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姐逗情 第一章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清晨,台北市郊,一栋旧式公寓住宅里,在一片宁静中忽地响起一连串惊人的起床号——

    “CooDmorning!Goodmorning……”

    “起床了!起床了……”

    “喔嗨唷勾喳咿嘛嘶……”

    三个不同造型、不同语言的闹钟齐声共鸣,闹热滚滚,声音直达云霄,将窗外电线杆的一群麻雀惊得忙拍翅飞逃。

    跟着,上上下下的邻居也起了一阵骚动,几个睡眼惺忪的邻人照例打开窗户,探出头来,喃喃抱怨了几句,却不见有丝毫实际抗议的举动,仿佛也很习惯了。

    然而,最应该清醒的人却仍然无动于衷地缩在被窝里酣眠,显然,这浩浩荡荡的三重奏起床号,对于房里的梦中人根本起不了作用!

    惊天动地的起床号正准备演奏第二回时,便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厨房一路响过来。

    “该死的臭老姐,每次都这样!”

    随着一串气急的咒骂声,一名年约二十岁的青年男子,身系围裙、手持锅铲,忿忿地冲进噪音的发源地。

    像拍打令人憎厌的苍蝇似的,宋新阳大掌连三挥——啪!啪!啪!

    屋里瞬即回归宁静,而后怒转过身,一把掀开薄被——

    “喔……”原本怒气勃发的脸,在视线触及被下那张酣甜的睡颜时,瞬间转换,化成柔情万千。白嫩嫩的脸蛋、长长卷翘的睫毛、长发如云地散覆在雪白的枕头上……这一幅画面,他不知道看过了多少次,却怎么也看不厌……然而,天杀的!眼前这个占据他所有注意力的女人却是他的姐姐!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亦或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他——身为人弟,竟对和自己有着血缘关系的亲姐姐有着不寻常的感情!不!他绝对不承认自己是变态!

    一如以往,每次思及这个无解的问题时,他就变得烦躁而怨恨,一股郁卒之气理所当然地朝床上那酣眠无知的睡美人发作——就见他缓缓眯起眼来,唇边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的冷笑,而后伸出空着的那一手,紧紧捏住床上人儿小巧的俏鼻!酣甜的睡颜终于有了反应,先是秀致的弯眉皱了几皱,跟着长睫颤动了数下,而后开始甩起脸来。

    然而,不管她再怎么努力,仍然摆脱不掉鼻子上那令人窒息的压迫感。”一、二、三……”宋新阳凉凉地喊着数,微挑起一眉,好整以暇地等着看床上人儿能忍到何时。

    才数到五,长睫倏然一掀,一双美丽的大眼成斗鸡状地盯着鼻前的魔指,一边还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醒了吗?”宋新阳慢悠悠地问。

    宋新雨可怜兮兮地点着头。

    钳住她鼻端的指这才松开,他站起身,手持锅铲指着她道:“赶快去刷牙洗脸,和我一起吃早餐!”

    宋新雨摸摸红通通的俏鼻,偷瞥了一眼床头上的闹钟,忍不住喃喃抱怨:“现在才六点半耶,我不必……”

    一道杀人似的眼光朝她直射而来,在那道眼光的淫威之下,她乖乖地咽下来到喉头的话。

    “十分钟后餐桌上见。”宋新阳眯着眼朝她撂下话语后,才离开房间。

    他走后,宋新雨颓丧地吁了一口气,怨叹自己怎么这么歹命,平常每天都要提早起床配合小弟的上课时间好陪他吃早餐;现在好不容易他放暑假了,竟然又找了一份在魔鬼补习班当班导师的工作,于是,她的苦难继续上演。

    其实弟弟的手艺很不错,但是睡眠对她而言比吃更宝贵呀!

    抱怨归抱怨,她仍是不敢怠慢地下床梳洗,一边盘算着等小弟出门上课后,她还要再上床窝一下,反正今天公司十点才开早会,时间还充裕得很。

    十分钟后,宋新雨穿着睡衣、趿着拖鞋,准时出现在餐桌旁。属于她的位置上,已摆上一份香喷喷的美味早餐和一杯牛奶。

    看了一眼瓷盘中央黄澄澄的半熟荷包蛋,她不自觉地轻蹙起眉头,还没开口说半句话,宋新阳已挑起一眉,斜睨着她道:

    “我会盯着你把那颗蛋吃下去。”在他的虎目注视下,宋新雨只得苦着一张脸,勉强将自己最惧怕的食物给三两下直接咽进肚子里——

    “咳、咳咳……”许是吃得太急太快了,不小心呛了下,一张脸蛋瞬即咳得满脸通红。宋新阳浓眉凝皱,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她身边,轻轻拍打她的背替她顺气,一边拿起牛奶杯,送至她嘴边,喂她喝了一口。待急促的咳声歇止了些,他放软声音道:“好些了吧?谁教你吃得那么急!”宋新雨抬起脸,睁着一双微带泪光的莹然大眼瞅着他,可怜兮兮地控诉:

    “你明知道我最怕吃这种半生不熟的荷包蛋了,还硬要逼我吃!”

    “那是为你好!”他的声音有些僵硬不自然。“谁教你嗜睡,三餐又不正常,再加上挑食,总有一天会把身体搞垮!”哼!也不想想他这是为谁辛苦为谁忙啊!强逼她每天早上一定要准时起床陪他吃早餐,一方面固然是为了自己的私心,他们姐弟俩每天相处的时间实在有限;一方面却是为了她的健康着想。

    从事保险工作的她,三餐常常无法定时定量,还因此闹过胃出血,差点吓死他了,自从有了那一次的经验,他说什么都要她吃完早餐再出门;而且只要他在家,必定亲自下厨,为两人调配烹煮营养又美味的餐点,他可是为了她在厨艺方面下了不少功夫!

    “我的胃现在已经好很多了!”她小小声地抗辩。

    宋新阳不以为然地睐了她一眼,淡淡道:“慢慢吃,别再噎着了。”

    说完,他回到自己的位子上,继续吃早餐。

    宋新雨一边嚼着起司片,一边盯着他瞧。什么时候那个小她五岁,总爱黏着她的小弟已经变成一个大人了?他的肩变宽了,身量也高出她一个头来,不仅体格上有了惊人的变化,就连心智上也突进了不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家事全是他在打理;更教人汗颜的是,本来应该照顾他的她,现在反而成了那个被照顾的人!

    “小阳,真不好意思,每天都麻烦你帮我做早餐。”她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做姐姐的好失职。“其实,应该是姐姐做给你吃才对。”

    宋新阳头也没抬地:“一点也不麻烦,我自个儿也要吃啊。”

    “小阳,改天换姐姐做给你吃好不好?”她心血来潮地接着道。,

    闻言,宋新阳停下用餐的动作,抬起一边眉毛睨着她,很不给面子地回道:

    “老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的排便顺畅得很,还不需要你来帮我促进消化。”

    “喂,你很瞧不起人喔!”宋新雨嘟着嘴抗议。“今非昔比嘛!你不让我试试看,怎么知道我没有进步?”

    “谢了!厨房的事还是我来就好了。”他斩钉截铁地拒绝。

    犹记得他初一那一年,她首次下厨做饭给他吃,谁知过程中惨叫连连,最后端出几样乌漆抹黑搞不清楚是什么东西的菜色来,卖相差也就罢了,吃起来更是可怕,简直教人难以下咽!

    然而,最教人惊心动魄的是,她脸上、手上被油渍喷溅得点点红斑,有的还起了泡,让人看了……实在好心疼!

    从那时候开始,他就不再让她进厨房,心想男孩子皮粗肉厚,被油喷伤了也无所谓,没想到却因此发现自己还颇有做菜方面的天份,几年下来,他已经习惯下厨为两人做饭菜了。

    “你的厨艺实在令人不敢恭维,别浪费时间了。”他又补上一句,好让她彻底死心。

    “讲这样……”宋新雨一脸丧气地咕哝着。“姐姐只是想为你做一点事嘛,你白天要工作,晚上兼家教,还要做家事煮饭菜,实在太辛苦了,我心里过意不去嘛!”

    “你放心,我身体很强壮,一点也不觉得辛苦。”他喝了一口牛奶。“倒是你,常常东奔西跑,还要时常接触一些三教九流的人,自己要当心一点。”

    老姐算得上是个美人,承继了母亲窈窕纤细的身段,和明丽动人的五官,学生时代就吸引了一拖拉库的追求者,要不是有他严格把关,加上她自己对男女情事的迟钝和后知后觉,只怕她早就被迫走了!依他的眼光看来,到现在都还没有一个男人配得上她!尤其是那些她因为工作上得时常接触的男人们,个个不安好心眼,不是花花公于,就是有钱的中年男人想来个金屋藏娇,所幸还有秀月阿姨在一旁照看着。秀月阿姨是她的直属上司,历练多、手腕也精明伶俐,绝不会让老姐被人占便宜,要不是因为这样,他才不会同意让老姐从事这方面的工作。话说回来,他实在很怀疑像老姐这么单纯又带点傻气的人,竟然能胜任保险经纪人的工作,她离那种精明干练又能言善道的女强人形象可差得远了!对于他的叨念,宋新雨实在又好气又好笑。“知道了,这些话你天天讲,我都背起来了。”忍不住嗔他一眼。“你年纪轻轻,就像个老头子般,这样怎么交得到女朋友啊?”宋新阳无所谓地耸耸肩:“目前我并没有交女朋友的打算,等你嫁人了再说吧!”

    “哇,那我可要赶紧找对象了,否则耽误了你交女朋友岂不罪过!”她半开玩笑地说着。宋新阳听了这些话,心里却是老大不高兴。“你急什么急?我又没催你!”

    “谁说不该急?如果我一辈子嫁不出去,你岂不是也交不成女朋友,不行!这太糟糕了!”她煞有介事地皱眉思索着。

    “如果你一辈子没嫁,那我就不娶,陪你一辈子好了!”他淡定地回了句,眼色却是黯了些许。

    “那怎么行!”宋新雨瞪大眼道:“怎么可以因为我而妨碍了你的幸福?就冲着你这句话,老姐会努力把自己推销出去,你也要好好努力,知道吗?”

    “咚”地一声,宋新阳沉着脸将手中空了的玻璃杯往桌上使力一放,跟着站起身,抓起背包,往门外直直走去。

    “小阳?”她有些纳闷地唤了一声,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拉下脸,看起来很不高兴的样子。

    “我要去补习班了。”硬梆梆地丢下一句话,他径自打开大门跨了出去,很快又将大门给合上。她刚刚有说错了什么话吗?宋新雨愣愣地盯着合上的大门,双手只着下颔,蹙着眉苦苦思索着,本来不是还聊得好好的吗?苦思不得其解后,她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算了,少男的心事她实在捉摸不了,还是回被窝里补个眠吧!

    ※※※※※※※※※

    没想到这一补眠,竟然睡过了头!

    匆匆换好衣服,将长发梳理几下,放任它垂在肩背后,宋新雨抓起手提电脑和公事包便往外冲。

    “可恶,是哪个乌龟王八蛋乱停车的!”在看见自己的爱车被人前后并排堵住,无法上路时,她又急又气地咒骂了声。

    就在她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时,手机铃声恰好于此时响起。

    从包包里掏出手机,按下通话键,那头随即传来她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新雨,你现在还在床上吗?如果你还在床上,那你就完蛋了!”

    精明干练的中年女声不急不徐地,然而,最后那一句话却像是说得咬牙切齿,让这头的人不由得感受到一阵森森寒气。

    宋新雨赶紧将自己的困境说出来,当然,回床补眠的事自动跳过不谈。电话那头虽然是自己的小阿姨,可也是她的顶头上司,做事一向公私分明,她可不想挨她一顿好骂。

    “那好,你在公寓楼下等我,我过去接你,我们直接到‘长城贸易公司’和老板谈职员团保的事!”

    赵秀月简洁伶俐地下达指令,话一说完便马上收线。

    约莫过了十五分钟,一辆银白色的BMW一她面前“滋”地一声顿止下来,车窗摇下,探出一张修饰完美、架着墨镜的美丽脸庞。赵秀月是个四十多岁的单身贵族,崇尚不婚主义,在工作领域上拥有自己一片辉煌的天地。身为保险公司区经理的她仍热中于工作的挑战,然而,工作之余,却也从不亏待自己。她的思想和观念都很开放前卫,所以,虽然身为宋新雨姐弟的监护人,她却不曾对他们有过任何约束,更不曾将自己视为老母鸡般成天绕着他们打转。也因此,她和宋新雨姐弟俩之间的相处是比较偏向于朋友,而不是长辈对晚辈的权威关系。

    “上车!”没有多余的话语,修饰完好的眉形轻轻往上一勾,宋新雨赶紧坐上驾驶座旁的座位。重新将车子开上路后,赵秀月瞟了她一眼,问:“吃早餐了吗?”宋新雨点点头:“小阳做的爱心早餐,不吃他会翻脸。”

    “现在像小阳这样的男孩子实在不多了。”赵秀月若有所思地看她一眼:“家事一把罩,还会进厨房做菜,我怎么看,都是他照顾你比较多。”

    “唉,这我自己也知道啊。”宋新雨有些惭愧地叹了口气。“小阳成熟又懂事,一点也不像小我五岁的样子,我这个做姐姐的反倒像是妹妹。”

    “小阳很宠你。”赵秀月忽地冒出一句话来。

    “是呀。”宋新雨不好意思地搔搔头。“他什么都帮我做得好好的,虽然那张嘴老爱损我,但他其实是个很窝心又很体贴的弟弟。”

    “新雨,你和小阳之间的姐弟感情会不会太过亲密了?”赵秀月状似漫不经心地随口问了句。

    “会吗?”宋新雨黑白分明的眼转了一圈,唇边漾着一抹笑。”别人家应该也是这样吧?可能是我和小阳从小相依为命,他黏我黏惯了,才会让小阿姨你有这种感觉吧。”

    赵秀月侧首看了她好一会儿,哂然道:“真不知道该说你是迟钝还是迷糊,你们姐弟俩的个性完全不同。”

    宋新雨眨眨眼,似乎正想着小阿姨的话意。

    可是没等宋新雨弄懂她这句话的意思,赵秀月又接着道:“新雨,你已经二十五岁了,早该有自己的生活交际空间;小阳也一样,都已经是个大学生了,交友圈应该扩大些,你们姐弟俩都该拥有各自的生活圈才是。”宋新雨赞同地直点头:

    “我也是这么跟小阳说的啊,可他说他对交女朋友还有社团活动什么的一点兴趣也没有……小阿姨,怎么小阳一点也不像他那个年纪的男孩子?我还真有点替他担心呢!”墨镜后的双眸浮上一抹洞悉与练达,描绘精细的唇形,微微勾起一弧笑,淡淡地抛下了句:

    “你赶紧去交个男朋友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

    小阳的问题跟她交男朋友有什么关系呢?

    从方才思索到现在,宋新雨仍是弄不懂小阿姨说那句话的意思。

    车子忽然在一家便利商店前停下,赵秀月转过头朝她吩咐道:

    “新雨,麻烦你下车进去买个伴手礼,小孩子爱吃的东西就行,顺便帮我买一瓶鲜奶,尽量快一点,我们和长城吴老板约的时间快到了。”

    宋新雨飞快地回神过来,抓起包包打开车门,朝便利商店门口走去。

    采买完毕结完账后,她左手提着东西,右肩挂着皮包,来到自动门前,一个不留神,和迎面走进店里的一位小姐擦撞了下。

    “对不起!”

    她赶紧抬头赔不是,一股浓郁的香水味瞬间冲鼻而人,强忍住想打喷嚏的感觉,她绽出一朵抱歉的微笑迎向对方,却迎上一张带着墨镜、装扮过度,表情明显不悦的美丽脸庞。

    女子穿着时髦而鲜丽,轻哼了声,而后撇过头像一只高贵的孔雀,昂首步人店里。

    宋新雨无所谓地耸耸肩,赶时间要紧,提着东西三步并两步直直走向店门前阳光底下那闪着银白光辉的BMW。

    外头的阳光实在亮得刺眼,让人难受,她空出一手打开车门,快速地钻了进去,头也没抬地径自整理手边的东西,安置妥当后,她取出鲜奶和吸管往旁一递:“喏,你的鲜奶。”

    伸出去的手悬置了半晌没有回应,她纳闷地抬起头往旁望去——

    霎时,她整个人像被点住了穴道似的呆愣住,横在眼前的竟是一张陌生的脸孔,同样戴着墨镜,但那显然是一张男人的脸,她看不到男子墨镜底下的表情,可从他微微上扬的唇角,她可以感觉得出他正在笑,而显然地,她正是让他发笑的原因。

    男子一手支着颐,一手随意地搭着方向盘,闲适地靠着车门侧坐着,神态潇洒不羁,似笑非笑地望着她,却是不发一语。

    在他的注视下,她缓缓地缩回手,而后悄悄地转动眼珠子,扫视车内一眼,终于,她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她,竟然跑错了车子!

    噢!为什么会发生这么糗的事?

    宋新雨窘得满脸通红,却还是硬着头皮朝男子尴尬一笑,讷讷道:“抱歉,跑错车子了。”

    一道完歉,她飞快地转过身抓起自己的东西,打开车门便往外冲,却教头皮上一阵冷不防的拉扯给痛得顿住身势,当她准备转过身一探究竟时,一道低沉中带着磁性的嗓音自她身后响起——

    “先别动,你的头发缠在皮椅缝里……别硬扯,这么美的头发扯坏了岂不可惜?让我帮你吧。”仿佛能预料她接下来的动作,男子适时地出声阻止。

    被他这么一喊,她不自觉地静止不动,乖乖地任由他帮她处理。

    修长的指抚上宋新雨柔细如丝的卷发,轻轻地将被缠住的发丝解下,古铜色的大掌还留恋不去地在她丝缎般的长发上抚顺着,墨镜下的眼瞳闪过一抹欣赏。

    “你有一头美丽的长发。”男性低醇的嗓音轻吐赞美的话语,在密闭的车内空间显得有些暧昧迷离。

    宋新雨先是一愣,而后赶紧推开车门,连声道谢都没说地疾步离去。

    男子望着如云的发自手中溜逝,眸光轻漾一丝可惜,敞开的车门随即步人一名戴着墨镜的时髦女子。

    “江长风,刚才那个女人是谁?她上你的车做什么?”女子一上车便嘟起嘴质询。方才离开的那个女人曾在店门口撞到她,长得还不错,她不免多心起来。

    江长风耸耸肩:“一个不认识的女人,跑错车子了。”他还没遇过这么迷糊的女人,现在想起来还真好笑。

    “只是这样吗?”时髦女子一脸不相信地看着他。“那为什么你刚刚还瞧着人家的背影不放?”

    “因为她有一头漂亮的长发。”

    他毫不掩饰的欣赏语气让女子不免有些吃味。

    “拜托,今天你休假耶,能不能把你的职业病给收起来?”时髦女子一脸娇嗔地抱怨着。“人家好不容易终于约到你,你还把注意力放在别的女人的头发上!”对于女子的抱怨,江长风只是轻挑了下眉。要不是她只要求看场电影、吃顿饭,他还真不想答应这个约会;女人的爱慕,对他而言,只代表着两个字——麻烦!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