒,她的手臂已被江长风握住。

    “她不介意,我介意!”他沉着声冷冷道,而后回头望向李培修:“你的工作台让我使用,这里就交给你了!”

    说完,他抓着宋新雨洗头去,他很乐意让她再一次尝尝“脸红耳热头冒烟”的滋味,谁教她那么大方,一点也不明白他的心思!

    身不由已被他拉着走的宋新雨,一路上惊慌地急嚷:

    “你做什么呀?我没说要洗头啊,我是来和你签保单的,你忘了吗?”

    她今天受的“刺激”已经够大了,再让他洗头,她铁定会被“蒸熟”,像刚出炉的面包,软绵绵地、动也不能动的啦!呜呜……谁来救救她呀?

    身后,董沅沅气极地抓起毛巾胡乱一甩,而后跺脚离去,留下不偏不倚被毛巾盖住头脸的李培修,一脸错愕地呆愣原地……

    他这是招谁惹谁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