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头...嗯...地府猪在众人的视线中悠闲走来。

    粗如山脉的腰杆上,肥肉像是波浪摇摆。

    不过,猪终究是猪。

    哪怕被放大几十倍,看起来依然憨厚。

    一缕红色鬓毛,应该是头发,在其额头上随风起舞。

    几人早已目瞪口呆,愣在原地!

    直到一声突凹的咳嗽声传出,瞬间惊醒众人。

    不知何时,这头庞然大物已经走到众人面前,

    头颅微微上扬,比铜铃还大的鼻孔面向天空,

    白念秋轻轻咂舌,第一次发现,

    猪,原来也能这么高傲。

    猪头红色鬓毛忽然被掀起,一抹白色露了出来。

    老二眼尖,拍了拍青壮男子肩头,嘴里无声说道,“有个人。”

    “呵啊……”

    里边那人并没有着急出来,反而长长的打了个哈欠。

    良久,他似乎才注意到下方众人,坐在猪头用略带迷糊的声音问了句,

    “干吗呢?”

    下方几人面面相觑,无人开口。

    他们也不敢开口,早就被眼前的一幕震撼的无以复加。

    几人在这里生活有十多年,对周遭环境不说了如指掌,也差不多。

    那个山沟沟里有凶猛异兽,那个荒漠中有大能存在,多多少少都有了解。

    还从未听过谁的坐骑是头猪。

    估计是听不到回应,猪头上那人接着开口,

    “大老远就听到这边喊打喊杀的,这么大动静,这是要杀谁?”

    语气中略带不满,顿时青壮男子几人心中也跟着紧张起来。

    “大侠,救命!”

    可还不等青壮男子有何解释,便传出白念秋急切的声音,

    他突然想起老头以前说过,一些个有大神通的人总喜欢游历四方,

    有的还偏偏养成一些怪癖,与常人区分开来,

    不过再怎么怪,他们却都有一个德行,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并不是说这些人就怎么菩萨心肠,实则是需要有人替他们维护名声。

    对他们来说,这名声,就是脸面。

    显然,眼前骑猪的人,就是老头嘴里的高手。

    白念秋满怀期待的望着猪头上的人,而此时青壮男子几人也不敢多说,站在一旁冷冷的盯着白念秋。

    可紧跟着的一句话却让白念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你们要杀人就利利索索的,半天了干打雷不下雨,玩儿呢?”

    “害得老子的美梦都被吵醒,得亏我善良,没让小红一脚把你们都给踩死。”

    话语刚落,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一袭白衣从天而降。

    青壮男子脸色骤变,急忙下跪似要求饶。

    刚刚还威风凛凛的几人,就像是老鼠见了猫,大气不敢出。

    白衣男子笑吟吟的看着众人,或者说是除了他自己以外唯一站着的白念秋,

    “他们都跪,你为何不跪?”

    向来不曾怂过的白念秋也没让人失望,一副吊儿郎当,破罐子破摔的样子,

    “跪你?也不瞧瞧自己几斤几两!”

    说这话时,殊不知自己的鼻孔比一旁的猪还要翘的高。

    “地府里总听人说有好些个神通盖世的高手,那都是路见不平一声吼的存在,要跪我也只跪那些人,请问,

    您,配吗?”

    声音不大,却让地上跪着的几人头更低了。

    若不是摸不清白衣男子底细,估计众人都想直接把白念秋生撕了,以求撇清关系表示忠诚。

    而白衣男子听闻,出乎意外的没有暴跳如雷,他只是轻轻笑道,

    “哦?有意思,有意思!哈哈!

    想我被人尊敬数千年,还是第一次有人敢骂我。”

    “你莫不是得了失心疯?被人骂也这么高兴?”

    白念秋眼角抽搐,有些搞不懂突然出现的这个男子。

    看一旁站着的大猪,足以说明此人并不简单。

    可看其样子,倒不像是个高人,反而有几分书生气。

    而书生,一向不都是文邹邹,满嘴仁义道德,最受不得委屈吗?

    一时间,白念秋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说什么样的才算是高人?”

    虽然问了一句,不过白衣男子却并未给人应答的机会,

    “仗剑千里,快意恩仇?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呵呵,那你可否听过沽名钓誉,无恶不作的高人?”

    白衣男子眼神忽然变得有些迷离,有些惆怅,还有些,

    怀念!

    “又有谁知道,那些鼎鼎大名的高手手下亡魂动辄数百万?”

    “噗嗤。”

    白念秋突然笑了出来,有泪花从眼角划过,

    “老子不想听你那些高人,现在我被追杀,被追杀你懂不懂?”

    “要是就为了说几句煽情的话,装装逼那你可以走了,老子不需要你。”

    话语很糙,很难听。

    其实也怪不得白念秋,毕竟,地上还有几个跪着的瘟神。

    就算白衣男子真是一高手,大侠,可若是只为了过来渲染一下气氛,露露脸,

    白念秋耗不起也不想耗。

    既然早晚是个死,不如就来的痛快些。

    话说换做任何人被怼成这样,估计早就愤起杀人了,而白衣男子却是全无半点生气的意思。

    让白念秋有些摸不着头脑,毕竟看先前白衣男子并不是脾气好的人。

    白衣男子只是呵呵一笑,

    “你要是和地上这几个一样不讨人喜,或许我就当个屁给放了,却偏偏比他们还不开窍,

    不过,阿谀奉承见的多了,偶尔被骂两句,说真的,心里挺舒坦。”

    白念秋脸上毫不掩饰的露出一副嫌弃的表情,骂道,

    “你以为你是谁?还阿谀奉承?

    装的倒挺像回事!”

    那知,白衣男子下一句话却让他顿时感觉脑海中如同惊雷炸响,

    “世人称我为——七爷。”

    白念秋猛然惊醒,这里是地府,

    而七爷,在自己的认知中,地府,只有一个。

    七爷,白无常!

    记得在阳间时,看的电视,恐怖故事里都有这个人,

    兴许是地府呆的麻木了,白念秋误认为这白无常之类的都是谣传,无需相信。

    可现在......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逢人就怼的白念秋愣在当场,

    记得传说白无常一身白衣,头顶高帽,帽子上刻有四字,“一见生财”。

    手里应该还有一根哭丧棒,用来勾魂索命。

    因为是吊死的,所以鲜红的舌头一直伸的很长。

    可根据传说和眼前这位相比,一个凶神恶煞,一个温和谦逊,似乎有些牛唇不对马嘴。

    好半晌,白念秋才终于回过神来,清秀的脸庞浮现一抹潮红,

    好几次欲言又止,显然憋的难受。

    白无常似乎很满意白念秋的表现,接着说道,

    “说真的,我挺欣赏你。

    若是你这次能大难不死,可以到塞北之地,我赐你一场机缘。”

    说完,便要径直上...猪,绝口不提救白念秋的事儿。

    “机缘?”

    白念秋小声嘀咕一句,还没细细思索耳畔就响起震耳欲聋的声音,。

    “七爷请慢走。”

    跪在地上的几人异口同声,显然是因为白无常不理会他们,心中兴奋。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