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爱上你 第三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击声惊动了房内正闭目休息的身影。

    俞照恩纳闷地睁开眼,看了一眼时钟,时针停在十的位置……都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站起身,他直觉地走向房门,才跨出几步,便又停住。

    不对!刚刚那个声音不像是敲门声,好像是从窗户边传来的……

    正迟疑问,咚咚咚的敲击声又响了起来,还伴随着低低的呼喊声——

    “俞照恩,是我啦,赶快把窗子打开呀。”

    俞照恩讶然地瞪大了眼!他不会认不出声音的主人,只不过这时候她来干什么?而且好好的大门不走,竟然爬上他的阳台!

    三步并作两步,他赶紧走到商边,拉开窗帘,并打开落地古,一张再熟悉不过的俏颜瞬间映入他眼帘。

    “还好你还没睡,要不然我可要在阳台上待一整夜了。”朱天瑷松了一口气道,没理会一脸呆愣的他,径自走进他的房间。

    好半晌,终于回过神的俞照思,这才看见两家交界处的大榕树,婉蜒的枝干正好伸到他的阳台前……我的天啊!他脸色微白地发愣,小瑷该不会是顺着枝干爬过来的吧?!

    这一惊非同小可,他赶紧走进房里,开口便问:“你是爬树上来的?”

    “没错,我很厉害吧!”她坐在他床上,双手搂着抱枕,一脸得意地回答,“而且,还是从我房外的枝干爬过来的哟。”

    “你、你知不知道这样做有多危险!”他真的会被她吓到气喘病发作。

    “哎呀,不会啦!我技术好又很小心,你别大惊小怪好不好!”她不甚在意地摆摆手,跟着做了个嘤声的手势,压低声音道:“说话小声点,等一下被你爷爷奶奶听到就不好了。”

    “为什么不走大门?”他走到床缘坐下,仔细地观察她的表情,总觉得她的笑有些勉强。

    “我是临时起意的嘛!”她懒洋洋地回道,“我本来在阳台上吹风乘凉,看到那棵大榕树,就想过来找你嘛!”

    “不是要我帮你写作业?”他故意问她,明明知道她两手空空而来。

    她摇了摇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看着他,道:“我心情好烦呀。”

    俞照恩颇感讶异地望着她认识她这么多年,他从不曾见过她无精打采的模样,还跟他吐露心情。

    “怎么了?”他轻轻地问,“什么事让你心情不好了?”

    她抿抿嘴,好一会儿才开口:“我妈咪在美国再婚了。”

    俞照恩愣了一下,这才发现她的眼眶有些红红的,她刚才一定已经哭过了……心里虽然替她很难过,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安慰她。

    朱妈妈常年在美国工作,一年总会回来探望小瑷和沈爷爷几趟,小瑷虽然没说什么,但他知道她心底其实很盼望朱妈妈能留下来陪她。

    “妈咪说……她以后回台湾的次数会更少……问我要不要搬去美国和她一起住。”她搂着抱枕,闷闷地接着道。

    俞照恩听了,不由得紧张了起来,“那……那你怎么回答?”她如果去了美国,那他怎么办?一想到以后再也看不到她,他心里就难过得快要喘不过气来。

    朱天瑷紧皱着眉头,回道:“我才不要去美国呢!这几年都是外公陪着我……如果我走了,谁来陪外公啊!而且我也舍不得俞爷爷和俞奶奶。”

    “幄……”她的回答让他松了一口气,却也让他感到失望,怎么她舍不得的人里面没有他呢?

    “从今以后,我真的只剩下外公了……”她将脸埋进胸前的抱枕里,微微硬咽的声音听起来可怜兮兮的。

    “谁说的!”俞照恩心疼地脱口道:“你还有我爷爷奶奶。还有大哥,他们都很疼你……而且……我也会一直陪着你啊……”说着说着,他有些害羞地红了脸。

    朱天瑷从抱枕里抬起脸来,微微发红的眼睛直直盯着他,片刻后,才开口说:“小恩,你真是个好人……不过,你要记住自己说过的话,你会一直一直陪着我,绝对不可以忘记喔!”

    俞照恩立刻毫不犹豫地用力点头保证,见她露出开心的笑,他也跟着笑了。

    两人共享静溢温馨的时光好半晌,见她不再难过,他转移话题问道:

    “上个周末,你和那个高中部篮球社社长的约会如何?”他很想知道,却一直找不到适当的机会问她,今晚他终于敢开口了。

    岂料,朱天瑷的反应竟是气呼呼地鼓起双颊。

    “说到那件事,我就一肚子气!他竟然嘲笑我不会接吻!”

    “嘎?你、你们第一次约会就、就接吻?”喻照恩差点瞪凸了眼,一股酸酸涩涩的滋味从心底涌上来。

    “哼!我哪那么笨!”她翘高了嘴儿嗤鼻道,“第一次约会就想吃我的豆腐、占我便宜?门儿都没有!”

    好险!好险!俞照恩在心里偷偷地松了一口气。虽然小瑷的初吻给了他,但那毕竟是个意外,不能做数的,他私心里期盼小瑷真正的初吻能留给他……虽然希望很渺茫……

    “那个家伙偷香不成,竟然嘲笑我是因为没有接吻经验才不让他吻我,还说我只是个长不大的小丫头!可恶的臭男生!”朱天瑷忿忿地接着道,咬牙切齿地扯着抱枕在空中乱挥,还不忘夹杂几句咒骂。

    “那……那以后你还会再和他约会吗?”他小心藏住窃喜的表情,装作若无其事地问。

    “当然要!”她眯起眼露出一抹冷笑,没注意到他倏然垮下双肩。“这口气我一定要讨回来,哪能这么轻易放过他!”

    俞照恩忽然觉得至身无力。她的逻辑跟一般人还真不一样,“小瑷,有必要为了这种小事和那个男生继续搅和下去吗?”

    “谁说这是小事!”她握拳住空中一挥,“这可是攸关我的面子!我一定要把他嘲笑我的话吞回去,然后再甩了他!”

    唉……俞照恩头痛地抚着额,他忘了她是爱面子一族。

    “你打算……怎么讨回你的面子啊?”一想到她还要跟别的男生约会,他的心情一下子降到谷底。

    “嘿嘿……”说到这个,她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露出一脸狡黠精灵之气。“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站起来,接吻嘛,小CASE,怎么可能难得倒我?这几天我上网看了不少有关接吻的文章,大致上已经了解得很透彻,现在只缺乏试验和练习而已。”

    “那种事怎么练习啊!你别闹了!”俞照恩有些紧张地回了句,盼能打消她的念头,他讨厌她吻别的男生。

    “谁说不能练习?”朱天瑷笑嘻嘻地道,“我只要找到一个练习的对象就行了呀……”说着,她忽然瞪大了眼,像发现了什么新奇的玩意儿似的,一眨也不眨地直瞅着他。

    “你、你于嘛这样看我?’喻照恩被她怪异的眼神瞧得有些头皮发麻。

    “哎呀,我真笨!”她猛然拍了自己额头一下,一脸兴奋地嚷嚷着,显然没听到他说的话。“我怎么忘了最佳的练习对象就在我身边!”

    原本一头露水的俞照恩,这下子完全明白她心里在打什么主意……她该不会是要他当她的练习对象吧?!

    “喂,俞照恩,帮我一个忙,和我练习接吻好不好?”

    果不期然,她开口要求了。

    “这怎么可以!”俞照恩努力把持住自己摇头道,他当然希望小瑷真正的初吻是他的,可是他们还只是初中生,应该。应该再等一等吧?

    “好啦好啦!小恩,你就帮帮我嘛!”她靠向他,开始发挥她的撒娇功。

    “为什么……找我当练习对象?”他有些动摇地看着她。

    “因为你是男的嘛!接吻当然要跟男生练习呀,而且我们是好朋友嘛,除了你,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可以充当我的练习对象!”

    “可是……还是不太好吧,我怕……”他内心里正经历一场天人交战,一想到要和她接吻,他的心脏就噗咚噗咚,跳得好厉害;但是又想,她只当他是练习的对象,心里就又怪不舒服的。

    “怕什么?怕我非礼你呀?”朱天瑷一脸顽皮地取笑他,“放心啦!我对你不会产生任何邪念啦,我们是无性别的好朋友嘛!”

    “喔……”不知怎地,听了她的话,他觉得心情好沮丧幄。

    “你的意思是,你答应喽?”她忽地将脸凑到他面前,让他吓了一跳。

    “我、我还要再想一想……”他赶紧往后一缩,一手悄悄抚上怦怦急跳的胸口。

    显然很不满意他的回答,朱天瑷不悦地嘟起嘴,昂高下巴道:“哼!你不愿意就算了,我再去找别人。”说完,立即挪动身子准备下床。

    俞照恩顿时慌了,他才不要她去找别人练习!

    “小瑷……”他急急唤了声,一只手不知何时已拉住她的衣摆,“你别生气……我、我答应你就是了!”

    朱天瑷立即转过身来,甜甜地笑道:“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啊?!现、现在就开始?”他瞪大了眼,不知所措地望着她。

    “没错!”她笑嘻嘻地,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主动伸手帮他取下眼镜。“你刷牙了没?”

    他愣了下,而后点点头,完全像个木偶任她摆布。

    “我要吻你了幄……”她握着他的手,缓缓靠向他,清丽的脸蛋一寸寸地贴近他的脸庞……

    噗咚、噗咚、噗咚……

    耳边传来自己如雷呜似的心跳声,俞照恩全身绷紧地瞧着未天瑷微嘟的嘴朝他贴近,他紧张地瞪直了眼,呼吸急促得差点以为自己气喘病发作。

    红嫩的小嘴儿在离他不到一寸的距离时,忽然停住。此刻,两人的眼瞳中清晰地映满了彼此的脸庞。

    “怎、怎么了?”他紧张兮兮地看着她,不明白她怎么突然动也不动了。

    朱天瑷没有马上回答,只是张着眼儿盯了他好半晌,而后喃喃道:“俞照恩,你的眼睫毛好长……眼睛好漂亮幄…

    俞照恩霎时满脸通红,头一次被她称赞……这应该算是赞美吧?他心里很开心,却也很……不好意思。

    “哇!俞照恩,你脸红了耶!”她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惊嚷,平常看他在学校里总是一派斯文安静,比起同年龄的毛头小子看起来稳重又成熟,没想到他也会脸红呢!

    “嘿嘿!你脸红是不是因为一个史前无敌超级美少女要和你接吻啊?”她自信满满地朝他眨眨眼,兀自哇啦啦接着道。

    俞照恩被她这么一取笑,脸蛋更红了,“你、你到底要、要不要练习啊?”勉强挤出一句话,却说得结结巴巴。

    “好嘛好嘛!”朱天瑷收起笑,一本正经地看着他,“这次我真的要吻你了幄。”

    话刚说完,她红润的嘴儿已贴上俞照恩的唇——……

    嗯,软软的……这就是接吻的感觉吗?

    朱天瑷眼睛张得大大的,她本来以为接吻很恶心……但是俞照恩的唇凉凉软软的,并不讨厌,而且……他身上有一股肥皂的清爽味道,和那些一身汗臭味的男生完全不一样……她比较喜欢他身上的味道耶……好奇怪幄,她怎么觉得耳朵开始热了起来……心跳也快了起来……

    两个人的嘴唇接触了一分钟后,俞照恩微喘着气问:“这、这样就可以了吧?”她的唇好软,害他差点忍不住想咬下去。

    “可是书上说,接吻要张开嘴巴耶!”朱天瑷好学不倦地说。

    “张、张开嘴巴?”俞照恩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住。

    老实说,他曾经看过大哥吻女朋友的样子,他不是故意要偷看,是不小心看到的……他们接吻的样子就像在吃对方的嘴儿一样……他和小瑷也要这么做吗?

    噗哈噗鸣噗咕……胸口的心跳声好像响得更急了耶…

    “喂,这次换你亲我。”朱天瑷闭上眼,微嘟着嘴命令道。

    望着她红红的嘴儿,俞照恩愣了半晌,而后一手按着不受控制的心跳,着了迷地将自己的唇凑上,一接触到她柔软的唇瓣,脑海里不期然地浮现大哥吻女朋友的那一幕,竟不知不觉地依样画葫芦,像舔含着糖果似的轻轻地吻着她。

    他的吻让朱天瑷不自觉地颤抖了下,全身缓缓流漾过一股暖意,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在她心底发酵,只是情窦未开的她,不明白那种奇异的感觉代表什么。

    正当两小无猜脸红心跳地体验真正的初吻时,一串不识相的敲门声陡然响起——

    俞照恩一惊,忙不迭将朱天瑷推倒,自己赶紧躺到她身边,然后拉过被单紧紧盖住两人。

    “小恩,你睡了吗?”俞熙阳醇厚的嗓音从门外传来,“我这里有一封爸妈寄回来的信,是有关于你的事,你要不要看看?”

    俞照恩推开被单一角,有些紧张地回道:“大哥,我、我很困了……能不能明天再看?”第一次说谎说得他额头直冒汗。

    “那……好吧,明天还要上学,你赶快睡吧。”说完,轻浅的脚步声在寂静的夜里渐渐远去。

    片刻后,俞照恩才将被单完全掀开,一垂眼,这才发现自己竟紧搂着朱天瑷躺在一起,她被闷得红红的脸蛋就在他异端前,柔细的发丝搔着他的脸颊,而她黑得发亮的眼儿正直直盯住他……

    胸口不觉倏然一窒,他赶紧放开她,慌慌张张地爬下床。

    “小、小瑷……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故意的……”他低垂着头,不敢看向她。

    朱天瑷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瞅着他好一会儿,而后爬下床,简短地道:“我要回去了。”

    说完,她走向落地窗,准备再次顺着大榕树的枝干爬回自己的房间。

    “小瑷,这样很危险,我带你从大门出去好不好?”俞照恩用在她后头急急道。

    “不用了,你别穷紧张行不行?我的运动神经很好,安啦!”

    说着,她已经爬上阳台围栏,借着月光和路灯的照射,轻巧地攀上枝干,朝隔邻还亮着灯的屋子爬去。

    俞照恩心惊胆跳地目送着她,直到她安全地回到自己的房间,他才放下一颗高悬的心,回到房里准备就寝。

    然而,这一晚,两人却不约而同失眠了……

    ***

    圣心校园初中部

    蝉声卿卿,转眼又是盛夏时分,凤凰木红了一树,恰是翻出高唱的季节。然而,在圣心校园内,却不见离愁依依,因为大部分的毕业生都直接升上本校高中部;暑假过后,就又聚在一起了,离别的惆怅在这里是多余的。

    表风徐徐,偌大的植物园里绿荫重重,青草的味道揉杂着淡淡花香在园子里飘散开来,为燥热的暑意带来了些许清凉。

    不远处,有着浓密树荫的一棵大树底下,朱天瑷手里拿着装着毕业证书的卷筒,懒做地靠着树干斜卧,身旁坐着一名同龄少女,执着巾帕有一下没一下地扇凉。

    “小瑷,你不是挺喜欢高中部那个篮球社社长,怎么现在躲他像躲鬼似的?”

    有着一身密色肌肤的梁又华不解地望着未天瑷问道。

    “怎么了?陪我待在这儿很无聊啊?”朱天瑷懒洋洋地优了好友一眼,没有马上回答她的问题。

    “是很无聊啊!”梁又华老实不客气地回了句,“所以你是不是该说点有趣的事让我听听?”

    “有什么好说的?”朱天瑷仍是一副无精打采,“我只是发现那家伙根本没我想像中的好,说穿了也是烂人一个!”

    她没忘记第二次跟他约会时,她说要吻他时他那副猴急样,而且还恶心的把舌头伸到她嘴里去,湿答答的感觉让她浑身鸡皮疙瘩掉了满地,整个过程除了恶心还是恶心,简直是恶心到了极点!

    她好后悔跟那个家伙接吻幄!完全破坏了她原本对接吻的美好感觉。为什么俞照恩吻她时,她不但一点也不觉得讨厌,还觉得有些轻飘飘的?

    “我也觉得那家伙很差劲!”梁又华同意地点头附和,“只不过是一个吻而已,他便得意洋洋地到处宣传,还以为这样就成了你的正港男朋友咧!”

    说起这个,朱天瑷就一肚子气!那个奥男生竟然到处去跟别人说她的初吻已经献给了他?搞清楚好不好?要不是为了争回一口气,她才不会吻他咧!而且,那才不是她的初吻呢!

    “不过,说实在的,小瑷,那真的是你的初吻吗?”梁又华心血来潮地问,她很清楚她虽然和许多不同的男生约会,但是从未让他们之中任何一个占她便宜,更别说接吻了。

    朱天瑷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

    “别听他乱’膨风’,那才不是我的初吻呢,想吓死我啊!”

    梁又华眼睛倏然一亮,“你的意思是,你初吻的对象另有其人?”

    这可真令人好奇了,小瑷连手都不让男生碰一下,什么时候给了初吻?她这个最要好的朋友竟然不知道!

    “赶快说来听听嘛!”见朱天瑷不说话,她挨近她身边拉着她的手臂频频摇晃地催促着:“是谁有那个本事让你心甘情愿地吻他?”

    朱天瑷一脸犹豫地看着好友。她并不太想让其他人知道她初吻的对象是俞照恩。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和小思是打小一起长大的邻居,也常听她说她对他一点感觉也没有,他们只是一般朋友而已。如果让大家知道她的初吻对象竟然是他,到时候她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啦!

    “喂!朱天瑷,你很不够意思耶!”见她仍咬紧不说,梁又华故意板起脸来,“我们是好朋友耶,我什么秘密都跟你说了,你却这么吝啬!”

    “好好好!我说我说,你别板着脸行不行!”

    朱天瑷立刻举旗投降,谁教她就这么个好朋友!

    又华的背景和她很相似,同样是爸妈亲离婚后就把她丢给爷爷奶奶带,一年到头和自己的双亲根本见不到几次面,或许是同病相怜吧,两人从初小三年级开始交往到现在,一宜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我先说好哟,这件事除了你之外,不许再让别人知道!”她提出唯一的要求。

    “没问题!我的保密功夫一流,你安啦!”梁又华精神奕奕地打包票,而后睁大了眼聚精会神地等着她“告密”——告白秘密。

    “是……是俞照恩啦!”奇怪了?她怎么突然觉得很不好意思?

    “是……是他?!”梁又华不敢责信地瞪凸了眼,“我没听错吧?是那个你老是欺负他压榨他嫌弃他的……俞照恩?!”

    “喂喂喂!”朱天瑷不悦地嘟起嘴,“我有那么可恶吗?别把我说得那么可怕好不好!”她有时候也对他挺好的呀。

    梁又华一本正经地摇头叹气,“是是是!你不可怕,是俞照思自己可怜,没事要替人背黑锅,帮人写作业,三不五时还要充当人家的出气地兼垃圾桶,唉!好个苦命男!”

    “梁又华!”朱天瑷柳眉一竖,凶巴巴地喊了声,“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好朋友啊?!”

    见母老虎发飘,肇事者缩了缩脖子,赶紧安抚道:“别生气别生气,实话实说是我的缺点,下次绝对改进!”一边还举起手发誓。

    “你……”朱天瑷根本拿她没辙,三两下就被她逗得破功,“算了,不跟你计较。”

    “啦啦啦……言归正传,你怎么会把初吻给了俞照恩?”梁又华笑嘻嘻地问。

    身为小瑷的好友,她非常了解俞照恩不是小瑷喜欢的类型,虽然她觉得他其实长得很好看,又很有绅士风度,只可惜他一身斯文样、以及浓厚的书卷味正是小瑷最讨厌的地方,因为小瑷的父亲就是这类型的。

    “喂!你可别以为我对他有意思哟!”朱天瑷一脸认真地警告,“我只是因为需要一个练习接吻的对象,才找上他的。”

    “那……练习的结果如何呢?”

    “什么结果如何?”

    “就是你们接吻后,你感觉如何呀?”梁又华一脸好奇地看着她,“你有没有脸红心跳,快要喘不过气的感觉呀?”

    她的话让朱天瑷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一晚和俞照恩接吻的画面,他的动作很温柔,专注地看着她的模样让她觉得心里暖烘烘的,就连他身上的味道也好好闻,她还记得他吻着她时,她竟然心跳加快,还有一种快要不能呼吸的感觉……

    “哇哇哇!小瑷,看来你对他的吻很有感觉哟。”

    梁又华饱含取笑意味的话语打断了她的回想,她墓地满脸通红,赶紧否认:“我哪有!你别胡说八道!”

    打死她她也不承认!她只是因为第一次接吻才会产生那么奇怪的反应罢了。

    “是幄……”梁又华刻意拉长了尾音,像研究什么似的直盯着她瞧,“你的脸好红,反应又这么激烈,实在很难教人相信你的话耶!”

    朱天瑷闻言,赶紧伸出两手捧着脸……真的好烫幄……

    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她随即猛甩头,然后气鼓鼓地瞪视着自己的好友,道:“梁又华,你该不会以为我真的喜欢俞照恩吧?!”

    梁又华只是耸耸肩,一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模样。

    “我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我绝对不可能喜欢他!你听见了没?!”没留意到右后方一抹朝她们缓缓靠近的身影,朱天瑷气极吼道。

    “俞照恩有什么不好?”梁又华可怜兮兮地捂着耳朵道,“人家是典型的白马王子,温文儒雅,待人和气又有礼,头脑又好,还画了一手好画,有很多学妹偷偷暗恋着他哩。你没瞧见今天毕业典礼上,有多少女生送礼物给他,偏偏只有你老是嫌弃人家!”

    “我一点都看不出他有这么好?”

    朱天瑷不以为然地撇头轻嗤了声,不过一想起今天他被众学妹包围的情形,她心里就怪不舒服的,没想到他受欢迎的程度不在她之下。

    “那是因为你对他有偏见。”梁又华老实说出自己的看法,“你偏爱高大的肌肉男,当然看他不顺眼了!俞照恩虽然瘦了点,但是他的五官很漂亮呢,很像日本流行的美形少年哟。”

    “什么肌肉男!”朱天瑷不服气地嚷嚷,“我喜欢的是雄赳赳气昂昂、很有男子气概的成熟男生,才不是没有脑子的肌肉男,请你弄清楚,OK?!”

    “小瑷……”梁又华静静地看着她好一会儿,清澈的眼里流露着早熟的光芒。“会不会你已经喜欢上俞照恩,只是自己还不知道罢了?”毕竟,她第一次看到她在谈论一个男生时,反应这么激烈。

    朱天瑷先是愣7一下子,随即放声大笑。

    “我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她抬高下巴用力强调道:“他又瘦又矮又苍白,还有气喘病,我才不会喜欢他咧!而且,他真的很像书呆子,跟我爹地一个样,看了就讨厌!”

    “小瑷……”梁又华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朱天瑷挥手打断——

    “厚,我们别再谈他了行不行?”她拍拍屁股站起身来,“走,我请你去吃冰2”

    说完,立刻一把拉起梁又华,牵着她的手跑了开去。

    过了片刻,树干后缓缓走出一抹身影,俞照恩手里捧着一只包装精美的小礼盒,愣愣地发着呆,好半晌,一滴眼泪滑下他白皙的脸,他没擦掉它,只是靠着树干缓缓地蹲了下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