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爱上你 第五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阵咯咯娇笑声自俞照恩房里传出,伴随着一道醇厚的男子笑声。

    朱天瑷在门外微微顿住脚步,不自觉蹩起眉头。俞照恩才出院第二天,这些女生就闻风上门报到,真是一点也不浪费时间。

    “喂,发什么愣?进去啊!”走在她身畔的梁又华催促道。

    两人一走进房间,鹤立鸡群的俞熙阳马上招呼道:“小瑷,你来了啊!”

    所有叽喳声立即停顿下来,几名女孩子转身望向朱天瑷,然后跑至她身边,簇拥着她走向俞照恩床尾。

    “朱天瑷,你来得正好,我们刚刚才和俞大哥谈那一天发生的惊险画面,好紧张呢!”一名女生笑呵呵地道,实在让人听不出她哪里“紧张”。

    “小瑷,我们好崇拜你幄!”另一名女同学接着道,“当时大家都吓死了,你还能那么冷静跳下池里救人,比那些闯祸的男生神勇哩!”

    被人这么一赞,朱天瑷反倒有些不好意思,除了微笑之外,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是啊,小瑷,你真的好厉害耶,竟然会嘴对嘴人工呼吸,还会心肺复苏术,我们都看得目瞪口呆哟!”女生们继续表扬她的英勇事迹。

    “小恩,看来你是因祸得福幄!”俞熙阳取笑地朝俞照恩眨眨眼,“嘴对嘴人工呼吸也算是接吻呢,没想到小瑷为了救你,竟然作出这么大的牺牲!”

    朱天瑷闻言,霎时满脸通红。“俞大哥,你别闹了好不好!”

    “俞大哥哪有胡闹?”俞熙阳仍旧嘻皮笑脸,“你可是小思的救命恩人,也等于是我们俞家的恩人,我爸妈还特地从外国赶回来,想见你一面哩!”

    “小瑷,俞爸爸和俞妈妈是美国华侨界有名的企业家哟,连我爸妈都很想跟他们认识呢!”有人好心提供情报。

    朱天瑷有些受宠若惊地瞪大了眼,认识俞照恩这么多年,她从未见过俞爸爸俞妈妈,因为他们长年居住在外国,负责俞家在美国经营的分公司,一年难得回来一次,却也总是来匆匆去匆匆。

    “可是……我们以后会有一段好长的时间看不到俞同学耶!”某位千金忽然叹口气道,神情显得有些失落。

    “这次俞爸爸俞妈妈回来,是准备带他到美国去,真的让人好合不得呀!不过俞同学说,我们可以到美国找他,他会招待大家到处去玩哟!”说到后来,女孩清秀的脸庞开始焕发出兴奋的光采,一扫方才的落寞。

    朱天瑷整个人霎时像一根电线杆似的呆立不动,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巴也愣愣地微启着,好半晌才反应过来。

    他要去美国?!不会的,他一定是在开玩笑!

    “俞、俞照恩……你、你要去美、美国?”奇怪了,她什么时候说话会结结巴巴的,喉咙好像卡着什么东西,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俞照恩习惯性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轻敛下眼睫,点点头微笑道:

    “嗯,爸妈说美国旧金山的气候对我的气喘病很有帮助,还说在这里,爷爷奶奶太过保护我了,所以他们决定带我到美国去。”

    “那、那你的学业怎么办?”她忽然觉得脑子里乱哄哄的,根本无法好好思考,急得随便抓个问题,只盼望他能改变主意。

    “哎哟!小瑷,这有什么问题!”一名女生插嘴道,“美国那边学校多的是,而且,俞同学这么优秀,到美国可以接受更精英的教育呢!”朱天瑷顿时无言,只能愣愣地望着俞照恩_

    “哎呀呀呀!小瑷.你该不会是舍不得我们家小恩吧?”俞熙阳看着她发呆的样子,忍不住取笑道。

    闻言,朱天瑷立即清醒过来,白嫩的脸蛋迅速抹上一层淡红,伤心、失望,夹杂着愤怒的情绪一古脑儿冲上心头,眼尾一扬、下巴一抬,她恨恨咬牙道:

    “谁舍不得他了!他爱去哪儿就去哪儿,干我什么事!”

    可恶的俞照恩,说话不算话!答应过要一直一直陪着她的,现在却食言!

    哼,她就知道他是个小气鬼.因为她拒绝了他,所以他就故意这么做好让她难过……立即更正!她“一点”也不难过……只是……她的鼻子怎么酸酸的?眼眶也热了起来……

    梁又华看了看好友的表情,转而望向俞熙阳,朝他眨了数眼,双手一拍,哈喝道:“同学们,你们一定口渴了,走走走!我们让俞大哥请我们吃冰去!”

    俞熙阳先是讶异地抬了抬眉,眼光飞快地溜过俞照恩及朱天瑷两人,唇边扬起一抹了然的微笑,决定从善如流:

    “各位美女们,让俞大哥尽一下地主之谊吧,大家请!”

    高大的身子绅士地弯下腰,右手还不忘摆出个“请”的动作,迷人的眼睛朝众家小美女轻眨着,逗得一群情窦初开的女生们芳心怦怦乱跳,羞涩地扬开一脸娇笑,一个个愉快地走出房门外。

    ***

    大家都走了之后,房间里顿时陷入一阵让人不知所措的沉寂里。

    许久后,俞照恩率先开口:

    “小瑷,谢谢你救了我……”说着,他的耳朵蓦地烧红了起来。

    原来那一天他真的不是在做梦……那软柔的触感是来自于她的唇瓣,就在他决定对她死心放弃的时候,她的唇贴在他唇上为他度气的刹那,他霍然明白,喜爱她的心根本无法改变或遗忘,他真的好喜欢她,不想只是做好朋友,他希望能永远伴着她,而好朋友的身份并不能让他一辈子陪在她身旁。

    “你要是真的想谢谢我,就不要到美国去!”

    朱天瑷不假思索地道,话一说出口,她就后悔了,听起来好像她在求他似的,真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小瑷……我非到美国去不可!”

    他很高兴她毕竟仍有些舍不得自己,对他并非完全没有感情;但,这对他而言是不够的!他希望有一天,她能像他喜欢她那样地喜欢着他,希望他在她心里是唯一的、不可取代的。

    所以……为了那一天的到来,他不得不先忍痛离开她,他必须让自己成长、茁壮,达成她理想中的标准;他必须蜕变、成熟,让自己具备足够的能力守护她……纵使心里实在万分难舍……

    没留意到他难过不舍的表情,朱天瑷一听到他的回答,直觉反应除了愤怒之外,还有一种自信心被狠狠打击的难堪。他从来不曾拒绝她任何事。为此,她既恼怒又心惊,这样的情绪来得又快又急,让她无暇冷静思考,心里的防卫机制立即启动——

    “我说了,你爱去哪就去哪,与我无关!”她握着拳头,涨红着脸低喊,打死也不承认自己现在心里是难过得要死,还有一种被背叛被遗弃的感觉。

    “小瑷,我不会去很久的。”像是要保证什么,他有些急促地道,温柔的黑眸直盯住她涨红的脸。

    “我管你要去多久,干我屁事啊!”她气恼得口不择言。

    俞照恩并不以为意,停留在她脸上的幽幽视线像含蕴着千言万语,却是欲言又止。

    “小瑷,我去美国是为了把自己的气喘病治好。”终于,他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道:“我希望自己能变得又健康又强壮,你明白吗?”

    明白什么?明白他是个小鼻子小眼睛又小心眼的小气鬼吗?朱天爱忿忿地想着,心里已认定他是因为她的拒绝所以才决定离开这里的,她根本听不进他说的话。她只知道他就要丢下她一个人到美国去了,她干嘛还要在这里听他叽哩叭啦一大堆!

    “小瑷……”见她沉着脸不说话,他轻唤了她一声。“你……可不可以写信给我?”声音里有着一丝恳求与企盼。

    她的回答是充满气愤的瞪视:“很抱歉!我可能没有空写信,才刚开学,我的约会就已经排到下学期去了。”她负气地拒绝。

    “喔……”俞照恩有些失望地垂下眼,旋即又不放弃地问她:“那我写信给你好不好?”

    “随便你!”她撇过脸装作毫不在意的模样,极力忍住想破口骂他一顿,然后当着他的面甩门离开的冲动。

    “小瑷……”他有些迟疑地又唤了她一声,却被她突然往前跨了一步的愤怒模样给惊得截断了想说的话。

    朱天瑷冲上前,神情激动地怒吼:“俞照恩,你叽哩叭啦一大堆,到底有完没完哪?”她终于忍不住完全爆发出来,“你要走就走,干嘛一直烦我!我为什么要在这里听你说一些废话啊?”

    俞照恩愣了好一会儿,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发这么大的脾气。

    “我……我只是想问你……我们还是好朋友吧?”他有些苦涩地轻声说着,心理原本想问的是……他不在她身边的日子,她是否会想念他?

    “好朋友?!’他的问题无意中戳中了她的痛处,她咬牙回道:“俞照恩,我们再也不是好朋友了!我最讨厌你了!我要跟你断交!你听清楚了吧,我才不要跟一个不守信用的大混蛋继续做朋友,再见!”

    话一说完,她立即绝然地转身离去,气恼的双眸却已泛起泪光。

    终究,她仍没如自己心里所计划的,在他面前甩门离开,因为……她已经没那个力气了,因为她要赶快回到家里,将自己埋在被窝里好好痛哭一场……可恶的俞照恩,她永远都不会原谅他!

    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他要离开,她的反应会这么激烈?为什么她觉得好伤心好难过?

    ***

    一个星期后,俞照恩随同父母离开台北,搭机飞往美国。那一天,朱天瑷没去送行。

    对于外公、俞爷爷、俞奶奶投来的充满关注、担忧的眼神,她假装没看见,也不管好友及同学们殷殷垂询的探问,她将自己锁在一个小世界里,拒绝别人的靠近与关心。

    然而,翌日,她又生龙活虎地出现在众人面前,像一只刚破茧而出的彩蝶,在青春的年华里、在众多仰慕者的爱慕眼神里翩翩飞舞,笑得灿烂又开心……

    至于,记忆中一个名叫“俞照恩”的男孩,就像一份不知该被归类到何处的电脑档案——尘封着不曾开启,却又固执地霸占着一个位置……

    ***

    八年后

    阳明山别墅区,一个宁静的夏日傍晚,一辆火红的法主利跑车像流光般划过一街的绿意,在一栋典雅的别墅前嘎然而止,尖锐的煞车声打破一片暖融的静溢,震飞远近树枝J栖息的鸟儿。

    车门开启,首先露出一双修长匀称的美腿,足蹬五寸产跟鞋,朱天瑷像个女王般从车里走出。

    将红色背包轻甩上肩,小腿往上一抬,鞋跟一勾,轻易的将车门踢回原位,不待驾驶座上的人下车,径自往自家宅院走去。

    “等等!”车上身着名牌服饰、梳着一头时髦发型的男子匆忙下车赶过来拦住她。

    “有什么事吗?”轻拢了拢垂肩的乌亮卷发,朱天瑷朝男子露出一抹炫人的娇笑,微弯的明眸却闪过一丝不耐烦。

    男子着迷地靠近她,一手放肆地绕过她的纤腰,将她拥向自己胸前,厚厚的嘴唇一吸,便要吻住佳人娇嫩的红唇。

    一只纤纤玉手飞快地掌住男子的脸颊,硬将他的脸给主偏了去,另外一只手不知何时已搁在男子胸前,撑开差一点就要贴上她的男性胸膛。

    男子歪着嘴,忍不住抱怨:“小瑷,我们已经约会这么多次了,你让我香一个也不为过吧?”

    “三次。”朱天瑷冷淡地脱了他一眼,“约会三次,就想吻,那你去找别人吧,本小姐不奉陪了。”

    说完话,她拨开男子放在她腰间的手,回身继续往前走。

    男人愣了一会儿,随即又赶上前拦住她,这一次,帅气的脸上多了几分恼怒。“朱天瑷,你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你是在耍我吗?”

    开玩笑!想甩掉他?门儿都没有!

    从来就只有他甩人,什么时候轮到他被人甩!就算眼前这个女人再美,他也不能让她骑到他头上来!男人在心里自大地哼着。

    朱天瑷朝他嫣然一笑,一脸无辜地道:“我哪敢耍你?你这么大个人,我也耍不动呀!好了,成熟一点,乖,别挡住我的路。”

    她像在对待一个不懂事闹脾气的小孩般,随意敷衍着男人,轻拍了拍他结实壮硕的胸肌,绕过他便又往前走去。

    男人霎时满脸涨得通红,恼羞成怒地顾不得保持绅士风度,仗着高壮挺拔的体格优势,猿臂一伸一缩,将佳人强拥入怀,厚唇再度逼近,准备讨回他应得的报偿。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辆停在路边树荫底下的银色宝马车内,有人心急地想开车门冲上前去——

    “唉呀,你急什么急,好戏在后头。”俞熙阳好整以暇地噙着笑,拦住欲匆匆下车的弟弟。

    “什么好戏在后头,你没看到——”话还没说完,焦急的双眼倏然一瞠,就见朱天瑷抬起左膝,朝男人胯下往上一顶,男人立即痛苦地弯下身抱着鼠蹊部哀嚎着。

    始作源者还一脸笑咪咪地弯下身,在男人眼前竖起食指,轻摇了数下,像在警告一个调皮捣蛋的顽童般,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唉!很抱歉,你被三振出局了!”

    说罢,轻巧美丽地一旋身,走进自家宅院里。

    “看到了没?那就是咱们小瑷。”俞熙阳笑呵呵地道,“想占她的便宜,门儿都没有!今天这个算小CASE呢,你大哥我还见过有人被当成沙袋过肩摔哩!”

    俞照恩轻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露出一抹温柔的笑。

    “离开这么多年,我都忘了向来只有她欺负人,哪轮得到人家来欺负她,她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一丝苦涩融进他唇角的笑意,停顿了一会儿,才又接着道:“喜欢的仍然是那类型的男生……”

    说到这点,俞熙阳忍不住摇头叹息,“唉!小瑷什么都好,就是这一点死脑筋,到现在还弄不明白真正的男子汉并不等于高壮的肌肉男。当然,你大哥我是例外!”

    “不过,你也不必感到失意,现在的你可不比从前。老实说,大哥刚才在机场还差点认不出你呢。”他伸手轻拍俞照恩变得宽阔坚实的胸膛,为他打气道。

    “大哥……你想……她会喜欢现在的我吗?”俞照恩有些迟疑地问。

    俞熙阳煞有介事地、认真地上上下下看了他几回,摇头晃脑地道:

    “斯文俊秀,儒雅中带着几分阳刚,体格结实挺拔却不失优雅……啧啧啧!现在的你,有哪个女人见了会不喜欢的?除非她眼睛长在头顶上!”

    “大哥,你太夸张了,我没有你说的这么好。”俞照恩不禁失笑,“况且,小瑷和一般女生不一样。”

    俞熙阳频频点头表示赞同。“要追小瑷确实不简单,这些年不晓得有多少男人感羽而归、壮烈成仁……”他突然一脸严肃地看着俞照恩,“小恩,你老实告诉大哥,是不是真的非小瑷不可?”

    俞照恩淡淡地垂下眼,温雅笑道:“大哥,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只是希望还能跟她保持朋友之间的友谊。”

    “你想骗谁啊!”俞熙阳不以为然地嗤鼻道,“只想当她的朋友,刚刚怎么会急得要下车救美?而且这八年来,从不间断地打电话问我她的情况,信也不知写了几百封,你当你大哥是笨蛋,连你的心事都瞧不为来啊?!”

    俞照恩不由得脸红,“我只是不想造成小瑷的困扰……能当她的朋友我就很满足了。”

    听了他的话,俞熙阳忍不住又摇头叹气。

    “小恩,男人有时候太过温柔体贴是一种懦弱和退缩的行为!既然喜欢,就去争取呀,真要等到心上人嫁人、新郎不是你的时候,你真的还能说当她的朋友就很满足了吗?”

    俞照恩默然不语。

    “怎么不说话了?”

    “大哥……我要去美国的那一年,小瑷和我断交了。”他终于说出心里的心结,“她还说她最讨厌我了,所以我……”所以他才一直不敢回来,怕看到她冷漠的脸孔,怕她真的不再理会他。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俞熙阳摸着下颚思索了一会儿,“难怪每次我在她面前谈到你的时候,她不是板着一张睑就是立即走人。”

    “看来她还是很讨厌我。”俞照恩淡淡一笑,笑容却显得有些苦涩。

    “你真的这样认为吗?”俞熙阳微眯着眼别有所思地问,“小瑷那丫头真的讨厌一个人的时候,连话都懒得说,更不会做出什么反应。唯独对你,却这么反常……依我看哪,她应该不是讨厌你。”

    “是啊,她不是讨厌我,只是恨死我罢了。”俞照恩一脸苦笑地自嘲。

    “哈!你只说对了一半。”俞熙阳像发现了什么天大的秘密似地,洋洋得意地笑咧了嘴,“依你大哥对女人的了解,小瑷肯定是对你又爱又恨。”他语出惊人地作下结论。

    “又、又爱又恨?!”俞照恩瞪大了眼,像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说话还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怎、怎么可能?”

    “大哥说的准没错!”俞熙阳胸有成竹地笑道,就差没拍胸脯向他保证。“我和你未来大嫂也是这样走过来的。总之,你听大哥的准没错,既然喜欢小瑷,就放胆去追,她已经答应当我和你大嫂的伴娘,你这个伴郎可得好好把握机会,大哥我绝对会帮你一把!”

    俞照恩仍是愣愣地发着呆。小瑷对他又爱又恨?姑且不论是真是假……又爱又恨哪……他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

    一上完今天最后一堂课,朱天瑷迅速收拾好书本及辅助教材,便匆匆忙忙赶着回家。

    今天足足上了五堂课,喉咙实在有些吃不消。当初会选择当儿童美语教师,是因为这份工作很有弹性,可自由排课,跟小朋友相处互动也很有趣,只不过随着知名度愈来愈大,上头排她的课也愈来愈多,害她累得只想睡觉,连到brUB放松小酌一下,顺便物色下一个约会人选的力气都没有。

    看了腕上的表一眼,时针正好指着五点,距离俞爷爷俞奶奶请吃晚饭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她还来得及回家洗个澡,稍加打扮一下。

    想起早上出门时,外公还千叮咛万交代,提醒她不要忘了晚餐之约,而且不许迟到,最好盛装打扮一番。她不禁觉得有些纳闷,只不过是和俞爷爷俞奶奶、俞大哥及南贵姐吃个饭,干嘛那么慎重其事?难不成还有别的客人吗?

    仔细想想,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最近外公老是提到要俞爷爷俞奶奶帮她介绍一些年轻有为的对象,好让她收收心。她并不排斥这种相亲饭局啦,只是,外公大可跟她明说,干嘛这么神神秘秘的!

    算了!她决定不让自己多伤脑筋,专心应付着眼前正值下班时间大塞车的烦人路况。

    回到家,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了。才刚踏进客厅,管家林嫂已闻声跑出来,尽职地转述道:“小姐,老爷已经先过去俞家了,他要我告诉你,晚饭六点开始,千万不可以迟到。”

    朱天瑷匆忙答应了声,随即奔上楼,用最快的速度洗澡、换装。

    当一切准备就绪,她走出自家大门时,时间已逼近六点了。

    来到俞家大门前,正要推门而人时,一名男子匆匆地下了计程车,朝她直奔过来……更正!是朝着大门而来。

    朱天瑷下意识地抬头看向来人,那男人一看见她好像吓了一跳,手上提着的设计夹差点松落。

    好奇怪呀……朱天瑷忍不住蹩眉打量起眼前的男人,她应该没见过这个男生才对,可是为什么她又觉得他好像似曾相识?

    他很高,超过一百八十公分,肩膀宽阔而坚实,虽然不是那种肌肉发达的壮男,看起来却很健康结实,小麦色的肌肤搭配斯文俊秀的五官,别有一番奇特的魅力,加上横在他鼻梁间的金边细框眼镜,整个人融合了阳光与书卷味,散发出一股独特的气质……她几乎是目不转睛地瞧着他,根本无法移开视线。

    同一时刻,俞照恩却是手心直冒汗地望着她。

    他的心脏跳得飞快,咯咯咯在胸腔里敲鼓似地擂动着。她认出他来了吗?会不会下一秒便当着他的面拂袖而去?

    在等待的时间里,他几乎要停止呼吸了,一心只挂意着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仿佛意识到自己这样直盯着人家瞧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朱天瑷赶紧回过神来,菱唇上扬,拉开美丽的笑弧,眉眼弯弯地朝对方轻轻颔首致意:

    “你是俞爷爷俞奶奶今天晚餐上的客人吗?”

    眼前这个让人瞧了很顺眼的男人如果真是俞爷爷俞奶奶要介绍给她的对象,她倒是愿意和他交往看看。

    俞照恩愣了一下,她……她没认出自己?!

    这表示他蜕变得很成功?还是她老早将他忘得一干二净,所以才会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也认不出他来?

    一时之间,他不知道自己该感到高兴还是难过。

    他的反应让朱天瑷直觉认为自己太过唐突,赶忙自我介绍道:

    “你好,我叫朱天瑷,就住在隔壁,和俞爷爷俞奶奶是老邻居了。”

    一边说着,她大方地朝他伸出手。

    俞照恩仍是愣愣地盯着她。他当然知道她是谁,他几乎是第一眼就将她认了出来!

    这么多年没见,她的眉眼依旧,飞扬的神采依然,却多了几分妩媚与娇艳;她变得自信、成熟又干练,唯一不变的是,那闪烁在明亮眸底,被隐藏得很好的任性与倔傲。

    愣了好一会儿,察觉到她微蹩起眉头,他赶紧伸手握住她准备收回的纤纤玉手。两手交握的那一刹那,他的身体像是被一股强烈的电流入侵,那种心房震颤的感觉他并不陌生,好似回到许久前的那一夜,他在她唇上初次尝到接吻的美好滋味……

    他强而有力的紧握,让朱天瑷整个人莫名一颤!她史无前例地呆愣了下,双眸直盯住包覆着自己白皙小手的古铜大掌,那强烈的对比让她不禁多看了几眼。他的手指修长而优雅,指甲也修整得十分整齐,光看着这样一只手,她竟不由自主地心跳加快了起来。

    真是见鬼了!又不是没看过没握过男人的手,她脸红心跳个什么劲?!

    在心里暗眸了声,她微微懊恼地想收回自己的手,却发现他竟紧握住她不放,她直觉地抬眼望向对方,冷不防地教他的注视又给愣了一下,眼前的男人眸底像是蕴着火焰似的,紧锁着她的脸一眨也不眨地。

    她不是没见过男人明目张胆、热烈的爱慕眼光,却少有人能让她觉得不讨厌,甚或欢喜的,而眼前这个男人竟然做到了!

    隐藏在镜片后的双眸黝黑而深这,望着她的眼神炽烈又温柔,让人不由自主地被吸进那两丸黑洞中……这样的一双眼……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她好像在哪里见过呢……

    正当两人无言默默相望的时候,楼花大门让人从里头拉开一边,探出一张圆圆的、慈样的脸庞——

    “小瑷,你来了呀,赶快进来吧。”俞家奶奶抬眼一看见朱天瑷,立即笑呵呵地招呼着。“方才你外公还在叨念着你呢!”

    朱天瑷还来不及回应,就见俞奶奶侧首一望,显然这才发现还有人站在门外,一看见来者,俞奶奶一张脸笑得益发开怀,一双老花眼此刻一点也不花地直瞧着两人紧紧交握的手——

    “小恩哪,你也回来了呀,真是巧啊,你们两个已经打过招呼了吧?”俞奶奶简直乐得合不拢嘴。

    然而,朱天瑷却仅是被闪电劈中似的,但愣着动也不动地瞪着眼前的男人。

    小恩?!他是俞照恩?!那个不守信用丢下她到美国去的王八蛋?!

    瞬间,所有魔法乍然消逝无踪,她坚决否认自己方才曾为这个可恶的家伙感到心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