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少年一动不动 1.五百年,一动不动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华美的庭院,精致的栅栏,点缀着花园里竞相争宠的鲜花。黑白长裙,朴素的女仆不时用花洒将水倾注,花朵们摇晃着,美丽无比,但实际上却是在丑陋的互相争夺,哄抢。

    只有那么一株花儿在角落里一动不动,但女仆们每次都不会忘记它,因为它是那么的美丽,美丽到让人不愿去忽视。和人类一样,当出色到一定境界的时候,无论他是多么的沉默与收敛,都还是会有人发现、欣赏、评价。

    女仆的主人们是一位年纪轻轻的作家,是的,他就像是那朵不会被忽视的花儿一样优秀,即便不去宣传,不去自荐,也仍然得到了贵族们们的欣赏,明明,他写的也只是最最普通的,剑与魔法,男人与女人的故事。

    他喜欢穿着黑色的哥特裙,把自己打扮的和玩偶一样,而且意外的合适,合适到甚至真假莫辨。

    明明是个男人,却有女装的爱好,真是个便态。当第一位女仆终于认出那位坐在书房一角一动不动的哥特美少女是谁的时候,短短一天他的女仆们就都跑了个精光。

    “不,不对,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只是为了更好的去理解女性,我,我是作家啊!”

    他很想这么走出去辩解,但是他最终还是一动不动。并不是懒,只是他太忙了,忙到不可能去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因为贵族们欣赏他的作品,期待他的新作,并且……带来了一位更不容他忽视的人。

    这些“大度”的人可不会去在意他女装的癖好,在他们看来只要写出来的作品好,一切就都可以被原谅。更何况,他的女装一点也不赖,看着像个病弱的小公主。

    贵族们欣赏他动人心弦的故事,期待他跌宕起伏的剧情,赞美他所描绘出的,每一位惟妙惟肖,几乎要跳出纸来的女性角色。他们这么赞美着,一股脑的把愿望传递给了同行来的国王陛下。

    “莉莉,莉莉·格莱斯特,为我写一本故事吧!”

    沉默了许久的国王终于开口了,他甚至没去计较一动不动,甚至没有抬起头的莉莉的失礼。

    所以说,莉莉所做的一切都会被原谅,只要……

    “只要你能写的更出色,更完美,你就能得到更多的东西,甚至是一切你想要的,别让我失望。”

    契约成立了,因为莉莉的确有想要的东西,而且在他真的写完新作之后就会得到。

    莉莉想要的只是他的故事而已,一本更好,更美的故事。虽然他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

    ……

    【沙沙】【沙沙】

    国王离开了,贵族们离开了,莉莉的书房重新变得冷清。他几乎一动不动,只有鹅毛笔在纸上留下好听的碎响。他没有再去请女仆,因为没有时间;他没有再去打扫房间,因为实在很忙;他甚至连家里的栅栏都没有拉上,因为……

    这些和正在思考的新作比起来,重要性实在差的太远太远。

    书房的墨水很充足,书房的牛皮纸、鹅毛笔也有很多很多,所以莉莉在不停的写着。

    【沙沙】【沙沙】

    不满意,不满意,这样也不满意,继续写,继续写,只能够继续写。吃饭?算了那不重要,再等一会又不会饿死;打扫?那也不重要,家里不会进什么虫子;国王?国王……奇怪,国王,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自己会记得这个称呼呢?

    明明,自己只是在写一本故事而已,时间、岁月,什么都不重要。

    【轰隆】

    等等,有什么声音!

    【咔嚓】

    不,不可能啊,家里明明没有什么值得小偷去偷窃的。

    【哐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丧彪!你跑的太快了啊!”

    是女孩子的声音,清脆的宛如银铃一般的声音,活泼的女孩子莉莉并不讨厌,因为他的素材库里需要这样的角色,换做是任何时候他都会驻足看一眼。

    但是,为什么女孩子会出现在这里呢?

    “等等我啊!这里……路很难走,全是灰……咳咳咳……”

    “汪汪!”

    有狗的声音!

    “呜……”

    是谁!?莉莉想这么喊一声,然而喉咙里只传来了干涩的呜咽。他下意识的想要抱紧手里的牛皮书,可怀中的书早已经破烂的不成样子,仿佛轻轻一捏就能撕成两半。

    莉莉捏了捏突然感到十分“陌生”的手指,捻起了他穿着的裙子。明明是花了大价钱定做的黑裙,可是现在却变得像垃圾一般粗糙。脑袋也好疼,扭过头去,原来是长发的发丝嵌进了地板的缝隙里。

    不对,不对,这一点也不可能!

    莉莉小心翼翼的托起了如墨般的长发,一根又一根,浓密,细致,仿若那睡美人脑后的青丝。莉莉是记得很清楚的,他的头发没有这么长,最多也只是要腰际而已。

    “汪汪汪!汪呜……呜呜?”

    一只大狗蹿了进来,歪着脑袋瞅着莉莉。

    是没见过的狗,不过那黑白毛让它看着有点……傻。

    “呜……咳咳咳”

    莉莉仍旧一动不动,不过这一回并不是他嫌麻烦,而是根本就没有力气站起来了。本来就瘦弱的身体此时更像是没了油的老旧机器一般,除了吱吱呀呀的摇晃什么都做不到。

    “丧彪!说了让你不要乱……啊!”

    女孩,狗的主人闯了进来,踩着咯吱咯吱作响的地板,因为微微惊讶而瞪大着眼睛,而莉莉也愣住了。

    那是看上去与她同龄的少女,灿烂而耀眼的金发散落着,如翡翠一般的眼睛微微有些呆滞,简约却不单调的浅绿长裙染上了不少灰尘,连带着那双棕色的小靴也变得灰蒙蒙。

    她的手里抱着书,不知道为什么像看见鬼了一般被吓得一动不动。但是,莉莉却确信了。

    他书里的主角,找到了。那一直悬而未决,一直涂涂改改,甚至写满了不知多少张牛皮纸都没有确定下来的主角,正应该是眼前女孩的模样。

    灵感来了!没错!对于莉莉这样的作家来说,只要有了灵感,之后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这样的话故事就可以顺利的开头,然后一点一点的,一点一点的完成,最后……

    最后……要做什么的?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

    “你……你你……你你你……”

    “呜呜呜……”

    你好,虽然想这么说,但莉莉仍然只能不停的呜咽。

    “那,那个……嗯,你能听懂我说的话吗?”

    “呜呜……”

    点头,很好,看来是很聪明的女孩子。

    “总,总之先给你点水吧,你看起来都要成僵尸了。”

    在一阵手忙脚乱的摸索之后,女孩从腰间取下了挂着的水壶,十分贴心的把它凑到了莉莉的嘴边。

    【咕嘟】【咕嘟】

    干涩的嘴唇,干涸的喉咙,清凉冰冷的水将它们的每一处浇灌,好难受……但是,为什么不可思议的,有了一种活过来的感觉了呢?

    “啊……我……啊……”

    不行,说不上话,明明还有好多好多想问这个女孩的,现在这样怎么行!

    “那个,那个,嗯……我有笔和纸,你把想说的话写下来吧。”

    女孩说着递来了笔,奇怪的款式,不过至少比鹅毛笔好上不少。

    【滋啦】

    清脆的,纸撕开的声音,让莉莉的耳朵动了动。

    【我叫莉莉,莉莉·格莱斯特,这座宅邸的主人。】

    “什,什么!?”

    没等莉莉写完,女孩就惊声尖叫了起来,“那,那个……我,我对恶作剧这种事……有点害怕,所以……”

    【不是恶作剧,我的的确确是这里的主人。】

    “那个……这,这里可是在遗迹里的哦,被保护起来的遗迹是属于国家的,肯定不是你的啦。那……那个……呜呜,你别吓我啊。”

    遗迹……遗迹!?

    莉莉紧紧盯着女孩的脸,想要在上面看出点什么,然而遗憾的是,他除了发现害怕与紧张之外,一无所获。

    遗迹,年代久远的东西才应该叫做遗迹,自己的宅邸明明是有着国王授予的资产证件,不可能平白无故就……

    等等!难道说……

    莉莉浑身抖了抖,瞪着有些凹陷的眼睛环顾起了四周。破败的书架,里面的书早已经化作了满地的牛皮纸扑成了一块地毯,紧闭着的窗户满是灰尘,外面好像还爬满了无法言表的植物……

    一切都像是衰败的样子,都像是被时间洗刷过后的样子,就连莉莉自己,也变化了许许多多。

    不,那种事情是不可能的,明明自己只是在写作而已,明明只是稍稍忘记了点时间,打算过会再去弄点面包吃的而已,怎么……可能,会是……这样……

    【请问】

    手不停的颤抖,可是却不可思议的没有让指间的笔掉下去,或许比起恐惧与不安,莉莉更多的还是想知道。

    【现在,是哪一年的什么时间?】

    “嗯……那,那个……公历2016了哦?那个……”

    公历,2016,而自己上一部作品完本的时间,是王历1516,也就是说……

    【哗啦】

    猛烈的风从书房的门口灌了进来,将地上散落着的牛皮纸一卷而起,在那之上的是密密麻麻的字迹,仿佛记录着数百年的沧桑时光,然而即便它们都已经变得残破,这间书房里也还有一位几乎从未改变过的……他。

    “难……道说……已经过了……500年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