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姐逗情 第四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宋新雨现在才知道,她一直以为温和好说话的江长风板起脸来却是很吓人的!刀凿似的侧脸像石雕般,冷漠得让人难以接近。

    从方才离开餐厅后,他始终一语不发,车子里弥漫着一股低气压,从不曾有过这种经验的她,除了好奇,还有一丝惊讶。好奇他和那个美丽女子的关系,惊讶他异于温柔潇洒的另一面。“江先生,你在生气吗?”她大胆地开口问他。

    好半晌,他才转过头看着她,她的眼里没有一丝害怕,有的只是好奇与关心。

    “江先生?你忘了刚才在餐厅里答应了我什么?”他没回答她的问题,反倒纠正起她来。

    “呃……长风,你在生气吗?”她赶紧知错能改地又问了次,心里却还是觉得直接唤他的名字实在有些别扭。方才餐厅里那名女子叫得倒是挺顺口的,像是情侣般自然,而她跟他之间的关系怎么说都不适合这么做吧?

    “我没有生气,只是不喜欢用餐时被人打扰。”他恢复笑容道。这话虽然有些避重就轻,但他确实不喜欢方才那场与董沅沅的巧遇,更不愿意让宋新雨和她碰面。宋新雨是个很单纯的人,没必要趟人他以前的故事里。

    “那也犯不着那么冷漠啊,刚才那位小姐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宋新雨忍不住同情起对方来,带点不以为然地调侃他:“人家是个大美人耶,你竟然不懂得怜香惜玉。”

    江长风转过头看着她,忽地将车于停靠在路边,静静地说:

    “怜香惜玉也得要看对象,我不喜欢为自己带来困扰。不过,我倒是很乐意向你证明我是一个很懂得怜香惜玉的男人,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试试看?”

    他眼角傲露一丝笑意,眼神却是无比专注。

    宋新雨被他认真的模样给怔了下,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笑道:“哎呀,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啦,我只是跟你开开玩笑,这种事教我怎么试?”很显然地,她并没听懂他话中之意。

    “很简单,只要你答应跟我交往,成为我的女朋友。”他紧盯着她直截地道。

    啊?他刚刚说了什么?宋新雨连眨了好几次眼,一下子无法消化耳朵所接收到的讯息。

    “江先生,你、你别跟我开玩笑了!”她有些不知所措地干笑。注意到她又唤他江先生,他微皱起眉,但这一次他不急着纠正她。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开玩笑吗?”他沉静地凝睇着她。

    原本,他是打算一步步追求她,让她慢慢地接受他,但是,今天董沅沅的出现,让他改变了主意;他怕他还没抓住她的心,她就已经被他身处的世界给吓跑了。那不是一个她能够应付的世界,他更不想经由别人的嘴让她知道他的一切,包括过去的种种。

    也就在这时候,他才明白,他对她认真的程度远比自己所认知的还要深!

    宋新雨睁大了眼望着他,不是没被人追求过,但那些人中没有一个像他如此直截了当又强势,而且,任何追求她的人都要先通过小阿姨那一关,但至今没有人得到过她的认同。

    “江先生……我、我们才刚认识不久……你会不会决定得太过仓卒了?”她结结巴巴地提出自己的看法。

    “认识时间的长短并不能代表什么。”他微微一笑。“我相信自己的感觉,我喜欢你!”

    他坦白直接的表白让她又是一愕,他喜欢她?太不可思议了吧!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可以喜欢上一个人?

    仿佛看出她的怀疑,江长风难得说出感性的话语:

    “喜欢是一种感觉,我相信自己的感觉,虽然不能保证未来会如何,但可以确定的是我想把握住当下的心非常强烈,我想携着你的手,一步步往前走,看看我们能到达什么样的地方,这种心情对我而言是头一遭。”

    听完他的话后,宋新雨呆愣了半晌,他诚恳的言语和表情多少让她动容,但对于谈恋爱这档子事,她实在没啥经验,也一向迟钝得可以,就怕他跟她交往以后会悔不当初。

    她试着让他明白:“江先生……我、我没谈过恋爱……恐怕会让你失望……”

    “你讨厌我吗?”他慎重地问。

    她赶紧摇头。

    “这就成了,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我会让你慢慢体会它的奥妙和神奇。”

    “可是……小阿姨那边……”她下意识地抬出赵秀月当挡箭牌。

    “这你就更加大可放心!”他朝她挑眉一笑,让他深峻的脸庞添了一抹霸气与不羁。“我可是经过你阿姨的认可,仅此一家、别无分号,独一无二的!”

    啊?宋新雨不敢置信地瞠大了眼,原来阿姨早就知道他想追求她?真是稀奇了,他竟然那么轻易地就过了小阿姨那一关!。

    “就这样说定了!我们以后就是男女朋友了,记住,不可以再叫我江先生,否则我可是会惩罚你的哟!”他径自宜布,眼底流露着一抹呵宠,轻捏了捏她小巧的翘鼻。

    他的话让她骤然回神——

    就、就这样说定?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还没答应他呀!

    ※※※※※※※※※

    宋新雨没想到一回到家,马上就面临了一场激战。

    “臭老太婆!你干嘛把你的行李搬到我家来啊?”

    宋新阳双手环胸,剑眉紧蹙地瞪视着沙发上慵懒斜坐、保养得宜、打扮入时的中年女子,火大地叫嚣着。

    原本好整以暇、以不变应万变的赵秀月一听到“老太婆”三个字,修饰完美的面颊忍不住微微抽动。

    臭小子!竟然敢骂她老太婆,他不知道她最讨厌人家在她面前提这三个字吗?俗语说:“惹熊惹虎,不通惹到恰查某”!敢情这小子是没见识过“恰查某”?很好,她不介意给他来个机会教育!

    皮笑肉不笑地斜睨了他一眼,她开始炮轰反击:

    “臭小子你的毛长齐了吗敢对我这么没大没小连叫一声阿姨都不会啊!好歹我也把过你的屎尿连你全身上下长几颗痣我都一清二楚你以为你现在多长了几根毛就很了不起呀?”她一口气没有间断地数落着,还能脸不红气不喘的,让躲在一旁观战的宋新雨不由得佩服得瞠大了眼。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宋新阳满脸通红地怒瞪着她:“我听你在放屁!你少在那里胡说八道!”

    赵秀月要笑不笑地扯动了下嘴角,黛眉斜飞向他,故作惊讶地说:“哎呀,连你自己也不知道吗?我还记得你有一颗痣就长在小鸡……”

    “你闭嘴!”话还没说完,宋新阳立即面红耳赤地吼断她,双眼像要喷出火似的。

    赵秀月无所谓地耸耸肩,目光移至宋新雨身上,朝她勾勾手指头:“新雨,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你不是答应过我要帮我整理房间吗?”

    看来第一回合小阿姨暂时领先!宋新雨边衡量着战况,边从大门角落走过来,还不忘拿眼偷觑着仍火气十足的宋新阳。“先帮我把这几个箱子搬进房里去。”赵秀月指着地上堆置的几个箱子。

    宋新雨依言弯身准备搬起箱子,宋新阳却在这时忽然喝了一声:“慢着!那箱子不轻,你搬什么搬啊!不准搬!”

    宋新雨愣了下,而后抬眼望向赵秀月,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听谁的好。

    “既然舍不得新雨做苦工,那你就帮帮忙动个手喽!”赵秀月凉凉地瞥了宋新阳一眼。

    “老太婆!你休想我会帮你搬那些东西!”宋新阳忿忿地甩过头。“那就没办法喽!”赵秀月递给宋新雨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新雨,阿姨年纪大了,这把骨头禁不起折腾,这些东西就有劳你了。”

    宋新雨尚未开口回应,宋新阳已先她一步嘲讽道:“哼!这个时候才来认老,羞也不羞啊!”

    宋新雨赶紧打圆场:“没关系,我来搬就好!”

    说着,她蹲下身使力地抬起一个箱子,走向家里仍空置着的客房。

    才刚跨了几步,一双大手突地将她手上的箱子接过,一抬眼,只见宋新阳臭着一张脸瞪着她。

    “你闪一边去,最好把那个老太婆也带开,免得碍我的眼!”

    “喔!”宋新雨赶紧从善如流地拉起赵秀月,回到她的房间里。进了房后,赵秀月一脸得意地笑了开来:

    “臭小子,想跟我斗,再磨个几年吧!就只会死鸭子嘴硬,我就看准了你的死穴,轻而易举把你制得死死的!”

    宋新雨好奇地问:“小阳的死穴?我怎么都不知道啊!”

    赵秀月忍不住嘴角微微抽动。她会知道才有鬼!这丫头某方面简直迟钝得令人抓狂。

    “笨哪!小阳的死穴就是你!”她干脆讲明,看看能不能让她有一点自觉意识。

    “我?”宋新雨伸出手指指着自己,一脸困惑不解的样子。“我是小阳的死穴……这是什么意思啊?”

    “意思就是,那小于为了你什么事都会自己揽着做!”赵秀月耐着性子对她点明。“他舍不得你吃苦、劳累,这样你还不明白吗?”

    “对耶!”宋新雨不好意思地抓抓脸。“别人家的弟弟还真找不到像小阳这么贴心的,我们还真是姐弟情深呢!”

    噢!赵秀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在心底无力地呻吟了声。好个姐弟“情”深啊,就怕此情非彼情!这丫头平时并不笨,怎么这种事就老是点不通?

    唉!说起来还真该怪自己!如果她在他们姐弟俩失去双亲的那一年,就搬来和他们同住,现在也不会产生这种困扰了!这一定是她在天国的姐姐故意丢给她的难题,或者——该说是惩罚?

    “小阿姨,你怎么在叹气啊?”宋新雨一脸惊奇地问。印象中什么事都难不倒她的小阿姨,竟然也会叹气,实在太稀奇了。

    赵秀月决定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否则她很可能会得内伤!

    “新雨,今天和江长风谈得如何?”她转移话题道。

    提起江长风,宋新雨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甚感无力。“小阿姨,我才在为他的事烦恼呢!”

    “怎么说?case谈得不顺利吗?”

    宋新雨摇摇头,仰身往床上一躺,秀眉微蹙地说:“和case无关……小阿姨,那个江老板竟然要求我和他交往,我还不知道该不该答应呢。”

    一听到这个消息,赵秀月开心地睁亮了眼。看来那江长风是认真的,太好了,只要他和新雨交往顺利,那么,新阳的问题就解决了。冲着这一点,她很乐意帮江长风追新雨,况且,他可是唯一得到她认可的男人,她对他有信心。

    “新雨,江长风是个各方面条件都很优秀的男人,你不妨试着和他交往看看,毕竟你也不小了,总不能老是依赖新阳,他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也该交交女朋友了。”

    “小阿姨,你真的同意我和他交往?”宋新雨再一次确认道。看来江长风真的没骗她,小阿姨好像很欣赏他。

    “百分之百同意!”赵秀月肯定地回答。“总是要经过交往,你才能知道自己和他适不适合在一起呀。”

    “可是……”她还是有些犹豫。她没谈过恋爱,也不知道恋爱该怎么谈,如果搞砸了怎么办?

    “别可是了!”赵秀月阻断她的话。“以前我老替你挡掉那些追求者,是因为他们的用心不良,并不代表我不赞成你谈恋爱,现在难得遇到一个好机会,你不去试试岂不可惜?”

    宋新雨仍是一脸踌躇。

    见她如此,赵秀月继续鼓动长舌:

    “你不是说过,希望小阳能像他那个年纪的男孩子一样,苎参加学校社团活动、多认识一些朋友,或者交个女朋友也苎吗?可是你自己孤单一个人,小阳怎么放得下心?你也知道,他很照顾你,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你身上,你一天没有人照顾,他就一天紧紧跟在你身边,再这样下去,我怕他会愈来愈不正常,很可能到毕业也交不到一个女朋友!”

    这一番话,正好说中宋新雨内心的担忧。小阳即将升亡大二了,是该有自己的生活圈,但是他没有要好的哥儿们、没有感兴趣的社团活动,也没有交女友的想望,确实是不太正常,她这个做姐姐的好像剥夺了他许多大学生活的乐趣。

    经过一番思考后,她抬起头,用坚定的眼神注视着赵秀月,认真且用力地点头:“小阿姨,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为了小阳好,我会努力和江长风谈恋爱,绝对不会搞砸它!”

    哇咧——

    赵秀月好气又好笑,直想敲她一记头,这丫头还真是傻不隆咚的,谈恋爱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让她得到一个好归宿,顺道解决新阳的“恋姐情结”罢了,怎么会变成她说的那样呢?

    算了,就当她遇到一对天兵姐弟,况且只要能达成目的,管她是怎么想的,结果比较重要啦!

    “这样再好不过了。”赵秀月心情整个放松了许多,新雨的问题不大,真正棘手的是新阳。“新雨,交男朋友的事你得要让新阳知道,这样才有用!”那家伙如果知道新雨谈恋爱,肯定非死心不可。

    “可是,我和江长风才刚开始而已耶!”宋新雨直觉反应道。

    “那有什么关系?”赵秀月算盘打得可精了。“如果可以的话,你还要把江长风带回来给新阳认识认识,这样他才能真正放心去拓展自己的生活圈啊!”

    “喔。”宋新雨点点头,小阿姨说得满有道理。

    “那今天晚餐时,咱们就向他宜布这个好消息!”

    赵秀月打铁趁热地替她做决定,一脸轻松惬意的笑,心想,总算解决了让她烦恼了一个星期的事情,只不过,她没料到,宋新阳的“恋姐情结”比她想像中要来得严重多了!

    唉!真正的麻烦才刚要开始呢!

    ※※※※※※※※※

    晚餐时刻——.

    餐桌上,摆着三菜一汤和两副碗筷。

    餐桌旁,赵秀月与宋新阳像两只鬃毛竖立、一触即发的狮子般,瞪大了火眼金睛对峙着,仿佛下一刻就要捉对厮杀起来。

    宋新雨洗好澡刚从浴室走出来,就看见这幕教人头疼又心惊的景象。

    “哈哈……哈……”先来个缓和气氛的笑声。嗯……好像不太成功,偷觑了两人一眼,她小心翼翼地开口:“吃饭啊,你们别坐着不动嘛!”

    “怎么吃啊?你没看到桌上就只有两副碗筷吗?”赵秀月率先发难。“这小于存心气死我……呜呜……只不过多我一口饭,他也要计较!他眼里根本就没有我这个做阿姨的,实在太伤我的心了!呜呜……”索性扮起可怜来。

    “小阿姨,你别难过,小阳他没这个意思啦!”宋新雨赶紧安慰她,一边忙向宋新阳使眼色。

    宋新阳无动于衷地嗤哼了声。

    “小阳……”宋新雨一脸恳求地望着他,颦蹙的眉眼楚楚可怜,让人无法视而不见。

    宋新阳没辙地投降,终于起身又拿了副碗筷,一边心不甘情不愿地瞪了赵秀月一眼。

    “好了,没事了,大家吃饭吧!”宋新雨绽开一抹笑。“把碗给我,我帮你们盛饭。”三人总算能和和气气地坐下来吃饭。

    刚开始时,气氛还算平和,但当赵秀月伸手探向一盘卤鸡肉,欲夹起一块鸡腿时,一双筷子飞快地阻止了她,紧张的情势再起。

    “这块鸡腿你不能吃!”宋新阳拧着浓眉瞪着赵秀月。“它是我特别卤给老姐吃的。”

    赵秀月懒得跟他杠上,挑眉斜睨了他一眼,转而望向宋新雨。

    “小阳,没关系,我吃鸡翅就好,鸡腿让小阿姨吃,今天她最大!”宋新雨微笑地伸手将鸡腿夹到赵秀月的饭碗里。

    “还是新雨贴心!”赵秀月示威似的朝宋新阳挑眉一笑。

    “哼!都已经是一身肉了,也不怕营养过剩,愈来愈肥!”宋新阳冷冷地回敬一枪。

    可恶的臭小于,存心惹她发火!强抑住颊上隐隐的抽动,赵秀月决定不再手下留情。

    “新雨啊,今天第一次和江老板约会,他人还不错吧?”她故意问道。眼角余光瞥到宋新阳乍然黯沉的脸色,一口郁积的气顿时纾解不少。

    宋新雨愣了一下,随即很快反应过来,直觉认为小阿姨这么说,是要她在此时向小阳宣布她和江长风交往的事情。

    她赶紧清清喉咙:“他人不错,是一个可以继续交往的对象,我——”

    “那个江老板是谁?”话还没说完,就被宋新阳臭着一张脸打断。

    “呃……江老板是我一个新进的客户——”才刚顿了会,下一句话还来不及说出口,又教宋新阳给拦截——

    “八成又是个秃头、啤酒肚的胖子,心怀不轨!”他一脸嫌恶不屑。

    “错!”赵秀月笑咪咪地望着他,心情好得不得了。“人家江老板既不秃头,也没有啤酒肚,相反地,还长得一表人才、高大英挺!”

    “哼!那肯定是个居心不良、到处花心留情的已婚男子!”宋新阳的表情更加鄙夷了。

    “你又错了!”赵秀月很乐于替宋新雨回答,能吐他的槽是她目前人生中最大的乐事。“这个江老板可是个黄金单身汉,没老婆也没女朋友,一心只中意新雨,多少女人倒追他,他都不为所动呢!”

    宋新阳脸色愈来愈难看:“你好像知道得很清楚嘛,想必你和这个江老板很熟是吧?”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却隐隐带着一股山雨欲来的冷郁气息。

    瞧她这副得意样,这件事肯定和她有关,搞不好就是她从中牵线!这个老太婆是吃饱了没事干,存心和他作对?

    “我是和他很熟啊!”赵秀月无视他杀人似的眼光,眉开眼笑地回道:“如果不熟的话,怎会安心让新雨和他交往?他可是经过我的眼光鉴定,难得一见的好对象呢!”

    果然是她!

    宋新阳双眼缓缓眯起,两手指关节不自觉按得咔啦作响。“我很怀疑以你的眼光会为老姐找到什么好男人,该不会是你拿了人家什么好处吧?”他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话来。

    “小阳,没这回事!”宋新雨赶紧出声:“江长风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对象,是我自己决定和他交往看看,跟小阿姨没关系厂

    宋新阳脸色顿时又是一沉,老姐从来不曾在他面前称赞追求她的男人,那个江长风到底是何许人也?此刻,他几乎按捺不住性子,心情烦躁得厉害。

    “是啊,你连新雨的眼光也信不过呀?”赵秀月睇着他阴晴不定的神情,狠下心继续说:“江长风是个事业有成的成熟男人,绝对有能力让新雨幸福,你表现这么激动干什么?我知道你们姐弟俩感情很好,但总不能一辈子都腻在一起吧?做人不能太自私,你也得为新雨着想一下呀!”

    话说完,餐桌上登时陷入一片沉窒的静默里。

    宋新雨来来回回望着赵秀月与宋新阳两人,实在不明白只不过她交男朋友这么一件小事,怎么他们两个人却像在讨论什么严重的事情似,严肃得教人莫名所以。

    一会儿之后,宋新阳陡地放下碗筷,沉着一张脸,话也没说一句,站起身就走向自己房里。

    愣愣地看着他的身影没入房门后,宋新雨犹是一头雾水,搞不清楚状况。”小阿姨,小阳怎么了?他好像很反对我交男朋友耶!”

    “别理他,他只是在闹别扭罢了。”赵秀月耸耸肩,避重就轻地回答。

    “可是……他饭只吃一半,以前他再怎么和我闹别扭也从来不曾和自己的肚子过不去。”宋新雨担心地又看了关[的房门一眼。

    赵秀月只是挑挑眉:“你不必担心,他要饿了自己会出来找东西吃。”说完,径自扒起饭来。

    少了那张冷冰冰的臭脸,她的胃口可好多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