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爱上你 第七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抵达婚纱摄影礼服公司,朱天瑷飞快地下车走进店里,像在逃避一场追赶似的,望也不望身后一眼。

    “咦?小瑷,怎么只有你,小恩呢?”一身笔挺白色西装的俞熙阳一看见朱天瑷便问道,还没等到她的回答,他突地睁大眼瞧着她,接着又道:“奇怪了,你怎么一脸又红又喘的模样,我不是让小恩去接你了吗?”

    “他在停车,等会儿就进来了。”她别开眼草草回了句,而后东张西望了一会儿,问:“南薰姐呢?怎么没看到她?”

    “幄,她在更衣室里换穿礼服,应该就快出来了。”

    没多久,孙南薰身着一袭复古式白纱礼服走出更衣室,而俞照恩也在此时进入店里。

    “南薰姐,你好漂亮喔!”朱天瑷由衷地赞美道。圆睁的双眼透着几丝艳羡之情。能够穿着美美的婚纱,与自己心爱的人踏进礼堂共偕白首,那该是件多么幸福美好的事呀!

    虽然父母离异,但她对婚姻的憧憬却未因此而减少半分,只不过比别人来得小心谨慎。借由双亲失败的婚姻,她很早就决定自己理想中的对象该具有何种特质,她不想重蹈母亲的覆辙,所以万万不会挑上与父亲相同类型的男子,而俞照恩……偏偏就是她所排斥的类型。

    思绪不由自主又回到俞照恩身上的她,不自觉地将视线移向他,没想到他也正瞧着自己,她胸口一跳,赶紧收回目光。

    “我老婆当然漂亮噗!俞大哥我的眼光可是一流的哩!”俞熙阳洋洋得意道,炯亮有神的双眸却是满含爱宠地凝瞒着娇妻。

    “你少在那边自吹自擂,赶快让小恩试试礼服吧!”孙南薰脸色微红地回瞪了他一眼,而后拉起朱天瑷的手,笑道:“别理会他,小瑷,我们过去那边挑你的伴娘礼服。”说罢,挽着来天瑷的手走向另一边。

    “哇!好美哟!”望着环绕三面白墙悬挂着的各式各样和服,朱天瑷忍不住赞叹了声,眼里还闪着梦幻般的光采。

    孙南薰颇有同感地微笑道:“走进这里,你会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最快乐的女人,这些漂亮的婚纱礼服就像是女人的梦想——一生中总会期盼一回的美梦!”

    “是啊……能穿着它们,跟心爱的人踏进结婚礼堂共许爱的誓约,确实是一件幸福快乐的事。”朱天瑷喃喃低语,心中不免有些感慨,什么时候她才能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小瑷,你心里有喜欢的人了吗?”孙南薰问道。

    朱天瑷想也不想地摇头,然而脑海里却矛盾地浮现出一张熟悉的脸庞。她惊骇得赶紧甩头,天啊……她怎么会想到俞照恩那家伙?!

    “那……小恩呢?你真的对他一点意思也没有?”孙南薰试探地问。

    “我、我怎么可能对他有意思!”她几乎要惊跳起来,不知道是要说服别人还是说服自己,她红着脸用力地又加上了句:“我和他是不可能的,他不是我喜欢的那类型。”

    “是这样啊……”孙南薰歪着头打量她,“我倒觉得他和你很相配哩!”

    “他哪里和我相配了?!我怎么一点都不觉得。”朱天瑷立即抗议道。

    “那么你觉得他哪里不好?”孙南薰反问。

    朱天瑷愣了一下,是啊,他哪里不好?要是以前,她肯定可以列出他一大串缺点,诸如身体瘦弱苍白、个子矮小等等,但现在,这些缺点都已经不适用了,那么,她到底为了什么一味地排斥他?就因为他身上那股肖似父亲的气质吗?

    见她一脸怔茫,孙南薰以着过来人姿态柔声道:

    “我以前也跟你一样,为自己未来的另一半画了一个样本,除了那个样本,其余类型我一概不考虑。”

    “南薰姐,你的意思是……俞大哥并不是你原本喜欢的类型?”朱天瑷有些不可思议地问。俞大哥不仅人长得帅,身材又高大挺拔,还有很好的家世背景,各项条件皆是上上之选,这样优秀的男生,怎么可能有人不喜欢?

    孙南薰微笑地点头,“他刚好是我最排斥的类型。我说一个故事给你听,好不好?”

    “是有关于你和俞大哥恋爱的故事吗?”朱天瑷的好奇心完全被勾起了,她知道俞大哥追南薰姐追得很辛苦,但对于整个过程却一无所知,现在有这个机会,她当然非常乐意洗耳恭听。

    唉!美丽的爱情故事,有哪个女人不爱听呢!

    孙南薰点点头,秀丽的眉眼淡漾着回忆的朦胧,柔柔道来:

    “也许是家庭和生活环境的因素吧,我很早就认定长得帅的男人一定不可靠,总觉得要找丈夫就该找那种看起来平凡老实的人……你俞大哥追我的时候,我已经有一个交往三年的男朋友,他就是我说的那种平凡老实的人。我们同在俞氏企业上班,原本我以为……我和他会平凡踏实地一步步携手走向未来,经营一个属于两人的家……但没想到,我错了,那个我认为平凡老实的人,他心里最想要的,并不是和我共同经营一个平凡踏实温暖的人生,而是一个平步青云、名成利就的机会。本来,我以为是因为熙阳的出现破坏了他对我的感情,所以,那时候我对你俞大哥可说是深恶痛绝,总是不给他好脸色看,也亏他有那个包容心和耐性,始终没放弃我……他让我明白,并不是每个长得帅的人都是花心不可靠的。”

    回忆过往的甜蜜,孙南薰不自觉流露出小女人娇态,清甜的微笑牵引出一对动人的小小梨涡。

    “南薰姐,我……”朱天瑷微带迷惑地看着她,心里百感杂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孙南薰理解地朝她绽出温柔浅笑。

    “小瑷,我只是想告诉你,很多时候,我们很容易被自己先人为主的观念所蒙蔽,而错失了真正值得把握的人。这世界上的事情并没有绝对,一个人的例子并不代表所有人皆是如此,你应该给自己,也给照恩一个机会。”

    朱天瑷咬着唇,默然不语。她真的错了吗?南薰姐说的话很有道理,只是,她心里还有些犹疑,她觉得自己必须再好好想一想。

    就这样,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不知道自己选了哪件礼服,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换上它的,一直到走出更衣室,听到一声响亮的口哨,她才霍然回神。

    “哎呀呀呀!小瑷,除了我老婆以外,你铁定是婚礼上最美的女人了。”俞熙阳朝她眨眨眼道,“跟我这英挺儒雅的小弟刚好配成一对呢!”说着,忙将站在自己身旁的俞照恩推向前,与朱天瑷并立。

    “是啊,俞先生,您这对伴娘伴郎可真出色,说是金童玉女、郎才女貌一点也不夸张呢!”婚纱店的招待小姐在一旁帮腔道。

    俞熙阳开心地发出朗朗笑声,打趣道:“现在是伴娘伴郎,以后就成了新郎新娘,我是好心让他们先见习一下,到时候才不会手忙脚乱。”

    招待小姐一听,眼睛随即一亮,挂在脸上的职业性笑容也益发灿烂,出口便又是一串甜死人不偿命的奉承话:

    “恭喜恭喜!两位真是天作之合,男的帅、女的美,登对极了,真叫人艳羡呢!”

    朱天瑷却是听得满脸通红。什么跟什么嘛,主角是俞大哥和南薰姐耶,准新郎居然带头瞎起哄,太不像话了吧!还有,那家伙竟也一声不吭地让人瞎闹,搞清楚,他只是男配角好不好!

    一边在心里嚼咕着,一边不由自主地抬眼偷瞄向镜子里的俞照恩。这一瞧,她的双须像着了火似的烧灼起来,绽出朵朵红花,一身笔挺黑色西服的他严然是个尊贵优雅的公子,俊帅得让人移不开眼。

    仿佛察觉到她的注视,他的视线在镜中与她相遇,深途的眸光衔住她的,嘴角扬开一抹温柔笑弧,搅得她的心跳再次失去惯有的节奏,怦怦地撞在胸口上,连带撞乱了她的呼吸。

    害怕自己很可能因为心跳过于急促而昏倒,她赶紧低下头,慌乱而狼狈地。而后死死盯住地上某一点,就怕一抬头,便又瞧见镜子里他那英挺的身姿。只是她没想到,他竟朝她靠了过来,还悄悄地握住她的手——

    “小瑷,你好美……美得像一个梦,一个让人不愿醒来的梦……”他低下头俯在她耳旁柔声低语,微带沙哑的嗓音像醇浓的酒香,让人不饮自醉。

    一阵战栗猛然泛过朱天瑷全身,她想甩开他的手,却怎么也动不了;想力持镇定,然而他温暖的呼息兀自在她敏感的耳畔绩绕维维,烧红了她的耳,也灼热了她的心……她头一次感到手足无措,身旁这个男人根本不是她记忆中的俞照恩,她所认识的他不会这么大胆露骨,竟当着别人面前上演亲眼深情的戏码。

    “你……你什么时候学会说这些恶心巴啦的话?”她用尽全身力气,好不容易才挤出一句话来,一边再一次试着甩开他的手,却教他握得更紧。

    “这些都是我的真心话,我一点也不觉得恶心。”

    他澄澈的眸深深地凝视着她低垂的脸,那上面泛着他不可能错看的醉人红晕……她对他并非完全没有感觉,丝丝喜悦自他心房泛散开来,他情不自禁地伸手搂住她。

    她愕然地抬眼瞪向他,“你别大、太过分哟……我、我只是不好意思当着别人面前给你难堪,你竟敢得寸进尺!”她胀红着脸轻斥道,借以掩饰自己的心慌意乱。

    然而,俞照恩却只是对她柔柔一笑,咧嘴道:“我的眼里只看得到你,何况这里只有你我两个人。”

    朱天瑷闻言,又是一愕,忙转头四顾,这才发现,不知何时整个礼服间只剩下他们两人。

    “他、他们到、到哪儿去了?”她问得有些结巴,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愈来愈觉得慌乱无措,她不是不曾跟男人单独相处过呀,也从来没有人能让她感到局促不安,而他竟然做到了!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差错?

    俞照恩轻耸了下肩,表示不知情。

    “他们到哪儿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跟你独处。小瑷,试着接受我的追求好不好?其实你并不是真的那么讨厌我。”他认真地瞅着她道。

    “你在胡说些什么!”朱天瑷有些惊愣地瞪视着他,好像他说了什么骇人听闻的事。

    “我的意思是,你对我并非没有感觉。”他沉定的双眸满溢柔情,直直望进她眼里。“当我这样靠近你的时候,你的脸红了,我认为你其实并不讨厌我,甚至可能还有一些喜欢我。”

    他的话引起朱天瑷极大的反应,她差点惊跳而起,小脸瞬间炸开一抹红,分不清是羞恼还是气恼。

    “你少自以为是了,我一点也不喜欢你!”她极力否认,“会脸红并不能代表什么,你想太多了!”

    俞照恩温柔的眸光依旧,俊雅容颜绽出一抹神秘的微笑,“小瑷,这些年你应该有了更多接吻的经验吧?”

    “啊?!”朱天瑷愣了一下,不明白他为何突然转移话题问起这个。但他既然都问了,她当然要回答——

    “这还用问吗!我的历任男朋友个个吻功一流。”她故意夸大,事实上,这些年来,她只让约会的对象吻她的脸颊而已,因为她不想再一次破坏初吻的美好感觉。

    当然,她没忘记自己的初吻给了谁,只不过她绝不会让眼前这个自大的家伙知道,自从那一吻之后,她就不曾在其他男生身上体验过接吻的美妙滋味。

    “那么,你敢和我赌一把吗?”俞照思温声问道,他深知她的个性最禁不得人家激。

    “赌一把?”她先是疑惑地蹩起眉,而后眯起眼道:“你以为我不敢?哼!你想赌什么,尽管出招吧!”果然,没两三下就人瓮了。

    “就赌一个吻。”

    “赌、赌一个吻?”她力持镇定地重复道,“你、你想怎么赌?”

    “如果我能吻得你头晕目眩、双腿发软,那么你就必须接受我的追求,承认我是你的男朋友。”他一派温文尔雅地说出自己的目的,末了,聪明地又补上一句:“如果你想临阵退缩,也没关系。”

    “谁说我要临阵退缩?”她白了他一眼。哼!就算她这几年都不曾有过接吻经验,她不相信他这个书呆子会比她好到哪里去!想吻得她头晕目眩、双腿发软?哈哈!做做白日梦比较快啦。

    “这么说,你答应噗?”他向她确认。“到时候赌输的人可不能反悔哟。”

    “哩嚏,我才不会那么差劲呢!”她装作毫不在乎的样子,心跳却背叛她的意志,噗鸣噗步地擂起鼓来。她没忘记十六岁那一年他吻她的滋味,如今要再重温一次……她竟然有些期待耶……

    嘱!MYGOD!她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

    朱天瑷猛然惊醒过来,在心里暗暗咒骂了自己几句,而后挑起一届脱向俞照恩,回敬道:“假如你输了,就不许再缠着我,俞爷爷俞奶奶,还有我外公那边,就由你负责去解决。”

    “成交!”不受她挑衅的姿态影响,他笑痕淡露,拿下眼镜后,伸手轻抬起她的下巴,柔声道:“我要吻你了幄!”

    “你有完没完呀,接个吻还罗哩叭索的!”她虚张声势地瞪了他一眼,心里其实紧张得要死,索性将眼睛闭上,只要没看到他那张脸,她的心跳应该就会比较正常吧。

    “谨遵汝愿……”俞照恩低哺的嗓音消失在她唇畔,双手圈住她的腰,然后将自己的唇缓缓覆了上去……

    蛊惑的蝶吻先是轻点着她柔嫩的唇瓣,品尝着属于她的馨香,跟着缓缓加深辗吻,灼热的唇并不急于掠夺,只是密密地低住红淑湘的粉唇磨转、逗咬。

    好怀念的滋味呀……朱天瑷有些昏沉地想着。她记得多年前他吻她时,也像现在这么轻柔温存。她不是没试过再吻别人,但感觉总是不对,于是她放弃了,不再让任何人碰触她的唇。

    随着他逐渐加深的吻,她开始觉得面颊火焚、呼吸急促,就在她微微喘息的霎那,他的舌尖趁隙挑人,勾缠着她,汲取她口中的甜蜜;初时像和风般温徐挑拨,渐渐地,他的吻急切而狂热了起来,狂风骤雨般席卷着她,霸占她每一寸的感官知觉,以炽焰般的吻倾诉他对她埋藏已久的爱……

    不一样……跟从前不一样……他什么时候学会热吻的?朱天瑷觉得自己快透不过气了,又胀又沉的脑子像着魔一般,昏昏然无法思考,他的吻太深、太烫人,她下意识地想逃,却被他紧吮着不放。

    完了!

    一个小小的声音在她模糊的意识中缓缓升起,她知道自己这次是输定了,而且还输得很惨。

    依偎着他散发炙人热气的男性胸膛,她的理智几乎融成一摊水,只能随着他唇舌的游移而浮浮沉沉……

    终于,他放开了她的唇。

    “你还站得住吗?”他深凝着她迷离配红的脸颊,声音低沉而沙哑。

    好一会儿后,朱天瑷才回过神来,然而,她的双腿却仍是虚软无力,要不是他的双臂仍留抱着她,她早已滑坐于地。

    “俞照恩,我警告你,你要是敢现在放开我,我马上跟你翻脸!”她恶狠狠地警告,无奈激吻后全身乏力,说出口的话像软语呢哺,一点杀伤力也没有。

    望着她红扑扑的脸蛋,仍有些氮包的闪亮明眸,他忍不住爱怜地又吻了下她湿润的唇瓣,柔柔低语:“我怎么舍得呢。”

    朱天瑷愣了一下,方才的热潮尚未消褪,便又涌上一股暖流,这样的经验前所未有,她几乎要溺毙在他惊人的温柔里。

    “从今天起,我是你名正言顺的男朋友了,你不可以再拒我于千里之外。”他噙着笑在她耳旁宣布道,温柔的嗓音透着掩藏不住的欣悦。

    一句话倏然震醒了发呆中的朱天瑷,她瞠大了眼瞅着他,到现在才真的意识到自己真的输给了他,愿赌服输她没话讲,只是……心里突然没来由地生起一股气——

    他是从哪里学来那么好的接吻技巧啊?!

    ***

    朱天瑷和俞照恩成为男女朋友的消息很快就传进俞家二老和沈万林耳中,三位老人家自然是高兴得不得了,就差没放鞭炮庆祝。

    然而,朱天瑷却是伤透了脑筋。

    俞照思不知道打哪儿弄到她上课的地方和排课表,每当她结束最后一堂课时,他人已在教室外面等着。她从不知道他会这么缠人,不是缠着她一起吃饭,就是看夜景、喝咖啡谈心。

    她并非讨厌他的陪伴,有时候她甚至觉得很开心;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跟他愈亲近,她就愈觉得不安和烦躁,心里总会跑出个声音:他真的适合她吗?他们会有未来吗?

    下午四点,上完最后一堂课,她闷闷不乐地望了窗外一眼。外面天气很好,跟她郁闷的心情形成强烈对比。

    之所以心情低落的原因源自于昨天晚上的一通电话,是她多年未见的父亲从台南打来的。他温和徐缓的嗓音依旧,只是多了几分疲惫。在电话中,他告诉她,奶奶罹患癌症,所剩日子不多,希望她能回去探视她老人家,还说他和奶奶都很想念她。

    她几乎是默不作声地听完那通电话,只在末了问了一句:你说完了吗?

    这句话的意思是:她要挂电话了。她可以听到父亲在那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欲言又止的,但她没再给他开口的机会,很快地挂断电话。

    想念她?真是天大的谎话!

    这么多年来,他们不曾上台北看过她一次,与她通电话的次数也少得可怜。

    事实上,她认为他们根本就不在乎她,毕竟父亲再婚后又生了两个儿子,正合了奶奶的意:有了金孙,她哪会想念她这个不得她欢心的孙女儿?!

    她是不晓得人之将死会有什么样的心理变化啦,但到了这个时候,才想到她的存在,才来说想念,很抱歉,她真的无法接受,更没办法配合他们的需要上演一场亲情伦理大和解的戏码。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父亲竟从外公身上下手,而教人气闷的是,外公居然劝她回台南探望奶奶!

    为了这件事,她早上和外公还吵了一顿,这是她头一次顶撞他老人家,还把他气得七窍生烟;现在想想,虽然觉得很不应该,但她就是不想称了父亲和奶奶的心、如了他们的意!

    一肚子闷气的她,飞快地收拾好东西,决定找好友梁又华吃晚饭,顺便吐吐苦水,再一起到brUB饮酒作乐,彻底宣泄一下。

    然而,才刚走出教室,一抹修长的身影随即迎了上来。

    “小瑷,今天你比较早下课,我们上阳明山好不好?”俞照思兴匆匆地对着她道。“我知道一家很不一样的餐厅,不仅东西好吃,而且视野很好,是看夜景的最佳——”

    “我不去。”朱天瑷不等他把话说完,冷着脸拒绝。

    俞照恩一点也不介意地温温一笑,问:“那么,你想去哪里,我陪你。”

    她仍旧沉着一张脸,掠过他往前走,边走边道:“我已经是成年人了,不必人陪,你先回去吧。”现在的她,最不需要的,就是他的陪伴,他身上有太多与父亲雷同之处,看到他,她就想到了父亲,心情又更糟了。

    仿佛感觉到她不佳的情绪,他不觉关心地整起眉,“小瑷,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

    朱天瑷闷不吭声地继续往前走。

    见她不说话,他体贴地不再追问,默默跟在她身后走。

    不知怎地,他这样的举动反而让朱天瑷心底升起一股莫名怒气,她霍地转过身来,对着他不耐烦地低吼:

    “我说过了不用人陪,你可不可以别再跟着我?”

    俞照恩停下脚步,细看着她怒气勃发的脸蛋,俊雅的容颜温柔中流漾着关心,一点也不为她的怒气所恼。他走近她,拉起她的手轻轻揉握着,温声道:

    “小瑷,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就说出来,别闷坏了自己。”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你走吧你!”她任性地甩开他的手。

    “小瑷——”

    “俞照恩你够了幄!”她扬眉怒瞪向他,没好气地打断他的话。“不要以为你是我男朋友,就什么事情都要管。我告诉你,男朋友是可以甩掉的,我一点都不稀罕!”

    话一说出口,朱天瑷几乎马上就后悔了,她仿佛在他眼底看到一丝受伤的神色,但倔强的她却又拉不下脸道歉,只能和他站在马路上眼对眼相望,直到她再也无法继续面对他那张温柔中带着淡淡神伤的俊容,她只好逃开,逃得远远的……

    ***

    “什么?!那个俞照恩回来了?!”

    一头俏丽短发、打扮时髦的梁又华惊讶地睁大了眼,“我还以为他打算在美国定居了呢,毕竟他都出外八年了。”

    朱天瑷郁闷地灌了一口啤酒。她本来不是要跟好友谈俞照恩的事,只不过下午和他不欢而散的那一幕一直在她脑子里打转。好吧,她承认自己说那些话是有些过分啦,可是,说都说了,还能怎么样?!

    就因为心里那一点点小小的歉疚,害她心神不宁地吃完晚餐,接着就在这家常来的brUB里喝闷酒,还不自觉地谈起他的事。

    “喂,小瑷,多年后再看到他,你心里有什么感觉?”梁又华朝她眨了眨眼,一脸好奇地问。

    朱天瑷想了一下,她有什么感觉呢?“震惊、错愕、生气……”再加上一点点心动和一点点讨厌……哎呀,真烦人哪,她觉得自己好矛盾哟!

    没注意到自己的表情正随着心绪起伏而更迭,她又是蹩眉、又是扁嘴的神情一一落入梁又华眼里。

    “喂喂,看你一副伤脑筋的模样,你和他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是你还没告诉我的?”

    她看了好友一眼,从实招出:“他说他从以前到现在一直喜欢着我,还要求当我的男朋友……我答应了。”

    “哇!”梁又华轻呼了声,不能置信地张大了眼,“都八年了,他对你还是不死心,真让人有些感动哩!不过,我比较好奇的是……你怎么突然转性了,竟答应当她的女朋友。”

    朱天瑷耸耸肩,轻扯了下嘴角,试图用轻松的口吻回道:“有他爷爷奶奶还有我外公极力撮合,我不答应都不行呀。这样也好,省得我外公老爱叨念我交了一些他看不顺眼的男朋友,对象换成是他,我的耳根子可清静不少。”

    “你少来!”梁又华很不给面子地拆她的台。“我认识你又不是只有一两天,这世上还没有人能逼着你去做你不想做的事,除非是你自己心甘情愿!老实说吧,他一定有什么地方让你心动,才能让你改变初衷,接受他的追求。”

    朱天瑷懊恼地瞪了她一眼,多年好友就是有这个坏处,什么事都瞒不过她!

    “呃……该怎么说呢,他变了很多……变得比较强壮结实,整个人看起来健康多了,算是达到我的理想标准,所以……我想,那就试着交往看看吧!”她仍是避重就轻地回答。

    “不可能只是这样吧?”

    很显然地,梁又华并不打算就这么轻易地放过她。“你这么挑剔,又这么难伺候,若不能打动你,你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妥协?”

    “你一定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吗?”她恼火地又灌了一口啤酒,看着好友嘻皮笑脸,一点也不受她怒气影响,她肩一垮,没辙地坦承:“好吧好吧!我承认我对他确实有了心动的感觉……”而且,她不讨厌他的吻,他是所有吻过她的男人当中,唯一不会让她觉得恶心的。

    “那你为什么还一脸看起来很困扰的样子?”梁又华一针见血地问。

    喔!朱天瑷一手抚着额,几乎要呻吟出声,她干嘛自讨苦吃找一个从事心理学教育的人出来诉苦呢。

    不过,话说回来,也许梁能帮她找出她内心矛盾的症结。

    “又华,我好矛盾脑……”她无力地将脸趴在桌子上。“小恩他对我真的好得没话说,我很感动,也很心动……可是,有时候我心里又会莫名其妙地对他产升排斥……看到他,总会不自觉地想起我父亲。”

    梁又华理解地点点头。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知道吗?大部分父母离异的小孩,长大以后对婚姻的态度往往两极化,不是非常惧怕婚姻而不愿走入家庭;要不就是极度向往婚姻而过早投入家庭。你的情形就是这样,只不过你惧怕的不是婚姻,而是和你父亲看起来相似的男人。也许是小时候你受母亲、外公或是其他亲人对你父亲的评语所影响,所以造成你对未来伴侣的选择产生一种极端的偏见。换言之,你虽然深受俞照恩吸引,可是内心却又无法抛却以往深植的印象观念,所以才会觉得矛盾。不安。”

    朱天瑷听得迷迷糊糊,似懂非懂。“好像很复杂幄!”

    “其实,某部分的你是有恋父情结的。”梁又华语出惊人地接着道:“人类的感情向来是相对的,通常愈讨厌表示愈在乎。小时候你一定很崇拜你父亲,而你之所以会对和你父亲同类型的男人这么反感,也是由于你潜意识里因为失去了父亲的爱,感情无法宣泄,所以转而以排斥、讨厌的方式来压抑自己。这是一种心理投射的作用,可怜的俞照恩也就因此当了无辜的冤大头啦!”

    “哎呀,我不懂心理学这一套啦!”她烦躁地将最后一口啤酒解决掉,迟疑了一会儿,才闷闷地问:“那……有什么办法可以改变这种情况?”

    她觉得又华分析得还瞒有道理的,她也觉得俞照恩好无辜!

    仔细想想,自七岁那一年认识他开始,她就不自觉地将他看成父亲的缩影,任性地对他予取于求,还给他脸色看,要不就拿他当出气筒……她忽然觉得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恶女,真不明白他为什么还会那么喜欢她!

    “这还不简单!”梁又华轻吸了一口琴酒,“你多久没见过你父亲了?”

    “十七年有吧!”朱天瑷有些纳闷地回答,不明白好友问这个做什么。

    “那么我建议你和伯父见一次面,然后你就会发现,俞照恩和你父亲其实半点相同的地方都没有。”

    “就这么简单?”朱天瑷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好友。

    梁又华用手指取下嵌在杯口的樱桃,往嘴里一丢;而后用力地点点头。

    “听我的准没错,你受你父亲的影响太大了,等你见过他之后,问题自然会迎刃而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