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爱上你 第十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站在俞家大门外,朱天瑷深深地吸气吐气。

    抬起手看了一眼腕表,现在是晚上十点,他应该还没睡吧……一边想着,一边按下门铃。

    过了一会儿,一阵脚步声从里头传出,她觉得自己的心跳也跟着发出急促的声响。

    楼花铁门打开后,探出的是俞熙阳微显疲困的脸庞。

    “小暖,是你呀,沈爷爷的状况还好吧?”俞熙阳立即关心地问道,一边侧过身让她走进屋子。

    朱天瑷微笑地点头回应:“外公的情况好多了,刚刚才睡着呢。”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走进客厅。她不经意地瞥见大门玄关处摆着一双高跟鞋,时髦的样式看起来不像是俞奶奶的鞋子,心想,应该是南薰姐的吧。

    一进人客厅,她的眼光下意识地绕了一圈。没看到俞照恩……他睡了吗?视线不自觉地瞟往二楼。

    俞熙阳眼尖地捕捉到她的目光,若他猜得没错,她应该是来找小恩的,心底忍不住又冒出一股作弄她的念头,整个人也精神了起来。

    发现俞熙阳正一脸兴味地瞧着她,她赶紧收回视线,不自在地问:“俞爷爷和俞奶奶睡了吧?”她本来不是要问这个的,可是心里一惊,说出口的话就变了个样。

    “哦……你这个时候过来,是要找我爷爷奶奶啊?”他故作惊讶地问。

    朱天瑷愣了一下,要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一张脸很快地红了起来。

    看到她这副模样,俞熙阳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偷笑。从小看她长大的他,没想到她也会有窘得说不出话来的时候,原来恋爱还真能改变一个人的性子哩!

    “他们两个老人家都睡了哟,你找他们有事吗?”他坏坏地继续逗着她。

    朱天瑷深吸了一口气,坦承道:“我不是来找俞爷爷和俞奶奶的……我、我找小恩……他睡了吗?”

    嗯嗯嗯……不错哟,有进步了嘛,女孩子还是坦率一点可爱。俞熙阳在心里点头赞赏。

    不过赞赏归赞赏,作弄她的念头可没那么快就打消,那可是他近来难得的乐趣哩!

    “你找小恩啊?那可伤脑筋了,他是还没睡啦,可是……他现在正忙着呢!”他故意暧昧地朝她眨眨眼。

    朱天瑷愣了一下,有些反应不过来他话中的含意,好一会儿后,她才回过神来。

    “俞大哥,你的意思是……”她疑惑地看着俞熙阳,等着他为她解答。

    俞熙阳刻意瞄了瞄二楼,以眼神向她示意道:“他呀,最近桃花朵朵开,正在楼上房间里招待女客呢。”这样说,会不会太过暧昧了?

    朱天瑷怔了一瞬,抬起手指向玄关处,愣愣地问:“那双鞋……不是南薰姐的吗?”

    俞熙阳郑重地摇头,“南有今天没空过来,那双鞋的主人是公司广告部门之花李小姐的,她就是今晚小恩的女客人,也是他头号的爱慕者。”

    听完他的话,朱天瑷的脸色骛地沉了下,一股酸溜溜的味道在心底迅速漫散开来,还狠狠地呛上她喉头。

    太不像话了吧!哪有人招待客人招待进自己房间里的?!而且还是个女客人!现在是晚上十点钟耶,这么晚了,一男一女在房间里做什么?

    朱天瑷怒气冲冲地想着,恨不得立即冲上楼阁进俞照恩房里问个清楚。但她终究没这么做,她的理智在最后一秒阻止了她的冲动;她不想让俞大哥和那个什么广告部门之花看她的笑话。

    俞熙阳忍着笑看着她忽红忽绿的脸色,他几乎以为她那呛辣的脾性就要发作,没想到她还真能沉得住气,他倒要看看她能够多久。

    出乎意料地,她像是极端沮丧地垂下肩,两眼还变得红红的,嘴巴抿得紧紧的,在他还来不及说些什么的时候,她忽地丢下一句:“我要回去了!”

    跟着,看也没看他一眼,像是和人赛跑似的,转身就冲出大门外……

    客厅里,俞熙阳愣愣地望着外头昏暗暗的院子,而后突然紧张起来——

    他,好像玩过火了哪,要是毁了小恩的幸福……那……

    可就糟了!

    ***

    回到自己房里的朱天瑷,既生气又难过地捶着抱枕发泄。

    可恶的俞照恩!她还以为他是个正人君子,没想到一遇到美女,就变了个样!

    她忿忿地咕吸着,他在她心中的评语一下子又变回原来那个“可恶的”俞照恩。

    但是……就这么算了吗?她还是好喜欢他呀,怎么办?

    也许……是那个什么花的自己自作多情,而且,两人同处一室,也不代表就一定会做出什么事呀!

    她如果这么容易就生气、放弃了他,那岂不是称了那些爱慕他的女人的心!

    朱天瑷一手撑着下颌,慢慢地眯起眼,寒着一张脸地沉吟着。

    哼!不管是谁在他房间里,客人总是要回家的吧,她决定先下手为强,等那个女人一走,哼哼……

    大家走着瞧吧!

    ***

    送走了李芳芹之后,俞照恩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他再怎么迟钝,也感觉得出来她的造访井不是单纯为了公事。

    好不容易地明示加暗示,才终于让她明白,他心里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他和她之间只可能存在单纯的同事情谊,不会再有其它了。

    只不过,经过这一番折腾,他宝贵的时间也因此耗去大半。

    原本今晚想过去看看小瑷,谁知道被李芳芹这么一耽搁,时间都晚了。这个时候,小瑷应该已经睡了吧?!

    虽然想见她的欲望非常强烈,但他又顾虑到这几天她一定很辛苦,他实在台不得干扰她的睡眠。

    回到房里,洗好澡、换好睡衣后,他倚着床头发着果。明明累了好几天的他,却不怎么想睡,脑壳里还能清晰地勾勒出心底时时刻刻念念不忘的人儿。

    叩、叩……房门外,突然传来几声轻敲。

    “小恩,你睡了吗?”俞熙阳将门推开一个缝,探进一张脸来。

    “大哥,有事吗?”俞照恩转过脸问道。

    “没没什么……”

    俞熙阳飞快地咧开一嘴笑,心里却暗暗苦恼着:他到底该不该把小瑷今晚过来找小恩的事告诉他?如果说了,小恩一定会生他的气吧?!可是不说,他又怕小恩的情事被他这么一揽和,又会变得天地黯淡、日月无光。

    “小恩……那个……呢……”几度欲言又止,他就是说不出口。唉!这就是爱玩的下场吧!

    在俞照恩皱着眉、疑惑地看着他时,他决定放弃挣扎,很没胆量地移开眼,撒谎道:“没事、没事……真的没什么事……你赶快睡吧!”

    说完,赶紧关上门,回房仟悔自己的罪过去了。

    俞熙阳离开后,俞照恩倒也不甚在意他怪异的行为,思绪又重新回到朱天瑷身上。

    忽然间,又传来一阵叩叩叩的敲击声,他直觉地瞧向房门口……没有动静。

    再凝神细听,声音好像不是出自房门外……而是……从落地窗前传来的。

    他愣了一瞬,不敢置信地发着呆;这样的经验,许久前也会发生过一次,只是……真的会是她吗?

    “小思,你睡了吗?我是小瑷!”

    随着压低的熟悉女声自窗外传进,他仿佛又回到多年前尝到初吻甜妙滋味的那一夜,也是他深陷情网的一夜。

    真的是她!

    用最快的速度跑至落地窗边,周的一声拉开窗帘,紧接着推开窗门,朱天瑷娇悄美丽的脸变立即映入他眼帘。

    怔怔地看着她走进他的房间,他忍不住问:“你、你又是爬树过来的吗?”

    她给他一个理所当然的表情,颇为洋洋得意地道:“这么多年没爬,没想到我的技术一点都没退步!”

    “你……”俞照恩又好气又好笑!她还是跟以前一样,都快吓掉他半条命了,她还得意地炫耀着自己的技术。

    嗯……他房间里一点其他女人的味道都没有。自走进他房里就开始东张西望,东闻闻、西嗅嗅的朱天瑷,在勘查过一番后,很满意地点点头。转过身一瞧见那张依然保存完好的欧洲罩顶式帘慢大床,她招呼也没打一声,就将自己抛进软绵绵的床铺里。

    “啊……好怀念啊……”她满足地低吟,“俞照恩,你都没想过要换掉这张床吗?”她好奇地问。

    俞照恩微笑地摇摇头,走到床边,道:“你这么喜欢这张床,我舍不得换掉。”况且,这张床还有他俩初吻的回忆,对他而言,具有特别且深刻的意义。

    他声音里的宠溺让她不由自主地坐起身望着他。

    “小恩……你、你还会生我的气吗?”她有些结巴地问。

    “生你什么气?”他不明所以地笑看着她。

    “呢……就是我心情不好的那一次……我对你说了很过分的话……”她难过地低下头,小小声地又道:“那时候你很生气……还说以后都不会再来找我了。”俞照恩随即明白她指的是哪一次,事实上,若不是她此刻提起,他还真的忘了。

    “小瑷,我并没有生气,只是感到非常难过。”他在她旁边坐下,柔声地说着他的感触。

    “我知道自己并不是你喜欢的类型.但是我想,只要我继续努力,总有一天你一定会明白我的心意。然而,当你说你最讨厌像我这样软弱温吞的男人时,我觉得我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被自己所爱的人讨厂,真的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但即使如此,我还是没办法生你的气,爱恋你那么多年了,对你的感情早已深得无法自拔。”

    他这一番话,让朱天瑷羞愧得忍不住掉眼泪。他的爱就像是一片温柔的大海,暖暖地包覆着她,而她却任性地践踏他的感情!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太任性了……”她声调硬咽地说着,一径地低垂着脸,“我不是存心要那么说的……我只是心情不好……才、才口不择言……”

    “我知道。”他轻柔地低哺了声,伸出一臂轻轻搂住她。“你从来都是嘴硬心软的。还记得高一那一年,你救了我的事吗?奶奶说你急得眼泪流个不停,还守着病床等我醒来。那时候我就知道,你有一颗最柔软最善良的心。经过那一次事件后,我发现自己更喜欢你了,却更盼望自己也能被你喜欢。”

    “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好!”朱天瑷猛摇着头,声音模糊不清地由嘴里滑出:“小时候,我老爱欺负你……我一直觉得你好像我父亲,所以常不自觉地排斥你、找你麻烦……直到那一天见了我父亲之后,我才明白你们两个一点都不像……我觉得自己真的好差劲幄!”

    “别这么说你自己!”他心疼地叹道,跟着一把将她抱上他的腿,双臂紧紧圈着她。“你在我心中永远都是最好的,不管是任性、耍赖、生气或开心,全都是你,我全都喜欢……”

    顿了顿,他忽地问她:“小瑷,你知道那一年,我为什么会决定离开这里去美国吗?”

    朱天瑷摇摇头,却忍不住抱怨:

    “那时候我觉得你好过分哟!说好要一直陪在我身边的,结果却跑到美国去……我很生气也很难过,可是还是在心里偷偷盼着你赶快回来,谁知道你又黄牛,一去就是八年!”

    她的告白让俞照恩惊喜地睁大了眼,不自觉地将她搂得更紧。

    “小瑷,我之所以决定去美国,是因为想让自己变得健康又强壮,我想成为你喜欢的那种雄赳赳气昂昂的男子汉,锻链自己有足够的能力保护你、给你幸福。”

    “真的吗?你没骗我?”她抬起脸,眼底泪光闪闪地瞅着他。

    俞照思轻抚着她的脸颊,唇角轻漾一抹温柔浅笑,柔声道:

    “当然是真的!若不是因为这样,我才舍不得丢下你一个人去美国;至于会一待就是八年,一方面是为了一博士学位,另一个原因则是——”

    他停顿了下,没有眼镜阻隔的如海似深眸,幽幽地停驻在她脸上。

    “是什么?”她在他深幽的眸光下哺哺地问。

    “因为我怕看到你冷漠的脸孔。”他低柔的嗓音带着一丝自嘲的况味,“你还记得那时候你很生气地说要跟我断交吗?还说你最讨厌我了……因为这些话,我到美国后难过了好多天,而且……我写给你的信你一封也没回。”

    “哎呀!那只是一时气话,你怎么当真了!”朱天瑷心急地辩白,“至于那个信……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寄到美国嘛!想问俞大哥又怕被他取笑……”她红着脸嘟着嘴道。

    “原来是我误会你了啊!”他温柔地笑了笑。“不过,那已经不重要了,我终究还是回来了……八年已经是我的极限,我渴望见到你,而且,我怕我再不回来,你会变成别人的。”

    他赤裸裸的情感告白,让她听在耳里,甜在心里,但她并没有沉浸在这样的喜悦里多久,想起今天过来找他的目的,她有些忐忑地看着他,问:

    “小恩……你真的没生我的气?”

    他笑着对她摇头,“那一天晚上,对你说完那些话,我回家后就后悔了,说什么不会再去打扰你,其实只是害怕又被你拒绝。”

    朱天级深感愧疚地紧抱着后,微微唤着声道:

    “我对你说了那么过分的话,你非但没有生我的气,还在外公出事时,帮了我那么多忙……现在想想,我真是个笨蛋。”

    “如果你是笨蛋,那爱上笨蛋的我不就是个傻子?”他发出低低的笑声,“笨蛋和傻子刚好凑成一对!”

    他的话,让她像被定住了身子似的,呆愣愣地望着他。

    她的反应让俞照思不觉尴尬了起来,“小瑷,你别在意我说的话……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罢了。”

    朱天瑷立即激动地猛摇着头,“你不是一厢惜愿……我喜欢你……我也喜欢你……好喜欢好喜欢……”抽抽红通通的鼻,喘了一口气后,她又接着道:“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只知道那么多天看不到你,我的心变得好空好难受,我讨厌那种感觉……”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他又惊又喜又难以置信地将她紧搂在自己胸前。“说出这种话,你这辈子都别想从我身边逃开了!”

    她又哭又笑地将脸埋进他胸膛里,“我才不怕呢!就算你想放开我,我也会死缠着你不放!”

    深嗅着他身上的男子气息,她在心里满足地轻叹,她怎么会以为他是一个软弱的人!他的心跳是那么地强而有力,他的怀抱是那么的安全而温暖,在这一刻,她深深地体悟到,即使历经狂风暴雨,他的双管仍然会牢牢地守护着她。

    “小瑷,你是认真的吗?”

    他的声音突然变得低哑,饱含着浓烈的情感。美梦成真固然惊喜,却也让他变得患得患失。

    她的回应是:自他胸前抬起头来,而后闭上眼,吻上他……

    初时一刹那的惊讶过后,紧接着却是焚烧的火焰,俞照恩的唇紧紧地贴着她,但要吻尽多年来压抑的情感。她的小手也在不知不觉间攀上他的脖子,将他拉近自己,学他那样大胆地回吻他……

    许久后,他才抬起头来,深途的眸底微闪着欲望的光辉。

    “我喜欢你的吻……”她双眼迷蒙地哺南道。“好奇怪……除了你之外,我不曾在其他人身上尝过相同的美妙滋味……到后来,我再也不让人家吻我了。”

    俞照恩但笑不语,俯首轻啄了下她的唇。

    迷茫的意识渐渐清醒后,她像想起了什么事情,忽地皱起眉看着他。

    “说!你从哪里学来那么高超的吻技。”上一次打赌的那一吻,她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一股酸味开始在心底发酵。

    “小瑷,你是在吃醋吗?”他不答反问,心情是愉悦而满足的。

    “我、我哪有吃醋啊!”她胀红着脸,急急否认,“哼!我如果那么容易吃醋,刚才知道你们公司那个什么广告部之花在你房里的时候,我早就冲上来找你算账啦!”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俞照恩讶然地问。

    “我十点过来找你的时候,俞大哥告诉我的。”她没好气地回答,“你竟然把其他女生带进你的房里,说!她有没有坐过这张床!?”她的占有欲整个都掀爆开来了,还举起一指戳着他的胸膛。

    他握住她的小手举到自己唇边,温柔地亲吻了下,才回道:“大哥是存心逗你的。我和那位女同事是在书房里谈论公事,除了你和奶奶,我的房间没让其他女人进来过,而这张床……就只有你躺过。”

    “真的?没骗我?”她挑起一眉瞪着他。

    “当然!”他将她拥入怀里,鼻尖埋在她浓密的秀发中,闻着属于她的清新,柔声说道:“属于我的一切,都只属于你,我的房间、我的床,还有我的身体、我的心,那只有你才有拥有的特权。”

    他温柔的声音在胸口震动着,透过她的耳膜,声声敲进她的心坎底,刻骨铭心地。

    “小恩,我觉得自己好幸福喔!”她紧紧抱着他撒娇道,“原本,我好担心自己会失去你……外公生病,你虽然帮了我好多忙,但我怕你只当我是一般朋友和邻居才这么做,把自己搞得恍恍格格、心神不宁!”

    “傻瓜,我才是那个担心失去的人。”他的手顺着她的长发轻轻撩梳着,“那天瑷到你的电话,你知道我有多开心吗!我很高兴沈爷爷出事时,你心里第一个想到的人是我。在你旁惶害怕的时候,我希望自己永远是那个陪在你身边一起度过的人。”

    朱天瑷感动地抬眸,在他眼中见到浓蜜的情,不禁眩然,她情不自禁地又吻上他的唇。

    俞照恩立即以十足十的热情回应,直到两人都喘不过气,他才撤离她的唇。

    “小恩,如果我以后发起脾气来又乱说话,你就这样惩罚我好不好……”说着,她的唇又贴上他的,简直是恋上了他的吻。“小瑷,我们再这样下去很危险……”他也强移开唇,贴着她颊畔喘息地低语,温热的呼吸吹拂着她敏感的肌肤。

    “嗯?”朱天瑷一脸迷醉地睁开眼,感觉他属于成年男子的热力。

    “别这样看我……”他艰难地吐出话语,声音沙哑不已,“我怕我会把持不住自己。……”

    他的话让她兴起一股恶作剧的念头,她故意拿眼勾照着他,而后缓缓露出一抹猫似的微笑,像喝醉酒般地撒赖:“你可不可以让我验收一下……”

    “验收?”俞照恩愣了一下,她要验收什么?

    不待他反应过来,她开始拉扯他身上的睡衣。“我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变强壮了呀!”

    不到三两下,他的睡衣已被剥掉,露出结实的小麦色胸膛。

    “哇!真的不一样了耶!”她瞠大眼讶然呆望。没有过分隆起的累累肌肉,目光所及是一片精壮结实的平滑,和往日苍白瘦削迥然不同。

    “怎么样?我合不合格?”他微微脸红地问。

    朱天瑷不自觉地吞咽了口唾液,她本来只是想开开玩笑的,没想到却玩上火了……他这个样子,让人不由得“食指大动”耶,原来男人也是有美色的啊?

    “我可不可以摸摸看啊?”

    她实在很好奇摸起来会是什么样的感觉,没注意到他一脸为难兼且愈发红胀的脸,她的小手已自动自发地贴上他的胸膛。

    平实、光滑,又具有绝佳的弹性……嗯,触感很不错呢!

    东戳戳、西摸摸,她探索得不亦乐乎,浑然不觉某人已满身大汗、痛苦得不得了。

    “小瑷……”俞照恩沙哑地唤了声,跟着像是控制不住地将她压向床铺,热融融的体温熨贴着朱天瑷纤细的身躯。

    “我、我……对不起……”察觉到自己做了什么的他,急着想撑起身离开她身上,朱天瑷却一把将他拉回。

    “我明天早上再回去,好不好?”她略微沙哑地说,呼吸也渐渐急促了起来。

    俞照恩只挣扎了一会儿,跟着绽出深情的微笑,像捧着宝贝似的,深深吻上了她……

    此刻,另一个房间里,俞熙阳正难以安眠地谴责着自己的恶作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