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老中医[红楼+聊斋]最新章节!

    自从天佑过了六十五岁生日, 宝钗的身子就不太好了。毕竟上了年纪,身子骨难免有点毛病。

    天佑也不琢磨着去哪儿溜达了,整日陪在宝钗身边变着法子逗宝钗开心。

    二人虽然只有一子一女,但孙子辈儿的却不少,甚至重孙也有了一个巴掌的数。

    再加上薛蟠的小孙子、秦天宝的小孙子,园子里热闹得很。

    小叔叔带着大侄子玩, 天佑和宝钗就坐在摇椅上安安静静地瞧着。

    天佑找姥姥问过宝钗的情况, 得知没有大事儿才放心。姥姥也不藏着掖着,直接告诉天佑等他和宝钗都走了以后,她也会离开这个世界。

    哪有什么千秋万代, 若是子孙昏庸无道, 大周被推翻对百姓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再说那都是身后事了,和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天佑可以拍着胸脯说一个明君该做的他都做到了。等宝钗妹妹走了, 他也跟着走。

    没有同年同月同日生,那就同年同月同日死吧。合棺同葬, 永远地在一起。

    “祖父看我捞的鱼, 大不大?”

    “祖父祖父, 这是我拔的萝卜,表皮一点都没有损伤哦……”

    都叫他祖父,天佑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眼前这俩小子是谁家的。一人赏了摸头一下,两个小子心满意足地将战利品交给宫人拿下去作为下顿饭的食材。

    宝钗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好在天气暖和, 在树荫下睡一觉倒是蛮舒服的。

    天佑琢磨了一下, 让宫人将颜料画笔拿来, 他打算做一幅画。

    妻子在树荫下小憩,丈夫拿着画笔在作画,一旁还有孙子重孙在玩耍,算是一副老来乐了。

    天佑没画几笔,秦天宝就过来瞧瞧他的孙儿们有没有调皮捣蛋。一瞧天佑在作画,立马派人去将薛蟠等人叫过来。

    反正也快到吃饭的时间了,过来就过来吧。

    一群老头子老婆子看着自己孙儿们玩耍,顺便充当着天佑画作的背景板。

    难得太上皇亲自做一回画,哪怕太上皇画完太后便将画笔交给画师,他们充当背景板也是相当于多一次曝光的机会。

    千百年以后,后辈看到这幅画起码知道这都是谁……

    总好过干巴巴地介绍事迹来得鲜活。

    全体都心知肚明,就睡觉的宝钗不知道。等宝钗醒过来发现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再看不远处的画板就明白了。

    这么多年下来,宝钗也和天佑学会先舒服再说,剩下的都无所谓了。

    她一个老太婆了,打个盹怎么了?

    “孩儿们收获如何?今个吃什么?”宝钗整理了一下盖在腿上的薄毯问道。

    收获不少,天佑掰着手指头说起了牛肉萝卜汤、松鼠桂鱼、叫花鸡……

    鸡鸭鱼肉都全了。

    天佑向来没有架子,所以小的们对于皇祖父和皇祖母压根就没有畏惧感。一听到说开饭了,先去洗手洗脸重新梳头,再换身干净衣裳过来,拿着盘子夹自己想吃的饭菜。

    “嗯,这牛肉炖的软烂……”

    太后牙口不好了,御膳房的人哪敢将牛肉炖不烂就端上来?万一太后掉了颗牙,他们掉的是不是就是脑袋了?

    宝钗说好,天佑立马说赏。听到天佑说赏,薛蟠就装老糊涂拱拱手说谢谢。

    天佑也不差那一份,在场的多多少少得到了点赏赐。

    贾琏前两年已经走了,薛蟠时而清醒时而有些糊涂了,天佑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到他和他宝钗妹妹了。

    和煦也早已有所准备,薛蟠可是他亲舅舅,应有的哀荣一样不差。薛蟠知道了以后叉着腰说天佑是万岁,他等着做九千岁呢。

    “千年王八万年龟,接着做兄弟哈。”

    天佑一手端着茶碗,另一手拿着茶盖刮着沫子说着。薛蟠吧嗒吧嗒嘴儿,在天佑和和煦走后让下人准备起甲鱼汤。

    结果薛蟠虚不受补,鼻血止不住地流。好在秦天宝及时赶来,又是灌药又是放血,薛蟠的鼻血才止住。

    等天佑来的时候,薛蟠正躺在床上直哼哼呢。

    “这个猪脑袋,鼻子插两根葱也扮不像大象!”

    薛蟠鼻子上堵着两条长长的白绢布止血,看起来还真有点“猪鼻子插大葱装象”的感觉。

    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是死里逃生的薛蟠,还拎起两条绢布问天佑这回像不像。

    “像你个大头鬼,爪子伸过来!”

    不等薛蟠将手伸过来,天佑便抓过薛蟠的手,给薛蟠诊起了脉。

    “你知不知道你可把妹妹吓着了?从今儿个起,你就吃水煮白菜吧,啥时候脉象正常了什么时候在吃大鱼大肉!”

    吃出来的急病,去也好去,食疗慢慢调理就是了。

    薛蟠的身子好调理,但宝钗的身子却是一天不如一天。在天佑也束手无策的时候,宝钗就知道她怕是活到头了……

    不过她这一辈子活得值了,也没什么遗憾了。

    “佑哥哥,我就在奈何桥上等你。你不来,我不喝孟婆汤。”宝钗下辈子还想和天佑继续做夫妻,只是不知道还能不能有这个缘分了。听说临死前叨咕叨咕,说不定老天爷看在心诚的份上就给安排上了。

    殊不知太上老君已经和月老打过招呼,已经安排上了。

    “嗯,下辈子还做夫妻。”

    宝钗喝了药渐渐睡去,天佑估摸着时日不多了,有些该告诉儿女的也得告诉了。

    和熙急着赶了回来,乖乖地坐在天佑的身旁。天佑心里想安慰自己的这一双儿女,话到嘴边儿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护国神树应该也给你们交代了一些吧。父皇不在了以后你们也不要太过伤感,父皇和你母后也算高寿了。与其到最后神志不清,还不如体面地离开……”

    他们父皇和母后恩爱一生,和煦与和熙一点也不惊讶他们父皇会有这样的决定。

    说不定有护国神树的庇佑,他们父皇和母后还能一起投胎,下一世再做夫妻。

    宝钗虽然喝了药但是没过多大一会儿就醒了,天佑直觉有些不太妙,踏着鞋赶忙过去。

    “煦儿啊……你这个皇帝做得比你父皇强,但玩上面你得和你父皇学学,别苦着累着自己……熙儿也是,娘知道你从小就要强,大周不缺那点地方啊……”

    和煦见他母后忽然声音弱了下去,赶忙凑过去,原来只是又睡着了而已。

    尽管睡着了,但三个人谁也没离开,依然守在床边。左右太子也大了,该正经八百地锻炼一回了。

    “佑哥哥……外面是不是下雨了?”

    宝钗怕打雷,但今晚这个雨却是无声地在下。要不是风吹进屋阵阵凉意,还察觉不到下了雨。

    天佑脱去衣衫鞋袜,轻轻躺在宝钗身边,握着宝钗的手轻声说道:“不怕不怕啊,佑哥哥就在你身边……”

    雨水淅淅沥沥下了三天,有效地缓解了旱情,但大周却沉浸在悲伤的气氛中。

    太上皇与太后薨逝。

    皇上伤心欲绝,传位太子,在京郊结庐守孝三年。

    等天佑醒过来,已经是百年以后的场景了。

    大周虽然没有出现不肖子孙毁了祖宗基业,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已经成为吉祥物一般的存在。

    “妈呀?呃……宝钗?”

    天佑的脑袋里响起了姥姥介绍他这辈子生平的传音,宝钗的脑袋里也想起了上辈子的点点滴滴。

    “佑哥哥……我现在该叫你影帝?”

    宝钗这辈子的身份是天佑的经纪人,两辈子的记忆融合在一起以后便调侃起天佑。

    虽说身为影帝不差钱,但也不能坐吃山空,该在观众姥爷面前刷的存在感也得刷刷。

    拿起手边儿的剧本瞧了一眼,天佑立马甩到了一旁。

    “这什么坑爹的剧本!”

    因为有不科学的大周存在,大清就成了一个架空的朝代。因为设定完整知名度高,特别受编剧的亲睐。

    “这怎么可能是给影帝的剧本呢?”

    天佑选择性失忆,想不起来是他之前想换换口味,拓宽一下戏路才接的这个沙雕剧本。

    “有我在怎么可能给你烂剧本?但这本是你自己接的。指不定今年金扫帚奖就给你这个影帝了呢……”

    本着爱岗敬业的态度,天佑委屈巴巴地重新捡起了剧本。从第一个世界一直看到最后一个世界,脑子里只有一句话。

    请开始你的沙雕表演。

    “还能不能推了啊,其实我只是拿错了剧本……”

    “自己接的剧本,哭着也得演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