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姐逗情 第二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宋新雨觉得今天自己真是倒霉到了极点!

    先是早上跑错车子,接着长城贸易公司的团保案子一谈就谈到下午去,吴老板个性龟毛不说,还缠着她们陪吃中饭,这原本也没什么大不了,最令人难受的是吴老板那两个顽皮得令人抓狂的小男孩!

    她,宋新雨,头一次被小孩子给整得七荤八素。

    怎么说呢?大概是她一头卷曲的长发让两个小鬼头很感兴趣吧,不管手里刚刚才抓过糖果、海苔之类的甜食,一径儿地往她头上抹去,又拉又扯的,玩得不亦乐乎,而她却只能在心里暗暗垂泪!

    虽是保险经纪人,说穿了做的仍是业务性质的工作,“客户最大”的至理名言依然不变,她总不能当着吴老板的面前,替他管教起两个无法无天的小鬼头吧?

    虽然她心里很想这么做!

    她并不是很宝贝自己的秀发,只是被他们这么一搞,她今天晚上一定得洗头发了。然而,她最讨厌的就是洗头发这件事!为什么她那么讨厌洗头发呢?不,应该说她讨厌自己洗头发!原因之一——她有一个奇怪的毛病,只要一弯下腰,低垂着头,她就会头昏眼花,感觉自己快要晕倒了。

    原因之二——她的技术很烂,常不小心让水跑进耳朵、眼睛里,那种感觉好像溺水一样,让她怕得要死;因为她曾经有过溺水的经验,教她从此不敢再学游泳。

    原因之三——洗头实在太麻烦了!又是洗发润发的,洗完还得擦干再吹干,哪来那么多的美国时间啊!

    “那还不简单,你干脆把头发剪短比较省事。”听完她的抱怨后,赵秀月提出一个简洁有力的办法。

    “不行啦,没经过小阳的同意,我不能剪头发。”宋新雨皱眉道。“剪个头发还得经过他的同意?我没听错吧?”赵秀月不以为然地瞥了她一眼。“他这个做弟弟的,倒是把你这个做姐姐的管得死死的。”

    “也不是这么说啦!”宋新雨赶紧为弟弟辩驳:“妈妈过世的那一年,我为了安抚小阳,答应他把头发留长,说好只修不剪。”

    “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他也已经长大了,还用得着这么做吗?”赵秀月很实在地说出自己的看法。

    “这个啊……”宋新雨不好意思地干笑了下,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小阿姨,我跟你坦白一件事,你可不许笑我喔。”

    赵秀月挑眉睨了她一眼:“你还有什么秘密是我不知道的?”

    “嗯……这个……我……”

    吞吐了老半天,一接收到赵秀月愈眯愈细的凌厉眸光,她赶紧一口气全说出来:“我不能把头发剪短是因为这几年全是小阳帮我洗头发的,他说除非经过他的同意,否则不许我打这头长发的主意。”

    饶是赵秀月这样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听到这种事情也不禁瞪大了眼。

    “你是说……一直以来都是小阳他帮你洗头发?”天啊!是不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而她这个做阿姨的却知道得太晚了?“是啊,我最讨厌自己洗头发了,有一次还在浴室里晕过去,那一次以后,小阳就开始帮我洗头发;也从那时候起,他说我这头长发是他的了,不许我剪掉它。”

    “什么、什么是他的了?”陷入自己思绪中的赵秀月没听清楚整句话,只捕捉到那几个骇人的字眼,难得失去冷静地拔高声音。

    “就是我这头长发的生杀大权啊!”宋新雨纳闷地瞧着难得激动的小阿姨。小阳帮她洗头发这件事有这么严重吗?怎么她反应那么激烈呀?

    听了她的回答,赵秀月微微松了一口气,旋即又蹙起眉头:“新雨,你让小阳帮你洗头发……这不太好吧?”

    这种亲呢的举动该是情侣之间才会有的吧?小阳那小于恋姐情结好像愈来愈严重了,偏偏新雨又是超级迟钝迷糊的,再这么下去怎么得了?看来她对他们姐弟俩似乎放任过了头!”是啊,我也觉得自己太过依赖他了。”宋新雨一脸正经地思索:“小阳总不能帮我洗一辈子的头吧厂

    “新雨,我说的不是这个。”赵秀月试着点醒她:“我的意思是你和小阳是姐弟……他帮你洗头发……这种行为好像太过亲昵了些。”

    “会吗?”秀致的眉头微感困惑地轻拢了些。“大概是我们姐弟之间的感情比别人家好吧!”她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赵秀月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明白,这种事旁观者清,她虽然没有跟他们姐弟俩同住一个屋檐下,但从外甥女平常的言语闲谈中,她很肯定新阳对自己的姐姐有着不寻常的感情,该说是“恋母情结”的延伸吧,他现在的注意力全放在新雨身上。这样的感情原本也没什么,但糟就糟在两姐弟的世界里始终只有对方,尤其是新阳那小子,老是黏着新雨不放……不行,为了他们两姐弟好,她必须想个因应之策!

    “新雨,过几天小阿姨搬过去和你们一起住好不好?”她突如其来地要求。

    “当然好啊!不过,小阿姨,你怎么突然决定和我们住在一起?”宋新雨虽然高兴,却还记得小阿姨一向喜欢有属于自己的私人空间,即使再怎么疼他们姐弟俩,她还是坚持各住各的,都这么多年了怎么现在突然改变了主意?

    “唉,阿姨年纪也大了,人总是会怕孤单的嘛!”赵秀月随便找了个借口。“怎么?你不欢迎我啊?”

    “才不是呢,你别冤枉我呀!”宋新雨赶紧举双手表诚,倒是小阳,他一向跟阿姨不大对盘,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小阿姨,小阳那边……你要不要先踉他说一下?”她有些犹豫地又加上了句。

    “那家伙就由你搞定吧,阿姨相信你绝对没问题!”赵秀月慈爱地捏捏她白嫩的脸颊,而后看了一眼腕表,接着又说:“今天不回公司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里?”她漫不经心地问,一边开始头痛回去要怎么跟小阳说才好。

    “你不是很想洗头吗?”

    宋新雨点点头:“是啊,今天又要麻烦小阳了。”

    “别费事了!老是这么麻烦他也不是办法。”赵秀月皱着眉,表情显然非常不赞同。“阿姨带你去一个地方,保证绝对能让你得到最好的服务与享受。”

    ※※※※※※※※※

    赵秀月载着宋新雨来到一栋高耸的商业大楼地下停车场。泊好车后,她像识途老马般领着宋新雨往电梯门走去。经过一处专人专属的停车位时,宋新雨的眼光不自觉瞟了一下,顿时惊异地睁大眼。

    “怎么了?”赵秀月纳闷地看着她忽然停下脚步。

    宋新雨赶紧回神;“没什么……小阿姨,你看这部车子和你的一模一样呢!”她忽然想起早上坐错车子的事情。

    “这没什么,台北市开同一款车子的人多的是。”赵秀月微哂地笑道。

    是啊,只不过很少人会搭错车子吧?宋新雨在心里糗了自己一句。

    “BMW虽是百万名车,买得起的人却也不少。”赵秀月继续往前走。“这家美发沙龙的老板年纪轻轻也和我开同一款的车呢。”一边说着,两人已搭上电梯来到位于五楼的“马可孛罗美发沙龙”。

    眼前的情景教宋新雨顿时看得目瞪口呆。

    “小、小阿姨……我们没走错地方吧?”

    设计新颖、现代感十足的大门人口充满时尚风味,透过晶亮得一尘不染的玻璃往里瞧去,宽广的空间呈现出只有在外国杂志上才看得到的美发沙龙的规模,流线型的室内设计,新潮中隐藏着典雅,显现出经营者不凡的品味。

    “你看你像个乡下土包子似的,一点也不像台北人!”赵秀月一脸莞尔地取笑着,边拉着她走进沙龙,边为她介绍:“这家美发沙龙在台北可是鼎鼎有名的呢,设计师清一色全是男生,个个俊朗帅气还拥有一手好功夫,到这儿来消费的大都是女人,这里采会员制,要进来可不容易。要不是新阳那小于常常警告我不许把你带坏了,我早该带你到处去见识见识厂她在外甥女耳旁又咬了句,对于外甥没将她这个小阿姨放在眼里颇有怨育。

    走进店里,坐在柜台前一位美丽的小姐,一看见她们便立刻站了起来。“您好,需要我为您服务吗?”声音如人一般甜美。赵秀月将宋新雨轻推向前,回道:“我是这里的会员,这位小姐想要洗发护发。”

    “请问您有预约吗?”

    “没有,因为是临时决定,所以没有约。”

    柜台小姐露出一脸抱歉:“那可能要麻烦您先预约,设计师们的客人都已经排满档了。”

    “不能通融一下吗?”

    “很抱歉。”柜台小姐口气温柔但坚定地拒绝。就在此时,一名身长高挺的男子缓步踱了过来。

    “Sandy,有什么问题吗?”男子低沉的嗓音十分悦耳动听。“江先生,这两位客人没有预约。”柜台小姐据实以告。

    赵秀月一看见来人,马上绽开一脸欣喜的笑:“小江,你来得正好,不能给我一个方便吗?”

    男子转过身面向她们,宋新雨这才看清楚他的长相。

    眼前的男子有一张十分性格的脸庞,深邃的五官优雅中带着隐隐的霸气与狂放,浓眉下的双眼像只美洲豹般犀利且充满自信,结实挺拔的身材可媲美伸展台上的男模特儿而丝毫不逊色。

    “赵姐,你是老主顾了,怎么还会忘了这边的规矩?”江长风唇角轻勾,露出一抹充满男性魅力的微笑。

    “喂,我今天可是替你带来一个新客户,要不要做这桩生意,你自己决定。”赵秀月皮皮笑道。

    江长风将视线移至宋新雨身上,深黝的黑眸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这位小姐是……”

    “这是我外甥女,宋新雨。”赵秀月将新雨拉到自己身边,替两人介绍。“新雨,他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这家沙龙的老板,江长风先生。”

    “江先生,你好。”

    基于职业性的本能,宋新雨先是朝对方弯唇一笑,甜甜的梨涡随着她的笑容隐隐而现。接着,从皮包里取出自己的名片递给江长风。.

    “江先生若有任何需要,我可以随时为您服务,还请多多指教。”江长风接过她的名片。宋新雨,人如其名,清新如雨露,笑起来眉梢眼底尽是和煦春风,一点保险经纪人的精明干练也无,他几乎要以为她人错行了。

    刚才她一走进来,他便注意到了,她正是早上那位跑错车子的小姐。他很少对一个女人的印象如此深刻,尤其他们还只见过一次面而已。但是,她那头柔如棉絮的长发和一双水般清澄毫无防备的杏眼,让他一眼就把她给认了出来,但显然地,她并没有认出他。

    “宋小姐,真是可惜,你阿姨没告诉你,她已经从我这里骗走了多少张保单吗?”江长风调侃地笑道。赵秀月白了他一眼,回敬道:“还说呢,我可是一点便宜也没占到,这里一张会员卡足足花掉我两个月的薪水哩!”听了小阿姨的话,宋新雨不由得微微瞠大了眼,能够花掉小阿姨两个月的薪水,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礼尚往来嘛!”江长风朝宋新雨眨眨眼。宋新雨忍不住轻笑出声,看不出来这酷帅的男人还挺有幽默感的。

    “言归正传,你能不能破个例,拨出个人手,为我们家新雨服务一下?”赵秀月挑眉斜睨着他。

    江长风低头沉吟半晌,皱着眉头,看似好生为难:“今天的case都排满了,实在没有多余的人手,不过……”他刻意拉长了尾音。“不过怎样?”赵秀月双臂交握置于胸前。

    江长风耸耸肩;“我今天刚好休假,没排任何case,宋小姐不介意的话,就让我为你服务吧。”看来提早结束掉那个无聊的约会是对的,让他有机会再度抚触到早上从他掌心溜逝的如云发瀑。

    闻言,赵秀月惊喜地睁大了眼,忙不迭直点头。

    “我们一点也不介意!”说完,她转而一脸兴奋地靠在宋新雨耳边咬舌:“新雨,你可真幸运,多少女人排队等着小江为她们服务都还等不到呢,没想到你轻易地就拥有了这么难得的机会!”

    “小阿姨,我只不过是洗个头而已,用不着大师傅出马吧?”宋新雨一头雾水地喃喃。一般洗头不都是学徒或小妹的工作吗?

    “宋小姐,我们这里和别处不一样。”江长风微笑地为她说明:“不管是洗发、护发或剪发、烫发,全由专业设计师负责到底,全程讲究一流的品质,让顾客确实感受到被全心呵护照顾的喜悦和满足。”

    “是啊,新雨,你好好享受体会一下,我到会员招待区等你。”赵秀月丢下话后,径自走向放有书报杂志的招待区。

    “小阿姨……”

    宋新雨有些手足无措地望着她离去的背影,要她让一个陌生男子帮她洗头发,感觉实在有些怪怪的,她从不曾有过这样的经验,小阳虽然是男的,可毕竟是自己的弟弟,还不会觉得怎样,但换成别的男人……总觉得好像太过亲昵了!

    唉!她承认自己很保守,早知道是这种情形,她说什么也不敢来了。

    “宋小姐,请跟我来。”江长风向她点头示意。

    无可奈何地,宋新雨只好乖乖跟在他身后。

    ※※※※※※※※※

    哇哇!这里的设计师果然清一色全是男人,而且还是各有特色的美男子!

    跟在江长风后头的宋新雨,啧啧称奇地张大了眼瞧着所经之处穿着时尚、流行,外表帅气迷人的设计师们,同时也感受到几道从镜面后反射回来的微带着好奇的眼光,有些女客人甚至还特地转过头看着她……不知道是不是她神经过敏,她怎么觉得她们的眼光不太友善……有点可怕哩!

    来到自己专属的工作台,江长风朝宋新雨摆出“请”的手势。

    坐上舒适的座椅后,她有些紧张地瞧着正前方镜子里自己的影像。

    仿佛看出她的紧张,他似笑非笑地瞅着镜子里的她,说:“放轻松点,我应该不至于让你感到害怕吧?”

    一边说着,他在她颈肩处系上干净的毛巾,然后洗净自己的双手,跟着倒了一些精油在手心里用两掌相互搓揉,最后以指轻轻贴上她的太阳穴,开始按摩她的头部。

    修长的手指配合掌心的力道,缓缓地移动按揉着,精油的味道爽冽沁人,随着他的揉压舒缓着紧绷的经络和穴道,宋新雨不得不承认他的技巧真是好得没话说,因为她已经舒服得几乎想闭上眼睡觉了。

    “舒服吗?”江长风的声音在她耳旁低柔地响起,大掌移至她的颈后,力道适中地揉捏着。

    原来男人的手也可以这么地温柔、体贴!

    宋新雨轻轻点头,不自觉地合上眼感受着,卷翘的长睫微微颤动,唇边还隐隐漾着一抹笑,梨涡若隐若现,纯净甜美的满足表情全落进江长风深邃的眸底。

    近看之下,她的皮肤细嫩白净得仿若掐得出水似,她是他见过唯一没化妆,只轻点唇膏的女子。不知道为什么,他对她的印象特别好,或许是她的笑容吧;又或许是她身上有一股揉合小女孩与成熟女人的特殊气质?她的清新与恬适,是围绕在他身旁的女人中少有的。

    像她这么美丽又特殊的女子,应该拥有许多追求者吧,尤其她还从事保险经纪人的工作,围绕在她身旁的狂蜂浪蝶想必不少!想到这里,江长风不自觉地轻拢眉峰,他脑海里主动浮上一幅画面——

    甜美可人的小红帽被一群垂涎不已的大野狼团团包围着……然后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莫名地涌上他心头。

    意识到自己过于发达的想像力,他不禁哂然一笑。结束按摩之后,他从架上取下洗发精,开始进行洗发的动作。

    一边在她头上搓着泡泡,他以闲聊的口气问:“宋小姐平时怎么保养这一头长发?”

    宋新雨愣了一下。她哪有做什么保养?

    “我只是像一般人一样,洗发、润发,没特别做什么保养。”她老实回答。“你的头发很特别也很美丽,像棉絮一样轻软,微微蓬松,让人忍不住想摸摸它。”

    “你的意思是它像棉花糖一样。”宋新雨轻皱了下小巧的俏鼻,忆起在长城贸易公司被两个小鬼头恣意“蹂躏”的不愉快。“棉花糖……嗯,很特别也很贴切的形容。”他微笑地望着镜中她那可爱的皱鼻表情。“看你的样子,你好像并不喜欢棉花糖?”

    “是啊……”她无力地垮下肩,苦着脸道:“当你的头发被两个小顽皮鬼当成棉花糖似的又抓又揉又啃,你会希望这世界上从来没出现过棉花糖这种东西。”

    她的话让江长风不由得大笑出声,低沉浑亮的笑声让其他人莫不惊讶地转头望向他们。

    “有那么好笑吗?”宋新雨满脸通红地抗议。“你的头发如果充满了乖乖、糖果、海苔的味道,还有小孩子的口水,我相信你一定笑不出来!”

    “很抱歉,我并没有恶意。”他温柔地安抚她。“事实上,我很喜欢你的头发,真的很美。”

    “喔……”被他这么一赞,她反倒不好意思了。

    “宋小姐,我们准备冲水了。”

    江长风指示她移驾左侧冲水台座椅上,等她就位后,他开启水龙头,调节好适当的水温,而后缓缓地冲洗着宋新雨沾满泡沫的长发。

    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到目前为止,宋新雨觉得让陌生男人洗头并没有她想像中那么尴尬奇怪,然而,当江长风的指腹轻轻搓洗她的耳朵时,她整个人几乎弹跳了起来!

    “怎么了?”像是看出她的不对劲,他探头关心地问。

    宋新雨只能以摇头回应,事实上,她觉得如坐针毡。她从不知道自己的耳朵这么敏感,只不过是轻轻地揉搓、碰触,她便觉得麻痒难耐,宛如有一把火在她耳际烧灼着,她可以感觉到全身的血液仿佛都集中到她的耳朵了。不自觉地,她的呼吸微微急促了起来,他的每一下碰触都鲜明地触动了她的感官知觉,而她只能咬紧牙根忍着,在心里祈祷这样的“折磨”赶快结束。

    但显然地,江长风是个很仔细的人,温柔的长指来回抚触揉洗,总无可避免地滑过她粉嫩的耳珠,更甚而滑至她耳下一样敏感的颈部肌肤。

    一簇簇火苗随着他指间的游移一一点燃,并以最迅疾的速度燎原。宋新雨懊恼又无措地感觉到自己的脸热烫得几乎可以煎蛋了,无须照镜子,她已经可以料见那红得不像话的脸蛋,想必他一定也发现了,此时此刻,她羞恼得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江长风毕竟不是迟钝的人,她耳上及脸上的明显红晕让他明白了究竟是怎么回事。那瑰红的色泽与无措的神情,显示出她的青涩与稚嫩,她正如她外表给人的感觉,纯然得不知道该如何掩饰敏感地带因他的抚触而起的反应。

    只是一个小小的、不经意的碰触,就能让她满脸臊红,可想而知,她对男女之间亲密的行为所知不多,甚且可说是一点经验也无。

    他既新奇又莞尔地看着那片晕红一路蔓延至她耳根及白嫩的颈项,这么青涩而直接的反应竟莫名地牵引出他内心深处不曾显露的柔软情感,让他不自觉一而再、再而三地轻揉慢捻她细嫩敏感的耳廓。

    够了!住手!再这样下去,我的耳朵跟脸蛋都要着火啦!

    宋新雨在心里呐喊着,浑然不觉自己已经脱口喊出,众人的眼睛又不约而同地望向他们。

    “就快好了。”江长风强忍住笑意回了她一句,性感的唇角却仍是控制不住地往上扬。

    宋新雨猛然睁开眼,向上瞠视着他,小心翼翼地问:“我刚刚……有不小心……说了什么吗?”

    江长风忍不住想逗逗她:“没什么,你只是说你的耳朵跟脸蛋快要着火了,很抱歉,这是我的疏忽。”

    宋新雨先是瞪大了眼,跟着伸出双掌捂住脸哀号:“哇哇哇,我竟然说出来了……噢!天哪!”她怎么还有脸和他面对面?这次她真的糗毙了!

    她的反应让江长风又是一愣,随即逸出一串低沉的轻笑声。她真是太可爱大有趣了!这样的女孩他头一次遇到,他对她更加好奇也更感兴趣了。

    “你脸红的时候很可爱、很迷人。”他在她耳旁柔声安抚,这句话却也是他的肺腑之言,不是没看过女人脸红的样子,她却是头一个让他看得入迷的人。

    “你可不可以当我没说过那些话?”并拢的十指微微松开一个缝,她觑着他小小声地要求道。

    江长风皱了一下眉头,而后一本正经地点头。他若不答应她,恐怕她真会一直捂着脸直到走出这里。

    得到了他的允诺,宋新雨这才放下手。

    然而,接下来的步骤,她始终低垂着眼不敢与镜中的他对视。

    ※※※※※※※※※

    做完最后护发的动作后,江长风替宋新雨稍微修剪一下发型,更加衬托出她小巧精致的鹅蛋脸。

    完成后,两人来到柜台处,赵秀月已等在那儿。

    “新雨,让江大设计师伺候的感觉如何?”

    赵秀月好奇的问话让宋新雨一阵脸红,她赶紧低下头去,看也不敢看江长风一眼,匆匆丢下了句:“我想去洗手间一下。”跟着像逃难似的跑步离开。

    “奇怪了,她怎么突然脸红了?”赵秀月疑惑地盯着她离去的背影。

    江长风只是一脸莫测高深地淡笑着,并不回应她的问题。

    待赵秀月拿出会员卡准备结账时,江长风开口了:“不必付账,这一次是免费服务。”

    赵秀月讶异地挑高一眉。他从不曾给过免费的优待,她可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能让他这么做的原因绝对不可能是因为她!正想开口问他时,却又见他向柜台小姐拿了一张价值不菲的会员卡。

    江长风在会员卡上亲笔签下他的名字,而后递给赵秀月。

    “这是干什么?”她朝他抬了抬眼。“我们家新雨可没本事买下你这张昂贵的会员卡。”

    “这是我送给她的。”江长风笑纹浅露。

    这下可非同小可了!

    赵秀月毫不掩饰地露出精明防备的眼光:“好大的手笔呀!你该不是想追我们家新雨吧?”

    江长风也不否认,唇边的笑痕更深了些,直接问她:“如何?给不给追?”

    赵秀月定定看着他好一会儿,而后扬唇轻笑:“算你识相,还知道要问过我这个做阿姨的。”

    “那么,你的意思是……”他承接她的注视,执意索求她的回复。

    “你是认真的吗?”赵秀月开门见山地问。虽然她对他的评价颇高,但心里也很清楚,他是一个各方面条件都很优秀的男人,无疑地身边必定环绕着许多爱慕他、追求他的女人,这样的男人,总不免让人放心不下,他若只是想尝鲜玩玩,那就什么都不必谈了!

    “我想追求她是认真的,但是……”他无畏地迎视她倏然凌厉的眸光。“能不能开花结果不单只是我一个人的问题,同样地,她也要能抓住我的心,我并不是一个害怕给承诺的人,只要那个女人是我想要的,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赵秀月眼里闪过一抹激赏,他果然没让她看走眼,自信却不自大,诚实而又直接,这样的男人值得信赖,新雨是该交个男朋友了,而眼前的江长风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对象。

    “你要追求新雨,我不反对。”她扬高眉梢,唇边淡露浅笑。“但你得答应我两件事,第一件事,当你一发现新雨并不适合你时,请你尽早表明,我不希望她受到太大的伤害;第二件事,在你还不能肯定她就是你要的女人之前,请你节制你的‘行为’——你应该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江长风挑了一下眉:“牵牵小手、亲亲小嘴应该不在此限g巴?”

    “你说呢?”赵秀月将问题丢回给他。“想要牵牵小手、亲亲小嘴,也得凭你的本事。”

    开玩笑,她家新雨可也不是什么庸脂俗粉,想追求她的人多如过江之鲫,要不是她这个做阿姨的在旁严格把关,他要打败的对手可多着呢!

    “OK,这两件事我都可以做到。”他咧嘴一笑。“现在你可以收下这张会员卡了吧?”

    赵秀月满意地睨了他一眼,取笑道;“想追女孩子,是该做些投资,这张卡你可送得一点也不冤枉!不过……你不会每追一个女孩子,就送上一张卡吧?”

    江长风是聪明人,怎会听不出她言下的试探之意?

    “这是自我创业以来,送出去的第一张卡。”他不介意让她知道。

    事实上,做出这样的举动,他自己也颇感讶异,就凭着一股想再看到宋新雨的想望,他愿意拿一张数十万元的会员卡当钓饵。

    他话才说完,赵秀月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接起电话后没多久,她微微蹙眉,跟着很快收了线,看着他说:“我得走了,新雨已经在楼下等我……真奇怪,不是上洗手间吗,怎么跑到楼下去了?”

    江长风立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想必宋新雨是不好意思再面对他。一个从事保险业务工作的人竟然这么害羞,还真是有趣!

    送走了赵秀月之后,他一转身便看见他的好友兼合伙人李培修倚着柜台吊着眉梢,一脸好奇兼不以为然地盯着他瞧。

    “你是哪根神经有问题?凭你的条件还需要用这种方法泡妞吗?”李培修长相斯文俊秀,颇有东洋美形男子之风。

    “你放心,那张卡费就从我的红利里头扣除。”江长风走过他身旁,准备回到自己的休息室。

    “那是当然厂李培修毫不客气地回了一句,一边紧紧跟在他身后。

    进入江长风的休息室后,他一脸正经地看着他,忍不住又开口:“你该不会忘了自己的真正身份吧?已经有未婚妻的人,还花这么大手笔把妞厂

    听了这话,江长风微微沉下脸。

    “那个未婚妻是他们帮我决定的,与我无关!”

    一听到他这么冷漠的口气,李培修就没辙。“那你好歹跟家人说清楚啊,老是躲着他们也不是办法。”

    “躲?我哪有那个闲工夫啊!”江长风抬高一眉睨了他一眼:“下个月楼下的咖啡专卖店就要开张了,很多事情等着我处理,我实在没时间理会他们。”

    “好好好,我说不过你厂李培修举双手投降。“我只想告诉你,今天早上你大哥来店里找过你,他请你有空的话回家一趟。”

    江长风沉默了一会儿:“等我有空再说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