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爱上你 第六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俞家餐桌上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除了孙南薰——俞家未来的长孙媳妇以外,其余四双眼目没事老瞄着俞照恩与朱天瑷两人。

    俞熙阳的表情还不正常,可三位老人家却都是一胜困惑兼着急的表憎,视线不曾成开过这茶饭的男女主角。从开始用冬到现在,两人虽隔邻而坐,却不曾交谈过一句话,甚至看也不看对方一眼。

    “咳咳……咳……”沈万林清了清喉咙,再也沉不住气,率先开口道:“小瑷,你和照恩那么多年没见面,没什么话要和他聊聊吗?”唉!军人就是军人,拐个奇说话还真是难呀。

    朱天瑷头也没抬地摇了摇。

    见孙女儿一点也不捧场,他尴尬地笑了笑,将目标转向看起来比较好说话的俞照恩。

    “照恩啊,你这次回来可是打算定居下来?还是会再回美国去?”

    沈万林很满意眼前这个看起来温文有礼、沉稳实靠的邻家男孩。几年不见,他可以说是完全变了个样,以前那个病弱瘦小的男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体格坚实挺拔的成熟男子。更难能可贵的是,在美国那样先进的国家浸淫多年,却毫无半丝浮夸骄傲之气。

    “沈爷爷,我这次回来就是要定居下来,没打算再回美国。”俞照恩微微一笑,温润低醇的嗓音像和风般轻拂过。

    听了他的回答,沈万林很开心地频频点头,接着又问:“你现在在哪儿高就啊?”

    朱天瑷假装忙碌地用餐,耳朵却不自觉地拉长,留意着俞照恩的回答。

    “目前一边在圣心大学授课,一边在大哥公司旗下的广告部门工作,两者的时间很弹性,工作性质也很有趣,可以互相配合。”

    教授?!一听到这个职称,朱天瑷忍不住厌恶地撤了撇唇。她几乎可以立即在脑子里勾勒出一幅景象——一个男人成天只会窝在书房里看书、研究,对于自己生活上的种种事情却拿不出半点魄力和主见,嗟!

    “耶……你现在有没有女朋友啊?”沈万林切入要点直接问道。

    朱天瑷一听到外公的问题,心理突地生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不是没想到这是顿相亲饭局,但是对象是那个讨人厌的家伙就另当别论了!她才不要和他凑成一对呢!

    俞照恩的眸光缓缓地移向朱天暖,低声回道:“没有……我没再碰到过一个能让我动心的女孩。”

    朱天瑷幕然一震!不自觉停住手边翻搅食物的动作,他……他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在暗示她他仍然喜欢她吗?怎么她突然觉得脸红耳热了起来……

    Shit!她很快回过神来,在心里咒骂了自己一声。有没有搞错啊,她竟然会为他脸红心跳!一定是太久没约会的缘故,看来她得赶快寻找下一个约会的对象。一边想着,她拿起果汁喝了一口,借以冷却自己脸上那莫名窜升的燥热。

    “那……你觉得我们家小瑷怎么样?”

    沈万林完全暴露出军人直来直往的本性,毫不避讳地当着众人的面问出这个教人尴尬的问题。

    朱天瑷差点将入口为果汁全数喷了出来,她伸手取餐巾拭唇,强自镇定地嘟嘴抱怨:“外公,你又来了,这样会造成别人的困扰耶!”

    沈万林微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看看俞照恩,问:“沈爷爷这样问,会造成你的困扰吗?”

    朱天瑷一听,迅速翻了个白眼,差点全身无力地趴向桌面。她忘了自己的外公是无人能敌的超级天兵。

    “怎么会呢,”俞照恩温和地笑道,“我很乐意回答这个问题。在我眼里,小瑷一直是个聪明、美丽又大方的女孩子,很讨人喜欢。”

    啐!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言善道、油嘴滑舌的?!嘴里这样咕咬着,朱天瑷心里却是很受用,而且被他这么一赞,她竟破天荒地觉得有些羞赧……

    见鬼了!她今天一定是吃错药了,才会一而再地产生莫名其妙的反应!对于自己一连串失常的表现,她开始心烦意躁了起来,巴不得能尽快结束这顿饭局,好离开这里。

    “照你这么说,你应该喜欢我们家小瑷吧?”

    沈万林接着提出的问题让朱天瑷痛苦的指数又向上攀升了不少,她觉得自己的脸都快黑了。哪有人问得这么直接!要是他回答不喜欢,那她的脸要往哪儿摆呀?

    俞照恩温雅的笑容微带一丝腼腆,温敛的黑眸深情地望着朱天瑷,声音略显低沉地回道:“我确实喜欢小瑷。”

    一旁的俞熙阳听了他的话,忍不住赞赏地朝他眨了眨眼。他这个宝贝弟弟终于开窍了,在美国窝了八年,总算没有白混哩!

    然而,朱天瑷的反应却是膛大了眼瞪住他。

    这个人是不是有毛病啊?哪有人回答得这么直接?他以为他这么说她就会很感动吗……她是有些感动啦!而且还有些心动耶……

    哎呀!她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他喜欢她干她什么事!她才不会因为这样就喜欢上他,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刚刚那种怪异的情绪只是她的虚荣心在作祟罢了,没错,就是这样!

    “呵呵……那很好呀!”沈万林高兴得眉开眼笑,“喜欢我们家小瑷,就尽管来追,沈爷爷允你当她的男朋友!”

    喔喔……我的天啊!朱天瑷又气恼又羞窘地咬着唇,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外公,我又不缺男朋友,你不要乱点鸳鸯谱好不好!”

    沈万林不以为然地挑了挑眉,“你指的是那些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任你呼来唤去、耍着好玩的家伙吗?”

    “外公!”她几乎气急败坏地轻嚷了声,整张俏脸慕地红了起来,气恼自己的外公竟当着别人面前给她漏气。

    “他们才没那么糟呢!”她的视线不自觉地瞟向俞照恩,像是特意说给他听似的,“起码他们每个人看起来都雄赳赳气昂昂的,很有男子气概!”

    “是幄,那些家伙如果有你说的那么好,那你怎么一个换过一个,三天两头就甩人?”很有威严的老人家毫不客气地指出事实,对孙女儿忽红忽绿的脸色视若无睹。

    一句话堵得朱天瑷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这不是重点好不好!重点是她才不要他当她的男朋友,那个没良心没义气的家伙,想追她,免谈!

    心里恨恨地想着,尚来不及表明自己的意愿时,沈万林又接着道:

    “小恩哪,我们家小瑷以后就麻烦你看管了,你可得好好看住她,别让她在外头随便招蜂引蝶,却惹来一堆蚊子苍蝇。沈爷爷老喽,再也管不动她了!”

    朱天级登时沉下脸,什么苍蝇蚊子的,她又不是大便,外公真是愈说愈不像话,她觉得自己的忍耐力正一点一滴消失中。

    “沈老,你太客气了,别说什么看管,就让他们年轻人自己好好发展去,你也别瞎操心,我们小恩会好好照顾小瑷的,咱们就等着当儿女亲家吧!”

    俞爷爷笑着替小孙子回话,一心认为两个年轻人之间怪异的气氛是因为难为情,毕竟两人多年没见过面了,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熟捻一下,他对自己的孙子可是有十成十的信心呢!

    够了!他们可不可以别再当她不存在似的继续谈论这个话题!?

    朱天瑷几乎可以感觉自己的头顶在冒烟,但尽管气极,她仍是无法对着三个看着她长大的慈祥老人发火,很自然的,这一笔账又全算到俞照恩头上去了。

    唯恐自己再待下去会忍不住尖叫,她决定早早抽身而退

    “外公,俞爷爷、俞奶奶,我想先回去了,等会儿还得准备明天上课的教材,我们改天再聊幄。”

    努力维持甜美的笑容,唇瓣上扬的角度完美得令人无可挑剔,她克制住自己的视线不要瞟向身旁那令人无法忽视的身影,昂起下巴,抬头挺胸,姿态优雅地走出俞家餐厅。

    ***

    “小瑷,等等!”

    朱天瑷一脚刚跨进庭院里,身后随即传来一声熟悉的低唤。无需转头,她也知道跟在后头的人是谁。

    她顿了一下,却没打算停下脚步,径自跨步往前走。

    “小瑷!”俞照恩长脚一跨,没几步便已拦在朱天瑷身前。

    “小瑷,你是不是在生气?”他的声音很温柔,镜片后的黑瞳满含柔情地凝锁着她。

    “生气?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生气了?”她一反常态地绽开娇艳可人的笑靥,甜滋滋的嗓音酥人心扉。

    他忽地跨前一步,距离她只一寸之遥,微低下头靠向她,黑黝的双眸巨细靡遗地注视着她脸上的表情。

    朱天瑷愣了一下,不明白他干嘛忽然靠她那么近,过分灿烂的笑靥已不复见,取而代之的是有些紧张恒凝的神情。

    天啊,他真的变得好高幄,光是这样树在她面前,就带给她极大的压迫感。真教人不敢置信呀,从前比她瘦小的他,现在却高出她那么多来……他真的是变了,变得几乎让她认不出来,变得会让人觉得……呼吸困难、心跳加快……

    意识到自己的思绪又脱轨,她墓地惊醒过来,她怎么可能会因为他而呼吸困难、心跳加快,刚才那一定是错觉!

    “你、你在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她强迫自己迎视眼前那双专注的眼眸,虚张声势地瞪眼道。

    俞照恩只是淡淡扬唇,缓缓伸出手指,贴向她微拢的眉头。

    “每次你不高兴的时候,这里就会打结……很细很小的结,需要仔细看才看得出来……”他的声音轻柔似水,满含笑意的眼像是在回味着什么、记忆着什么,显得深邃而朦胧。

    “还有这里……”修长的指滑向她的眼,在周围轻轻描画。“当你生气的时候,你的眼睛就会闪闪发亮,像燃着火花一样……

    朱天瑷整个人仿佛被点住穴道似的,一动也不能动。

    眼前这个男人真的是她所认识的俞照恩吗?是那个与她一起长大的俞照恩吗?他什么时候学会这种挑情的手段?更教人震惊的是……她竟然因为他的话语和他的动作而微微颤抖,几乎招架不住。

    “你、你够了你!”勉强从喉咙里挤出话来,却被自己沙哑的声音吓了一跳,一股气恼墓地涌上心头,她拍掉他的手,没好气地接着道:“别装作你好像很了解我的样子,八年可不是一段短时间,人是会变的!”

    俞照恩微笑地点点头,问:“那么,你觉得我也变了吗?”

    朱天瑷挑起一眉望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他是要她称赞他吗?

    她上上下下瞄了他几眼。不可否认的,他的外表确实变了许多,她忽然想起他曾经说过的话:将来有一天,他一定会变得又高又壮,现在他终于做到了,他……是为了她吗?

    “你、你当然也变了……变得跟以前很不一样……”不知怎地,她竟觉得有些尴尬、不自在。

    “但是……有些东西却是到现在一直都没变过。”他低低沉沉地说着,双眸一眨也不眨地锁着她。

    朱天瑷的心跳不自觉漏跳了一拍,他……他又要跟她表白他喜欢她吗?

    “你、你在说什么……什么东西没变过了?”她忍不住问,却又纳闷自己干嘛问这个,难不成自己很想再听他亲口说他喜欢她?!

    不不不,这一定又是她的虚荣心在作祟!她在心里极力地否认。

    “你应该明白……”他微微脸红,却毫不躲闪地直视着她,“我喜欢你,从以前到现在,一直没变过。”

    朱天瑷呆愣不动,表面上看起来很镇静,内心里却鸣鸣鸣地敲起鼓来。

    好奇怪幄!为什么她会觉得身体里好像填充了无数个气球,将她的胸怀鼓得满胀,轻飘飘地就要腾空飞去……

    “小瑷,你愿意试着跟我交往吗?”他接下来的问题倏地将她从高空上震了下来。

    交往?跟他交往?那不是自打嘴巴吗!

    她才说过她不会喜欢上他,而且,他还是个教授,她和他是不可能的!

    “俞照恩,你忘了我已经跟你断交了吗?”她斜吸着他道,一想起他不守信用丢下她跑到美国去,她就又一肚子气!还说什么不会去很久,结果呢?一去就是八年!

    “但是,我可没答应。”他的反应出乎她的意料之外,清俊的脸孔还微带笑意地凝视着她。“我不要和你断交,而且还要当你的男朋友。”

    这些天他仔细想过大哥的话。大哥说得没错,喜欢一个人就应该努力去争取。这么多年来,他喜欢小瑷的心始终没变,时间与空间的分隔非但没能改变什么,反而让他的心意更加坚定而明确。

    这些年来,他一直努力让自己变得健康又强壮、成熟且稳重,不断地鞭策自己、磨练自己,好让自己成为一个有能力守护她的人,现在他终于做到了,为什么不放手尽全力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

    他会再回到这里,不也是因为无法放弃她吗?也许早在八年前她救了他的那一刻,那唇与唇的接触、气息与气息相融的瞬间,他对她就已经死心塌地了。除了她,他怀疑自己是否还能再喜欢上别的女人。

    他的回答,让朱天瑷愣愕得忘了该做何反应。

    “你……刚刚说什么?”她像看着陌生人般地望着他。

    “我说,我没答应和你断交,而且我还要当你的男朋友。”他柔和但坚定地重述道。

    不对劲……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朱天瑷愣愣地想着,而后慕然瞠大了眼瞪住他,她终于想起来哪里不对劲了!他竟然反驳她的话,丝毫不把她的拒绝当作一回事,和从前的他完全不一样!

    “你、你以为你是谁啊?!”她赶紧呛声,一向都是他听她的,她怎么可以失去主导权。“我说什么还要经过你同意?!有没有搞错啊,想当我男朋友,门儿都没有!”

    俞照恩只是淡淡垂下眼,轻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再度抬起眼时,他的黑眸如矿石般,更加黑黝闪亮。

    “我是俞照恩,一个从很久以前便一直喜欢着你的人,不管你说什么,都不能阻止我追求你,我会一直追着你不放,一直到你接受我的那一天。”他的嗓音低沉而有力,像是一种宣誓。

    说罢,没等她反应过来,他俯下脸,做了一件自他方才见到她时,就很想做的事情——

    他的唇准确无误地叠上她的……

    ***

    “厚!老师,你在发呆喀!”

    一只小手在朱天瑷眼前挥动数下,跟着探过来一张圆滚滚的白嫩脸蛋。

    朱天瑷乍然回神,正对上一双充满好奇的圆溜大眼。

    “老师,你在想什么?”小女孩精灵的眼儿骨碌碌地转动,“你是不是谈恋爱了?”其他围过来的小朋友在一旁叽叽咕咕地笑闹着。

    朱天瑷听了,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到,这一群小萝卜头真是人小鬼大!

    “小朋友,你们懂什么叫谈恋爱?”

    她是不介意来个机会教育啦,只不过这群小萝卜头年纪还小,说了他们也不懂。况且她才不是恋爱中的女人,都是那个可恶的俞照恩,说些奇奇怪怪的话,还、还偷了她的吻,害她今天上课上得心不在焉、乱七八糟的,真可恶!

    “厚!老师,你脸红了耶!”

    方才问问题的小女孩,像发现了什么大秘密似的,睁大了眼,大惊小怪地嚷嚷着。

    “哪……哪有!”她下意识伸出手飞快地贴上双颊……还真的有点热热的耶……不不不,一定是教室里空气不流通的关系,和那个可恶的家伙一点也不相于!

    “老师,你一定在想男朋友哦?”一名长得像蜡笔小新的小男孩,一手叉着腰,一手伸出食指在她面前用力点着,露出一脸鬼灵精怪的笑。

    朱天瑷脸上倏地飞上了三条黑线,微眯起眼道:

    “你们这些小鬼头,又是谈恋爱、又是男朋友的,小孩子不懂就别乱说!”

    “谁说我们不懂!”小男孩改而双手叉腰,挺起胸膛,气势昂然地反驳。“谈恋爱就是男生女生牵牵手、亲亲嘴、搂搂腰、抱一抱,跟着就生小BABY啦,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啊!”

    “老师,你不要不好意思嘛!”小女孩笑嘻嘻地接口道。“我姐姐谈恋爱的时候,也常常这样傻傻地发呆呀,还会无缘无故傻笑幄。老师,你的男朋友长得帅不帅呀?”

    懊哄哄!朱天瑷无力地一手拍额,原本这种情况对她而言只是小CASE罢了,但是她今天实在没有余力去应付这堆小萝卜头的好奇心,只好改天再接招。

    好不容易熬过这一堂课,她收拾好东西,准备赶往东区一家知名的婚纱摄影礼服公司。今天和俞大哥、南薰姐约好要去试伴娘礼服,再不快点,恐怕要迟到了。

    谁知道,她的车子在半路上竟然抛锚了!

    真是可恶!她今天是走了什么倒霉运啊,诸事不顺。

    都是那该死的俞照恩!自从碰上他之后,她就没一刻顺心如意,她懊恼地将所有的不顺都归咎到他头上,心里想着,下次再见着他,一定要好好发泄一番。

    拿起手机,她拨了俞熙阳的电话。

    “喂,俞大哥,我的车子在半路抛锚,临时拦不到计程车,可能会晚一些过去!”

    “你现在人在哪里?”手机另一端传来俞熙阳的声音。

    朱天瑷很自然地将所在的位置告诉他,没想到俞熙阳听了之后,竟丢下一句:

    “你待在那儿不要走,我让照恩过去接你,他今天刚买车,顺便试一试车子的性能。”

    说完,没给她回应的时间,他已结束通话,让朱天瑷只能瞠大了眼瞪着自己的手机。

    ***

    一辆崭新的白色房车在马路旁停下,离前面的公车站牌只有十几步路,在站牌底下或坐或站、百无聊赖的人,不由得被那雪白闪亮的高级房车给吸引注目光。

    朱天瑷跟着众人的视线移去,是新款的TOYOTA高级房车,好看是好看,但毕竟不是什么名车,实在不足以让人注目那么久。

    大家的看法显然与她相同,不一会儿,便准备收回目光,专心等待公车。然而,当车门被打开,走出一道高挺的身影时,所有才刚偏转的视线立即又聚拢过来,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那道修长高挺的身影向公车站走来。

    朱天瑷有些惊讶地看着朝公车站牌而来的俞照恩。

    因为不想坐他的车,她跟俞大哥通完电话后,便离开原来所在的位置,走到这个距离较近的公车站牌,还以为他在那儿看不到人就会离开,没想到他会找到这里来。

    一身白衫蓝裤的他,高大又英挺,非常的引人注目。她眼尖地察觉到周围的女性同胞原本无精打采显得疲惫的双眼,瞬间绽放出如同珠宝般闪亮的光芒,死命地瞅住他不放。

    霎那间,朱天瑷心底升起一股自豪、骄傲的感觉。嘿嘿!这么出色的男人,可是为她而来的哟!但很快地,她被自己的反应给吓了一跳。

    啧啧啧!她是晒昏了头是不是?竟然为了这家伙而沾沾自喜!朱天瑷,你搞清楚状况好不好?这个男人再怎么好看、迷人,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她在心里气急败坏地告诉自己。

    忙于“建设”自己的心防,没察觉到一抹阴影遮住自己,直到耳边传来一阵阵心神迷颤的抽气声,朱天瑷才纳闷地抬起眼来,顿时,一张阳光般温煦迷人的笑脸占去她所有视线,让她愣傻得几乎忘了呼吸。

    “小瑷,怎么不找家咖啡店坐着?外头太阳这么大,会晒昏人的。”俞照恩柔声说着,动人的磁性嗓音让周围的女性忍不住又发出一阵细细的抽气声。

    “你看你都流汗了,先擦一擦吧,车子里有冷气,万一着凉就不好了。”他接着取出面纸,为她拭去额头的汗珠,神情专往而温柔,看得站牌底下其他女性同胞莫不发出啧啧赞叹声,艳羡又嫉妒的神情表露无遗。

    好半晌,朱天瑷才回过神来,俏丽的脸蛋不自觉地飞上两朵红云,众目睽睽之下,她反倒不好意思排拒他的好意,急忙拉起他的手走向他的车子。

    俞照恩惊喜地望着与自己掌心交握的白皙小手,任由她拉着他往前走,直到两人来到他的车子旁,他才依依不舍地放开手。

    开了车门,让她坐进驾驶座旁后,他回到车子内,为自己系上安全带,而后转身望向她,见她微微任愣地望着前方,他但笑不语地探过身,伸长手臂为她系起安全带来。

    他突然靠近的身体让朱天瑷整个人蓦地惊醒过来——

    “你、你在做……做什么?”她低呼了声。

    他的脸就横在她眼前,轻暖的鼻息拂过她脸庞,修长的手指不经意地碰触到她的纤腰,她觉得自己的身体顿时紧绷起来,一丁点的骚动都能引起她极大的反应。

    “我看你在发呆,所以帮你系上安全带。”他抬起头,俊颜距离她鼻失寸许,朝她泛开一抹温柔的笑。

    朱天瑷不自觉地又屏住呼吸、该死的他,为什么变得这么迷人啊?!还温柔得一塌糊涂!他这样真的好像……好像她的父亲呀!一样的优雅、迷人和温柔……曾经是她小小心灵的唯一偶像……但结果呢?文雅温柔的背后却是无能承担的软弱、闷不吭声的妥协,害她像个弃儿般孤孤单单地成长……

    一想起这个,无可避免的,她连带想到某个承诺一直陪伴她的人,曾丢下她远赴美国,而且还一去八年,而她竟然还为这个王八蛋感到心动!她也太没志气了吧!

    想着想着,一把火猛地又审烧了起来,开口就没好话:

    “喂,俞照恩,你不要以为对我这么好,我就会感动得不得了,然后答应让你当我的男朋友。我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

    俞照恩脸上的笑意淡放了些许,然,温柔的神情不变,他定定地瞅着她,柔声回道:

    “我明白,从我决定追求你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你有拒绝我的权利,但我也有执着的自由,不管你拒绝我多少次,不管要花费多少时间,我都会坚持下去。”

    说完话,他挪回身体,镜片后的黑眸沉稳地望着前方,然后缓缓将车子开上路。

    朱天瑷被他这一番话给震得无法言语,方才的气一下子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只能呆怔地望着他线条坚毅的侧脸,任莫名纷乱的心绪搅扰着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