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两颗星 60.番外六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购买比例60%, 否则要72小时后才能看到正文, 见谅。  拐下弯, 把塑料瓶丢在环卫大爷的手提袋里。

    “季云非。”他刚走两步, 被一个不熟的声音喊住。

    季云非扭头,一个长的挺漂亮的女生走近, 他没多少印象, 好像见过,是三班还是五班来着,忘了。

    几乎每周都有跟他表白的女生, 他早见怪不怪。

    漂亮女生笑了笑, 有些腼腆,还是故作镇定的介绍了自己。

    原来是四班。

    女生没扭捏, 直接问他:“能加你一下微信吗?”最后一个字明显有颤音。

    季云非答非所问:“我爸不许我早恋。”

    女生:“...”

    学校里,谁不知道他挺痞?

    要不是学习好,他就跟滕齐一类人。

    这会儿倒开始装乖。

    季云非下巴朝着路对面的一辆车微扬:“我爸在等我。”

    女生被婉拒后, 面露尴尬, 耳廓都发红, 还是大方的浅笑着点点头。

    “那个女同学喜欢你?”上车后, 爸爸的第一句话。

    季云非拉上安全带, ‘嗯’了声。

    季爸爸比较开明,也许是因为季云非比较自制, 他放心, 中肯的说了句:“那女孩还不错。”

    他是过来人, 知道青春懵懂期对异性的那种好感, 根本没法控制。

    越打压,他们越叛逆。

    叮嘱道:“单纯谈谈恋爱可以,别耽误学习就行,对人女孩好点,你那倔脾气也得收收。”

    季云非瞅着爸爸望了数秒:“你想多了,我不喜欢那个女生。”

    季爸爸微微颌首,这个话题暂时搁置,说起:“我明天去北京出差,要待十天半个月。”

    “哦。”季云非早就习以为常,爸爸在一家集团的业务部门,出差是家常便饭,有时个把月都见不到一面。

    爸爸对他亏欠的补偿全在了物质上。

    在上海,他们家境只能算一般,可吃的喝的用的,爸爸都是给他最好的。

    安静瞬间,季云非想起:“下周三开家长会。”

    季爸爸:“我跟你们班主任打个电话。”

    口袋的手机一直震个不停,季云非拿出来瞅了眼。

    滕齐发了蒋小米一张照片,群里炸锅。

    照片里,蒋小米穿着病号服,倚在床头打点滴,竟然睡着了。

    还没看两眼,滕齐就把照片撤回。

    打完点滴已经天黑,护士拔针时,蒋小米才醒来。

    病房里,滕齐父母到了,她家这边是住家阿姨过来,父母因为公务在身,暂时没空。

    滕齐父母一直道歉,还不忘训斥滕齐。

    蒋小米笑笑,说没事,也不是故意要撞她。

    第二天,蒋小米被安排做了手术,滕齐跟他爸妈都在手术室外等着,蒋小米家依旧是阿姨一个人过来。

    手术很顺利,只要在医院住段时间就可以回家休养。

    开头这几天,滕齐妈妈每天都会过来,蒋小米也觉得不好意思,说没事,让她不用来回跑。

    滕齐妈妈浅笑:“那可不行,你妈妈不在身边,我得照顾好你。”

    蒋小米执拗不过,就算说那么多,可滕妈妈还是照样来。

    周一上班,滕妈妈一早给她送吃的来,又匆匆赶去公司。

    吃过早饭,开始打点滴。

    终于可以不用上课了,蒋小米单手枕在脑后,望着天花板发怔。

    今天上午第二节课是数学课,肯定讲期中考试试卷。

    不用看试卷她都猜到自己大概考多少分,不会高于100。

    试卷发下来,季云非没看自己的试卷,他早知道自己的分数,周五那天数学老师就跟他说过,学校唯一一个满分,150。

    他瞥了眼蒋小米的桌子,鲜红的‘89’异常刺眼。

    出于好奇,季云非拿过蒋小米试卷,正反面扫了几眼,不由蹙眉,那么简单的题目,她到底是怎么算错的?

    他在她分数后面,画了个哇哇大哭的表情,还配了画外音:数学题目欺负我!

    画完,他嘴角不由上扬。

    蒋小米同桌默默瞅了眼,全当没看到。

    一上午的课很快结束,下课铃刚响,坐后门的同学蹭一下窜出去,直往食堂方向跑。

    季云非慢慢悠悠收拾课本,等班里人走差不多,他跟两个男生一块离开。

    “我日,你数学到底怎么考的?”小胖手臂搭在季云非肩上,小胖是同学起的外号,他稍稍有点胖。

    季云非笑:“瞎考的。”

    小胖:“听说这次数学我们整个年级才有九个考140分以上,第二名是一班的数学课代表,叫什么来着?”

    另一个同学接过话:“江玥。”

    “哦,对对。”小胖笑着说:“听滕齐说,好像是他们班班花。”

    “就是个班花而已,跟我们班蒋小米比差远了。”

    “可蒋小米的数学跟人没法比啊。”

    “那蒋小米英语跟语文还甩所有人一大截呢。”

    季云非光听着,没参与这么无聊的话题。

    说话间就到了一楼,楼梯口有个短发女生背对着他们,好像在等人,听到脚步声转头,正好跟他们几人目光对上。

    短发美女就是江玥,跟季云非眸光相对那刻,她感觉心跳加速百倍。

    都不熟悉,他们也没跟她打招呼。

    快擦肩时,江玥出声:“季云非。”

    季云非侧眸:“有事?”驻足。

    “哦,我想借你数学试卷看看。”顿了下,江玥赶紧补充道:“就是最后一大题的最后一问,我们老师说你那种做法最简单,可知识点超纲,老师就没讲你那种方法,我想看看你怎么做的,行吗?”

    说完,抿抿嘴。

    手里还拿着笔跟数学试卷,不由折了折。

    略显局促。

    季云非:“试卷被六班同学借去了,不在我这。”

    江玥微怔,随即道:“那能不能耽误你几分钟,一会儿吃饭时,你讲给我听听。”特别纯净虔诚的眼神。

    季云非点点头,示意她一起去食堂。

    一起的两个男同学不约而同吹了一记口哨,“我们先过去啦。”冲他递个眼色,两人笑着大步走开。

    季云非都习惯了他们不正经的调侃,每次有女生问他题目,他们就这样。

    可江玥却耳根泛红。

    江玥暗暗深呼口气,紧跟在季云非身后,他高出她一个头还多,她微微仰头才能看到他俊朗的侧脸。

    跟季云非不熟,也不知道要聊点什么。

    她的女王范在季云非面前,秒怂。

    季云非是学校风云人物,走到哪都受到女生关注。

    这会儿,食堂正是吃饭高峰期,哪哪都是人。

    江玥第一次收到这么多注目礼,这一瞬,小小的虚荣心彻底得到满足。

    季云非边吃饭,边拿起笔直接在江玥试卷空白处把最后那题步骤写出来,江玥也顾不上吃饭,认真研究起来。

    看了一遍,不是太懂。

    季云非把某个知识点写在边上,江玥属于一点就通的女生,很快就弄懂,兴奋的无以言表,说了好几遍谢谢。

    “客气。”季云非低头吃饭。

    江玥把那题看了又看,她一直崇拜比她数学好的男生,在初中那会儿遇不到对手,到了高中,碰到了季云非。

    江玥小心翼翼折好试卷,压低声音:“我能加你好友吗?”保证:“放心,我平时不会打扰你,就是遇到不会的数学题,想向你请教。”

    又问一遍:“行吗?”

    这一刻,她的想法真的只有请教他题目,还有一些崇拜在里面。

    季云非手机里不止一个旁的班级同学加了他好友,就是问他数学题目,他打开微信二维码递给江玥。

    江玥掩饰住激动,快速拿出手机添加。

    季云非从食堂出来,说要去超市买水,江玥还想从他那取取经怎么做后面的大题目,可不好意思再跟他一块去超市,她一个人走向教学楼。

    季云非回到教室,不少同学趴在桌上午休。

    他埋头做了会儿数学习题,快一点钟时,打个哈欠。

    蒋小米没来,可方便了他,他直接把数学习题跟草稿纸堆在蒋小米桌上,把校服脱下来蒙在头上,眼前一片黑,开始睡觉。

    十几天后,蒋小米出院。

    来上课那天,他们第一节课刚开始。

    蒋小米拄着拐杖,在班主任陪同下到了教室门口,班主任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进去。

    又把她的书包让靠门口的同学拿进来。

    英语老师暂停讲课,“怎么样了?”关心道。

    蒋小米:“还行,谢谢老师。”

    教室瞬间鸦雀无声,所有目光都聚焦在蒋小米身上。

    蒋小米抱歉的欠欠身,她这才发现位置调了,没想到她的邻桌是...季云非。

    季云非手里随意翻着书本,也在看她。

    今天蒋小米扎了丸子头,露出白皙修长的脖颈,满脸的胶原蛋白,这个年纪的女生成天为长痘痘烦恼,可她脸上找不出一丝瑕疵。

    穿着长裙,看不见伤的那条腿。

    蓝白相间的校服,拉链只拉到一半,衣服稍显松散的挂在身上。

    跟她人一样,懒懒的模样。

    却青春可人。

    蒋小米好不容易挪到座位,就见季云非从她课桌上把书一本本拿到他自己的桌洞里。

    合着,她没来的这段时间,他把她课桌当成了自己后院,什么都往上放?

    桌面上干净了,然后季云非小声说:“你往后一点。”

    蒋小米不明所以:“嗯?”

    季云非伸手,从她桌子里扯过他的校服。

    蒋小米:“...”

    不由瞄了眼他的桌洞,以为满的盛不下东西,结果很空。

    季云非没看她,把校服窝团一下,塞进自己桌洞,若无其事的看着黑板,英语老师已经开始讲课。

    直接摁掉屏幕,把手机揣兜里。

    拧开矿泉水,把剩下的半瓶水一口气喝掉。

    正好到了校门口,还没走到垃圾桶那边就看到环卫大爷,季云非手都伸到垃圾桶上方又缩回。

    拐下弯,把塑料瓶丢在环卫大爷的手提袋里。

    “季云非。”他刚走两步,被一个不熟的声音喊住。

    季云非扭头,一个长的挺漂亮的女生走近,他没多少印象,好像见过,是三班还是五班来着,忘了。

    几乎每周都有跟他表白的女生,他早见怪不怪。

    漂亮女生笑了笑,有些腼腆,还是故作镇定的介绍了自己。

    原来是四班。

    女生没扭捏,直接问他:“能加你一下微信吗?”最后一个字明显有颤音。

    季云非答非所问:“我爸不许我早恋。”

    女生:“...”

    学校里,谁不知道他挺痞?

    要不是学习好,他就跟滕齐一类人。

    这会儿倒开始装乖。

    季云非下巴朝着路对面的一辆车微扬:“我爸在等我。”

    女生被婉拒后,面露尴尬,耳廓都发红,还是大方的浅笑着点点头。

    “那个女同学喜欢你?”上车后,爸爸的第一句话。

    季云非拉上安全带,‘嗯’了声。

    季爸爸比较开明,也许是因为季云非比较自制,他放心,中肯的说了句:“那女孩还不错。”

    他是过来人,知道青春懵懂期对异性的那种好感,根本没法控制。

    越打压,他们越叛逆。

    叮嘱道:“单纯谈谈恋爱可以,别耽误学习就行,对人女孩好点,你那倔脾气也得收收。”

    季云非瞅着爸爸望了数秒:“你想多了,我不喜欢那个女生。”

    季爸爸微微颌首,这个话题暂时搁置,说起:“我明天去北京出差,要待十天半个月。”

    “哦。”季云非早就习以为常,爸爸在一家集团的业务部门,出差是家常便饭,有时个把月都见不到一面。

    爸爸对他亏欠的补偿全在了物质上。

    在上海,他们家境只能算一般,可吃的喝的用的,爸爸都是给他最好的。

    安静瞬间,季云非想起:“下周三开家长会。”

    季爸爸:“我跟你们班主任打个电话。”

    口袋的手机一直震个不停,季云非拿出来瞅了眼。

    滕齐发了蒋小米一张照片,群里炸锅。

    照片里,蒋小米穿着病号服,倚在床头打点滴,竟然睡着了。

    还没看两眼,滕齐就把照片撤回。

    打完点滴已经天黑,护士拔针时,蒋小米才醒来。

    病房里,滕齐父母到了,她家这边是住家阿姨过来,父母因为公务在身,暂时没空。

    滕齐父母一直道歉,还不忘训斥滕齐。

    蒋小米笑笑,说没事,也不是故意要撞她。

    第二天,蒋小米被安排做了手术,滕齐跟他爸妈都在手术室外等着,蒋小米家依旧是阿姨一个人过来。

    手术很顺利,只要在医院住段时间就可以回家休养。

    开头这几天,滕齐妈妈每天都会过来,蒋小米也觉得不好意思,说没事,让她不用来回跑。

    滕齐妈妈浅笑:“那可不行,你妈妈不在身边,我得照顾好你。”

    蒋小米执拗不过,就算说那么多,可滕妈妈还是照样来。

    周一上班,滕妈妈一早给她送吃的来,又匆匆赶去公司。

    吃过早饭,开始打点滴。

    终于可以不用上课了,蒋小米单手枕在脑后,望着天花板发怔。

    今天上午第二节课是数学课,肯定讲期中考试试卷。

    不用看试卷她都猜到自己大概考多少分,不会高于10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