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姐逗情 第三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宋新雨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九点钟。

    她轻悄悄地打开大门,蹑手蹑脚地走进客厅里,打开灯后,才猛然想起小弟今天有家教课,随即放松下来,大大地吁了一口气,而后整个人摊进沙发里休息。

    唉!今天去马可孛罗美发沙龙的事绝对不能让小阳知道,那家伙以帮她洗发为乐,要让他知道她剥夺了他的乐趣,肯定又会摆一张冰块脸给她看。

    其实,她也挺后悔去那里洗头发,一想起自己在那个江老板面前面红耳赤的糗样,她到现在都还觉得很丢脸!

    怪怪!为什么小阳帮她洗头发的时候,她从来也不会面红耳热,更不会一颗心扑通扑通乱跳,整个人好像要燃烧起来似的。到底是什么原因呢?那个江长风只不过是技巧纯熟了些,力道拿捏精准了些,其它并没有什么不同啊!难不成他的手指真的具有魔力?

    啊!她在胡思乱想个什么劲儿!反正她是绝对不会再去那家店了。

    虽然那个老板很好心地送给她一张会员卡,只不过,她大概派不上用场,她可不想再去那儿出糗!唉,是有点可惜了那张卡,但也无可奈何。

    想着想着,她开始睡眼蒙胧了起来,旋即赶紧拍拍自己的脸,还没洗澡不可以睡觉!

    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她半眯着眼,拖着步伐慢慢地走向自己的房间,经过宋新阳的房门前时,被冷不防窜出的人影给吓了好大一跳——

    “哇哇哇!”她抚着心口惊叫着。

    “你在鬼叫什么?是我啦!”宋新阳浓眉紧蹙地瞪视着她。

    听到熟悉的声音,宋新雨提到喉头的一颗心这才安稳地落回胸腔内。

    “你你你……不是去、去上家教课吗?”惊吓过后,说出来的话不免有些结结巴巴。

    “学生家里临时有事,今天停课。”回答完她的问题之后,他接着问:“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她已经很久不曾超过八点回家,今天竟然九点多才回来,枉费他今晚精心烹煮了一桌好料,还做了她最爱吃的糖醋排骨。

    哎呀呀,他看起来好像有些不太高兴呢!平常不算顶会察言观色的宋新雨,碰上自家小弟可就灵光多了,赶忙陪上笑脸:

    “今天和小阿姨一起拜访客户,那个客户很难缠,所以才拖晚了时间嘛!”

    宋新阳勉强接受这个说辞。“吃过饭了吗?”

    说来说去他就是担心她又没按时吃饭,弄坏了身体。即使这样的关心天天上演,宋新雨仍然觉得心好暖,好感动!

    “我和小阿姨在外面吃过了。”她回完话后,忽地伸出双臂抱住他,开心地笑着:“知道家里有人等着我、关心我真好!我好庆幸自己还有你这么个弟弟。”

    宋新阳被她这么一抱,年轻的俊脸倏然飞上一抹红晕,他僵着身体动也不敢动一下。

    她好久没抱过他了,自从他小学毕业以后,他就不曾像现在这般贴近她,再也不能仗势着自己的年幼继续赖在她怀里,他还曾经因此而讨厌长大。

    记忆中,熟悉的馨香依旧,他很想好好回味,但却又矛盾挣扎不已,他们是姐弟,具有血缘关系的亲姐弟,他得时时刻刻提醒自己。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他推开她,故意装做一脸恶心样地撤着嘴:

    “你少肉麻兮兮了,别抱着我,热死人了!”

    宋新雨毫不在意他杀风景的话,朝他绽开一脸甜笑。“你别害羞嘛,姐姐抱抱弟弟有什么关系?难得我想好好表现一下对你的疼爱耶!”“拜托!我已经是个大男生了,你不要老把我当成小男孩行不行?”有时候,他真会被她的迟钝给气得吐血。

    “是啊……你都比我高了呢!”她收起笑脸看着他喃喃道:

    “真不敢相信你还小我五岁……”停顿了一会儿,她又恢复一脸灿笑,还踮起脚尖拍拍他的头。“可是啊,不管怎样,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个小男孩!”

    说完,她转过身准备回房间洗澡。

    宋新阳先是怔了一下,接着,他的手臂像是自有意识地往前一捞,圈住宋新雨的腰,将她拉回自己身前。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她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宋新阳自己也愣住了。他在做什么啊?不行,得赶紧找些话说……他的目光不经意地在她身上溜了一圈……等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他重新将目光移回她脸上,终甲找到了那让他感到不对劲的地方,他缓缓地眯起眼,板起脸孔对着她问:

    “你去剪头发了?”阴森的语气听起来比较像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

    宋新雨下意识地赶紧伸出手摸着头发。妈妈咪呀!她只不过修剪了一些些,他也看得出来呀?

    “呃……只不过稍微修了一下而已啦。”谁知道,他忽然又靠向前在她头顶上嗅闻了下:“你还洗了头发!”控诉的意味明显高扬。唉!就知道瞒不过他!宋新雨颓丧地吐了一口气,将头发被“蹂躏”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所以……你应该能体会我的感觉,我实在没办法忍到回家。”

    “你去哪一家发廊?该不会是阿姨常去的那家马可孛罗吧?”他显然还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

    哇!他怎么也知道马可孛罗网?尽管吓了一跳,她仍努力表现出一脸迷惑的样子:“什么马可孛罗啊?我是去一般家庭式发廊,小妹洗个头加护发才五百块而已。”

    “那就好,你千万别学阿姨去那种变态发廊。”宋新阳一脸不以为然的模样。“那里清一色全是男设计师,根本就是专门骗女人的钱,会到那家店去的多半是一些花痴女人。”

    “呃……是这样啊?”

    宋新雨一脸干笑,暗地里却猛冒冷汗。要是让小阿姨知道,她被小阳说成是花痴女人,她肯定会剥了他的皮;而且,那张免费的会员卡她也得小心藏好才行,否则被小阳看到了,她的耳朵又要受苦受难了!

    “你干嘛笑得这么假啊?”

    “啊?那是因为、因为我全身黏搭搭的……很不舒服!”她机警地找了个理由,准备逃遁去也。“我回房洗澡了!”

    说完,人也一溜烟不见了。

    ※※※※※※※※※

    开完早会,刚从会议室出来,宋新雨一回到座位上,手机铃声像是相准了时间立即响了起来。

    她习惯性地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是一组陌生的号码,她困惑地轻蹙起眉,好一会儿后才按下通话键。

    “喂,您好,请问您是?”

    彼端传来男子低沉富磁性的嗓音:“宋新雨小姐吗?我是江长风,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

    江长风?这名字好像曾在哪里听过……宋新雨轻敲着自己的额头想了好一会儿,直到通话的那一端传来一声询问:

    “宋小姐,你还在吗?”

    这头的江长风不自觉地拢起眉峰,要是他猜得没错,她一定是忘了他是谁!

    说不出此刻心里头是什么滋味,才不过一个星期而已,她竟然完全忘了他!他自认为并不是一个能让人轻易忘了的男人,这并非自大,从环绕在她身旁的女人们便可证明,但显然地,他碰上了唯一的例外!

    “我在、我在……”宋新雨赶紧回应了声,一边飞快地在脑子里搜寻有关“江长风”这个名字的资料,却气馁地发现,她一点也想不起来她的客户里曾有过这号人物。

    “江先生是吧?你好你好!”管它认不认识,先来个热络的招呼吧。“请问您有什么需要我服务的地方吗?”甜美的声音让人如沫春风,就算忘了你是谁也要让对方“奇檬子”非常好。,“看来,你是真的把我给忘了!”温沉的嗓音带着一丝叹息,将她想蒙混过关的企图给戳破。

    哎哟,有这么严重吗?听他的声音好像她忘了他是谁是一件很罪过很伤人的事……好吧好吧,她承认是她的错,身为保险经纪人,怎么可以忘记自己的客户呢?

    “很抱歉,最近记性不太好,请问江先生您是何方人物?”她谦卑有礼地坦承自己的“过错”。

    江长风眼色一黯。她果然真的忘了他!看来他得好好帮她“恢复记忆”了。”宋小姐,还记得马可孛罗美发沙龙吗?我是那个有幸为你服务的江长风,你面红耳赤的可爱模样,到现在都还停留在我的脑海里呢!”

    闻言,宋新雨整个人几乎从座位上弹跳起来,她不觉瞪大了眼,扬高声音道:“你……你是那个、那个江老板?”

    难怪这个名字她有点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在哪儿听过,因为她是存心要忘掉那天的事,他干嘛还把那让她糗毙了的一幕说出来呀!

    “还记得我送你一张会员卡吗?”他提醒她。她总该不会连那一张昂贵的会员卡都忘了吧?

    “什么会员卡……”她迷糊地轻喃了声,随后想起好像真有那么一回事,不自觉脱口:“那张会员卡啊……嘿嘿……”莫名地接上一声干笑——带点心虚的干笑。老实说,那张卡已经不知道被她塞到哪里去了。

    不过,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打电话给她做什么?

    “江老板,你找我有事吗?是不是有什么需要我服务的地方?”这是她唯一想得出来的可能。

    江长风在那头思索了一会儿,看来赵姐并没有把他想追求她的意图告诉她。

    既然如此,他得有个正当的借口好接近她,这样也较能卸除她对他的防备之心。

    思量既定,他微笑地道:

    “宋小姐,我知道贵公司也有经营产物保险的部分,最近我的咖啡店就要开张了,想请教你有关这方面的事宜,不知道你方不方便和我见个面?”

    “当然没问题!”生意上门哪有不做的道理?她笑得好不开心。“江先生什么时候有空呢?”

    “就今天中午吧。”他乘机提出邀约。“我请你吃中饭,十一点半我到贵公司接你,就这样说定了,拜拜!”

    没给她拒绝的机会,他在那头随即断线,让宋新雨一时间只能握着手机发呆。

    “新雨,你怎么了?怎么在发呆呀?”赵秀月来到她身旁,在她肩上拍了一下。“谁打来的电话?”

    宋新雨眨了眨眼后,才回过神来:“马可孛罗的老板打电话来,他说他的咖啡店要开张了,想要了解一下有关这方面的保险事宜,约我今天中午见个面,顺道请我吃饭。”

    “是他呀……”赵秀月唇角轻扬,勾起一抹了然的笑意。她才在想他什么时候会开始行动呢!隔了一个星期才打电话,用的方法虽然老套,却也最顺理成章,让人无法拒绝,他还挺抓得住新雨的个性哩!对于接下来的发展,她可是抱持了很大的兴趣观望。

    “新雨,你可得好好把握这个机会哟!”赵秀月一语双关。“江长风可以说是个大客户,若能把握住他,对你的帮助可不小。”“嗯,我明白!”宋新雨微笑地点头。那个江长风看起来很好说话,脾气也挺温和的,想必要做他的生意应该不困难。

    她一向是个乐观的人,凡事都往好的方面想,对于人性也始终抱持着正面的看法,这使得没半分精明之气的她,反倒带着一股傻劲儿,让人不设防,也因此人缘奇佳,业绩也十分亮眼。

    此刻,她完全忘了那让她尴尬发糗的洗头事件,心情愉悦地开始准备中午约会必须用到的资料。

    “对了,新雨,我今天傍晚就搬过去你那边。”赵秀月顺带提起。“你吩咐小阳帮我整理出一个房间了吗?”

    糟糕!宋新雨顿时止住手边的工作——她连提都还没跟小阳提过。

    赵秀月一看见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根本忘了这一回事。她缓缓地眯起眼睛,冷笑道:

    “你不说也好,新阳那家伙肯定不欢迎我搬去和你们同住,就来个先斩后奏吧!不过……到时候你可得负责帮我整理房间,还有,那小于如果发飙了,一并归你处理。”

    凉凉地撂下话后,她风姿款款地径自离开,视若无睹宋新雨那张顿时垮下来的苦瓜脸。

    ※※※※※※※※※

    江长风是一个守时的人,十一点半,他准时来到宋新雨工作的商业大楼。

    大厅里人来人往,他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椅子上正低着头打电脑的宋新雨。他一边朝她慢慢走近,一边取下墨镜深深地打量着她。今天的她穿着一袭淡紫套装,长长的卷发简单地夹了个公主头,几缮发丝卷曲地环绕着她白净的额际,让她看起来像个纯真的大女孩似。

    为什么是她呢?江长风忍不住在心底问自己。他已经三十岁了,却不曾主动追过女孩,她是头一个。有着显耀家世的他,从小接触的女人多不胜数,长得美丽的更是比比皆是,她并不是最美的,却格外吸引他的目光。

    随着与她的距离逐渐地拉近,他的唇畔不自觉泛开一抹浅笑,无可否认地,此刻他的心情是愉悦的,对她的感觉虽然尚不明确清晰,但他一点也不急,他有的是时间从她身上慢慢发觉那吸引他的究竟是什么,而他,甚至已经开始期待那样的过程。

    来到她身边,他轻唤了声:“宋小姐。”宋新雨猛地抬起头来,一时之间,她有些怔愣,眼前这个男人有点陌生却又不是完全陌生。“您是……”

    “江长风,和你订下午餐约会的人。”

    他微笑地自我介绍,看她的样子,她大概连他的长相都给忘了。从没遭遇过这种待遇的他又好气又好笑地想着,若不是知道自己长得还算不赖,依她的反应他几乎要以为自己只是个毫不起眼的人。

    “喔!江先生,你好。”她露出恍然一笑,要不是因为洗头事件的影响,她应该记得这张出色的脸孔。她这个人有个怪毛病,一碰上让自己糗毙了的事情,便下意识地主动排除相关人事物的记忆。唉!典型的鸵鸟姿态!

    “我们可以走了吗?我的车就停在外头。”他看了下她放在大腿上的笔记型电脑。

    宋新雨随即会意地扬唇绽笑:“当然可以!”一边说着,她很快地合上电脑,而后站起身来。

    江长风发现自己无法从她甜美的笑颜上移开视线,白嫩的脸蛋依然没有上妆,只淡淡地擦了口红,清新秀雅的气质自然地流漾,两枚动人的梨涡浅浅地嵌饰着她甜灿的笑靥,他蓦然察觉,这样一张笑颜足以征服所有男人的心。

    “江先生……”宋新雨困惑地瞧着他的表情。“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江长风立即回神过来。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的笑容很迷人。”他出自真心的赞美,却是头一遭用在女人身上。

    “啊哈哈……”她的笑容微带些憨傻,却让人更加舍不得移开眼。“谢谢你的赞美。”

    没有忸怩作态、害羞无措的模样,她只是欣然地接受了他的赞美,江长风深邃的眸底隐隐闪动一抹异样的辉芒,唇畔的笑意不自觉染上他黝黑的眸子,他知道自己这一次真的遇上一个特别的女子——一个值得他用心了解、细细品味的小女人!

    两人走出大厅,来到他停在路边的车子旁,宋新雨讶异地睁大了眼:“银白色的BMW,和阿姨的车款真的一模一样呢……”

    “看到我的车子,让你想起了什么事吗?”他帮她打开车门,一边问着。宋新雨自嘲地笑了笑,主动说出不久前发生的另一件糗事:

    “我小阿姨的车和你的同款同色,前几天搭她的车拜访客户,中途下车买东西后,我竟然跑错了车子,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好糗!”

    江长风听完之后,不禁逸出一串低沉的笑声,他挑起一眉看着她道:“说起那件事,我也是印象深刻呢!”

    “啊?”宋新雨不解地微蹙着眉。他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好像他当时也在场似的。

    看出她的迷惑,江长风却是但笑不语,关上车门后,他回到驾驶座位上,在她茫然不解的注视下,从上衣口袋里取出墨镜戴上。

    “如何?有没有帮你想起一些事情?”他唇角微勾地笑着。

    宋新雨怔愣了一会儿,眼前这张脸好面熟啊,唇边那抹隐隐的笑,还有他潇洒闲适的坐姿……脑里忽地闪过一道电光,她倏地瞪大了眼,微启着唇愕然地瞅着他。

    “你你你……你是那个车主?”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巧的事!她接连两次出糗都恰好教他给碰上了?

    “我们真是有缘,不是吗?”他拿下墨镜,挑着眉朝她笑出一口白牙,轻松逗趣的神情中却透着一丝意味深长。

    “唤!”她懊恼地轻喊了声。“你一定觉得我很迷糊吧?”

    “我倒宁愿说是缘份巧妙的安排。”他的笑容微敛,眸光深幽地凝视她,声音低沉而温柔,带点魅惑的气息。

    不知怎地,宋新雨觉得自己的脸蛋好像微微发热了起来,而心口……心口跳动的节奏也好像快了些……很奇怪且陌生的感觉,是她从来不曾有过的。

    就在这时候,江长风忽地倾身向前,伸出手将她拂在颊边的几绺发丝拨向耳后,指尖轻触她耳窝的刹那,一簇小火花飞快地点燃,烧红了她白玉似的耳贝。

    她像触电似的赶紧伸出手捂住发热的耳朵,下意识地脱口喊道:“哇哇,你别碰我的耳朵啦!”心跳的节奏又咚咚咚加快了好几拍。

    江长风忍不住轻笑出声,她的反应还真是直接,真的好逗人好可爱!

    “怎么了,你的耳朵怎么了吗?”他明知故问。

    宋新雨只能涨红着脸瞪视着他,她怎好意思告诉他自己的耳朵很敏感,碰不得!那不是很暖昧吗?说也奇怪,以前曾经也有男人故意贴近她的耳朵想诱惑她——根据阿姨的说法啦,但她也不曾产生像此刻般耳红发热的怪异现象啊。

    “嗯哼……没什么!”她决定不理会这种怪现象,正襟危坐地直视着前方,假装若无其事地问:“我们要到哪里吃饭?”

    ※※※※※※※※※

    一顿饭下来,宋新雨决定更正她对江长风的观感。

    她怎么会以为他很好说话、很好搞定,还自以为这桩生意一定能马上手到擒来呢?

    他简直就和商场上一些老狐狸没啥两样!精明老练不打紧,思考周密仔细更是高人一等,就连打太极拳的本领与技巧也是她生平仅遇的佼佼者。

    不过,他如果以为她这样就会放弃,那他可就大错特错了!

    她这个人优点不多,唯一引以为豪的就是无人能敌的耐性和缠功,尤其是后者,她可是在职场上才会将之发挥得淋漓尽致!

    不管!这一桩生意她是非做成不可!

    “江先生……”准备开始第二回合的说明与说服,才刚开口就被他以一个不以为然的眼神给僵住了嘴巴。

    “叫我江先生实在太生疏了,我们又不是刚见面的陌生人。”

    江长风好整以暇地欣赏着她微微鼓胀的俏脸蛋,那极力耐住性子的可爱模样实在让人很想捏她一把,当然,他没敢那么做,他可不想因为控制不住自己蠹蠢欲动的手,而把她给吓跑了。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希望你直接叫我的名字,那会使我自在一些。”他微笑地看着她。

    介意?她当然不介意!管他要她叫他阿猫阿狗,只要他认真地、仔细地、好好地听她接下来要说的话,不要再打断她,要她叫他什么都行!

    “悉听尊便!江先……呃……长风。”她机警地赶紧改口。恶,怎么叫起来怪别扭的?不知道能不能建议他改叫小江,这样还比较自然亲切又顺口。“这份保单的规划和细节,对你的……”

    她继续往下说,可话还没说完,又被他中途打断

    “新雨……你应该不介意我直呼你的名字吧?往后我们相处的时间会更长,宋小姐这个称谓给人感觉疏漠了些。”

    低沉如魅的嗓音自他性感的唇瓣滑出,黑黝的眸专注地凝视着她,那眼神很幽深,像别有意含似的,让她不觉怔愣了下。

    她很快回神。“我一点也不介意。”但是你能不能别再打断我要说的话?她在心底无声地加上了句。

    仿佛听得见她的心声,他微带一抹揶揄地瞅着她:“赵姐告诉我,你是个很有耐性的人,这次咖啡店的保险事宜不妨交由你帮我处理,我的个性一向比较谨慎小心,希望你不要介意。”

    宋新雨脸色微微一红,明白自己这一次确实有些反常,以往她可不曾这么急躁过。真奇怪,她碰上他好像总会做出一些异于平常的行为和反应。

    “对不起,我是太过心急了些。”她一脸歉笑地望着他,真诚地面对自己的错误。“这份建议书你带回去好好研究一下,如果有什么疑问或不妥的地方,随时都可以Call我。”

    她落落大方承认自己不是的态度,更加赢得他的好感,对她的喜爱又加深了几分。

    “这份建议书是你用心为我拟定的,我一定会仔细研究。”他微笑地向她保证,话刚说完,侍者也恰巧于此时送上两人的饭后甜点。

    宋新雨双眼一亮,是她最喜欢吃的冰淇淋圣代,她笑眯眯地挖了一口送进自己嘴里,满口冰凉香甜的滋味让她心满意足地眯起眼来。江长风瞧见这一幕,嘴角忍不住又上扬。

    对他而言,冰淇淋不过是一种寻常甜晶,但是看着她一脸快乐又满足的吃相,他几乎要以为她正在享受人间难得的美味,让从不吃甜食的他,不禁也受到了感染,破天荒地品尝起这冰冰凉凉又甜甜的滋味。

    “你很喜欢吃冰淇淋?”

    他微笑地问。宋新雨以点头代替回答,此刻她正“忙”着呢,没有时间说话。

    “看你的吃相,你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他的视线停留在她不自觉轻舔唇瓣的粉嫩小舌,明知她是无心的,他的欲望还是被勾起了。已不是毛头小伙子的他,这些年也见识过不少女人勾引的手段,然而,只是一个不经心的动作,他便立即有了反应。讶异之余,他不由得露出一抹自嘲之色,看来,他的自制力并不若自己想像中的坚固。

    “我是很容易满足啊!”

    她好不容易抽空回话,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生活里意外的惊喜不多,这种小小的幸福才可贵,也许只是口欲上的满足,又或者是工作上一个顺利的push,不是很特别,却很真实,我喜欢这样!”

    说完,她又挖了一口冰淇淋送进嘴里,眉眼弯弯地品尝着,一点也没注意到江长风微闪炽芒的黯浓眸光。就在这时,一名身着名牌服饰、打扮时髦亮丽却又不失典雅味道的女子,莲步摆款地走向江长风。

    “长风,页巧,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女子的声音温润而轻柔,秀雅的面容漾着浅笑,优雅的举止有一股天生的贵气,显见来自不平凡的家庭。江长风微蹙起眉,抬眼望向来人,黑瞳瞬间掠过一抹沉冷:“是很巧,我正准备要走了。”他冷淡地回了句。

    “何必这么急着走,我们已经好久没见面,你知道要找你有多困难吗?”温柔的嗓音微带着一丝撒娇的抱怨,纤纤小手跟着搭上他的手臂,接着又说:“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

    “很抱歉,我没什么话要和你说!”他不着痕迹地拨开她的手,客气而冷淡地回绝。

    女子微微抿唇,眉宇间抹上委屈之色,语带娇怜地问:“都这么久了,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江长风的反应却是摇头哂笑。

    “生气?过去的事对我而言已不具任何意义,更别提生你的气。”说完,他朝宋新雨温声道:“吃完了吗?我送你回公司。”

    宋新雨先是愣愣地点头,随即又看了一眼美丽的陌生女子,瞧对方咬着下唇,一脸难过委屈的模样,还真让人不舍。想也没想地,她开口道:

    “江先生,不用了,我自己坐计程车回去就好,你和这位小姐聊一下吧。”

    说着,她拿起自己的东西,推开椅子,准备起身离开。

    谁知道,他竟然跟着站起身来,大跨步走到她身边,伸出一手紧揽住她的肩,用不容人抗拒的低沉嗓音说:“我们一起走,我和这位小姐的话早已经说完了。”

    无视于女子泪眼欲滴的伤心模样,他揽着尚未反应过来的宋新雨,转身离开餐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