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爱上你 第四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九月,阳光灿烂耀眼的周末午后,俞家游泳池畔洋溢着一片热闹欢乐的景象,一群正值青春欢笑的少男少女,好不开心地在清凉澄澈的池里悠游。

    刚升上高一,大伙儿尚未完全收心,趁着课业还很轻松的时候,呦喝着来个池边戏水brARTY,紧紧抓住夏天的尾巴,尽情欢乐。

    池边,架着大太阳伞的躺椅底下,朱天瑷却是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呆呆地望着池中嬉戏的同学。

    梁又华游完数趟爬上池岸后,看了她的表情一眼,然后在她身旁坐下。

    “小瑷,你怎么了?从一开始就好像不太开心似的,是谁惹到你了?”她半开玩笑地问道。

    “我很好,有什么不开心的!”她像是跟谁赌气似的,拿起果汁用力吸了好几口,不悦的眼神不自觉地飘向不远处的大榕树底下。

    梁又华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那不是俞照恩吗?他怎么不一起过来玩?”

    “谁管他呀!书呆子就是书呆子,成天只知道捧着书!”朱天瑷没好气地回了句。

    “小瑷,你是不是跟他吵架了?”梁又华可以感觉出好友的火气很大,而且这股气还是冲着俞照恩来的。

    “我才做得跟他吵咧!”

    朱天瑷撇头嗤哼了声。那家伙不知道哪根筋不对,整个暑假里,他对她的态度完全变了个样,客气冷淡得像刚认识她似的。有事找他说没空,就连这次请他出借游泳池邀同学来玩,他也是一副无可无不可的疏远神情,能少说一句话就少说一句话,好像跟她接触是一件很勉强的事。

    “那你怎么一脸阴阳怪气的模样?”梁又华微皱着眉观察她的表情。

    “我阴阳怪气?”朱天瑷几乎从椅子上弹跳起来,“真正阴阳怪气的人是他好不好!”

    “厚!还说你们之间没事!”梁又华一脸“被我抓到了”的兴奋表情,“要不要说出来听听,也许我可以给点意见晴。”

    “谢谢你的好意。”她朝好友懒懒地瞪了一眼,“我真的没什么事情可以说给你听。”

    要她说什么?事实上,连她自己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他对她的态度突然跟以前完全不一样!

    根本无迹可循的事,她要从何说起?

    好闷哨,她干嘛要那么在意他呀?他不理她就算了,她又不缺他一个朋友,哼!

    朱天暖心烦气躁地想着,几个叽哩机啦的女生闹哄哄地来到她面前,她却仍恍然元觉。

    “朱天瑷,我们有几个问题想问你耶。”走在前头的女生露出浅浅的笑窝,有些腼腆地看着朱天瑷。

    “喂,小瑷,人家在和你说话呢。”梁又华伸手摇了摇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好友。

    “有什么事吗?”朱天瑷赶紧回过神来。

    “小瑷,你和俞照恩很熟吗?”

    朱天瑷微喷了整眉,“应该算熟吧,我们是多年的老邻居了。”升上高中后,她和俞照恩并不同班。

    “那……你和他是不是男女朋友啊?”

    “咳咳……”刚就着吸管喝果汁的朱天瑷,被这个意外又直接的问题给惊得呛了下,“当、当然不是!我和他只是邻居兼朋友而已。”说着,忍不住瞧了一眼不远处树荫底下的人影。

    “太好了,那我们就放心了!”女生们爆出一声喜悦的轻呼,个个眉开眼笑的。

    “好什么好?什么放心不放心的?你们在说什么呀?”梁又华先一步开口问道。

    “小瑷,不好意思啦,因为我们都很喜欢俞照恩同学,所以冒昧问你这些问题!”其中一名女生大方地说明。”他有什么好啊?你们为什么会喜欢他?”朱天瑷忍不住问道,实在有些难以置信,现在的女孩子不是都喜欢阳光型的男生吗?还是说这些来自名门望族的千金小姐的眼光比较特别?

    下一秒,几张青嫩的脸蛋不约而同带着怪异的失情望向朱天瑷,好像她的问题很奇怪似的。

    “俞照恩看起来斯文俊秀又很温柔,尤其他的眼睛好迷人幄,就像白马王子一样,人人看了都会喜欢呀!”甲女一脸梦幻地道。

    “是呀,俞照恩不仅人长得斯斯文文、干于净净的,头脑又好,气质与才能并备,比那些毛毛躁躁的粗鲁男生好太多了!”乙女接着道。

    朱天瑷有些惊愕不解地看着她们,继之转而望向梁又华,却见她一副“你看,我说的没错吧!”的表情,再一次表达她认为她不识货的看法。

    “你们难道不认为男孩子就应该要健康开朗有活力,像……就像……,”朱天瑷不服气地提出自己的想法,却找不到可以作为范例的对象。

    “就像我们一样啊!”不知何时,几个男生也凑了过来,露出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异口同声道。

    “小瑷说得对,男孩子就要健康有活力,俞照恩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有什么好啊?!”

    “就是嘛!而且他成天只会抱着书看,简直就是个书呆子,跟他在一起一定很无趣!”

    男生们你一言我一语,尽情地大加挞伐,一边还不忘挺直腰杆展示自己结实的身材。

    “你们懂什么!俞照恩文质彬彬、学识丰富,是真正有内涵的人,哪像你们只是空有一身蛮力,头脑简单、浑身臭汗的毛头小伙子!”

    一名女生很不客气地回了一记,娇滴滴的声音甚是好听。

    “既然你们这么欣赏俞照恩,怎么不请他过来一起玩?他是主人,应该尽尽地主之谊吧!”一名男生突然开口道,然后跟身旁的伙伴眨眨眼,像在传递某种讯息似的。

    “是呀是呀,我们这就去请他过来一起玩!”几个男生很有默契地同声道,一说完话便马上行动,朝俞照恩所在的位置蜂拥而去。

    “你猜他们要做什么?”梁又华微皱着眉问朱天瑷。

    那群男生不会是真要请俞照恩过来一起玩,她敢打赌他们心里铁定有什么预谋,只为了在女生面前争回一口气。

    不一会儿,就见几个男生簇拥着俞照恩走向她们,那情形说是请人家过来,还比较像是强行押送。

    “俞照恩!”一群女孩子随即围绕住他,清脆娇嫩的声音此起彼落,热络地同俞照恩招呼着。

    “晦!你们好。”俞照恩浅浅一笑,镜片后的双眸微带腼腆地望了众家美女一眼,而后轻敛下,没同就在旁边躺椅上休息的朱天瑷打招呼。

    可恶的俞照恩,竟然看也不看她一眼!

    朱天瑷恼火地瞪着被众人包围的瘦削身影,看着几个女同学娇羞讨好的表情,她一肚子气没得发,索性闭上眼,隔离那令人觉得碍眼的画面。

    “俞照恩,天气这么好,怎么不下水游个几圈?池水很温暖很舒服呢!”甲女甜甜地建议道。

    “是啊!俞同学偶尔也要运动运动,不能老是坐着看书嘛。”男生们顺势闹着,“我们顺便跟你较量较量,看谁游得快。”

    俞照恩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微笑道:“很抱歉,我不会游泳。”

    众人呆愣了一秒,随即男生们发出哈哈大笑声。

    “怎么可能?!俞同学你在开玩笑吧?学校有游泳课,你怎么可能不会游泳!”男生们微带轻视和嘲笑的怀疑眼光纷纷落在他身上。

    “喂,小瑷,俞照恩真的不会游泳啊?”在一旁观望的梁又华转过头望着自己的好友。

    朱天瑷显然不太乐意回答有关他的问题,过了好一会儿才勉强点头,以示回应。

    “哎呀,那可糟了!”梁又华蹩眉低呼了声。

    “什么事糟了?”朱天瑷张开眼,不解地问。

    “那些男生肯定会趁机整俞照恩,好让他出糗!”

    “那又怎样?”朱天瑷不甚在意地睐了她一眼,“小小恶作剧应该不必这么大惊小怪吧?”

    “小小恶作剧?”梁又华不以为然地回道,“你等着瞧好了,他们可不是一般男生,全是一些爱面子的少爷,哪会那么简单就放过俞照恩!”

    “那是他的事,跟我无关!”嘴里这样说着,眸光却不由自主地移向俞照恩。

    此时,面对男同学们的嘲讽和质疑,俞照恩仍是一脸温和的笑。不疾不徐地回答:“我真的不会游泳,很抱歉让你们扫兴,你们继续玩吧,我不陪你们了。”

    向众人颔首表示歉意后,他旋即往旁边跨了一步准备离开,却冷不妨被几只手臂给拦住——

    “我们才不相信你不会游泳呢!”方才带头的男生咧开一抹狡偿的笑意望着俞照思。

    “那……要怎么样你们才会相信?”俞照恩好脾气地问,微带一丝无奈。

    仿佛就等着他这么问,一群富家小鬼头眉毛一耸、眼尾一扬,彼此互望了一眼,而后像是早已说好似的,动作迅速整齐地抬起俞照恩,将他抛进地水中,整个过程一气呵成,让旁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哎哟,搞什么嘛!”

    一阵水花溅得众家美女哇哇大叫,纷纷往后退了几步。

    “你们怎么这么粗鲁啦!俞同学那么斯文,一定被吓到了啦!”甲女不舍地嚷嚷着。

    “我看他们根本是存心欺负俞同学!”乙女跟着出声抗议。

    “你们也帮帮忙,别那么大惊小怪好不好,淹不死人的啦!”男生们仍是喀皮笑脸的,不以为意地凉凉道。”群人闹了一会儿,开始有人觉得不对劲——

    “哎呀,俞同学沉到池底了!”一名女生率先惊喊道。

    “他怎么动也不动的……是不是出事了呀?”惊慌的女声陆续响起。

    朱天瑷闻言,再也沉不住气地站起身来,急步靠近池岸,果真看到俞照恩一动也不动地在池底漂流着,她的脸瞬间刷白,下一秒,她已纵身跃入游泳池中,迅速地往俞照恩所在的位置游去。

    “这下可好了,一不小心还真会搞出人命哟!”

    不知何时,梁又华来到地岸边,有意无意地瞟着一旁闯祸的男生们。

    被她这么一说,一群毛头小子也不禁露出紧张的神色,不知所措地发着呆Q

    很快地,朱天瑷将俞照恩拉至池岸边,让众人合力将他抬至地面上,跟着迅速地爬上地岸,在他身旁蹲下后,她脸色青白地伸出手,微微颤抖地探向他的鼻息……

    没有呼吸!

    心脏猛然一缩!她颤抖地缩回手,弯身将耳朵贴住他的胸口……也没有心跳!

    她说了一下,眼眶倏地涌上一阵热意,随即在心理命令自己要冷静,她上过急救课程,每一个步骤她都记得很清楚,再不动手,就真的来不及了!

    下一刻,她已捏住俞照思的鼻子,打开他的嘴巴,开始为他做嘴对嘴人工呼吸,重复数次之后,转而为他做心肺复苏术,熟练而镇定的操作让旁观的人不禁看得目瞪口呆。

    不知过了多久,当朱天瑷正贴着俞照恩的嘴巴吹气时,他忽地呛咳了下,跟着呕出水来——

    “他醒了!他醒了!”有人惊呼道。

    朱天瑷停住动作,专注地望着俞照恩苍白若纸的脸庞,见他缓缓地睁开眼,她几乎喜极而泣;然而,她的喜悦没持续多久,便看到他突然呼吸急促了起来,胸口急剧地起伏,神情愈来愈痛苦的模样……她倏然一惊,虽不曾见过他发病,但她知道,此刻他气喘病发作了。

    “俞爷爷!俞奶奶!”她急得放声大喊。

    梁又华见情况不对,赶紧跑进屋里找人。

    “俞照恩!我不准你在我面前发病!”朱天瑷用双臂环住他,想让他的呼吸和缓下来,却不知道该怎么做,急得眼泪不由自主地滚滚滑落。

    她好后悔好后悔,不应该跟他赌气的,她早该在他被丢入池水前,阻止那群男生胡闹。

    如果他真的出事,她一定不会原谅自己……俞爷爷俞奶奶对她那么好,她却害他气喘病发作……

    她愈想愈难过,满脸懊悔地看着俞照恩苍白的脸色,哽咽地在他耳旁小小声地、不断地重复着:“俞照恩,你一定会没事,一定会没事的……”

    ***

    “俞奶奶!都是我的错!”

    朱天瑷哭得呼哩哗啦,眼泪像水龙头似的,关也关不住。

    “小瑷,别哭了,这不是你的错啊。”俞家奶奶轻搂着她安慰道。“况且,你已经处理得很好了,俞奶奶还要谢谢你呢。”

    “是啊!小瑷,俞爷爷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反应这么好,又这么冷静镇定,你外公真是教得好呀!”俞爷爷跟着称赞道。

    朱天瑷只是摇摇头,事实上,她心里真的怕死了,身体到现在还微微颤抖着。用手背抹掉眼泪,她吸了吸鼻子,张着红肿的眼睛直盯着病房的门。

    片刻后,病房打开了,一名医护人员走向他们,微笑地道:

    “俞老先生、老太太,令孙没事,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我们刚刚替他注射了药剂,几个小时以后他就会醒过来。”

    听到医生的说明,朱天瑷开心得忍不住又要掉眼泪了,紧绷的情绪一放松,双腿竟然无力地软了下,俞奶奶见状,赶紧扶住她。

    “小瑷,也真是难为你了。”俞奶奶慈蔼地笑望着她,“我和你俞爷爷,不知道经历这种阵仗几回了,才能这么冷静。倒是你,这应该是你第一次看到小恩发病吧?”

    朱天瑷点点头。

    “等一会儿,熙阳来了,我让他先送你回去,你需要好好休息。”

    朱天瑷赶紧摇摇头,“我还不想回去……我想进去看看他,陪他一会儿。”

    俞奶奶与俞爷爷对看了一眼后,微笑地点头道:“那好吧,我和你俞爷爷先去替小恩办住院手续,等会儿就回来。”

    两老一离开,朱天瑷立即奔进病房里,在床榻前跪下。

    病床上的俞照恩脸色如同他身上盖的床单一样白,和他黑得发亮的发色成了强烈对比,他的胸口微微起伏,正安详地沉睡着。

    朱天瑷愣愣地望着他,轻轻地伸出手握住他放在被单上的手,他的手几乎比她的还瘦,但却是温暖的,和那时她将他从地底救起的冰凉完全不同……直到此刻,她紧张许久的心情这才真正地放松。

    握着他的手,她将脸趴在床缘,凝视着他沉静的睡颜,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眼皮开始不支地垂下,终至完全合上,就这样倚坐在病床边,睡着了。

    **

    当俞照恩醒过来时,首先感觉到的是手心里温暧的紧握。

    他睁开眼,看见朱天瑷泪痕斑斑的俏脸,正贴在他枕边;再往下望去……她的手正紧紧地握着他的。

    他眨了眨眼,有些不敢置信地瞧着。她为什么哭了?是因为他的缘故吗?

    游泳池畔发生的事情,一点一滴地在他脑海里浮现……他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却又感觉到她的唇紧紧地贴着他,不断地吹着气。是她救了他吗?他隐约记得,当时他的意识还没完全苏醒,他的呼吸道却又在那时不受控制地紧缩了起来…

    他从不曾在她眼前发过病,现在她看到了,一定更瞧不起他吧?

    她会流眼泪,八成是因为觉得自己又闯祸了,只不过,她为什么会在病房里陪着他?

    他可不可以偷偷盼望着,她其实并不讨厌他,只要他再长高一点、再长壮一些,她或许会喜欢他,可是……气喘病怎么办?

    爷爷奶奶说过,这种病长大后痊愈的机会愈来愈大,为什么他还会发病呢?他讨厌自己这样孱弱的身体!

    俞照恩凝视着朱天瑷的睡颜,心中百感交集。他不想叫醒她,因为他喜欢她靠他这么近,喜欢她紧握住他的手,这样,他就可以忘记她曾说过她绝对不可能喜欢他的话,可以忘记那些话带给他的伤害!

    感觉微微的气流拂过她脸颊,朱天瑷转醒,一睁开眼望见的便是俞照恩目不转睛的注视。

    “你……你醒了,怎么不叫我呢?”她松开握住他的手揉了揉双眼,没留意到他因她这个动作而突然变得黯淡的眼色。

    见他不说话,她有些慌张地问:“你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俞照恩摇了摇头,仍然没有开口说话,空了的手心不自觉地缓缓握紧,像是要抓住残留的一丝温暖。

    朱天瑷怯怯地瞧了他好一会儿,忍不住问:“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这次的事是她理亏,而且还害得他发病,他如果生气也是应该的。

    他仍是摇摇头不作声。

    “对不起……”她绞着自己的双手低声说着,他说不生气更让她觉得自己很差劲,“是我害你被人丢进游泳池里,你才会发病的!”

    “那不是你的错……”他终于开口了,“我也没料到他们会那么做。”

    “但是,我本来可以阻止他们的!”她有些不安地看了他一眼,“只是……那时候我正在生你的气,所以、所以才故意不帮你。”她难得诚实吐露自己的坏心眼。

    “生我的气?”俞照恩困惑地看着她,“我做了什么让你生气的事?”

    被他这么一问,朱天瑷的脸微微红了起来,好半晌才回道:“谁教你整个暑假老是一副阴阳怪气的模样,都不理我!”

    俞照恩听了她的控诉后,只是淡淡垂下眼睫,轻声地说:“我不是不理你,只是……只是不想惹你讨厌……”

    “谁说我讨厌你了?”这回换朱天瑷困惑地张大了眼,“我要是讨厌你,早八百年前就不跟你说话了!”

    “可是……我明明听到你跟梁又华说……说……你讨厌我,永远也不可能喜欢我……”他忍不住说出藏在心里的痛。

    “啊?!”朱天瑷的眼睛瞠得更大了,连嘴巴都不受控制地圆张,“你、你听到了我们的谈话?”那已经是两个月以前的事了,她都快忘记了呢。

    “我不是存心要偷听的。”他红着股道,“那一天,我到处找你,想送你一样毕业礼物,所以才……才不小心听到……”

    病房里瞬间安静了下来,浮动着一股怪异又尴尬的气流。

    朱天瑷不知道该怎么为那一番话做辩解,她其实有些后侮讲了那些话,她并不讨厌俞照恩,只是被梁又华问得很烦,才会口不择言。

    “嗯……俞照恩,我不是那个意思啦……”她试着向他解释,“我并不讨厌你……只是、只是也没有办法喜欢你!”

    见他听了她的话,神情变得更加难过,她赶忙又说:

    “你、你别误会……我当然喜欢你,只是这种喜欢和那种喜欢不一样……我说我没办法喜欢你的意思是指那种喜欢……哎呀!我到底在说什么啦,连我自己都头昏了!”她垮着眉,一脸懊恼地猛敲着自己的头。

    “我明白你的意思。”俞照恩适时的出声,阻止她继续残虐自己。

    “你明白?”她愣愣地望着他,他说他明白,那为什么他的表情还是一副难过得要死的模样?

    俞照恩缓缓地漾开一抹浅笑,“我真的明白。只是我希望你喜欢我不只是这种喜欢也包括那种喜欢,因为我也是这样喜欢着你。”

    哇咧……他们现在是在比赛绕口令是不是?她不只说得头昏脑胀,现在还加上听得头昏脑胀!神啊,救救她吧!

    仿佛看出了她的混乱,他直接又明白地重申道:“我的意思是……我喜欢你,不只是邻居或是朋友的那种喜欢,你明白吗?”话说完,他的脸也已经红成一片了。

    朱天瑷愣了一下,努力在脑子里解读他所说的话,他的意思该不会是……他喜欢她……而且还是‘那种喜欢’吧?!

    “每次听到你要跟别的男生约会,我心里就很难过。”他做低下头,神情腼腆中带着些许落寞。

    听到这句话,朱天瑷再也不怀疑自己脑子里所接收到的”讯息”。

    “俞照恩,你忘了我跟你说过,你不可以喜欢我的吗?”她烦恼地蹩眉扁嘴,“我明明告诉过你,我喜欢的是——”

    “我知道!”俞照恩急忙接过她的话,“你喜欢的是雄赳赳、气昂昂、顶天立地、有男子气概的男子汉……现在我虽然还没有办法成为那样的人,但是我一定会好好努力,将来有一天,我一定会变得又强又壮,跟现在完全不一样!”

    看他喘着气、红着脸说完这么长的句子,她实在是听得心惊胆跳,就怕他一个不小心,情绪太过激动又发病……可是,她又不能骗他……

    “俞照恩……我们嗯……难道不能只当好朋友吗?”她小心翼翼地道,“而且我们还小嘛,都还只是高中生,也许你以后会碰到喜欢你、欣赏你的女孩子,我知道有好多女生偷偷喜欢你哟!”

    一边说着,一边偷偷瞄着他的表情,这种拒绝的方法应该很温和吧?

    “你的意思是……我们只能当普通朋友……”他垂下瘦削的双肩,神情失望地低语。虽然这是意料中的答案,但是听她亲口说出来,他仍然觉得心好痛。

    “俞照思,你别这样好不好?”她软着声音哀求道,看他难过的样子,她觉得很有罪恶感耶!

    俞照恩抬起头看着她,缓缓绽出一抹浅笑,“你别担心,我没事,我们还是好朋友嘛!”他努力以轻快的声音说道。

    朱天瑷有些怀疑地注视着他,他真的没事了吗?他的眼眸没了镜片的遮覆,看起来又黑又深,一片澄澈平静,好像真的没事。

    然而,她的心却莫名地忐忑了起来,胸口有一种闷闷的感觉。她忽然害怕他以后不会再对她像从前那般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